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无限佛修 > 第四章 佛经

  今天一大早,叶平安就在自己房前练习罗汉拳,同时回想《金刚经》。
  对于将罗汉拳叶平安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因为他发现罗汉拳是现在能搞到最适合他的功法。
  对比以前看武侠小说,叶平安发现,只学习先人的功法,是永远超越不了创造它的人的。因为创造它的人是根据自身情况而创造的。是最适合他的功法,其他人最多只能到他跟他相当境界,而高深的武学无不是拥有创造者的的印记。而基础学又没有任何意境,前路不知,而罗汉拳刚刚好,他虽然拥有印记,可又不太深,就等于给我指引了一个方向。因此它是现在最适合自己的功法。
  而要把罗汉拳练到至高境界,肯定要他身上加上自己的印记,叶平安就把主意打到《金刚经》身上,虽然以现在的见识无法创造,可以把他背熟,以后就方便啦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我听佛这样说。那时,释迦佛在舍卫国的祗树给孤独园,与一千二百五十个大比丘众住在一起。到午时该吃饭了,世尊郑重地披上袈裟,手持钵盂,进入舍卫城中乞食。在城中按顺序挨门挨户化缘完毕,返回住处,吃完饭,收好袈裟和钵盂,洗净脚,整理好座位,然后打坐
  这时,长老须菩提领悟如来不时在乞食、穿衣、洗足等平常生活中所示现的佛法。在大众中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偏袒右肩,右膝跪地,合掌恭敬地对佛说:稀有,世尊!如来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显现在平常生活中,正是如来护念一切菩萨,要付嘱一切菩萨的佛法。世尊,如果善男子善女人,发愿要上求佛果下化众生,辛勤修行,增长智能,发现了如来所付嘱的无上正等正觉心,应当如何安住无上正等正觉心?如何降伏妄心?”佛说:“问得好!问得好!须菩提,正如你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你现在仔细听,当为你说明。如果善男子善女人,发现了如来付嘱的无上正等正觉心,应当如同发现无上正等正觉心那样安住无上正等正觉心,应当如同发现无上正等正觉心那样降伏妄心。”“是的,世尊,我们很希望听佛详细地说明。”
  三千大千世界唯人主贵,两大之间唯道独尊。大道自心是道体,真佛宗自心是佛根。唯心唯大,无心无生法缘因。大乘正宗就在于:佛指示众生度尽自我心中的众生。一切恶果皆由心造,度尽心因恶,恶果自然消。度是心病自佛医,先治喜怒哀思悲恐惊,再除私心利已邪念生,去污除垢洗心灵,还是执着佛法也不行。佛的宗旨自我如来本是真空妙,只因贪着尘劳就把尘沙招。佛法是洗心涤虑功德水,把自佛洗得一干二净即是度众生。最终目的,洗到水尽佛干,无佛无水、无法无度心自明……
  为了读懂《金刚经》叶平安甚至去学樊文为的就是把《金刚经》和罗汉拳有朝一日打上自己的印记。
  “师兄,快点去吧,你要迟到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打断叶平安的思绪,
  “怎么了西平?”我看着西平匆匆跑过来问道
  “今天是剃度的大日子,你怎么忘啦,”
  “这样啊,对不起,我这就来”叶平安不好思摸着头说道。同时叶平安夜想起了,前几天玄慈对着练武时的众人说了一番话,内容叶平安记不得了,不过大概也是就是“你们这群家伙,要吗加入少林当和尚。要么滚蛋”原话肯定不是这么讲的。意思差不多就行了。说起来也是,少林不是当慈善堂的,收小孩当俗家弟子,肯定是补充少林新鲜血液,让它长存(有关系的,有钱的不算)就这样,我成了一名光荣的和尚,法号虚空(后面的就以虚空为第一人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