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先婚厚宠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大结局

第七百八十一章 大结局

第781章大结局
  
  “没事,就是想哥哥了,他也就只回来这两天,马上就又要走了。”晴儿做了决定后反而平静了很多,她再赌,赌时间也赌一些未知的将来,她不怕输,就怕像这样下去把自己仅有的一点信心也耗没了。
  “陆宇浩,你先松开。”萌萌红着脸看着拉着自己手就没放开过的人,有些恼怒的叫道。
  “你保证不跑,我就松开。”陆宇浩先把话说在前头,就怕她一个不好意思又跑了,自己不就是亲了她一下嘛,再说这是宣示主权最有效的办法,要不她那个脑子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啊。
  “我能跑哪去啊?”萌萌都急的快哭了,长这么大还没跟一个男孩子离的这么近过,而且刚才那是自己的初吻啊,就那么不了,能不着急嘛。
  “你别哭啊,松了松了。”陆宇浩一看她红了眼眶就有些急了,自己也不是想惹她哭的啊,只是跟她怎么说她都是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这不也是着急了嘛。
  “谁哭了。”萌萌不服气的说道。
  她只是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呆子。
  “不是,要是在不跟你说清楚,就没机会了,你那么笨,要是被别人骗走了怎么办?”陆宇浩看着脸红红的萌萌心里别提多美了。
  “你要走了?”萌萌一下子就白了脸,这人就是个骗子,才刚亲了自己马上就要出国了,既然是这样干嘛要招惹自己啊。
  “是,不过就两年,两年以后我一定回来。”陆宇浩一下子也急了,他不怕这,所以才想方设法的把人带回家来,就是想让她安心,没想到还是不行。
  “你要是敢在外面找,我一定让我哥拆了你。”萌萌憋了半天就说出来这么一句,可把陆宇浩给乐死了。
  只是两人都没想到,那个有可能会成为武力值的人,两人竟是在异国家乡遇上了,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对方都只是知道一个在国内有一个小女友,一个在国内有一个小妹妹,只是从未在对方面前提过名字,等真正的三人两年后在国内的机场碰上后,简直是一场灾难。
  这边一对皆大欢喜,另外一对就惨了,等司空弦反应过来的时候,晴儿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她是带着失望走的,自己一个星期没上学,跟学校也办了休学,这一切司空弦都不知道,他只是每天在忙完公事后给她打一个电话,说一些关心的话,自己的不对劲他丝毫没有发现。
  “大哥,晴儿跟你在一起对不对?”司空弦实在是没办法了,去陆家根本连门都进不了,陆家的人都不愿意见他,在父亲的陪同下才算是进了陆家的门,得到的消息却是晴儿出国了,支了哪里是一句都不愿意多说。
  “对不住了,当初说的话,弦儿没能做到,不过希望你们看在这么多年的交情上,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司空镜也觉得是司空弦的问题,一早就提醒过他了,事业惟后可以再做,时间还长着了,不能老是这样把工作放在第一位。
  可是他不听,总是觉得晴儿还小,他还有时间,想在她准备好的时候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陪她,心意是好的,可是现在弄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是我们不愿意说,而是晴儿是跟着果果一起走的,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江可心看着满身疲惫的司空弦多少还是有一些不忍心。
  可是她这里是一点不能心软,若是她一心软,那老公那里只会越来越严重,他本来就因为女儿住校的事对司空弦心有不满,再加上现在一走,离他越来越远,心里的火就更重了,她先端着,两个小的想通了以后还好过关一些。
  司空弦一听这话,就一抬脚冲出了陆家。
  等司空镜道完谢出来之后哪里还看得到他的影子。
  “儿子呢?”苏涵曦看着丈夫一个人回来,不禁有些着急的问道。
  这小子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这晴儿肯定是跟着果果一起走了,就算是着急也没用啊,要是果果不愿意说,他们就算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的。
  “去找果果了,还真让你说着了,晴儿跟他走了,陆家也不知道他把人带到哪去了,这下儿子真的可以认认真真的忙工作了。”司空镜不好气的说道。
  一早就跟他说了不听,现在好了,老婆弄没了,看他还有没有心思去工作。
