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虚圈之主 > 第五十九章 龌蹉行径

第五十九章 龌蹉行径

    一头凶兽猛虎驮着一个小萝莉正在万云山中悠闲的走着,身后还跟着一头骏马。
  
      赫连含芙这一人二兽的踏青画面显得尤其清奇。
  
      “大力,那大块头对你怎么样?”赫连含芙双手揪住虎大力的双耳,当做是缰绳,骑虎的模样煞是威风凛凛。
  
      “主人他对我不错,甚至还拿了不少灵药给我吃,我还以为人类全是肮脏可耻的小人呢,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多好人”
  
      “是嘛,大块头那天可凶了,差点把我杀了,太可恶了”赫连含芙愤愤的说道,一想起当初盖可用陨落星辰拳砸到她身上时的画面,身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那股痛彻心扉的感觉,她可是至今仍铭记于心呢。
  
      “对了,大主人他对领主大人你怎么样?”虎大力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赫连含芙得意一笑,“爸爸他对我可好了,我想要什么他就给我什么,而且他还说要帮我化龙呢”
  
      “你想啊,我修炼了九百多年了,但是体内的龙脉却是一直没有激活,想要化龙可是难比登天,但爸爸他却说能帮我化龙,可见他有多么的疼我”
  
      赫连含芙对林魇可是极其满意,本以为签了奴兽契约之后,林魇会尽情的鞭笞她,使唤她,但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疼她。
  
      当初川山大森那几个老家伙还说人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人类对玄兽释放出善意,那必然是有所图,可是,她现在都已经是林魇奴兽,她还有什么值得林魇图谋的?反倒是她从林魇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
  
      若是那几个老家伙敢当她的面说林魇的坏话,那她肯定会翻脸。
  
      “铁驴,大奶牛对你怎么样?”赫连含芙问道,她口中的大奶牛指的自然是爱尔普钠。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爱尔普钠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是怕失宠吗?还是因为这家伙当时对自己恶语相向的缘故?
  
      赫连含芙也有点搞不清楚,反正她对爱尔普钠没什么好感。
  
      陌铁驴默默的跟在身后,平静的应道:“主人对我很好”
  
      “哼,那大奶牛肯定心怀不轨,铁驴你可要小心一点,别让她把你卖了你还帮她数钱,大力,你也是”赫连含芙恶狠狠的说道。
  
      闻言,虎大力和陌铁驴皆是感到一阵无语,他们三个之中,就属赫连含芙对林魇的信任感最高,她居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若是真有人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话那个人肯定是他们这位傻乎乎的领主。
  
      在万云山中闲逛了近半个时辰,赫连含芙渐渐感到有些困乏了,可能是因为奴兽契约的关系吧,她很容易感到疲累,就如同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孩子。
  
      “大力,铁驴,我们回去吧”赫连含芙糯糯的说道。
  
      刚一说完,她便趴在虎大力的背上小憩了起来,甚至还发出了奶音十足的鼾声。
  
      虎大力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转身和陌铁驴一起朝着军营折回。
  
      来到一处林间平地时,虎大力和陌铁驴突然放缓了脚步,它们皆是感应到前方有数道气息颇强的存在。
  
      是人类,有一人的修为至少在灵元境以上。
  
      “铁驴,你说这些人鬼鬼祟祟的在这荒郊野外想干什么?”虎大力问道。
  
      “不知道,大主人的军队应该不可能来到这里,那几人应该是其他势力的武者,莫非是破岳宗的弟子?”陌铁驴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他们不会想使坏吧,我去看看”
  
      虎大力顿时化作人形,变成了一个彪形大汉,如此有利于他行动不被人发现,毕竟本体擎天雷翼虎实在太惹眼了。
  
      将睡着的赫连含芙放在陌铁驴的背上后,虎大力悄然朝着前方潜去。
  
      小溪旁,四名身着破岳宗道服的人正取出各种药草在调配着什么。
  
      “师兄,你说为何师叔不直接炼制毒药让我们投放在这小溪之中呢?”一人问道。
  
      “你傻啊,那么做会稀释掉药的毒性,届时被朝廷的军队喝入肚中就起不到瞬间毙命的效果,我们将这些药草融炼成半成品,以药纸包裹,等它漂流到他们取水之地时,药纸融水,里面的毒草彻底融合,那时毒性最大,入口便死,等他们察觉时,至少也有数百人死于毒下”那被唤作师兄的弟子解释道。
  
      “可我们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做这么狠毒的事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要遭人唾骂?”
  
      “师弟,你太年轻了,生死交战,谁管你手段狠毒不狠毒,能取得胜利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旁枝末节,若是我们破岳宗灭了朝廷,掌权木元国,届时谁敢对我们指指点点?史籍记载的从来都是胜利者所杜撰的历史”
  
      “师兄说的在理”
  
      “别说了,赶紧完事走人,若是被人发现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
  
      “诺”
  
      四人顿时加快了配制毒药的进度。
  
      腐肉草、三阴花、茎血根这一株株药草全都毒性十足,仅其中一样便足以毒死寻常武者了,更遑论如此之多的剧毒之物混合又加以精粹处理,这毒药的毒性几乎是能够达到见血封喉的夸张地步,甚至连灵元境武者多半也抵抗不了这股毒性。
  
      不过很可惜,破岳宗的小动作却是被虎大力给发现了。
  
      虎大力藏在一棵大树后方,将几人的对话给听了进去,他来的晚了些,没将对话听全,不过听到“毒性”这两个字便已是明白了一切。
  
      他最恨这种背后耍阴招的家伙,而且这群人所针对的还是他们这群人。
  
      当初他们被林魇的人用血淋淋的手段狠狠教训了一顿,不过他却是并没有心存恨意,正面交手,弱者死,这没什么好说的,若是林魇他们在战斗中耍了阴险卑鄙的手段,那他虎大力就算是死也不可能成为盖可的坐骑。
  
      不过当时林魇他们可是光明正大的用强悍的实力击败他们的,所以他才会心甘情愿的成为盖可的坐骑。
  
      他佩服强者,尊敬强者,对于他而言,败在强者手下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反倒是他的主人以自身的强大赢得了他的尊重。
  
      现在,破岳宗这群卑鄙的小人居然敢在暗中下毒,要是让他们得逞,那么军队必然损失惨重,这毒药甚至可能会伤到了他的主人和大主人。
  
      不可饶恕,绝对不可饶恕!
  
      人类果然多龌蹉小人啊!
  
      只见一道雷电闪过,变回本体擎天雷翼虎的虎大力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了破岳宗四人的面前,吓的四人差点掉落溪中。
  
      “快跑”那名师兄立即提醒道。
  
      然而,四级玄兽的强大威压震慑的他们根本动弹不得,逃?那是不可能的。
  
      虎大力张开虎口,直接咬下了其中三人的头颅。
  
      实力最强的那位师兄却是被他留了下来,虎大力准备将其带回军营,以便从这人口中拷问出一些有用的情报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