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有一枚圣文字 > 第一百五十四章,原来是你小子!

第一百五十四章,原来是你小子!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武越越打越兴奋,挥出去的拳头带着凌厉的破空声,拳拳不离有马贵将的下巴跟太阳穴。
  
      偶尔攻的上头了,还会使出拳王泰森的V字形闪躲,脚下几乎贴着有马贵将,略微弓着上半身,单靠腰腹力量来回闪避,同时刺拳、勾拳叠加在一起使用。
  
      面对武越这种无赖到极致的贴身死亡缠绕,有马贵将再也无法装成安静的美男子,他是真的想静静了!
  
      别问他静静是谁,有马贵将是不会告诉你叫她叫小静丽的……
  
      由于身体距离太近,手中的库因克攻击出去,尖端已经超过武越的身体半米远,相当于拿黑矛当棍子用,而且还只能用中间的部分触碰到对方。
  
      这种糟糕的情况下,十成力量最多只能起到五成的效果,再被武越挥手一档,彻底没辙了。
  
      反观武越,刺拳探路,直拳骚扰,勾拳造杀伤……
  
      这尼玛全都是套路啊!
  
      从一开始的进攻,转为现在的全力防守,有马贵将越打越憋屈,最终彻底忍无可忍。横举着库因克,强行挡住武越轰击过来的拳头,同时身体飞速后退,与对方拉开距离。
  
      “丈,把鸣神给我!”
  
      眼见武越高速追击上来,有马贵将快速挥舞着长矛,在身前幻化出一片片残影,说什么也不让对方再贴身。
  
      躲在一旁观战的平子丈闻言,想了想,没有送出鸣神,反而将自己的手提箱扔向有马贵将。
  
      平日里,有马贵将一直都有让手下拎包的习惯,战斗的时候再让他们把箱子扔过来,因为他自信,没有人可以在他之前抢到手提箱。
  
      如此既能杀敌,又能装逼,逼格上天然就比其他搜查官高了一个档次!
  
      要知道,很多时候,不败跟不败也是有区别的。
  
      举个栗子,当初支援库克利亚的时候,武越将且战且退发挥到极致,勉强跟艾特小姐姐打了个平手,同僚们对此虽然感到震惊,可在潜意识里并不认为他跟有马贵将处在一个档次。
  
      反观有马贵将,装了逼以后再不败,境界立马就升华了!
  
      不败死神!光听名字就能吓坏小朋友。
  
      对此,武越是一千个不高兴、一万个不开心。
  
      明明都是不败,为什么你的不败会如此的清新脱俗?
  
      想来想去,武越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主要是因为有马贵将的脑残粉太多了,才导致这一怪胎现象的诞生。
  
      基于此,前段时间武越申请了个叫‘佐佐木绯世’的小号,在网上各种黑有马贵将。
  
      “不败就是同样也胜不了,凭什么能被称为死神?见过跟谁都五五开的死神吗?”
  
      “独眼之枭:你问我为什么这十年来没有被有马贵将杀死,因为他想不败啊!”
  
      “有马贵将:人设高于生死!我愿尽我一生的努力维护人设。”
  
      “草场一平表示,给我个机会,我也能跟有马贵将五五开!”
  
      “……”
  
      诸如此类的段子,全都出自佐佐木绯世的手笔。
  
      作为一个发誓要成为嘴炮之王的小号,佐佐木绯世的战斗力绝非一般的脑残粉可比,连着彻夜奋战了好多天,一个明显带有褒奖的称号,愣是被佐佐木绯世黑成了贬义词,找谁说理去?
  
      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这个称号了。
  
      不败死神: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眼看着有马贵将又要装逼,而且还是拉自己当背景板,武越当然不能让他得逞。只见他想也不想,立即甩开有马贵将,踩着飞廉脚跳入半空,一脚将箱子踢向金木研。
  
      “佐佐木,快接住!”
  
      金木研甩出赫子,缠住飞来的箱子,拉到怀里。转而用疑惑的目光瞅向武越,暗道,阿英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姓金木,不姓佐佐木……
  
      比起武越的飞廉脚,有马贵将在速度上慢了不止一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库因克被踢飞出去,落到金木研手里。
  
      然而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次装逼虽然不成功,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
  
      原!来!是!你!小!子!
  
      在听到金木研就是那个出了名的‘有马一生黑’佐佐木绯世的时候,有马贵将再也维持不住美男子的形象,暗暗将对方的样貌记在心里,准备等战斗结束以后,再写到珍藏的小黑本上。
  
      此时此刻,金木研还不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
  
      嗖!
  
      就在武越以为这场战斗胜券在握的时候,又有一只手提箱飞向了有马贵将。
  
      “靠!被耍了……”
  
      看到这一幕,武越哪能猜不出来真相?此刻人在空中,即便可以凝聚灵子当立足点,速度上也慢了一大截,根本不可能在对方之前抢到箱子。
  
      武越没有再徒劳的尝试那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身体落回地面,紧接着脚尖一点,仿若一阵清风,飘向了三米之外。
  
      有马贵将跳过去,接住手提箱的同时,按下开关,炮口瞄准武越。
  
      轰!滋滋滋……
  
      刚刚闪身离开原地,便有一道亮金色的电流从鸣神里射了出来,险之又险的擦着武越的身体,轰到不远处的石柱上。
  
      这一瞬间,武越甚至感觉到电流击穿空气所留下的炙热高温,惊得他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原著没有提到过鸣神射出的电流有多大电压,但随便想想,能击穿空气,怎么着也要上万伏了吧?
  
      横向类比的话,鸣神相当于小半个响雷果实啊!
  
      这么一换算,武越不由得在心里咒骂起来,开挂开的如此简单粗暴,这混蛋是作者的亲儿子吧?
  
      怒骂归怒骂,武越暂时拿鸣神没什么办法,只能利用超高的移动速度,在场地里闪转腾挪,不停地变换位置。
  
      反观有马贵将,站在原地就是个固定炮台,手臂随着武越的移动微调角度,一道道亮金色的电流奔射而出,几乎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滋、滋、滋……
  
      两分钟的时间,武越不知道自己使出了多少次飞廉脚,只感觉周遭的空气越来越热,映照着他的脸,也是一片通红,汗水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