笔下文学 > 道圣 > 第1528章 东皇太一

第1528章 东皇太一

噗!
  
  王烁身躯一颤,喷出一道血箭。
  
  见状,四下皆惊。
  
  秋风落叶消失不见,王烁摇摇欲坠。
  
  但是,他的眼睛发亮,光芒摄人。谋者擅用策,一策成必有而二策,二策败必有三策随。
  
  第三策,就是如果失败,无法阻止,那就让冷弈将苦海限制,抢走,让他王烁脱离苦海。
  
  但是现在,情况还是向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他王烁是八苦天妖,是苦海的主人!
  
  “怎么回事?”
  
  地震飞退,惊呼。
  
  “苦海!”
  
  炎烈上人脸色阴沉如水,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一点。
  
  “你似乎……”
  
  月仙眸光大亮,透着喜色,“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啊。”
  
  这不是关心,这只是嘲讽,外加下狠手。
  
  “试验失败。”
  
  王烁轻叹,刹那间自身八苦气息沸腾,化身八苦天妖,一掌将月仙震飞。
  
  其身后,五行仙元泾渭分明,冲天而起,化为天河猛扑月仙。
  
  月仙变色,万万没有想到王烁还保留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不由厉喝道:“快点阻止他!”
  
  折阗至圣、银魅至圣纷纷点头,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危机。
  
  天下间的神庙不断被摧毁,神像被砸,也就是说,他们所依赖的信仰之力源头,即将消失。
  
  是完完全全的消失。
  
  “八荒太极。”
  
  “是为无极。”
  
  王烁目光狰狞,八目光芒流转。
  
  无极道!
  
  无无尽,无边际,是为无极。
  
  五行仙元洪流沸腾,肆虐八方,将整个月幻天充斥,既然不好破,那就直接占据。
  
  王烁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发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层次。
  
  “破!”
  
  王烁大喝,空间震动,那虚影女子化为一片泡影。
  
  “镇!”
  
  五行仙元化为巨大的手掌,一把按住了再一次出现的月仙,包括折阗至圣。
  
  银魅至圣大吃一惊,她的气息迅速萎靡不振,因为月幻天被破了。
  
  “杀!”
  
  王烁厉喝,共振盾化为洪流,迅速席卷四周,所过之处,三者身躯尽皆破碎,化为尘埃。
  
  王烁转身踏空而行,一脚将雷神至圣踹飞出去,右肋下出现了一个大缺口。
  
  雷神至圣龇牙,神色冷厉。
  
  好强!
  
  这就是真正无极道的力量吗?
  
  无忧抬头,不由目眩。
  
  无之始祖在当年那个时代也许什么都不是,但是他创的法,的确是堪称无上法。
  
  怒战上人低笑,“时机把握的非常好。”
  
  这个时机,正是三重天至圣因为神庙被毁,实力下降,信心动摇的时刻。
  
  王烁身躯一转,横空而行,一脚踢碎冰山,连带着将冰蓝至圣扫飞出去,后者大口喷血,血是冰蓝色的,散发着浓烈的寒气。
  
  “不对。”
  
  无度喃喃自语,王烁这是在发狂,没有保留的去对付这些人。
  
  本身,天帝就是众人心中忌惮的所在,没道理这个时候使用自己的力量。
  
  大裂天飞扑王烁,厉声喝道:“王烁!”
  
  王烁身躯翻转,一脚将大裂天庞大的身躯踹飞出去,就是那魍魉之主的身躯,也扛不住这一击。
  
  “啊!”
  
  王烁咆哮,声音震天,令大地爆碎,天兵后退不及,被直接镇杀数百。
  
  远处,空间化为黑色的涡流,有苦海之水弥漫,化为匹练席卷王烁。
  
  嗖!
  
  苦海之水后缩,空间恢复。
  
  轰隆!
  
  苦海沸腾,一股水柱突破棋局杀向那虚影高大的男子。
  
  王烁稳稳落在苦海之上,混乱的眼神逐渐变的清澈,现在的他,的确只要回到苦海,就会恢复平静。
  
  可他根本就不想再回来,然而……
  
  计划失败。
  
  冷弈嘴角翘起,“这倒是个意外,你还是为了苦海回来了。”
  
  王烁向前走出一段距离,淡然道:“有些力量,我的确是无法反抗。”
  
  冷弈笑道:“那你还派个人暗算我?”
  
  王烁微笑道:“因为,最起码苦海是站在我这边的,而你,只会是我更强的敌人。”
  
  冷弈颔首,“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如果那个女人得手的话,你与苦海的关系会拉近一步。如果她没有得手的话,就借我手,让你解脱。”
  
  王烁笑道:“可计划之外的事情是,你需要的时间比你想象的要久,而苦海的力量也超出我的想象。”
  
  冷弈大笑,“哎,所以我最开始的推测并没有错。”
  
  王烁笑道:“我也没有想错。”
  
  “若得苦海。”
  
  冷弈笑道:“必须……”
  
  王烁淡然回应,“必须杀了我。”
  
  话落,眉头微挑,淡然道:“不介绍一下?”
  
  冷弈冲那男子躬身,这才道:“四方无极,为其极致,没有边际,没有范畴。其中尤以‘东’为尊,称皇。”
  
  王烁眼神变化不断,许久才道:“不在我的考虑中,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东皇太一阁下。”
  
  冷弈傲然笑道:“以神灵而论,吾主乃至高无上的天神。”
  
  “抚长剑兮玉珥,?锵鸣兮琳琅。”
  
  东皇太一前行一步,双手轻抚,有水剑成型。
  
  王烁身影连闪,可左翼依旧被一道剑影所斩,落在海水中。
  
  “呵呵。”
  
  王烁低笑连连,“这下手,可真是很干净利索啊。”
  
  冷弈轻笑道:“你的水遁,未必还有用。”
  
  王烁笑道:“那可未必。”
  
  话音未落,八目光芒流转,恐怖的灵魂之力席卷东皇太一,对此东皇太一不动,虚幻的身影,淡漠的双瞳,如同看一个顽皮的孩子。
  
  “怎么会这样?”
  
  王烁微微后退一步,眉头微皱,心底满是费解,“竟然无效?”
  
  冷弈笑道:“抱歉了朋友,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苦海的力量我们必须拿走。所以,你也只能够死在这里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我们没有时间浪费在你这里。”
  
  冷弈抬手,刹那间空间涌动。
  
  咚!
  
  一座钟出现,其上光怪陆离,王烁一眼看去,不由骇然再度后退。
  
  这钟身上,竟然刻录了无以计数的神之法则,而且是极其深奥的那种,远远高于自己所知道的厚土五方壁。
  
  福德正神的否则,与东皇太一之间,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吾主。”
  
  冷弈态度恭谨,将钟奉上。
  
  东皇太一弹指,东皇钟破开空间,瞬间将王烁砸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