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多元使徒 > 第二十二章 你有故事我有酒

第二十二章 你有故事我有酒


  空气之中,上百道血色的光芒残留在四面八方久久未散。
  光芒贯穿了空气,贯穿了墙壁,贯穿了地面,也贯穿了那十几台悬空的机甲,一切都仿佛按下了暂停键。
  猛然,狂风呼啸,八重樱口中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时间仿佛重新开始流动,那些在空气中交织,上百道由崩坏能凝聚的血色光芒猛然炸裂,化作一片片血色的樱花飞散,十几台机甲摔在地上变成了上千块,它们已经完全被切成了碎片,每一片碎片的裂口都无比光滑。
  此时,八重樱超高速移动带起的空气才重新席卷而来,化作向着周围吹拂的狂风,卷起血色残痕破碎的樱花飞舞,吹过周围的墙壁房屋,周围数十米内的房屋墙壁纷纷坍塌,如同被千万柄利刃切成了棱角分明的积木散落在地面上。
  以八重樱和齐格飞为中心的两米地面未见破损,而两米之外近百米内,地面上全是深而凌乱的纤细剑痕。
  “一瞬间爆发出绝大部分能量,在技巧的控制下将崩坏能转化成推进的动力,搭配上自身近乎立于凡人顶端的剑术技艺……从爆发到停止总计十秒,总计挥出两百三十一剑,移动轨迹总计四千五百三十二米,啧啧,同样是律者,盗版的你和原版还是有些不同啊……”主神点评顺便说了一串数据。
  齐格飞微微咋舌,也就是说刚才状态下,八重樱直接进入了超音速行动模式,由于速度极快,而且近乎无视惯性般在周围数十米内辗转斩击,导致被搅动的空气跟不上八重樱的速度,完全被挤压在了这片区域,而八重樱停下动作之后,这里狂乱的空气才终于有机会发泄出去,卷向四面八方。
  这超音速移动的本事还在其次,那能在超音速下近乎不需要减速的转向,简直气死牛顿的灵活度比超音速移动还要可怕几分。
  八重樱将赤红色的太刀缓缓插回刀鞘中,看了一眼屁颠屁颠跑去从这些机甲残骸上扒拉崩坏能反应炉的齐格飞,转头漫无目的地选择了一个方向继续走去,去哪儿?无所谓,随意走走吧……
  从沉睡中醒来,已经是五百年后了吗?八重樱茫然地走在街道上,目光打量着周围,五百年的时间,足以让世界发生沧海桑田的变化,尤其是五百年里恰好是人类文明凭借科技高速发展的时间,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是在八重村被封印的,醒来的时候,一切却都变得如此陌生了。
  游荡的死士与崩坏兽,无视了收敛崩坏能的八重樱,或者说将身为拟似律者的她当成了同类,没错,八重樱也是拟似律者,不过是凝聚出了律者核心的拟似律者,同时保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彻底沦陷的人心的律者,与齐格飞那种盗版的家伙截然不同。
  最显著的一点就是崩坏兽和死士将其当做同类,而将齐给飞当成必杀的人类。
  五百年,这是个无比漫长的时间,五百年改变了世界,但有些东西却始终无法改变……
  自己手上沾染的,同村人的鲜血……
  痛恨?报仇的快意?痛苦?悔过?这些沉淀在心底,是无法抹去的伤痕。
  那个人流下,滴落在脸上,眼泪的温度,是自己一直坚守着的理由,只为一直等待着她。
  然而她却一直未曾回来,等到自己终于凝聚出律者核心,在高浓度崩坏能中醒来,却已然是五百年后了,作为一个人类,她怎么可能活五百年?
  八重樱不知不觉停住了脚步,手指轻轻放在脸颊上,眼眸中满是深切的哀思,不知不觉微微呢喃:“卡莲……”
  微微缭绕的黑色气息,缓缓从八重樱身上升腾而起,然而远处传来的打斗声一下子让八重樱从哀伤的回忆中收回思绪,她略微疑惑地转过眼眸,身上的黑色雾气消散不见,隐隐间传来谁愤怒的咒骂声。
  “兄弟别挡路,我有急事!”
  一脚踹飞一只死士,顺手一剑将其劈成两半,断裂的地方不是刀剑砍出的锐利伤口,而是如同铅笔字被橡皮抹去的痕迹,直接少了一小部分身体。
  齐格飞一只手提着什么东西,另一只手挥着剑开路,这些零零散散实力一般的死士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敌,实际上周围大多数崩坏兽和死士都在和逆熵的机甲死磕呢,之前背着播放器到处乱跑,可是成功吸引了一大波死士和崩坏兽。
  “呼!我说你为啥直接跑了?”齐格飞来到八重樱面前,顺手将长剑瞄准远处一只拉开长弓的弓箭死士随手潇洒一扔,尴尬的是破空而去的长剑半空中直接一歪戳在了地面上。
  嗖!
  “哈,还敢反抗?!”