  真是不知道这儿子是怎么长的,小的时候到是很会打算,怎么越大越弄不清楚事情的重点了。
  “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要不是你,能成这样?”苏涵曦一直没忘记他当初说的那一句话,现在陆家还真是果果说了算,关键这又是个护短的,儿子这情路还真是不好说。
  “算了,你还是别掺和了,他心里有数,要我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现在把一切都弄明白了,结婚以后好好过日子就好了,孩子都还小,慢慢来吧。”司空镜跟果果到是一样的看法,只是现在这话他是说不得了,儿子一双通红的眼睛都能吃人了。
  英国,宇文墨刚刚结束一整天的会议,看到门外的人后,先把人迎了进来。
  “来的还挺快,还算是有救。”看了看双眼布满血丝的司空弦后淡淡的说道。
  “晴儿了?”司空弦现在没心思跟他说这些,只是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看。
  “要不要听我的故事?”宇文墨也不着急,只是给自己和司空弦一人倒了一杯红酒后示意他坐在沙发上。
  司空弦很不想坐下来,他只想知道晴儿现在在哪里,可是他心里清楚,若是不过一关的话,自己就是怎么找也是找不到人的。
  “说完了就告诉我晴儿的位置?”司空弦开始谈条件,宇文墨只是挑了挑眉,司空弦就算是他已经答应了。
  “三年前的我跟你现在是一样的想法,总觉得等自己足够的强大后,就可以给心爱的人以好的保障,我们是在一次我受伤后无意中结识的,她算是救了我,我当时的情况是不允许进医院的,她还只是个实习护士,手法都不熟练,可还是一边发着抖一边给我处理伤口,我们慢慢的越来越熟悉,但是最多的都是我受伤,然后她治伤,手法越来越熟练,我也习惯了一受伤就往她那跑,后面的你都猜得到,我们在一起快两年,在我越来越好的时候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世界有多大,一个人若是想要藏起来,就有的是办法让你找不到她,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她带来危险最多的时候她没有离开我,可是却是受不了我不永无止境的忙碌,她选择了离开。”他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像是在陈述别人的事情一样的说出了这么些年的压在他心里的秘密。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待在这里吗?我是怕她有一天突然回来了,却找不到我了。”声音里终是有了一丝紧崩。
  司空弦却是在听完这些后一下子摊到在了沙发上,这几天崩的太紧了,这么一下子还真的有些受不住。
  “你回去吧,她想通了自然就回去了,我也只是给她提供了到这里的飞机票,至于她现在在哪里我可以把位置提供给你,这个东西给你,心后就由你来守护她吧。”伸手把手里的追踪器给了司空弦。
  “谢谢大哥,我明白了。”司空弦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觉得心疼的有些透不气来。
  陆宇晴其实并未走远,甚至两个人还在英国的机场擦身而过,她先出去散了散心后,就回来在哥哥安排好的学校上学,时间是最好的良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也越来越明白两人之间的问题在哪里。
  终于在自己二十一岁生日的晚上播通了司空弦的手机。
  “喂,晴儿,生日快乐。”司空弦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对面的人说话,看着自己不知道播了多少次的电话号码,终是把自己率先说了话。
  只是那边很快就传来一压抑的抽泣声。
  “晴儿,别哭,站在那儿别动,我马上就来。”司空弦还是一样听不得她的哭声,很快就慌了神,忘了自己是悄悄的来看她的。
  等他到她身边的时候,小姑娘正蹲在路边哭的伤心了。
  一把把人拉起来抱在自己怀里,这两年空着的心总算是落在了实处。
  两人经历了这么一次总算是和好了,接下来的日子恨不得天天粘在一起,好在她也要马上就毕业了,两人约定等一毕业就结婚。
  而萌萌那里,两年的约定也到了,这两年自己到是最常出现在江可心身边的人,两人的关系到是处的跟母女一样。
  机场,萌萌正穿的跟个棉花包似的在出站口处等着人。
  只是接下来出现的两个人,让她恨不得马上就能从这世界上消失了。
  “小呆萌,你不是说没时间来接哥的嘛,是不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只是嘴里的话终结在被好友一把抱住妹妹后的动作里。
