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血脉星辰 > 第九章:来自清晨的邀请

第九章:来自清晨的邀请


  王泽是个没什么志向的人,当然,他也不像打算树立一个大志向的人。
  他想的是,既然前半生已然如此惨淡,那么,再把新账旧账都算完之后像他老爸一样过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每天早出晚归,偶尔和家人在小城里四处转转,感觉挺好。
  但是,当他打开这扇门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如果你大清一打开房门就发现一个让人看了觉得眼亮心亮连带着脑子都亮了个妹子站在你面前,感觉……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
  “师……师姐,你好。”自己是第一次见到她,那么这个人应该和自己一间房的明启浩有关,而明启浩应该和自己差不多的时间办理进入诸天神殿的手续,那么这个人是和自己同级的可能性不大,再从她身上的气质来看,应该是再大上几级的师姐,于是王泽在一瞬间做出以上的判断。
  “我建议你下次打招呼之前可以先很有礼貌的关上门,然后去把裤子穿上。”女孩儿站在门外,上下看了她一眼,说着,“这样至少不会被人当成暴露狂,或者变态。”
  “啊?哦……抱歉抱歉,你等一会儿。”王泽看看自己浑身上下唯一的裤衩,捂住胸口,忙着去关门。
  “不用了。”女孩推门而入,王泽直接被关在墙壁与门之间,“你在那儿呆一会儿,我找你室友说两句就走。”
  “哦……我……知道了……”王泽趴在门后狭小的三角空间内,只身一只裤衩,从门缝里盯着外面。
  女孩径直走进去,一眼看见躺在床上的明启浩。
  “璃月?”明启浩一愣神,默默地抓紧身上的被子,“你怎么来了……”
  他话还没说完,脑门上被弹了一记脑崩儿,疼得她一声惨叫。
  “你叫我什么?你都已经正式进入诸天神殿了,学学你室友。”北秋璃月挺直了身子,“叫师姐。”
  “哦……”明启浩你弱弱的应了一声,北秋璃月下手从来不会在乎轻重,如果她要敲你一记脑门儿,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一记脑崩儿,那是好疼好疼。
  “这个。”北秋璃月把一张纸单附着一封信笺在他面前晃了晃,“修罗殿想邀请你加入,别多想,我只是个送信的什么意思也没有,去不去你自己看着办啊。”
  “我,那个……”明启浩伸手去把那张纸抓住,连着那封信笺也抓在手里看了看,“我觉得……”
  “先别着急答应哦,小师弟。”门外响起一个格外清亮的声音。
  王泽趴在门缝里看见一个高挑的倩影,扬着一身紫色的长裙走进房间里。
  “诶?”明启浩裹紧了被子伸着脑袋去看来人的模样,被北秋璃月一巴掌拍了回去。
  “小师弟,先认识一下,我叫乔安冉。代表焚天殿来向你发出邀请。”
  明启浩眨巴眨巴眼睛,对方身材与北秋璃月相比还要显得再高挑一点,一张脸蛋显得很精巧的那种,五官都很精致,尤其一对眼眸,显得狭长,水波流转,流水般的长发低低的束在身后。罩了一件紫色的长裙,腰间束了一条纤细的黑色丝绳,整个人风采夺目。
  “这明启浩简直……”王泽心里暗暗说道,“天怒人怨啊……”
  “哦……谢,谢谢啊。”明启浩接过那封信帖,与北秋璃月随手扯来的《传承者申请接入表》相比,这张信帖就显得更加精致用心一些了,信帖外面是硬质的封壳,上面用红色的封漆打上了瑰丽的纹路,封面上是火红色的华丽火凤图案,里面是一封邀请函和申请表。
  “不客气。”乔安冉轻轻笑了笑,眉眼都变成好看的曲线。
  “怎么?”北秋璃月哼了一声,一双眼眸斜瞥着乔安冉,“我这边还没走呢,你那儿就抢人来了。”
  “也不算是抢吧,加入哪个神殿都是这位小师弟,自己说了算”乔安冉笑道,“我只是完成我的任务而已。”
  尽管对方源招揽明启浩这件事不发表任何意见,但对于这种当着她面抢人的行为,北秋璃月就格外不爽了。
  “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北秋璃月拍了拍明启浩的脑袋,“他怎么选不关我的事,但我希望在我在的这段时间里,你能够安安静静的等完成我的事,而不是中途打断我们之间的谈话。”
  “可是在我进来的时候,你们的谈话已经结束了吧。”乔安冉摊了摊双手,“我看你快要走的样子才进来的。”
  “有吗?”北秋璃月看着明启浩,明启浩看着北秋璃月的眼睛感受到他要把自己戳瞎的目光,不禁缩了缩脖子,然后明启浩感觉按在自己脑袋上的那只手用力了几分,咽了口唾沫,摇头。
  乔安冉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你这样就不算抢人了吗?”