  恼羞成怒地抓住对方射过来的箭矢,齐格飞气势汹汹跑过去摁住对方,用箭矢给这只死士来了个穿头,然后再跑了回来:“给,我引怪你杀怪,二八分成,合理。”
  在少年摊开的手掌上,是一小堆凝聚起来半物质化的崩坏能碎片,高度凝聚之下,这些崩坏能的颜色变成了水晶一般的构造。
  这些崩坏能是从那些机甲体内的反应炉里挖出来的,在少年的控制以及能力辅助下,转化成了物质结晶形态。
  “你不怕吗?”八重樱平淡地看着眼前一脸自然轻松,依旧一副笑眯眯模样的少年。
  “哈?我为什么要怕?”齐格飞奇怪地挑挑眉梢,将几小块崩坏水晶丢进嘴里嚼糖豆一样咔吧嚼着,然后抓起对方的手将崩坏水晶塞进对方手里,“虽说对于我们律者,这些崩坏能起不到强化上限的作用,但补充一下消耗还是可以的。”
  “我是说,面对能轻易取走你性命的我,你不怕吗?也许只是一个瞬间,你就会人头落地。”八重樱用平静的语气说着非常恐怖的台词。
  齐格飞摸了摸下巴,仔细看了看对方:“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和你有仇有怨?你天生喜欢杀人?还是说杀了我你能获得巨大的利益?”
  八重樱摇摇头:“也许我不想杀你,但是如同人类只能奢求神明的赐予,恐惧魔鬼的力量,在这种环境下,你能安心接触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并且轻松要你命的人吗?”
  “如果你真的要杀我……”齐格飞露出牙齿笑了笑,“我还是有把握跑路或者同归于尽的哦,而且你也不是我的敌人啊,大家都是律者,和平共处咯。”
  “奇怪的人。”八重樱转身继续向远处的街道走去,手中捏着的崩坏水晶缓缓消散,直接融入到她身体之内补充着方才消耗的崩坏能。
  “美女等等我呗!我想了想,觉得抱大腿这种事情我还是能接受的,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啊!你需要大腿挂件不?”
  齐格飞嘻嘻哈哈地追了上去,凝聚出律者核心这件要紧的事情,他似乎也没什么必要的事情需要做,一边看美女一边杀怪推任务进度,岂不美哉?
  遥远的基地里,可可利亚摔了杯子,一台泰坦·暴走,三台量产型教父,十几台量产型泰坦,还没有展现出实力就直接被那个女人给直接秒了!这资金损失……
  终究还是缺乏顶尖的战力吗?虽然各种型号的机甲对付一般的崩坏兽和死士足够了,但造价太过昂贵,而且对付一些特备强大的崩坏兽以及死士,还有宛若神明的律者……杂兵根本不行,就算蚂蚁能堆死大象,以各种型号机甲的造价,根本造不出来蚂蚁的数量。
  这次行动损失简直爆炸,不说被那个女人秒了的十几架机甲,现在长空市内正在和崩坏兽以及死士纠缠的数十架机甲,这打下来起码要损失一半……
  可可利亚头疼地揉揉太阳穴:“布诺妮亚还没有消息吗?怎么这么慢?”
  “布诺妮亚无法联系……”
  “……无法联系?”可可利亚皱起眉头,“天命很快就会发现长空市的异样啊……这关头真是,总之先把其他机甲收回,那两个疑似律者的家伙先不用管,这次损失太大了,希望能将雷电芽衣回收吧。”
  太阳渐渐明亮起来,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一个上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让一向欢乐的齐格飞都感觉有些疲惫了。
  “总之2014年的情况就是现在这样了,作为一个普通屁民,我还是从可可利亚那里知道地球上还有崩坏这种灾难,还有死士和崩坏兽这种东西。”
  一件酒店的套房内,齐格飞耸耸肩,向坐在沙发上静静聆听的八重樱说着,同时擦拭着身上沾染的鲜血,刚才将酒店里的死士清理一番还真是废了他不少劲儿。
  这五百年时间的事情,八重樱虽然表现出了聆听的意思,但无论听到地球是圆的还是其他什么毁古人三观的事情,巫女都没有表现出该有的正常情绪波动。
  “对了,来尝尝五百年后的东西吧!”齐格飞也不在意地拍拍手,能说服对方找个酒店落脚,就说明对方不说将他看做朋友,但也看做熟人了不是?
  主神在齐格飞脑海中揶揄道:“哟呵,小伙子怎么了?恋爱了?”
  “恋爱?让我心动的人至今还没有出现。”齐格飞从酒店柜子里倒腾出一堆酒,同时在脑海中随意地说道,“只是我不喜欢欠人东西而已。”
  “欠人东西?”
  “她帮我解了逆熵的追捕,直接将逆熵给打痛了,本人自然要负责解开她的心结,毕竟之前逃跑的成功率我计算下只有一半一半……啧啧,主神你难道没发现吗?八重樱的情绪平静得死寂啊,如果她下一秒拔刀自尽我都不奇怪,根据我的观察,她虽说度过了五百年的时光,但这五百年的时间她应该并不充实,大概是相当单调地进行着某一类甚至一件事情,否则再怎么也得有点时光生活洗礼的沧桑气质。”
  “她所表现出来的,是对于五百年后社会的不适应、陌生,还有对五百年前不知道什么事情的挂怀,就像直接把一个古人提到现代来一样,中间五百年是没有的,无论是一觉睡了五百年还是孤独地醒了五百年,她都称不上‘活了’五百年。”
  齐格飞提着一箱酒,又从厨房随便倒腾了几个小菜,反正现代的调味料加进去,他就不信一个“古人”还能觉得不好吃!
  主神略有纠结:“本神对这种人心人性方面的观察不怎么擅长……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智商正常都能猜到,那么明显,主神你不懂人心呐。”齐格飞带着小菜和一堆酒回到酒店套房,“来来来,你有故事我有酒,大家一醉解千愁!让你尝尝来自五百年后的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