  陆宇浩抱着怀里快疆了的人终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再加上背后不容忽视的眼神,不得不转身过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她就是你的女朋友?”萌萌哥哥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是你妹妹?”陆宇浩也是同一时间的问出了口。
  “你就等着爸妈收拾你吧,瞒的到是挺紧的。”哥哥颇有些不是滋味的说道。
  其实他心里是满意的,只是这种感觉总归是有些说不上来,本来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妹妹一下子就成了别人的,这种落差还是有些不太能接受。
  “爸妈已经在这里了,而且已经知道了。”萌萌小声的说道。
  这下哥哥更难受了,感情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我一只以为你们两个是因为这个才认识的啊。”萌萌有些无辜的说道,她看到过两个传回来的照片,自然的就以为两人已经说清楚了,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怎么,你对我不满意?”陆宇浩不满意萌萌被吓成这个样子,看着好友挑眉说道。
  “这不一样好不好,你不是也有一个妹妹,不能换位思考一下?”萌萌哥哥很快就堵了回来,这一下子陆宇浩到是没话说了。
  但总的来说两家人有见面还是很和协的,只是最后因为服务员的不小心,把一杯热水泼在了正要起身的宇文墨身上。
  “妈,真的没事,不用这么小心,水一点都不烫。”宇文墨有些无奈的看着非得把自己往小区门诊带的老妈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没事,没看到已经红了吗?”江可心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把人往门诊拖。
  这女儿的婚事也定下来了,司空家的小子这些年了变化他们也都看在眼里,有了自己的处处发难,女儿奴的老公也不好在多说什么,总算是把这一关过了。
  小儿子今天也会了亲家,剩下的就是定日子了,也等萌萌一毕业马上就可以结婚了,只是这两个孩子都说要在等等,她想想也是,两个人虽说是感情很好,但是毕竟一年里见面的日子有限,多相处相处也是好的。
  不管怎么说都算是有着落了,可是就是这个大儿子,始终是没动静,自己提的相亲也不当回事,一提这事就出国,一去就是好长时间不回来。
  自己这段时间好不容易相中了一个,再不趁着机会把人拖过来看一看,等着他自己主动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只是眼看着到门口了,却是怎么拖都拖不动了,扭身一看儿子黑着脸,浑身都是怒火,有些不明所以的把手就放开了,心想着也不对啊,以前就算是把他骗过去相样,也没见他这个样子,该有的礼数也都是周全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越想越不对,正想问的时候,就看到自己一向是淡定的儿子一阵风似的就跑出去了。
  “安然,给我站住。”
  江可心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爆走的儿子,一时有些愣住了。
  她也是前些日子感冒了来这里打针遇着的安然,觉得很合自己的眼缘,几天打交道下来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她,知道她也在国外待几年,而且还离自己的大儿的特别的近,就想着两人也许有共同话题,就想着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儿子,怎么也没想到两人竟是认识的。
  江可心有些茫然了回了家,等把事情说了个大概后,很快就从司空弦那里得到了比较完整的版本。
  “你这么说大哥的私事,不怕他事后找你算账?”晴儿有些担心的说道。
  大哥发起火来他可是拦不住的,她现在不禁有些为未来的嫂子担心,敢躲着大哥这么多年,还待在离大哥这么近的地方,简直是有挑战大哥的耐心,胆子也真够大的。
  “没事,这是当初他自己告诉我的,说的时候可没说不能往外说,再说这里坐的也都不是外人。”司空弦可是还在记当时自己一下子被他功了心的仇,白白浪费了他跟晴儿两年的时间,让自己受尽了相思之苦。
  一直等到下午了也没把人等回来,江可心不禁有些坐不住了。
  “儿子,晚上回来吃饭吗?”电话接通后,江可心就赶紧的开口问道。
  “伯母您好,他这会儿睡着了,我们一会儿就回来。”安然看着非得让自己接电话的宇文墨在心里替自己抹了一把眼泪。
  到了晚上,陆家院子里灯火通明,看着一大家子的人围坐在一起,江可以靠在陆谨言的怀里终于觉得幸福一直在离自己如此近的地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