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魔吟纪元 > 第三十一章 入侵者

第三十一章 入侵者


  叶灵看着那一层不断因碰撞荡起层层涟漪的能量罩,确定了它不至于被眼前几个庞然大物冲垮。自己暂时安全了。但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立在原地,看着在火焰和荒芜的山石背景下混战的那些巨大灵魂。
  火龙的脖颈已被巨蠕那可怖的撕咬下,绞入肚中,她并没有因为那已经无法填补的窟窿而流血不止。她的灵魂已经因为这重伤而无法维持住她现在的形态,她躺在地上努力喘息,可身体还是不断化作飞灰,好似在空中不断灼烧的一张纸。
  冰龙显然已被愤怒控制了头脑,他落在火龙奄奄一息的身体旁边,已被火焰灼伤但依旧有力的龙爪死死摁住蠕虫的身体。巨蠕向冰龙张开血盆大口,几乎要生吞了冰龙的脑袋,但冰龙并未退缩一丝,反而直接朝着那张满是锯齿的丑陋大嘴竭尽全力喷出冰冷的龙息。很快巨蠕的整个身子由内到外被冻结在一起,冰龙来不及发出胜利的嘶吼,那巨蠕残存的无数触手便拧成一股,从他身后贯穿了其背腹。
  “吼!”冰龙的吼声中充满了愤怒和痛苦,他满是鳞甲的锋利巨爪如同踩碎一块儿冰一样,将巨蠕踩碎在他脚下。
  冰龙倒在了寸草不生的大地上,顿时似乎一切都回归沉寂,只有远处的火山发出沉闷的轰隆声。冰龙仅存的意识让他不断向几乎已经彻底消失在这地狱的火龙身边靠近。
  冰龙和火龙双双伏在那层能量罩的外面,冰龙将一侧的视线放在里面的叶灵身上。哪怕是临死之际,那种高等生物的睥睨天下的味道犹在,叶灵收到的还是满满鄙视。
  “人类,从来卑鄙······”
  冰龙闭上了双眼,静静这数不清第几次的死亡。
  叶灵面无表情,心中没有一丝波动。看来这些威胁得到了对自己来说最好的结局,同归于尽,虽然他们消散的灵魂一定会在某处某时再次凝结起来,但至少不是现在,也不会是在这里。接下来,该去进行下一步了。
  他转过身子,却看到一群中世纪欧洲士兵打扮的人将数杆长枪顶在了自己身上。
  也不知道是刚才那些庞然大物的战斗太过激烈,动静盖住了一切声音,还是叶灵太过投入这场魔幻大战,他竟然丝毫没有听到这些人的动静。自己可不像那些真正归属地狱的人,有着在地狱无限痛苦重生的权利,所以叶灵不敢乱动一下。
  似乎又是一件超出意料之外的事情,叶灵心想。他开始感到有些着急,虽然不知为何,在他进入这层能量罩之后他就能感到自己的精神力慢慢回归,自己湮灭在地狱的可能大大减小,但他的时间还是不够,或者说是王小伶的时间不多了。
  但着急归着急,叶灵告诉自己还是要小心处理好每一件事情,以避免自己白跑一趟。
  那些古典的士兵阵列中让出一个人来。那是个女人,黑色的火焰在她手上灼烧,而她的脖子上戴着一块金属项链,十分引人注目。
  “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那女子一脸严肃地发问道。
  尽管这里的人也无一例外都是人间死去后而来的灵魂,眼前的女人手上还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但叶灵能感到他们并没有那些凶魂恶鬼的戾气。他们身后一片冰原和冰原后高耸的山峰也完全没有什么邪恶女王在其中的味道。这是叶灵的直觉,一个魔法师的直觉告诉他的信息。
  于是叶灵干脆直接说到:“呃,我是来找,但丁的。”
  士兵们面面相觑,但并没有放下手中的长枪,在枪兵阵列后的弓兵也完全没有放松弓弦的意思。那位看起来像是首领的女子走进叶灵,示意围绕着叶灵的枪兵暂且后退,但她并没有熄灭手上那足以吓到一般人的火焰,她说:“我叫雅琪,亚里盖利·雅琪,我是但丁的女儿。”
  叶灵看起来有点儿吃惊,他说:“看来你父亲丑陋外表的基因没有遗传给你啊?”
  雅琪皱起眉头:“基因?是什么?”
  叶灵顿时想起来这些人的死亡日期太早了,科学对他们来说颇有点儿脱节。他才不打算给眼前的人上一堂生物课:“没什么,玩笑而已,我是你父亲的朋友,我想见见他。”
  “是吗?”雅琪傲慢地看着叶灵,“那我的父亲为什么在预见了你的到来之后,要求我将你赶在门外?”
  “是吗!”叶灵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那可真是太伤人心了!”
  “你曾用占卜寻找我父亲的位置?”
