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修真极恶魔头 > 第十八章 血色试炼 九

第十八章 血色试炼 九


  等了大概一个时辰,终于轮到了韩林。
  他一直在注意观察,发现果真如那灵兽山弟子所言。
  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每个人进去只能待一刻钟左右。
  这通天殿诡秘无比。虽然没有门板,大敞开着。但是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情形。无论如何使用灵目,都只能看到一层震荡着的灰土色灵力屏障。
  如果有人在里面,灵力屏障则会变成深灰色。
  “快进去啊。还看什么……”后面便有不耐烦的人催促道。
  韩林便踏步进了去。灵力屏障一阵激荡。没有丝毫阻力,他就成功地进入了大殿。
  眼前景色一变,比外界那昏昏沉沉的环境,不知道亮了多少倍。
  一下子闪得他眼睛都有些受不了。
  下意识闭上了眼。
  他又马上运用灵力睁开。
  背后吓出一阵冷汗,暗暗心惊道:“以后要是再有传送什么的,一定要先使灵力护住眼睛。不然光亮突变,一时间眼盲,遭了偷袭,那可就惨了。”
  等到彻底适应了新环境,这才开始环视大殿。
  韩林第一反应就是,房间不大,和外面看着差不多。内壁也是同样的材料,乌漆麻黑,光滑透亮。
  大殿里就正中间有一个莲花台,由一整块巨大的水晶柱雕刻而成。周身刻满了奇怪的符文。它立在此处,无论怎么使劲拖拽,都纹丝不动,也无法收进储物袋。上面放着一枚玉简和一颗丹药。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房间没有任何光源,却亮得和白天一样。
  韩林感到困惑。明明这个房间空无一物,破破烂烂的。可依旧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韩林走上前,看着大大方方摆在莲花台上的两样物件。
  玉简材质特别。以韩林的见识,自然分辨不出用的何种材料。
  旁边的丹药漂浮在空中,除了散发着清光外,普通至极。以韩林的见识,当然还是分辨不出来是何种丹药。
  “额。如果真的要说的话,感觉有点像是凡间杂耍推销的大力丸……”
  韩林完全无法对这个普通到这种地步的丹药,再额外做出其他描述了。仿佛任何试图想要阐述这件东西的想法都会失败——最好最好的情况,就是演变成不伦不类的相似物品,比如大力丸……
  韩林第一反应就是拿起玉简。却发现根本就拿不动。无论他如何用力,只会感觉到玉简和整个大殿已经连成一体。
  “也是。要是可以带走,前面的人早就拿走了!”他摇了摇头,为自己天真念头感到可笑。
  他还没发现,现在的他,已经彻底忘记了思考,满脑子都是这两样宝贝。
  其实无论是谁,只要第一时间看到这颗丹药,都会不知不觉想要占有。
  这丹药是一种接近于道的存在。玄而又玄。没有修士能抵抗这种可以直接探索道的机会。
  修为越低反而所受的影响越小。
  韩林不受控制地伸出手,在没有做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便去抓那丹药。
  触手可及的是一颗滚烫的丹药。
  然后,什么都没发生。
  他轻松自如地把这颗丹药握在了手里面。
  没有电闪雷鸣,也没有烈火焚身。
  一切水到渠成。
  非常平静,一如以往。就如同风吹过,人呼吸,万物生长。
  韩林能清楚地感觉到,伸手抓到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圆圆的东西。
  和玉简那种完全和大殿融为一体,任谁都拿不走的感觉不一样。这丹药轻飘飘的,无根无萍,还很脆弱。圆乎乎的,火热滚烫,似乎用力一捏就碎。
  不仅是韩林,任何人握到这宝贝的第一个想法,肯定都是:“有戏!难道这宝物和我有缘,能被我取走?”
  韩林试着收回手。
  那种握紧实的触感瞬间消失。
  摊开,手掌里空空如也,哪里有丹药的影子。
  他朝台子望去,发现这丹药还飘在原地。
  “奇怪了。这丹药明明可以被握在手里呀。可一旦想要拿走,那丹药似乎又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韩林不信邪,又试了好几次。
  这种想拿又拿不走的感觉像潮水一般,来得快也去得快。特别怪异,难以形容。仿佛实打实地抓到的丹药,又是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
  见着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他才恋恋不舍地停了手。
  他看了一眼自己空着的双手,又看了一眼极为普通的玉简和丹药。才猛地回过神来。如同大夏天头顶被浇了一盆冷水。
  他神志倏忽清醒过来,心里弥漫着挥之不去的恐惧感。
  一时间杂念丛生。
  他喃喃自语道:“自己怎么什么都没想,脑海空荡荡的。就这样直勾勾傻乎乎地去抓这丹药。就如同着了魔一般。”
  这可不是他韩林小心谨慎的做事风格呀。
  他终于意识到了这丹药的邪门。
  他再三检查,真正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才把灵识探入到玉简之中。
  “这是?额……这是什么?”
  玉简内容倒是不多,更是如炼制通天殿的手法一般,简单粗暴。
  直接开门介绍说,这颗不起眼的丹药,名字叫做“后悔药”。
  “此物,便是老夫亲自炼制的立道境宝,后悔药!”
  “老夫一直在想,为什么世上没有后悔药呢,是贼老天想要我们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吗?可我辈修士,与天斗,与地斗。老子通天大圣王,从未服输过!哪怕是面对这个贼老天!它就从来没叫我好过!”
  “所有人都说,世上绝无后悔药。老夫走遍了十域九洲,也确确实实没寻到后悔药。可这世界无奇不有,为什么不能有后悔药呢?凭什么世间就没有后悔药呢?很多人都说老夫练功练疯了,走火入魔了,魔怔了。可老子知道,老子没错!”
  “这个世界很大,也很精彩。更有很多种人。有的人软弱,有的人坚强。有的人得过且过,有的人天生大志。其中有一种很特别的人,当他认准了的事情,就算是全世界,也阻挡不了他。我通天大圣王,就是这样的人!没有谁可以阻挡我,这狗屁天道更不可能!”
  “喏,事实证明,老子才是对的!哈哈哈!他们全都错了!就老子一个人对了!老夫这不是,成功炼制出了后悔药吗?”
  看到这里,韩林目光灼热地盯着这颗丹药。
  它依旧漂浮在半空中,普普通通。
  外观看不出一点奇特之处。
  可是。是的。
  它就是,后悔药。
  和它的名字一样,就是货真价实、的的确确的后悔药。
  就是凡人孩童都知道的,“世上没有后悔药”的那个后悔药!
  韩林呼吸都变得厚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