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行大至尊 > 094 梦王相见
    王钟扶着姐姐下了马车,站在这气势磅礴的梦西王府面前,有点惊叹。
  
      将军恭敬的告诉王钟,家丁已经进去通告了。
  
      过了一会之后,王钟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自府邸的里面传来。
  
      旋即梦雪的身影出现在府邸的大门处。
  
      她一袭洁白如雪的长裙加身,裙摆落地,把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勾勒的一览无遗。
  
      在她的颈脖处,还围了一条绢丝束颈,一头秀发分向两边,白玉簪子在发上横穿而过,簪子上的宝珠闪闪发光。
  
      王钟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装束的梦雪。
  
      相比于在云中学院的保守穿着,显然她在自己家里的穿着更吸引人。
  
      尤其是她的身材,该大的地方饱满的呼之欲出,纤细的腰身在这套长裙的勾勒下不盈一握。
  
      看见这样的梦雪师姐,王钟一时间有点没回过神来。
  
      不过在他旁边站着的士兵和那将军却是像是丢了魂似的,那样子不知道有多猥琐。
  
      直到一位护院走来,当场扇了那士兵一个耳瓜子,才让他俩回过神来。
  
      “你终于来了。”梦雪无视那将军和士兵,很是惊喜的一笑,对王钟说道。
  
      王钟点了点头,温润的笑了笑,道:“有心了梦师姐,若不是你安排这位将军在城门处给我引路,又吩咐他带我前来,恐怕我会在这诺大的皇都迷路了不可。”
  
      那将军听到王钟当场替他美言,用感谢的眼神看了王钟一眼,急忙说着这是荣幸应该的。
  
      梦雪直到此时才看了那将军一眼,让他回去。
  
      将军高兴的离开了,他知道自己距离晋升不远了。
  
      “这位就是你姐姐吗?”梦雪看着王嫣然,没想到王嫣然生的如此精致端庄,气质也略显高贵,却可怜的有眼不能视。
  
      王嫣然听到梦雪的话,轻轻一笑,两腮浮现两个针点大小的酒窝,回道:“梦师姐你好,我叫王嫣然,我听小钟经常提起你,谢谢你对他的关照。”
  
      梦雪笑了,拉着王嫣然的手往府邸走去。
  
      王钟跟在身后,心情越来越激动。
  
      因为他能想象到,马上就可以开始治疗姐姐的眼睛了。
  
      梦家的府邸真的很大,王钟跟在后面除了听着梦雪和姐姐聊天的话语外,还一直四下顾盼着这里的一切。
  
      假山阁楼喷泉随处可见,但坐落的位置却恰到好处,给人一种极其美观,赏心悦目的美感。
  
      铺在地面上的草地如一块绿毯,开放着的奇花点缀其中,更给了这里极其强大的生机与活力氛围。
  
      王钟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什么叫豪门世家。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进入到梦府的大厅之后,看到这富丽堂皇的一切,王钟才啧了啧舌。
  
      “上茶。”梦雪吩咐一声,招呼王钟姐弟坐下。
  
      看样子,梦雪跟王嫣然聊得很投机,两人还时不时的发出嘻笑声。
  
      王钟刚坐下没多久,梦福就带着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而后将中年人带到王钟姐弟身边,对梦雪点了点头。
  
      那中年男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会王钟和王嫣然,旋即便是恭敬的说道:“明日清晨,我便将这位公子与小姐的服饰送来。”
  
      “什么?”王钟不明所以,看着梦雪问道。
  
      梦雪笑道:“这位是皇都有名的裁缝,人称神剪,他只要看你一眼,便能为你制作出最合身的服饰。”
  
      “梦师姐的好意我们心领了。”说话的是王嫣然,“还请裁缝师傅不要麻烦,我们无功不受禄。”
  
      “是的梦师姐,不用如此麻烦,我只想见风神医,希望他尽快为我姐姐治疗眼睛。”王钟也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裁缝师有点为难,看着梦雪。
  
      梦雪挥了挥手,梦福便带他下去了。
  
      梦雪拉着王嫣然的手说道:“别客气,就当是我送你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一份心意。”
  
      梦雪都这样说了,王嫣然也不好再拒人于千里之外,便只得点头。
  
      旋即梦雪看向王钟告诉他,马上便派人去请风神医前来。
  
      香茗奉上雾气蒸腾,王钟有点拘束,感觉有点不自在;喝了口茶之后,梦福也送客进来了。
  
      梦雪旋即安排他去请风神医前来,梦福应声而去。
  
      王钟松了口气,喝了杯茶之后,门外传来脚步声。
  
      一听这脚步声,王钟的内心莫名一惊。
  
      让他心惊的是,这脚步四平八稳,一步踏下,如山如海般的有力,好似一座不倒的山。
  
      他很好奇,什么样的人才能在举手投足间造成如此气势。
  
      达到悟字境顿悟层次,距离大彻大悟仅一步之遥的他,已经具备闻声识人,望气知运的地步。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王钟望着门口方向慢慢站了起来。
  
      旋即,那人出现了。
  
      他身高八尺,昂藏巍峨,出现在门口便有一种把门口的所有光芒都档住的气势。
  
      在王钟的视线中,仿佛这片小小的天地是围绕着他在旋转着。
  
      他就是梦西王。
  
      刚从皇宫金銮殿回来,正一脸怒气。
  
      王钟注视着梦西王,梦西王也注视着他。
  
      王钟是被他的气势所撼动,而梦西王则是被王钟样貌撼动。
  
      两人都这样注视,一动皆不动。
  
      两人就像被定格了,各自的神情不一样。
  
      梦雪的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最后不明所以。
  
      这两个大男人,一老一少的干嘛呢?
  
      “这是我父亲。”梦雪站了起来,向王钟介绍道。
  
      王钟回过了神,长舒了一口气,小声的对梦雪说了句;你父亲真强。
  
      而后王钟急忙作揖,准备说伯父好。
  
      不过还没说呢,梦西王就三步并做两步踏来,旋即给王钟来了个熊抱,激动的无以言表的说道:“你就是王钟,你就是我挚友之子,我找得你好苦。”
  
      梦西王的声音都有着哽咽之意,十多年的大海捞针,十多年的信念所致。
  
      当现在这一刻,看到王钟熟悉的面庞,仿佛曾经年轻的挚友站在他的面前,那种久违之感,在此时如电流般的涌遍他的全身。
  
      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他看到王钟的面容,与刚刚那一瞬的对视,便坚信这就是他要找的人,他的挚友留在这世上的遗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