  “没错。”
  雅琪举起她缠绕着火焰的手,淡淡道:“要不我先把你哪来的送回哪去,你再跟我父亲沟通沟通再来拜访?”
  “等等!”叶灵大喊着,“我可不是被困在地狱里的可怜灵魂!”
  雅琪愣了愣:“你是活人?”
  “百分百纯正人间魔法师。”叶灵苦笑着,“要是挨你那么一下,估计就连死了下地狱再找你的机会都没了。”
  雅琪没有领会到叶灵的意思:“找我?为什么找我?”
  叶灵心里翻起白眼,心想你们欧洲人天生的会撩妹难道没有一点儿历史根源?连这都听不出来。他懒得解释,接着说:“我只是想见见你父亲。”
  雅琪打量着叶灵的装扮,说到:“你这可不像是来做客的样子。”
  叶灵明白她在说自己满身的刀剑一类,无奈道:“你觉得我一个活人的灵魂下地狱一趟能不带点儿防身的东西?”
  “你还带来了两条龙。”看来他们也目睹了全过程。
  叶灵看了一眼只留下山石碎裂痕迹的身后,说到:“现在他们都暂时消失了,而且我带来的龙也帮你们除掉了家门口那条恶心的巨型蠕虫。”
  叶灵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雅琪的双眼,雅琪微笑着摇头道:“但我们怎么看你都像是来开战的。”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手上的火焰已经渐渐熄灭了去,显然她对叶灵放松了警惕。
  叶灵被这个已经死了数百年的女孩儿逗乐了,他苦着脸说:“怎么,我一个大活人带着两条亡灵龙大老远找到你们,是为了代表人间跟你开战吗?你的想象力足以在二十一世纪当个小说家真的,现在的人就爱这一套。”
  雅琪挥挥手,围在他们周围的枪兵便慢慢退下,而他们身后的弓兵也渐渐松开了崩紧的弦,将那些不用想就一定附了魔的箭放回他们的箭袋。这女孩显然被叶灵勾起了兴趣,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呃···叶灵?”
  “叶灵?”雅琪竟然对他的名字有所反应,“就是你这家伙不久前烧毁了父亲生前的一幅画?”
  “大概······十年前了。”
  “对啊,不久前啊。”
  叶灵点了点头,他很想尽快结束这浪费时间的对话,但他现在似乎最好不要惹眼前这个能够随时干掉自己的姑娘不开心。
  “必须得说烧的漂亮!”雅琪哈哈大笑了两声,突然发现自己这样未免在手下面前又些失礼,于是尴尬咳嗽两声,却忍不住接着问道:“介不介意告诉我现在的人间怎么样了?你是哪里人?你有去过意大利吗?那里变成什么样了?”
  叶灵挠着头,敷衍道:“去过,去过是去过······”
  去过是去过,但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加上的经典恶魔和他满身的鸡血,字面意义的鸡血,让他对那破地方的印象很不好。
  叶灵正头疼该怎么回答眼前这个烦人的姑娘,就听到有人的声音在士兵后面随着马蹄声越来越大:“雅琪,雅琪!”
  严阵以待的队伍齐刷刷让出一条通道,一个身穿银色盔甲的骑士正提着长枪,朝着里走来。那正是欧人。欧人一眼看到背着大剑的叶灵与毫无防备的雅琪站在一起,连要说的话也不说,顶着长枪驾着马就朝叶灵冲过来。
  叶灵瞪大眼睛,连忙从身后取剑,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就在那枪即将想野蛮的公牛角挑起不自量力的斗牛士一样挑起叶灵时,一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骨手抓住了那柄枪。那股冲力在骨手下无处宣泄,干脆顶回欧人身上,导致像是雅琪抓着枪头将夹着枪的欧人直接从马上拎了下来一样。
  “你干什么?!”雅琪与欧人几乎是同时喊出来。
  雅琪直直盯着欧人,欧人立刻又低下了头,他的声音又些不自然:“我,你,你的父亲要求我再次来警告以及帮助你来把这个入侵者赶走。我看到他和你战得那么近,我以为你有什么危险······”
  雅琪丢下欧人银色的长枪,甩了甩手,熄灭了火焰,淡淡道:“我没有危险,他也不是侵略者。”
  “你的父亲特别提醒此人诡计多端,花言巧语,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能相信!”欧人抢着说。
  雅琪毫不掩饰地翻起白眼:“在这里我说了算,我说他不是入侵者,他就不是!”
  “但是······”欧人还想说些什么,雅琪干脆再次点燃自己的双手,面向欧人。
  “我父亲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他不想让这个人进来只是因为这个人会影响到他继续封闭自己,还有·····”雅琪笑着看了叶灵一眼,“可能这人烧毁过他的画。”
  欧人晃了晃脑袋,他似乎对这个掌权而总无理取闹的人受够了,他猛地站了起来,连雅琪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欧人正要说话,一阵轰鸣在他们身边想起,众人看去,一道传送门随着魔法能量的波动打开在他们眼前。
  但丁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