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破之雷帝炎尊 > 030 斗帝血脉

  此时的神农山脉深处,一道道如同雷鸣般的声响不断的从其中传出。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观看的话,就会发现一个惊悚的画面:
  一颗直径数十米大的绿色圆形火球,正身处于漫天深白色火焰当中。
  而那些漫天森白色火焰不断的化为各种武器,或掌,或拳,或刀,或剑……
  不断的劈砍在绿色火球上。
  而每一次攻击,充满绿意的圆形火球之上就会出现巨量的生命能量,直接以蛮横的姿态,凭空的抵挡下来,仿佛其上的生命之力无穷无尽一般。
  两者不断的消耗摩擦着。
  与绿色火焰充满生命力不同的是森白色火焰。
  其中充满了恐怖的冰冷,甚至余温导致下方数十里的地段彻底化为了冰封的世界。
  甚至连天空都飘起了雪花,明显是连空气中的水蒸气也一并冰封的趋势。
  “该死的,生灵之焱,老夫知道你已经产生了灵智。”
  “不过只要你胆敢毁了枫儿的遗体,老夫今生一定会将你连同火种一起毁掉!”
  药老脸色极度的阴沉,充满杀意的说道。
  甚至对于生灵之焱这种奇异的异火也充满了杀意,丝毫没有收复之心。
  此时的药老简直就是杀神附体,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双手却仿佛永不停止一般,一道道足以撕裂空间的斗气夹杂着骨灵冷火狠狠的撞在了生灵之焱所创造的防护罩上。
  “轰!”
  两种截然不同的火焰相撞在一起,一道振聋发聩的轰鸣之声响彻天地。
  紧接着一朵数百米高的火焰风暴从交界处爆发开来,森白色火焰交错着犹如液体一般的绿色火焰直接席卷大地,将周围的一切尽数摧毁。
  连原本的好好的被冰冻的山谷也在这一刻化为了废墟。
  余波只能用恐怖二字来形容,至于其交手的地方,更是让人感到惊恐。
  那一道道的空间裂缝,甚至给人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此时的生灵之焱感觉无比的恐惧!
  它本以为只要进入药枫的体内就可以将其中那种诱惑它的东西吞噬了,然后和外面的老头干一架,最后从容离去。
  只是现在,它却感觉无比的难受,因为药枫体内所吸引它的正是那一缕缕带着绿意的金色血脉。
  而此时这股血脉突然发出了一股股强大的吸力,拉扯着它的本体,也就是那滴仿佛绿色玉石一般的液体。
  它很想反抗,甚至想要离开,只是那股吸力中却带着一种令它惊恐的威压,这是它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那种仿佛帝王般的威压直接将它的行动束缚住了,甚至不能用束缚来形容,直接就是它已经被震慑到动不了的状态。
  其实此时智商颇高的生灵之焱已经有种想要哭的感觉了。
  如果在一开始它就将所有的火焰全部吸入到本体当中,汇聚所有的力量它当然不会畏惧这种纯粹的威压。
  只是现如今,它将自己本体原本仅限的一部分力量用来加固防护罩的坚韧程度,而数千年所储备的强大生命力也用来防备药老的攻击。
  因为单纯的它认为药枫已尽死了,他体内的那种东西根本不可能反抗的了它的吞噬,所以就直接本体上阵。
  甚至连同所有的力量都用来防护了,就是怕药老来打扰它的吞噬。
  只是现在的结果却反过来了。
  猎人和猎物的转变之快,简直就是让人瞠目结舌。
  生灵之焱真的只能用苦逼来形容,本体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数十秒,就直接被拖入心脏处的那个所有经脉交接的地方,也就是绿金色血脉的地方。
  在生灵之焱没入其中的瞬间,那些对它吸引力极其恐怖的丝丝血脉就如同强女干犯一般,直接扑在了它的身上,将它的本体瞬间包裹了起来。
  那种恐怖的威压直接将其想要做什么动作的可能性化为了零,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缕缕的绿金色的血脉没入了它的体内。
  一种仿佛被刻下了生生世世印记的东西出现在了它的脑海当中,在这一刻,她仿佛感觉药枫就是它的主人,它一辈子的主人,让它感觉无比的亲切。
  原本暗中伤心、愤怒、屈辱的感情在这一刻化为了虚无。
  此时得到生灵之焱支撑的血脉缓缓的沸腾了起来,化为了一缕缕金色的火焰开始疯狂的烧烤起了那些经脉中的杂质。
  而生灵之焱强大的灵智,在认药枫为主的瞬间就知道了药枫此时最需要的是什么。
  控制着周围强大的生命能量如同水柱一般灌输到了药枫的体内,一瞬间原本残破不堪的身体在大量的生命能量的滋润下恢复了活力。
  如同死寂般的银色发丝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开始变色,灰色加深最后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散落而下。
  苍白如纸般的脸蛋渐渐有了红润的光泽,连同嘴唇也缓缓的出现了血色。
  如果说以前的药枫是一个步入死亡的老人,那么现在的他就彻底的成为了一个充满生机的新生娃娃。
  有点肉感的可爱脸蛋如同精雕般的瓷娃娃一般,惹人喜爱。
  而药枫的生机在生灵之焱这种变太的灌输之下,彻底的恢复了原状。
  浓郁的生机充满着全身,此时体内每一个细胞都闪烁着一股生机盎然的绿意。
  “嗯~”
  药枫迷茫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就是如同液体般的绿色火焰,呆了呆。
  因为除了绿色还是绿色,脑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如同刚刚睡醒一般,迷糊。
  突然全身经脉传来了一股剧痛深入到了他的脑海当中,使得其表情抽搐了一下,破坏了一开始可爱的表情。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是谁,而就在这时一股奇特的讯息传入了药枫的脑海当中,就如同看高阶丹方一般。
  药枫睁大了眼睛,转而狂喜,紧接着脸上露出了苦逼的苦涩笑容。
  “特娘的,这穿越的叫什么福利,斗帝血脉?”
  “这特么完全就是要人命啊,我滴个亲娘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