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反英雄之嘿,嗨爪 > 第0081章 反攻

  从特拉斯克这几分钟的表现可以了解到一点:他虽然说加入了马利克家族的旗下,而且是刚刚加入没多久那种地位还没有彻底稳固,但他是空降到斯蒂芬妮这边的。简而言之,他实际上的上司应该是老马利克,而不是斯蒂芬妮。对于斯蒂芬妮这位大小姐兼老马利克唯一的继承人,他应该表现出足够的尊敬,却不一定要完全接受对方的命令。
  好比现在,向罗洛启动这台机器的什么第二个功能,不在斯蒂芬妮的计划内,而且不是不知道,而是之前知道了这个功并被她否决了,可是当特拉斯克再度提出,她还是选择了接受。当然,特拉斯克的解释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虽然更多是‘不明觉厉’的意思……
  总之,现在,被困在那个跟舞台魔术师用来表演活人切割那种长箱子只露出个头来的罗洛,正面临‘第二次改造’。
  上一次改造,引雷电灌体,罗洛到现在还没彻底忘记当时的痛苦,现在他可不想尝试所谓的第二次改造,尤其听了特拉斯克对斯蒂芬妮的解释之后,他大概知道这是哪一种改造方式了。先不说其中那同样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苦,重点是,这种方式还会毁容,还会把改造的对象弄得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
  没有具体概念的话,可以参考某部R级电影里那位到极致的主角……
  “等等,等等,我有话要说!”罗洛大喊起来。
  特拉斯克的手离那个启动第二功能的按钮已经只有不到一英寸的距离了。听到罗洛的大喊,他先往退开的斯蒂芬妮那边望了一眼,见那边没有要干涉的意思,他这就笑着对罗洛说道:“怎么,你肯合作了?可惜啊,武器方面不是我的专长,我更期待研究你的身体、研究二次突变的反应呢!”
  罗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不,我是想要问一件事,你对X战警有多少了解?”
  听到这个问题,特拉斯克愣了一下,还有那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实际上一直在留意这边情况的斯蒂芬妮也觉得非常意外。
  这个场合,自己都这个情况了,问的竟然是这种问题?
  “你为什么想要知道这个?”特拉斯克反问了一句。然后也没等罗洛接话,他就自顾自地说了开来:“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对变种人的研究最深入的话,我相信除了变种人自身,就轮到我了。甚至我觉得,即使是变种人,也不一定有我那么了解他们自己。而其中的X战警,嘿,我跟他们打过的交道也有好几次了,说起来他们……”
  说到这里,他忽然停了下来,笑眯眯地望着罗洛:“看你的表情,对于这个话题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奇呢。想要继续听,可以,只要你配合。交出那把武器,然后,唔,配合我做些小实验就好了。我甚至尽可能帮你恢复受伤前的状态,怎样?”
  显然,特拉斯克以为他可以拿捏罗洛。又显然,他错了。罗洛再次笑了起来,不过这回不是尴尬的笑了。
  “很好,你果然是知道点情报的,等会我留你一命好了。”他先是嘀咕了这么一句,然后不等特拉斯克、斯蒂芬妮他们反应过来,他忽然喊了一声:“你们不是想要我的大剑吗?那就来拿吧!”
  下一刻,罗洛那露在‘长箱子/棺材’外面脑袋忽然一耷,垂了下去,双眼也闭上,就跟死了似的。然而一团黑影却在他那脑袋的正上方凭空出现,并逐渐往里收缩,最终凝聚出那把斯蒂芬妮他们想要的武器的模样。
  看到黑罚大剑的出现,斯蒂芬妮他们都兴奋了——才怪!现在这把大剑可不是由罗洛双手奉上,而是以一种他们还不理解的方式自己动了起来,而且这一动,就表明了他(呃,应该用‘它’?)的立场。只见他先是轻轻一扫,将罗洛的身体连同那台长箱子/棺材一样的机器扫到没有人的墙边,随后一个回头,就对斯蒂芬妮以及她那些手下发动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一次下劈,一名正在举枪的九头蛇战士失去双手;
  一记上撩,穿透一名九头蛇战士的头盔带出一道致命的血线;
  一下旋转,直接将一名九头蛇战士拦腰斩成两段……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挡上去!”
  九头蛇战士中的一名队长这么说道,可是——这大概是高压制度下他那些队友第一次忤逆他的命令。只是这也根本怪不了那些队友,黑罚大剑虽然没有人掌控,但每一次攻击上面附带着的力度都十分惊人,哪怕是这些精锐战士也抵挡不了。更让这些精锐战士郁闷的是,黑罚大剑不但有着将他们拦腰斩断的力度,还有着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速度。他一直在移动,就跟某些电子游戏里的闪现似的,而他的每一次‘闪现’,都至少有一名战士倒下。而且……即便不考虑他的力量和速度,战士们又能怎么做?即使他们的子弹能百发百中,那到底是打剑身还是打剑柄?打中了又怎样,会流血么?能造成损伤么?
  于是将近百人的队伍——算得上是一支军队了——迅速赶了过来,却根本奈何不了那个‘敌人’,由军官到士兵只能干着急。
  “该死,你们都脑子出问题了么!他的身体!”
  斯蒂芬妮一声大喊,喝住了那些有点自乱阵脚的士兵,也一言惊醒愣住了的特拉斯克。特拉斯克赶紧喊道:“没错,他大概是能够以脑电波之类的方式控制着这把黑柄大剑,大剑事先将他的身体扫到一边,证明了这一点。你们只要攻击他的身体就好了!”
  听到这话,暂时以某种自己也不清楚的形态暂驻于黑罚大剑之内的罗洛冷笑一声。
  好吧这只是形象的说法,他现在这副形态也笑不出声来。不过对于特拉斯克和斯蒂芬妮说的攻击他的身体,他早早就想到了这个关节。他一开始先是将那台困住他的身体的长箱子状机器扫到没人一侧的墙边,就是为了防范对方的这一手。而且他的这一扫算得上巧妙,刚好让他那单单露在机器外的头部向着墙那边,不会撞到,也刚好被护在墙与机器之间不会被对方的流弹攻击到。只要他守住那边墙与斯蒂芬妮那边之间的那点地方,就不用怕身体会被毁掉。然后,以守代攻,有什么比只控制着大剑本身毫无负担地攻击而不用怕身体被打到更合适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