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最后的巨龙 > 第四十一章 受伤

第四十一章 受伤


  豺狼人没有让阿乌斯奥休息太长时间,他稍稍调整了自己的气息,就发出一声充满暴虐和残忍的嘶叫,同时右手克莱蒙钢剑和左手的那枚匕首一起向阿乌斯奥发起了进攻。
  阿乌斯奥对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十分地方,豺狼人的双手攻击让他有点难以捉摸,克莱蒙钢剑一直是豺狼人用力的主要方向,刚刚的经验让阿乌斯奥的注意力情不自禁地就要投向那个方向。
  但是那一柄隐藏在黑暗中毒蛇般危险的匕首,让阿乌斯奥感到了莫名的心悸,他不得不强行收起对克莱蒙钢剑的大多数注意。提防着那随时可能伸出来的匕首。他觉得自己像一条经验老道的巨蟒,在发动攻击之前,身子不仅没有向前,反而向后退了少许,从而使自己能够从容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然这样分心的后果就是让原本就处在下风的阿乌斯奥的钉头锤,现在完全被那布满缺口的大剑压制住了。钢剑劈在钉头锤上,巨大的力量让阿乌斯奥从手心道肩膀都一阵发麻,而豺狼人的优势并不仅仅表现在速度之上,在阿乌斯奥来得及变换招式之前,豺狼人将长剑顺着钉头锤的柄向下滑去,并且猛地翻身绞动。
  阿乌斯奥的分心让他错过了摆脱豺狼人纠缠的最好时机,巨大的力量从钉头锤的橡木把手一路传到手掌上,阿乌斯奥就像抓住不断挣扎的飞龙的尾巴,掌心一阵一阵刀割般的刺痛使他不得不放开钉头锤。
  “镪”的一声,阿乌斯奥左手的钉头锤挣脱了他的手掌,被豺狼人用钢剑远远地甩了出去。而豺狼人的攻势丝毫没有因此稍稍松懈,在钢剑击飞钉头锤的一刹那,豺狼人也同时放开克莱蒙钢剑,飞快地转身,闪着寒光的匕首流行一样刺向阿乌斯奥的心口。
  阿乌斯奥心里松了口气,他花在那只匕首上的心思可一点不比克莱蒙钢剑少,豺狼人的手腕刚一翻动,阿乌斯奥就用钉头锤封住匕首的来路。豺狼人不敢用匕首硬挡阿乌斯奥的锤子,用他敏捷的身手避过了这一次交锋。
  当豺狼人飞快从阿乌斯奥身边交错而过的时候,把柄匕首又适时地刺向阿乌斯奥的脖子,阿乌斯奥一记挥锤挡掉了匕首,但是忽略了豺狼人空出来的右手,这只右手出人意料地抓向了阿乌斯奥的脊背。阿乌斯奥靠着经验在最要紧的关头躲过了这一次突袭,但是那只手掌上的指甲仍然在他背后的皮甲上划出一道口子。
  两人都是几乎在身子交错的同时转过身来,正面相对,豺狼人手里的匕首吞吐着寒光,随着他不停地走动,而闪闪发亮。阿乌斯奥一手握着钉头锤,一手向后摸了摸破损的皮甲,上等的西马伊纳斯独角犀牛皮制成的战甲被划来了一条十五公分左右的口子,幸运的是,阿乌斯奥及时的闪躲,以及五环扣的上等锁子甲让他避免了皮开肉绽的下场。他可不敢保证,这个豺狼人长达七八公分的指甲上没有什么毒素。
  豺狼人很快地黏了过来,失去钢剑的他更注重利用身形方面的优势,他的右手虽然失去了钢剑,但是锋利的指甲本就是最实用的匕首,阿乌斯奥现在不得不同时对付两只匕首了,尽管他的钉头锤在重量上压制了豺狼人的匕首,他还是只能把大半的心思放在那个可以轻易刺透锁子甲的匕首身上。
  几个回合下来,阿乌斯奥身上的皮甲已经多出六七道口子,而豺狼人身上也结结实实挨了阿乌斯奥好几下重击。阿乌斯奥穿着三层铠甲,最里一层不大合身而且臭烘烘的棉布加上一些皮革制成的衬垫甲,中间一层重达12公斤的五环扣锁子甲,最外一层就是西部马伊纳斯独角犀牛皮甲,豺狼人的指甲可以撕破皮甲,却往往锁子甲都无能为力,何况里边还有一件衬垫甲。
  连番的重击让豺狼人愤怒不已,也幸好他的一身狼皮足够坚硬,钉头锤的重击也只是在表面多了几个手指粗细的伤口。这一层天生的皮甲让他渐渐摸到阿乌斯奥钉头锤的威力,只要不是伤到要害,除非豺狼人自己站着一动不动让阿乌斯奥卯足全力地使劲,否则阿乌斯奥的钉头锤很难对它造成重伤。
  这么一来,愤怒的豺狼人攻势越加凶猛,阿乌斯奥很快就发现这种进攻方式在防守上的破绽,他避过豺狼人的匕首,同时在转身的一刹那,钉头锤迅速砸出,径直地向豺狼人后腰钉去,豺狼人冲的太快,只来得及稍稍动了下身子,钉头锤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他臀部的肌肉上。
  感受着钉头锤刺破豺狼人臀上狼皮的那种感觉,阿乌斯奥正想像上几次那样顺势收回钉头锤,同时向后退开时,突然发现,豺狼人左手已经抓住了钉头锤的锤柄,与此同时,那个原本应该握在左手的匕首,突然出现在右手,并且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往阿乌斯奥怀里刺来。
