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铁胆无敌 > 第一二九回 龙七的老朋友

第一二九回 龙七的老朋友


  经此番一闹,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时值斜阳西下,晚霞已然出现,但视野明显远不及日间。
  殷红的霞光普照大地,在大草原上尤其壮丽,但此时的气温已经开始下降,帐篷外的风也开始袭来阵阵寒意。
  众人见那黄沙起处,虽远在两里以外,却正是朝着他们奔来,马蹄声急,所来的人又隐在那片沙尘里,韩月定睛望去也只能依稀看到两三个人的身影。
  霍玉机道:“刚才好不容易揪出了一个东羸的忍者,想不到现在又来了几个,看来这里的水越来越深了。”
  游无穷道:“如今的江湖已经无法再平静,总是小心为妙,无论所来何人,是不是都得搅个几次才好呢?”
  “好在这里还有个人,”何昆仑笑道:“尽可以拿他使劲地搅,而且好像效果极其不错。”
  鲁大有登时冷哼一声,大声说道:“都当俺是啥了,反正俺也是身正不怕影歪,可别到时候把你们给搅出来!”
  说完复又喃喃道:“所来的莫非是龙七那只大狐狸么,按理说俺这般辛苦地来这里找他,他出狱以后也该想得到的啊……”
  张兴雨点头道:“玉玲珑都来了,想必龙少侠也该来了。”
  “那是,”鲁大有笑道:“虽然大狐狸的武功比俺差了那么一点,不过他的脑袋比俺好使,到那时,看他如何一个一个地将你们都给揪出来!”
  游无穷浅笑道:“鲁大侠此话说得在下实在心里惶恐,看来那只龙大狐狸还是不要来最好。”
  鲁大有嗤笑道:“原来有的人也会心虚的。”
  “诚然如此,”游无穷笑道:“适才听你一番神机妙算的推测,早就已经开始心虚了,若再来一个火眼金睛的,在下岂不寝食难安么。”
  话刚说完,只见前方那几个人骑着快马已近在百余丈左右,但又忽地勒马停住。
  韩月率先看得清楚,却不禁深感意外。
  行文于此,其实呢,自从鲁大有、张兴雨等人来到边城,又经过雁门山到得慕容剑现居处,无非三天多的时间,只不过仅这几天内所发生的事情较多,是以理当详细道来。
  再说龙七、汪楚楚、曲洋、苏昌他们四个,一路上马不停蹄,就在这一天的晌午,确实已经抵达雁门山附近的边城。
  但此时的他们早已饥肠辘辘,委实是又饿又困,便在仅有的一条大街里找个酒家草草吃了一顿,又找了一家旅店,冲个澡洗去浑身的风尘,小憩片刻,醒来时不觉一个多时辰过去。
  随后又因为边城地带实在已经寒冷,若到夜里只有更冷,远非中原那温润的气候可比,于是他们只得再去买来合身的内衣内裤以及皮袄,换去旧装,如此个个都显得精神了不少。
  正待上马赶往雁门山,却见汪楚楚看了眼龙七,嘻笑道:“郎君,你先仔细瞧瞧,我这身穿着是不是别有一番韵味呢?”
  苏昌笑道:“是有点像草原里的美少女了,不过呢,总觉得有股羊骚味。”
  原来她所穿的是羊皮制成的皮袄。
  汪楚楚“呸”了一声,娇嗔道:“又不是让你看的,”她说:“还没讲你们满身的猪屎味呢!”
  原来,苏昌、曲洋所穿的正是野猪皮大衣。
  不过龙七所穿的,却是汪楚楚精心挑选的黑白相间的狼皮大衣,价格贵得吓人,由此显然可见她对龙七的偏爱。
  “管它什么味呢,”曲洋笑道:“反正衣服都是你挑的。”
  “呵呵那是,”苏昌道:“她喜欢什么味,自然就挑什么样的衣服喽。”
  汪楚楚闷哼一声道:“不可理喻,才懒得跟疯子们废话。”
  龙七定晴看着汪楚楚,见她那窈窕的身材果然凭添了许多草原风情,那张俏脸显得尤其娇媚动人,便笑道:“汪妹妹总是那样的富有女人味,到哪里都是独具风韵的。”
  说完又一把将她抱上马背,汪楚楚听得满心欢喜,见状于是顺势往后倚靠,哪知却差点翻下马去,只见龙七已然又跃到了另一匹马上。
  汪楚楚好不容易坐稳,却是瞪着他怒嗔道:“你戏弄我么,这一路上为了你,本姑娘也不知有多么的劳累,难道多靠一下都不成么?”
  苏昌嬉笑道:“谁让你买的好皮袄,好像呢,披着狼皮的人都不怎么厚道的。”
  龙七轻叹道:“此去雁门山,时辰已经不早,再说那山路险要、崎岖不平,若是两人同乘一骑,必然要慢许多。”
  汪楚楚冷笑道:“看来还是你那个臭嘴兄弟重要!”
  话音刚落,但见龙七使劲地在马腹上一蹬,众人于是跟着径向雁门山脉跑去。
  且说他们四个各自骑马奔驰于雁门山道,虽然阴风阵阵,倒也畅行无阻,及至再行几里开外,前方不远又是一片密林曲径,却不料忽见龙七勒马开始慢行。
  苏昌奇道:“少侠不是急于赶路么?”
  曲洋笑道:“方才所经之路,两旁皆有鸟飞鸟鸣,唯独此处仅有虫噪的声音,是不是觉得安静得有些奇怪?”
  正说着,忽地又听龙七沉声喝问:“阁下何人?”
  少顷,果见有一人从那林里钻了出来,尴尬地笑道:“龙少侠果然耳听八方,不过还好,咱们也算得是老朋友了。”
  龙七看到那人衣衫破旧,满脸的灰尘,却是不觉一怔,奇怪地问:“你?你怎么也来了?”
  “在下也是被逼无奈,”那人叹道:“都说行路难,想不到竟落得如此狼狈不堪,劝几位还是莫要再走险路,回去算了吧……”
  “回去?”龙七顿时又是一番惊讶,他说:“在下有几个朋友尚且不知有无在慕容盟主那里,你叫我如何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