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狗蛋人生 > 第二十六章 离奇死亡

第二十六章 离奇死亡


  “小卖部的老板,看着挺神秘的啊!你跟他熟吗?”苟旦还在琢磨刚才的情形。
  “还行!怎么了?被吓到了?”苟建国一边倒酒一边问道。
  “有点儿,看着凶神恶煞的,尤其是手上的刀疤!”
  “哈哈……你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吗?”苟建国一副神秘的样子。
  “干什么的?”苟旦急忙追问。
  “我告诉你,你可别害怕……”
  “哎呀!快说!卖什么关子,装什么神秘!”苟旦急坏了,他最见不得这种情形。
  “嘿嘿!我要是说他是个杀猪的你信吗?”
  “滚!马不停蹄的滚!从他那淡定的眼神里,我就看出他不是一般人。杀猪的满身戾气,而他是满身煞气!”
  苟建国点点头,“嗯,他是上过战场的人。前些年打仗,那可是个风云人物。有名的神枪手不说,据说还救过他们团长的命。他手上的刀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敌人的刺刀刺向了团长,被他一把抓住。鲜血呲呲的往外流,把敌人直接吓尿了。”
  苟旦似乎在脑补着当时的情况,“救过那么大的领导,应该是很大的功劳。为何在这里开了这个小卖部?那个团长怎么也得提携提携他吧!”
  苟建国喝了一杯酒,“唉!命啊!那位团长是该当有一劫啊,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他的功劳就此埋没。原本是数一数二的神枪手,由于手上拉了那么一下,枪都端不稳了。就这么废了被调到了后勤部队!据说是后来的这位团长对他有成见,故意为之!唉!人啊!”
  “真是人生本是传奇,却变得如此狗蛋!唉!”苟旦刚想让苟建国继续说下去,抬头却看见苟建国坐在趴在桌子上,呼呼地睡着了!
  “唉!和你喝酒真没意思!沾酒就醉!”
  苟旦将苟建国扶到床上睡下。
  自己慢慢喝着酒,品味着别人的人生。
  ……
  第二天一大早,苟旦首先去了趟医院。
  看到周云山似乎是刚晨练回来,鞋子上还沾着一些雪。
  “周叔刚才出去了?”
  周云山抬头看见苟旦,“哦!你来了!出去溜达了溜达。一晚上就下了这点雪,弄得地上湿湿的,路有点滑,我就回来了!”
  “昨天我在想,老贾的事我们是不是应该报警?还是怎么?”
  “先不急着报警。一旦报了警,老贾肯定被看护起来,到时候我们再见他可就难了!再说,谁能保证这公安局就没有谢应德的眼线?”
  苟旦点了点头,“也是!那我今天去山上看看情况!”
  周云山愣了一下,“有什么好看的,他又跑不了!”
  但是苟旦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告别了周云山,来到了山上。
  昨夜的小雪,将整座山峰都盖上了一层濛濛的白色。一阵风吹过,书上的积雪,洋洋洒洒的飞舞着,晶莹剔透的雪飘洒下来,让人躲闪不及。山路上的雪早已经化了,像一条丝带挂在山间。
  “苟旦来了!”李一静远远的就看见了苟旦的身影。
  “就你眼快!”苟旦抖了抖身上的雪花。
  “是不是嘴馋了?今天可没有兔子吃!”李静听见声音从木屋里出来。
  “好吧!没有一会我自己去抓!”说着苟旦就进了屋子,“我来看一眼老贾。”
  李静带着苟旦去了二楼。
  房间的门虚掩着,李静轻轻敲了敲,这只是出于礼貌,告诉老贾有人进来了。
  推门进去,老贾似乎还没有醒,一动不动。
  苟旦慢慢靠近,直到看到了老贾圆睁的双眼。
  苟旦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爬到老贾的身边,摸了摸,发现早已凉透。
  苟旦呆呆的坐在地上,“是不是我害了他?”
  李静蹲下来,安慰着苟旦,“不该你的事!这对他来说也是个解脱不是吗?”
  苟旦慢慢站起身,“这肯定是他杀,看样子似乎是被勒死的!”
  李静点点头,“可是又会是谁杀了他呢?”
  “这个老贾,可是个关键人物。能威胁到一些人的命运,和前途。自然对他下手的人不少!”
  李静也听不懂这其中的是非,“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报警!”苟旦斩钉截铁的说道,“爷爷呢?”
  “不知道啊,一大早就没看见他!”李静回答。
  山上没有连电都没有通,更不用说电话什么的。苟旦只能步行下山去报警。李静他们在山上看护好现场。
  ……
  张景山正在给警员们训话。
  苟旦匆匆忙忙的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出……出……出……”
  “哎呀!你出出什么啊!”一旁的警员着急了。
  “出人命了!”
  张景山赶忙过来,“咋了?在哪?”
  “古云山上,老贾,贾志龙被人杀死了!”苟旦尽力平复着呼吸。
  “老贾?就是毛巾厂那个?不是回南方了吗?”张景山一听很惊讶。
  “就是他!所有人都说他回南方了,可是我看见他在山上一座木屋里被挑断了脚筋手筋,连舌头都割掉了。这还不算完,最后又被人活活勒死了!”
  “这么恶劣的事件!走出警!”
  张景山发动起了他们的吉普车,带着人,一路开向了古云山。
  现场马上被封锁了,其实这荒郊野岭的也没什么人。
  警察在里面查勘取证。
  还有几个在外边询问李静姐妹三人。
  勘察完毕,警察带着老贾的尸体带离开了。
  ……
  姐妹三人惊恐万分,没想到在她们身边,一个人居然被悄悄地弄死了。
  “我想这里你们也待不下去了吧!跟我下山去吧!”没有看到爷爷的身影,苟旦看着抱作一团的姐妹三人,真是有点可怜。
  姐妹三人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东西,并给爷爷留了一封书信,防止他回来找不到人着急。
  姐妹三人跟随苟旦一同下山去了。
  苟建国依旧在睡觉,昨天的残局没有收拾,今早醒来苟建国觉得肚子里没东西,就吃了几口剩菜,顺带着又喝了几口小酒,就又睡了一天。
  苟旦将他叫醒。
  苟建国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几个人,“喔哦!三个大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