  阿乌斯奥一看到那只抓住钉头锤的左手,就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来,他很干脆地放开钉头锤,翻身滚到在地,躲开了豺狼人匕首的进攻,这个翻滚动作让他逃过一劫,同时也让他把后背完全露给了豺狼人,联想到豺狼人那惊人的身手,阿乌斯奥人到地上,就飞快地连翻几个滚,尽量逃出豺狼人的进攻范围。
  几个利索并且十分狼狈的滚之后,阿乌斯奥停在了豺狼人丢掉的那一把满是缺口的克莱蒙钢剑旁边,这时候阿乌斯奥已经能够感觉到背后那一阵阴森森的冷风,刀刃破开空气的声音让他毫不犹豫地拿起钢剑,顺势往后一挥。
  “当”的一声,经验和本能再次救了阿乌斯奥一命,虽然他那柄刚到手的克莱蒙钢剑在刚刚的一挥之后,被豺狼人巨大的力量再次从阿乌斯奥手掌之中击飞出去。不过紧接着阿乌斯奥就感到了肩膀上一阵剧烈的刺痛,“哗”一声闷响,那应该是锁子甲被刺破的声音,紧接着是衬垫甲被撕开的声音,一个陌生的东西刺进了阿乌斯奥的左边肩膀,撕开皮肉,最后挨近了骨头。
  强烈的剧痛让阿乌斯奥几乎就要顺势重新躺倒在地。而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那个穿透阿乌斯奥肩膀的东西将他狠狠往前掀去。他在草地上翻了几个身,剧痛几乎将他的肩膀整个撕裂开来。翻滚的过程中,他能嗅到一种暖暖的血腥味,同时他也感到自己的整个背面已经充满着这种湿湿暖暖的东西。
  阿乌斯奥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个多月前,他在德奥维尔城外那个又臭又脏满是泥泞的地方,被火神殿魔法师卢斯恩重伤之后,就静静地感受着那种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断虚弱下去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脑袋变得清澈无比,所有的杂念都似乎随着不断流去的力气而消失了,他现在听到豺狼人迅速向他靠近的声音,那长着肉垫的脚掌压倒青草,碾过泥土,发出轻微的犹如蜜蜂扇动翅膀的声音。钉头锤又冷又硬的钉头刺破空气,正要狠狠向他戳来。这原本是阿乌斯奥惯用的招式。
  油然而生的求生欲让阿乌斯奥强忍着背上的刺痛,利索地向旁边滚开半米,几乎同时,钉头锤砸入泥土的沉闷响声从阿乌斯奥原本躺着的地方传了过来,就在他耳边几十公分的地方,阿乌斯奥闻道一阵豺狼人身上特有的腐臭的味道,一只爪子撕开了阿乌斯奥背上的皮甲,狠狠戳在了锁子甲上。
  阿乌斯奥迅速地转身,他甚至没等到豺狼人的指甲从他皮甲上完全推出来,就十分熟练的跳起来扑向豺狼人。两人都向后倒去,这个过程中,豺狼人那深深扎进土里的钉头锤没能及时地拔出来。他也失掉了他的武器。
  阿乌斯奥狠狠地压住豺狼人,他的一只手从腰带上拔出一支匕首,那是守炉人特别替他挑的匕首,主要的作用除了野外洗剥野味之外,也就是装饰那一条从一个魔法师卫士身上扒下来的西部龙锷皮腰带了。这是卫队和雇佣兵穿着上的有一个不同。
  阿乌斯奥从没想过要用这一把不足一尺的匕首对付敌人。他的匕首停在豺狼人眼窝上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豺狼人想用一只手死死地挡住了阿乌斯奥不断下压的双手,另一只手狠狠地像阿乌斯奥的脸上抓来,十公分长的指甲像五把匕首,想要戳穿阿乌斯奥的脑袋。
  阿乌斯奥的半面盔并没有保护脸部的护罩,他撇过头避过豺狼人的几次进攻,这样一来,双手对豺狼人的压制就稍稍减轻了些。豺狼人很快发现了阿乌斯奥的弱点,他光凭着一只手臂就将阿乌斯奥的双手向上推开十来公分,另一只手更加猛烈的攻击着阿乌斯奥。
  突然,一直闪躲的阿乌斯奥狠狠地迎向了豺狼人的指甲,指甲迅速穿透阿乌斯奥的脸皮,向下刺到了血肉,豺狼人毫不客气地抓住了阿乌斯奥的破绽,想要趁势把指甲送进阿乌斯奥的脑门,那只挡住阿乌斯奥两只手的手臂受到了仿佛举锤砸下般的巨大力量,那柄一尺来长的匕首就在这一次的进攻之中,毫无障碍地从豺狼人的眼窝刺入脑髓。
  当豺狼人插进阿乌斯奥脸皮的爪子终于停止不动的时候,阿乌斯奥一下子从豺狼人的尸体上滚了下来,豺狼人的味道很不好闻,同时脸上和背上的剧痛这时候也如冲破岸堤的海潮,一浪接一浪地涌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