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中华联邦之崛起 > 第十五章:天子的决定

第十五章:天子的决定


  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一盘薄如蝉翼的新鲜羊肉,再加几样配菜,在严冬中还有什么比这更合适呢?
  夹起切好的羊肉,放在沸水中烫一下,再配上御厨精心调配的酱料。顿时羊肉的鲜美被提到极致在嘴中扩散!此时在椒房殿中,天子正与皇后和皇子刘钰享用涮羊肉。
  虽然常说食不言寝不语,但对于一个拥有上千年饮食文化的吃货帝国而言,“吃”一字早已渗入到每联邦人的日常中。这还有什么比一顿饭更能打开话题呢?
  “钰儿,最近读了那些书啊?”天子笑着向正吃的一脸通红的刘钰问道。
  刘钰听到天子话抬头吞下嘴里的食物说道:“父皇,儿臣已经读完了‘论语’,现在夫子又让我读‘春秋公羊’!”
  皇后听到自豪道:“钰儿天资聪慧,无论读什么都能记住,魏夫子在本宫面前已经表扬钰儿好几次了。”
  “真的吗?母后,但是夫子好凶!皇儿只是读书分神一会,夫子就打我手。”
  听着刘钰的委屈抱怨,天子笑道:“皇儿啊你可知道当年父皇读书就是魏夫子教导的,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师还如当年。钰儿一定用心读书,听夫子之言,对你日后必有好处。”
  “真的吗?夫子还教过父皇,那皇儿一定好好读书,不会让夫子生气的。”
  皇后听到刘钰这么说欣慰道:“嗯钰儿真懂事,来多吃点羊肉,这样才长得快。”
  又一杯温酒入肚,天子呼出一口酒气,顿时有了几分醉意。看着自己的发妻正将烫好的羊肉提到刘钰的碗中,不由一股满足感充斥心头。
  放下酒杯问道:“对了,钰儿。读了书可有不懂的地方吗?”
  “有啊,公羊曰:‘九世之仇犹可报乎?’孔子曰:‘王道复古,尊王攘夷。十世之仇,犹可报也!’儿臣不解为何劝人向善,以德服人的孔子会说出此话?向夫子提问,夫子却说等我真正明白‘仁’的含义时就自会明白。”
  看着刘钰眼中的求知欲,天子并未直接回答而是问道;“皇儿朕问你,对于‘仁’怎么看。”
  “唔,父皇,儿臣读‘论语’明白孔子对‘仁’无非是劝人要善言、善行、善心。即说话要和气,对人要真诚,不得有害人之心!父皇钰儿说的对吗?”闻言刘钰低头一阵思索道。
  听完,天子不禁欣慰道:“皇儿不只在死背书,能做出这样的解释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你所说的只是建立在只有好人的环境中,如若有一个十恶不赦之人,难道也要待之以仁吗?”
  “这当然不会,这时要让警差来抓人啊!”
  “哈哈,对嘛!若对作奸犯科之人一味纵容,来日他在害了其他人,那你就是帮凶了。但对恶人也应以公正之心给与其制裁,如若仅仅是泄私愤那又与恶徒有何区别。而这公正也是‘仁’!这对个人是这样,但若放在国家上就是另一样了。”说完天子拿起酒杯一口而下,看着正若有所悟的刘钰笑道:“皇儿晚上要多想想此事,一个‘仁’字它蕴含了联邦千年之理,可不能单单从一面看它啊!”
  刘钰起身郑重的向自己的父皇行礼道:“谢父皇为儿臣解惑,儿臣定不辜负父皇之言。”
  “好了,你们这对父子,一顿饭倒吃出哲理来了,再不吃羊肉可就不新鲜了。”皇后在一旁笑着催促道。
  午后,用完午膳的天子正在乾清殿处理政务,这时那名身穿玄色劲装,头戴无翅纱帽的男子走进殿中。来到天子近前行礼道:“末将李毅参见陛下。”
  “你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天子低头看着奏章说道。
  这位数次进出乾清殿的男子正是“职方司”指挥使,授中郎将衔的李毅!作为联邦已传承千年专职国内地图之测绘,烽侯,督察城隍要寨之修筑等事,同时为对内之情报机构的掌门人是少数能以中郎将之衔近目天颜。
  李毅掏出黄色奏折递向天子说道:“陛下,这是末将精心挑选的。其无论在家世,品信以及资质上皆是万中无一,请过目。”
  天子这才抬头接过奏折打开看道:“咦,只有两人吗?‘诸葛怀仁’竟然是南阳诸葛家的,不愧是诸葛丞相的家族!代代皆有人杰啊。”看到其中一人天子满意笑道,当目光看向另一个名字时不禁疑惑道:“黎星刻,这黎家朕未有耳闻啊?”
  听到天子的疑惑,李毅解释道:“陛下,黎家只是洛阳城中一个普通军候世家。相比于那些传承了千年的赫赫门阀确实不够看,不现家主之子黎星刻却是一个不出世的天才。末将打听过其资质不比那诸葛家的弱分毫!”
  “哦,真如卿所言,那朕就放心了。传朕的口谕:召二人为皇子伴读,于东明殿一起接受魏老的教导。”天子合上奏折向李毅吩咐道。
  “诺,末将领命。”
  记住天子的话后,李毅犹豫一下就再度说道:“陛下,还有一事关乎今天早朝的。”
  抬头看着李毅,天子森然开口道:“那些人有动作了?”
  这一刻李毅清楚的感受到陛下语气中那毫不掩饰的杀意令他如坠冰窖,不由低头道:“是的,今天上午散朝后,末将探到其宦官与各地世家有频繁的接触。”
  “是吗,他们与哪些家族接触了?”
  “陛下,有·······”随着李毅将名单一一向刘宏禀告,天子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轻呼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杀意冷笑道:“好好,一个不漏全是这些人,李指挥一定要严加监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诺,陛下放心,这些人的任何动作职方司都会记录在案。”
  “那就好,对了那批黄金的动向都查明了吗?”天子想起了四年前从东洲运回的黄金问道。
  李毅也早有准备说道:“都查清楚了,在黄金送入国库后五天,就被人秘密运出朱禁城。经探子回报,80万斤黄金有30万都进了大宦官的腰包。其余50万不是落入宦官党羽的手中就是送到各个世家门阀都宅邸上,职方司司已经将这些人的名字全纪录下来。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这些人一个也跑不了!”
  大殿的中央空调不断为室内送入暖气,但是身处其中的李毅依然寒意连连。天子在听完他的叙述后就沉默不言,压抑的气氛令李毅喘不过气。良久刘宏才开口道:“拿的真是彻底啊!看来国库都被他们搬的差不多了,难怪朝会上贾正道这老狗竟说出此等荒谬只之论。呵呵!很好,暂时不用动他们,留着狗命朕还有用处。好了你先退下吧!”
  “诺,末将告退。”
  随着李毅退出乾清殿,刘宏低头看着桌上的奏折沉思,良久才喃喃道:“钰儿,父皇定‘掸净尘土,交于你一座锦绣河山。”
  (冬天码字不易,各位读者大大多多支持幽梦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