  “你自己也知道。”北秋璃月嘴角扬了扬,“不过都是为了一个神级血脉而已吧。”
  乔安冉浅浅的的笑着看她,挑了挑眉角:“谁不是冲着优秀的血脉去的呢,有好的人才自然是要经历争取喽。”
  明启浩觉得自己完全插不上话,默默地捂住脑袋,默默地窝进被子里。
  “天,真是要掐起来啊……”王泽趴在门后小声嘀咕。
  北秋璃月眯眯眼的笑了笑,一双眼睛仿佛两道弯弯的上弦月,轻挑着下巴,看着对方。她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说,却是慢慢的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气场。北秋璃月不是那种特别牙尖嘴利的人,如果能动手她一向是直接动手的,诸天神殿的绝大部分事物都由十二次神殿与监察委员会联合管理。神殿之间都属于竞争性质,但大规模的战斗并没有经过正常程序的申请,是不被允许的,私自的打斗也属于违禁行为。可是在仲裁中以武力胜负为标准,而进行战术比赛来决定结果的事也并不少见。这种事往往都由北秋璃月经手,她的身上也时常带着如刀剑般凌厉的气势。
  于是整个房间内突然安静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但无论是王泽还是明启浩都感觉到那种扎人的感觉,
  门口突然响起几声有节奏的敲门声。
  明启浩从被窝里把脑袋伸出来,三个人的目光连带着门后的王泽,同时看向了敲门的那个人。
  “请问我们可以进来了吗?”门口一男一女,男的身着黑色校服,里面是浅白色的衬衣,还打了黑色的领带,脉徽别在校服的领角,连同说话的语气都给人一种规矩到刻板的感觉。而那个女孩一头短发,脸蛋很小,但曲线圆润,那双眼睛格外明亮,身上穿着一身米黄色的连身短裙,裙角跳动着金灿灿的印花,宛如跳动着金色的阳光。
  “这这这,这不是……韩雪儿……”王泽趴在门后,慌忙屏住呼吸,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让她看见了,那还得了。
  “进来吧。”明启浩对他们说道
  北秋璃月看了看韩雪儿:“你怎么来了?”
  韩雪儿看了看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只露了个脑袋的明启浩,笑道:“苏生说来这里招个新人,我发现是你带回来的那个神级血脉传承者,就想跟过来看看喽。”
  “这两位是……浮屠殿的人……”乔安冉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苏生点了点头,向着明启浩说道:“我是来自浮屠殿的执事苏生,浮屠殿想要邀请你加入,特来送上信帖
  “谢谢。”明启浩接过信帖,浮屠殿的信帖和焚天殿差不多,硬质的外壳上带着暗金色的封漆花纹,封面上是一个暗金色的七层祭坛图案,明启浩把三封信帖收在一起,默默地打量这几个人。
  北秋璃月眯眯眼笑着看着乔安冉,乔安冉挑了挑眉角又看了看苏生,苏生则委婉礼貌的点了点头,一动不动的站着。韩雪儿笑呵呵地打量着明启浩,明启浩缓缓咽了口唾沫,捂脸,然后窝进被窝里,裹紧他的床被。
  话说,大清早的……这样真的好吗?明启浩沉默了。
  “诶?”韩雪儿忽然问道,“我记得还有个人也住在这里吧,他人呢?璃月姐,他不会被你赶出去了吧?”
  北秋璃月瞥了一眼门口,挑了挑下巴:“不在那儿么。”
  目光集中在门口,只见王泽穿着一条大裤衩,手里抱着一堆衣服,默默的向门外爬呀爬,爬呀爬。
  在感受到身后几道目光后,整个人停顿了一下,慢慢的回头看见正盯着自己的四人。
  “呵……呵呵呵呵呵呵,早……早啊……”同时万分尴尬的笑了笑。
  “暴露狂。”
  “变态。”
  乔安冉和韩雪儿同时捂脸,闭上眼睛,苏生的叹了口气:“世风日下啊。”
  “你们……”王泽要哭了,在被北秋璃月扫了一眼,王泽带着衣服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滚出房间。
  “那么现在……”北秋璃月拍了拍那裹成一团的床被,“你还真得好好地想想了,明启浩。”
  明启浩把被子打开一条缝,看着围在自己床边的四人,缩了缩脑袋。
  “呵……呵呵呵呵呵呵,我,我自己考虑考虑”明启浩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