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小妻吻上瘾 > 第3619章,化成了灰

第3619章,化成了灰

 村里来了几个强壮胆大的,把小狼崽子全都抓起来,圈养在猪圈里。
  
  这狼虽然是野生的,但是不能放生,因为一放出去,将来长大了,是要吃人的。
  
  而村长匆匆忙忙给镇上去了电话,回头会有市里林业局的人过来,负责把小狼崽子送去市里的野生动物园安置。
  
  白灼无精打采地站在晨光里,思前想后,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昭禾昨天跟他说的一些话。
  
  “白老师,您说过,大城市里的人喜欢养宠物。
  
  您也是大城市里过来支教的,您喜欢宠物不?”
  
  白灼:“……”村长叽叽喳喳地说着安抚他的话,还说一定要把拿狼崽子吓唬他的人缉拿归案,好好给白灼出口恶气。
  
  可是,白灼却微微一笑:“散了吧,我去看看昭禾。”
  
  他进屋拿了点东西,转身提着一个蓝色的布包去了程家的院子。
  
  村长望着他的背影,想起之前的事情,心里更加确定了:看来白家是相中了昭禾会摸骨的本事,真的打算栽培她了,不然,一个六岁的小娃娃,有什么能让白灼图谋的?
  
  不过,那些狼崽子瞧着就肥,也不知道狼肉跟狗肉的差别?
  
  这般想着,村长竟是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白灼刚走出去几步,忽然回头,望着那一窝小狼崽子,目光竟然是柔了柔,还道:“村长,野生狼是国家保护动物,如果有人想要抓来吃的,都要吃牢饭的。”
  
  村长傻傻立在那里:“是是是。”
  
  可怕……白老师会读心术不成?
  
  白灼赶来程家的时候,院子里,摆了个小小的木桌,上面有小米粥、粗粮窝窝头,还有一枚刚刚煮好的鸡蛋。
  
  沈玉英瞧见他,赶紧站起身:“白老师,我们刚要吃饭,还没吃呢,你赶紧过来吧,过来吃饭。”
  
  白灼瞧着小桌上简陋的早餐,眉目间多了一抹心疼。
  
  昭禾赶紧起身,抱了个小板凳过来,还用衣摆擦了擦:“白老师,您快坐。”
  
  沈玉英把唯一的鸡蛋拿给了白灼:“白老师,您吃,您吃。”
  
  白灼笑了笑,道:“这个给昭禾吃吧,我给你们带了点东西。”
  
  白灼很自然地坐下去,从蓝色的布袋里取出两斤鸡蛋糕。
  
  鸡蛋糕松软松软的,瞧着就甜,递给了沈玉英:“阿奶,这是鸡蛋糕,我那边还有不少,我一个人吃不完,天太热了,你们赶紧吃,吃不完会坏,就糟践了。”
  
  沈玉英一瞧,不好意思起来:“这、这、这可怎么办?”
  
  昭禾也目光灼灼地望着白灼。
  
  白灼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口吻连他自己都未察觉,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柔:“谢谢昭禾昨天晚上送给老师的礼物,老师很喜欢。”
  
  昭禾眸光一亮,嘴角弯弯。
  
  白灼更加确定了,那就是她抓的狼。
  
  沈玉英一听,不懂了:“白老师,昭禾昨晚,给您送什么了?”
  
  白灼笑道:“昭禾捉了一窝小兔子,放在我宿舍了,我一开始觉得有些纳闷,想不出怎么回事,后来想想,必然是昭禾给我捉的。”
  
  沈玉英想起昭禾昨天回来,是带了几只兔子,野兔到现在还在养着呢,不由笑了笑:“原来是这样,她知道孝敬老师,是应该的。”
  
  “可是我不能平白无故收学生的东西,”白灼这才更有理由了:“所以,这些鸡蛋糕,你们一定要收下,大山里是根本买不到的。”
  
  清晨,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大家吃着软软的鸡蛋糕,喝着小米粥。
  
  昭禾一连说了好几遍:“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这一句话,像是一道魔咒,压在白灼的心里。
  
  另一边。
  
  白洛迩昨晚回来,便在窝里设了结界,他在结界中休息。
  
  外头发生的一切,他全然不知情。
  
  而他原本的九尾狐真身,已经被昭禾全部吸收了,所以昭禾一旦遇上真正的危险,它是有感应的,这也是多年来,他不见昭禾,却坚持找她、确定她还活着的原因。
  
  结界刚刚撤掉,隔着门板,就听见外头有人在窃窃私语。
  
  他走过去,开了门。
  
  一只大狼,嘴角、眼珠流血,甚是恐怖地被人倒着挂起,悬在他的房门口。
  
  白洛迩震惊了!不过见过大场面的他,岿然不动,心中再是掀起巨浪,面上也是不显山不露水。
  
  以至于周围照顾他的白族家丁们,纷纷啧啧称奇,赞叹不已。
  
  他们也想过要把大狼挪开,可是他们又不敢,怕这狼该不会是少主自己拖回来的?
  
