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风云泽 > 第016章 一支右手

第016章 一支右手


  “老六!”反应最快的一个八字胡汉子,没有去细细揣摩木辞的话,他箭步来到瘦小汉子身旁,蹲下身子,查看他的伤势。
  还有呼吸,还好!八字胡汉子转头看向木辞,眼神中惊疑不定。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少年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在一瞬间将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打成昏迷?
  静!!!
  就连准备逃跑的凝玉也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瞪大眼睛看想木辞。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这么简单就解决了一个土匪?
  本来已经对木辞生死不报什么希望的陆管家,也张着嘴巴发不出一点声音。
  诗兰也转过梨花带雨的脸朝木辞怔怔的看着,甚至都忘记了脸上的疼痛,她很怀疑这是之前被自己救过的那个公子吗?
  看他并不强壮的身体,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武艺,在刚才刚才瘦小汉子撒出石灰粉的一刻,她差点担心的惊叫出声,可如今她发现自己的担心好像有点多余了。
  尽管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木辞是怎么在那么一瞬间躲过了石灰粉,还无声无息把矮小汉子打昏的。
  “老大,你怎么看?”一个土匪靠近土匪头目,眼神凝重道。
  他们觉得瘦小老六出手已经够小心了,可是竟然被这小子一招解决了,这未免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本来没太把木辞当回事的土匪头目现在也皱起了眉头,说实话他也没看清木辞是怎么出的手,不过,能作为一帮亡命徒的老大,他的眼光和普通人自然是不一样的。
  仔细回味了一下,从刚才木辞的闭目、出手一系列的动作来看,至少他的应变能力极快。
  而且还是在闭眼的情况下精确的判断出近身的老六,再迅速做出最果断的反击,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其中的难度,可就不是一般江湖中人可以做到的了!
  能单靠直觉一击必中,而且直击要害将对手打昏迷,其中对力道、时机的掌握...这是需要什么样的手段?
  土匪头目表面还能保持平静,心里已经不淡定了,片刻后他打定注意:“老二!”朝旁边一个披着黑袍的脸皮干巴巴的汉子使了眼色。
  就算没有他的招呼,黑袍汉子也有些按耐不住了,他冲木辞点点头:“小兄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手段,在下不才,也想领教领教。”
  “好说!”木辞不咸不淡的语气让几个土匪又气又惊,心里暗自猜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底牌。
  黑袍汉子却毫不在意的嘿嘿笑了起来。
  在黑袍汉子准备出手的时候,剩下的五个土壤也默默的聚在一起,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二人。
  对于黑袍汉子,他们非常有信心,如果说之前老六出手还存在没有了解木辞的底细,有大意疏忽的原因,那么此刻黑袍汉子出手,就绝对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大哥,你看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到底什么来路?”
  摇了摇头,土匪头目抿嘴不说话,他观察了半天,也丝毫看不出来。
  “如果二哥也不敌的话...”一个光头汉子担心道。
  “胡说什么,二哥的手段你我又不是不知道,别说他一个小屁孩,就是常年行走江湖的人遇到二哥也得认栽。”光头汉子的话立刻引来旁边人的反驳。
  土匪头目没有接话,只是颇有深意轻声说:“如果老二真的对付不了他...”
  “大哥准备亲自出手?”光头汉子有些紧张的问。
  其他人也纷纷转头看来,对于自家老大的实力,他们还是非常清楚的。
  能在这条道上混十几年不倒,这可全是老大的功劳,尽管今天遇到的这小子实在有些不同,不过,见多识广的他们,更强的对手他们也不是没遇到过。
  他们老大好歹也是三重天内力的高手,一般的江湖人士,他们未必放在眼里,更何况区区一个少年。
  土匪头目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木辞的目光打量着黑袍汉子缓缓伸出的右臂,在他的手里赫然拎着一把六十多斤的铁锤。
  看这黑袍汉子,走路的姿势和怪异的举动,这人好像没有左臂,只是他手里的铁锤只从分量上来说,此人应该力气不小。
  就算不懂武功的诗兰看到黑袍汉子使用的武器,心里也为木辞捏了一把汗,尽管她也看出了木辞功夫不错的样子,可对方毕竟人数太多,而且都是穷凶极恶的强盗,她实在不想因为自己的安危搭上更多无辜的生命。
  “求求你快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不出任何意外的,狠狠的一巴掌让诗兰痛叫一声,再次没了声音,只能爬在地上,流着眼泪,眼巴巴的看着木辞。
  “你在敢多说一句,老子要你的命。”土匪头头再次冲木辞嘿嘿笑了笑,眼神中带着挑衅,可是木辞的反应让他再次失望了,后者只是再次朝他的右手看了一眼,脸上平静的不像话。
  这小子是个怪物吗?土匪头目忍不住皱眉。
  幸好让土匪头目比较安慰的是,在木辞转头的一刻,黑袍中年人出手了!
  毫无征兆,完美的偷袭!不管是对于时机的把握还是速度。
  他们兄弟之间相处十几年,之间的默契自然非常人可比,刚才老大的一巴掌,很大层度上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眼前的少年分心,不得不说,这个做法很成功。
  也就是在这时候,黑袍中年人已经在心里笑了起来,小娃娃,就算你有点厉害,可是江湖经验还是太嫩了,今天老子就送你下地狱!
  硕大的铁锤举过头顶,猛然砸下去,铁锤看起来威武沉重,也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在暗地里,黑袍人左侧的黑袍突然一抖,快速的从里面伸出来一只黑气!
  在木辞分心,黑袍人出手的那一刻,在场目光紧盯这边的所有人的心里都预料到,这少年要完了!
  不过,他们的结论下的未免有些太早了。
  黑袍人双管齐下本来以为一击必杀的招式...当他的视线里,木辞的身影突然变动,他还没看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落空了!
  “二哥小心!”
  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的黑袍人,听到身后传来急切的提醒声时,心头瞬间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他也不含糊,几乎本能的身体一弯,就直接滚了出去。
  遇到中的袭击没有到来,就在他处于庆幸中正准备回头的时候,突然又一声惨叫让他整个人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当他转过身看清身后的情况后,有些傻了!
  刚才还在为他担心的几个土匪们更傻了!
  他们连滚带爬的围在自己老大面前,一脸的担心恐惧。
  “啊...杀,给我杀了他!”土匪头目捂着断手,趴在地上,看着一米开外一手持刀的木辞,目光充满了凶狠暴戾!
  谁能想到刚刚眼看要命丧黑袍人之手的木辞,竟然瞬间躲开了,更要命的是,他翻身滚到黑袍人身后还捡起了昏迷的瘦小汉子掉落的那把刀、
  本来已经意料到事情不妙的土匪们,正提醒这黑袍人背后的偷袭,可是令他们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木辞没有选择和黑袍人再去玩什么较量,他们极快的一个翻身跳跃,直奔着土匪头目就来了!
  咔嚓一声,土匪头目还在诧异中本能的准备出手的时候,木辞的一刀已经将他的右手砍了下来。
  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只剩下土匪头目痛苦且凶狠的咆哮声。
  陆管家本来悲凉的叹息着这帮土匪们的狡诈和木辞的年轻经验不足。此刻完全有些懵了,这突然之前的变故让他有些如梦似幻。他看着受了重伤的土匪头目,再看看木辞平静的脸庞,突然生起一种求生的欲望。
  趴在地上泣不成声的诗兰也瞪着大眼睛,看看毫发无损的木辞,大脑都有些空白,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