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世界从天下第一开始 > 第二百五十二章拜月教主~亡!

第二百五十二章拜月教主~亡!

    “轰~~~”
  
      烈焰焚天,无比炙热的始火瞬息之间将拜月灼烧殆尽。
  
      “五行,出!”
  
      项凡尘右掌向天,五道无比耀眼的五色光芒冲天而起,迅速四散开来。
  
      五道光耀乃是项凡尘掌中世界五行法则的具现。
  
      五道法则的虽然不如仙剑*世界完善,但是以项凡尘的主动祭出,用以短暂镇压片刻却是不成问题。
  
      “水行法则~剥离!”
  
      无尽粼光自四面八方快速汇聚而来,一道淡蓝色的法则缓缓凝聚而出。
  
      法则之下,拜月的身影借助水道之力正在快速恢复。
  
      “五行轮转!”
  
      项凡尘以掌中世界水行法则暂时替代仙剑世界水行法则运转,然后以其他四行克制水行法则。
  
      “吞天魔功,给我吞!”
  
      水道法则被压制,项凡尘吞天魔功全开,要把拜月从水行法则中给撸出来。
  
      若说水行法则是一条巨蛇,那么拜月和水魔兽就是寄生巨蛇体内的肿瘤,以汲取水行法则不灭。
  
      一旦他们被撸了出来,失去了乃以生存的土壤,项凡尘消灭他们不过是复掌之间。
  
      “不好!”
  
      刚刚复活完成的拜月显然也发现了不妥,融合水魔兽的他很轻易的发现了项凡尘的动作。
  
      智慧如他很快猜到了项凡尘的想法,只是他未曾想到对方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程度,还有着一个世界的法则做后盾。
  
      “不,我还有希望!”
  
      在引用水行法则对抗的过程之中,他也发现了项凡尘法则之力并不完善的缺陷。
  
      不完善的力量势必不能像原来的法则一样运转如意,这种替换必定无法长久。只要出错,原本的法则就会替换回来,届时自己依旧万劫不灭。
  
      “教主,这局我赢了,一道法则终究不是四道法则的敌手。”
  
      说着,项凡尘周身四行力量暴涨,然后又一道雷系快速涌入,将本身就不完美的平衡快速打破。
  
      五行力量有六股不是常识吗?
  
      雷系力量的加入让已经倾斜的胜利天平急剧倾斜,毕竟雷灵珠才是项凡尘获得的第一颗灵珠,雷系也是他相对而言比较完善的法则。
  
      “咳咳!”
  
      拉锯战中,拜月终究输了。
  
      水系法则加持越来越弱,拜月脸色渐变,嘴角不住的有鲜血溢出。
  
      在吞天魔功的吞噬下,水行法则已经入不敷出,拜月的生机快速消散,容颜也快速苍老。
  
      “项公子,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拜月虚弱的声音响起,他的生机已经走到尽头,生命的烛火熄灭尽在咫尺。
  
      “教主请说!”
  
      两人并不存在道则上的冲突,一定意义上来说,两者是一类人,只能说,利益不同,不相与谋。
  
      “可否将我躯体的余烬交给南诏的石长老!”
  
      之前死在吞天魔功之下一次,他知道这种状态死亡不会留下躯体,只留些许残灰。
  
      “……”
  
      杀人儿子还要将骨灰交到别人手里?仇恨也不是这么拉的吧?
  
      “好!”
  
      项凡尘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决定回头把这件事交给李逍遥去做,世界之子气运无敌,石长老应该不会把他怎么样,最多打断三条腿,小问题。
  
      “多谢!”
  
      拜月眼里的光芒渐渐消散,没有一丝神采,他的手伸向南诏的方向,最后无力的坠下,整个人化为灰烬。
  
      。。。。。。
  
      湖边。
  
      湖水已经落下,留下一片狼藉的岸堤,湖面已经平静下来。
  
      项凡尘气息收敛,五行之力重新收回掌中世界,缓缓落下。
  
      “道友。”*2
  
      “项大哥!”
  
      “前辈!”
  
      “多谢两位道友还有两位小朋友!”项凡尘感谢道。
  
      这次的四颗灵珠李逍遥和林月如也帮忙寻来两颗,还有剑圣帮忙牵制复活的拜月。
  
      剑圣:“道友客气!”
  
      酒剑仙:“谢就不必了,听说南诏有不少好酒,道友请我喝几顿就好。”
  
      没了拜月,南诏应该会很快平静下来,至少阿奴和旻渊清的安全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多亏了项大哥救了罗刹鬼婆,能帮到项大哥就好。”
  
      李逍遥拍拍胸口,一副豪气干云的模样,表示自己虽然是个混混,但是不缺恩义。
  
      林月如:“……”
  
      你们把话都说完了,我说啥?而且我和他好像不熟啊。
  
      “逍遥,这里面是拜月是骨灰,回头帮我把他交给南诏的石长老,我给你介绍一个可爱的妹子。”
  
      项凡尘以土系法则做了一个骨灰坛,将拜月的余烬汇聚在一起,交给了李逍遥。
  
      “真的?咳咳……那什么,我对可爱的女孩子没什么兴趣。”
  
      听到可爱的妹子李逍遥眼神一亮,但是感觉到背后袭来的阵阵凉意,他赶紧改口。
  
      恶女的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了,还好自己武艺超群,能稳压她一头。
  
      “嘿嘿,逍遥你别装了,余杭的两个姑凉可是依旧对你念念不忘的啊。”
  
      项凡尘一把揽住李逍遥,和他勾肩搭背。
  
      李逍遥:“……”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李逍遥无语凌噎,他很想来个否认三连,但是自己之前确实撩了挺多妹子的,爱妾不少来着。
  
      眼见林月如眼里火焰升腾,气压越来越低,李逍遥赶紧缩了缩肩膀,意图拉开和项凡尘的距离却:“项大哥,你别闹!”
  
      项凡尘一把抓住李逍遥:“逍遥,你变了,以前你最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了。”
  
      “你说你对可爱的女孩子没兴趣?咦?难不成?”
  
      项凡尘放开李逍遥,然后退后了两步,还在衣服上蹭了蹭手。
  
      剑圣:【为什么我一把年纪了还要在这听你们说这个。】
  
      李逍遥:【混蛋,别给我造谣啊,为什么我会认识这么不靠谱的前辈!】
  
      林月如:【死臭蛋,色心不改,你给我等着。】
  
      酒剑仙:【吨吨吨,嗝~哈哈,有好戏看了,可惜没有下酒菜。】
  
      项凡尘退后两步又凑了上来:
  
      “逍遥,我给你说,男上加男可不是好事。”
  
      “嘿嘿,而且我给你介绍的阿奴不仅长得可爱,性格也呆萌,以你小子的手段绝对可以轻松拿下。”
  
      李逍遥:“……”
  
      酒剑仙:“……”
  
      “玛德,我剑呢?谁都别拦我,我要砍了这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