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沙漠帝皇 > 第八十三章 开车虽好,可不要飙车哦

第八十三章 开车虽好,可不要飙车哦


  “虽然已经派出了搜查队,但是却发现了外部的组织,毫无疑问,他们是在觊觎以高出外部二三十年的科技水平的学园都市制造出的高性能电脑。”
  扭转方向盘,再次飘移之后,土御门园春继续说道:
  “而且,树形图设计者中保存着许多机密的资料,别说是日本这个国家的部队,就算是出现了美国、俄罗斯、英国、zhong国之类的国家的部队也不是不可能的。”
  土御门园春冷静地诉说着现状:
  “学园都市内部也有一群人勾结了外部的势力,不然树形图设计者被击落的事情,可没有那么快被人知道啊喵。”
  “那些势力聚集的时间很明显不是在发现树形图设计者落在学园都市之后,而是在学园都市发现树形图设计者失去联络,并且根据学园都市上方的监视卫星的监控,才得到树形图设计者已经落在学园都市附近的这个消息之后不久,就已经聚集起来了喵。”
  “那么,我们现在要赶往学园都市之外?”
  秦人询问道。
  “不,落在学园都市附近的卫星残骸搜寻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只有还漂浮在太空中的卫星残骸。学园都市方面派遣的搜查队已经找到了卫星的残骸,并且即将在半个小时之后进入到学园都市,我们现在的行动,是赶往卫星残骸运输车的运输路线,在运输过程之中提供保护,并且揪出藏在学园都市的、给外部势力提供情报的间谍或者背叛了学园都市的背叛者,真是愚蠢,学园都市早就清楚间谍的存在了喵。”
  土御门园春在说道间谍时,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就连语气也同样毫无起伏,就仿佛自己根本不是什么间谍一般。
  而秦人对于她这一番淡定地以第三者视角诉说间谍时的表情,也是极为佩服。
  说实在的,他还真的想要跟对方学习一下这种演技。
  “也就是说——”秦人靠在座椅上,将自己的语气声线维持平和淡然,“我们就是作为后手的保护?如果没有间谍或者其他势力出现,我们只是看着?”
  “那当然。”
  土御门园春突然转动方向盘,躲过一辆迎面驶来的汽车,在对方叫骂声之中踩下油门,加起速来:
  “但是,不出现抢夺卫星残骸的人是不可能的喵。”
  “学园都市高层,这次要尽可能多地揪出间谍和背叛势力,为此,他们还特意将警备员的布置泄露了出去喵。”
  “在掌握了那么多的情报之下,那些人还不动手,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高速行驶的汽车中,土御门的声音传到了秦人耳中。
  “还真是阴险呐,引君入瓮什么的。”
  这群老阴比。
  ......
  学园都市的西部。
  “这里是第十七学区,很宽广吧喵?”
  停下了车的土御门园春,对着身边的秦人说道。
  而秦人现在只是捂着脑袋,一脸萎靡。
  这个时候,他也没心情去管什么气势值了。
  这个疯婆子,竟然以时速两百迈,也就是超过三百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开车!!!
  我里个去!他终于理解本山大叔的小品里“不是开得太快,而是飞得太低”这句话的意思了。
  “嘛嘛~”土御门园春满脸笑容,没心没肺地笑出声来,“为了在二十分钟赶到这里,必须要开快点啊。”
  “我认为你还是想想之后应该怎么应付罚单吧。”
  在市区内以时速三百公里的速度开车,他都觉得自己的复活甲可能会在这里第一次生效了。
  这比过山车和跳楼机还要惊险啊。
  不不不,在现在他能够依靠沙子飞行的情况下,坐过山车和跳楼机还没这个惊险。
  而听到了秦人的这句话,土御门园春那秀丽白皙的面容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别忘了我们是谁,闯红灯和超速,只要不出事就没问题啊喵。”
  很有问题,无论是闯红灯还是超速,都很危险,你倒是为其他人想想啊。
  在前世,秦人就好几次差点被闯红灯超速的车子撞到。
  算了,现在重要的事情是关于卫星残骸的运输。
  “还有多少时间,运输车会来到这里?”
  看了一眼已经降到15%的气势值,秦人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插进兜里,恢复了平时的状态。
  然后,手臂一抬,流沙卷动着尘土,形成了风沙。
  随后,太阳圆盘浮漂浮在倒立的黄沙金字塔之上,恕瑞玛传承的黄沙之塔拔地而起。
  而旁边的土御门园春,在秦人抬起手的时候,便将精神集中在秦人的一举一动之上。
  全程都在感应的土御门,完全没有从刚才秦人的举动上,感受到任何的术式应有的魔力。
  想要塑造这样的....塔?应该是需要繁杂的术式才行的。
  如果是魔法的话,从面上来看,这个术式是绝对的土属性,这种奇怪的纹路,按照风格来看,应该是和埃及有关。
  塔的底座毫无疑问是倒置的金字塔,而那个拥有奇妙纹路的圆盘,有可能是提取了巴比伦空中花园的概念,亦或者是埃及神话中太阳神荷鲁斯头上的日盘,也有可能是罗马系神话中的太阳神福波斯的符号,之前伊兹尔弄出的那些士兵的形态,很像是罗马士兵的装扮。
  但是,本身以沙土塑造士兵的概念....在罗马系的神话中并没有,有可能是zhong国的古代皇帝陪葬的兵马俑概念,但更有可能是埃及神话中,人们相信被做成木乃伊的法老有一天会重归的神话.......
  还有那奇怪的纹路,虽然没有现存的样式,但是和埃及的魔法术式更加接近.....
  综合来说,更像是提取了各种埃及神话的概念糅合在一起....
  如果是术式的话,作为假想敌,解决问题的对象就是可能参照了“法老”概念的施术者本人。
  但是......
  土御门园春疑惑的视线从墨镜中透出,射向了秦人与他身边的黄沙之塔。
  这决然不是术式,虽然她并不精通西洋魔术,但是在英国必要之恶教会呆着的那段时间,各地的、基本的魔术知识她还是知晓了不少的。
  这做塔和那个奇怪的圆盘和埃及有关系是肯定的,但并不是魔法。
  伊兹尔,只是个原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