  整个院子,除了少主,还有谁能做到不惊动任何人、悬着一头大狼?
  
  “噗!”
  
  白洛迩忽地一声笑起来。
  
  回想起昨夜,昭禾一路辛苦地带着小狼崽子,送去白灼的房间,他原以为昭禾想要戏弄白灼,本着要宠溺龙儿的本心,他佯装没看见,就回来了。
  
  可是现在,望着眼前的大狼,这么一番对比……白洛迩的面色刷地黑了!她不是要戏弄白灼的,她是想报恩白灼,并且……教训他白洛迩的!白灼从程家离开,就直接来了白洛迩的宿舍。
  
  他决定了,他要跟少主讲清楚,他不走了,他要留下来,继续教导这些孩子们。
  
  而且白家如今的局势一片大好,根本不需要他再去C市打拼什么,他也不是要做家主的人,肩上也没有白氏家族的担子,他现在这样过着想过的生活,陪着淳朴的孩子们,就很好。
  
  他迈入白洛迩的院子。
  
  餐桌上,摆着鸡肉粥跟白面馒头。
  
  白洛迩早餐后直接上学,所以起床比较迟,吃饭也比较迟,而程家是要讨生活的,早早起来吃了早饭,还要干活,就说昭禾好了,她也要帮着打扫鸡圈、院子,做点家事,才能去上学。
  
  见白灼过来,白洛迩懒懒斜了他一眼:“一起吃?”
  
  白灼摇了摇头,有些兴奋地说着:“我在程家吃过了。”
  
  白洛迩:“……”白灼:“昭禾还亲手给我调了一杯麦乳精,以前不觉得多好喝,现在喝着真是美味。”
  
  白洛迩:“……”白灼:“我给昭禾送了两斤鸡蛋糕,她没吃过这个,直嚷嚷着说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这孩子真是讨人喜欢呐!”
  
  白洛迩:“……”白灼;“哦,对了,她昨天问我喜不喜欢养宠物,我说我在城里的家是有宠物的,是西施犬,她听了,就连夜给我弄来好些小狼崽子,许是想着给我当宠物呢!”
  
  白洛迩:“……”白灼:“咦?
  
  你这屋怎么这么冷?”
  
  白洛迩:“滚!现在就滚!滚去C市!”
  
  白灼刚想跟白洛迩好好说话,想着如何能留下,他想来想去,找不到适合的话题,就打算从昭禾的事情开始说起。
  
  没想到,还没到他要说留下,就被少主赶出来了。
  
  那些家丁,有的也是他训练出来的,可却只听白洛迩一个人的。
  
  他们一拥而上,两个抬手臂,两个托着腰身跟后背,两个提着腿,两个提着脚,一团人拥挤在一起,就把白灼横着抬了起来,往院子外头走,一直送到田埂边的大道,那里有一辆车。
  
  白灼被强行送进车里。
  
  司机问:“去哪儿?”
  
  白灼大喊:“我哪儿也不去!”
  
  可是无人理会他,唯有家丁道:“少主说,送去C市!”
  
  司机心肝儿颤了颤,那是要坐火车才能去啊,他这个小车,能一直开到C市吗?
  
  早课。
  
  年轻大方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同学们,你们好,白灼老师因为家里有事,临时回城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师,我叫张春燕。”
  
  同学们虽然舍不得,可是支教的老师来来去去,他们也习惯了:“张老师好!”
  
  忽而,一张小纸条跳到了白洛迩的桌子上。
  
  白洛迩打开一瞧。
  
  “白老师去哪儿了?
  
  他还会回来吗?”
  
  白洛迩回头,就见昭禾眨巴着期待的眼睛盯着他。
  
  他捏着那张纸,小手塞进了口袋里。
  
  纸条,在口袋里顷刻间化成了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