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瀛剑诀 > 第五十五章 三人同行

第五十五章 三人同行


  “他怎么会在这里?快说!”华敏敏劈风刀的刀尖,抵在了郭旭扬的鼻尖上,她气急败坏地嚷了起来,“你个死憨大头,趁我晚上睡着的时候去拉了这家伙过来,你存心气我的是不是?你不知道我们华家和他有仇啊!”
  “憨大头?!啊哈哈哈……”铁从云笑得直不起身子,“华敏敏,你给你小情郎取的名字可真有意思!”
  “谁是我小情郎!再胡说八道我杀了你!”华敏敏将刀从郭旭扬的鼻尖上撤下,反手便向铁从云劈去。
  铁从云不慌不忙地闪避着,悠哉悠哉地说道:“就你这打猫的功夫,连我的头发丝儿也别想碰得到。你那死鬼老爹都被我三两下打趴在地上,你再练个一万年也未必能伤到我的小指甲。”他伸出小拇指在嘴边吹了口气儿,瞥向郭旭扬,道:“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像你的小情郎一样,被你拿刀指着也不躲啊?”
  华敏敏的刀法承自其父“鬼刀”华天高,以往对付一些江湖宵小之辈,均是不费吹灰之力。她虽清楚自己的武功并非天下无敌,但也自诩绝对是“相当不错”的!如今非但被铁从云当面讥笑,更是伤不到对方分毫,又气又急的她晃眼间便将四周的桌椅劈碎了六七张。
  “喂,你小情人砸坏酒桌的钱我可不给哦!”铁从云绕到了郭旭扬的身后,嬉皮笑脸地说着。
  郭旭扬扶了扶额头,暗叹一口气。昨晚将铁从云强行拉回“随缘客栈”之时,他就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相比起自己一人与华敏敏同行,他还是更乐意有这么一位兄弟陪同上路。
  郭旭扬的食中两指夹住了华敏敏劈向铁从云的刀刃,“华小姐,在下原打算回‘雷虎寨’再做一番探查,恰巧遇到铁兄也要返回荆门,大家同路,一起走相互有个照应。”他看华敏敏双手握刀,使劲下压,一张圆脸已憋成了紫红色,红唇开启不知又打算骂骂咧咧些什么,忙指上运劲。郭旭扬的内力随“劈风刀”逆势而上,直透华敏敏的经脉,冲撞她的“哑穴”。
  “华小姐,多有得罪!”让华敏敏“安静下来”之后,郭旭扬歉声道:“铁兄与你华家的情况,在下略有耳闻。令兄的行径在下相信你是心如明镜的。如今华家只剩下你一人了,我希望你能更多地爱惜自己,两位冰释前嫌,可好?”他的话已说完,遂解开华敏敏的穴道,望向铁从云。
  铁从云掸了掸袖口上的尘土,淡淡地道:“我是没什么所谓的。我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和一个蠢丫头计较。”
  郭铁二人原以为华敏敏会破口大骂“谁是蠢丫头”?又或者至少也应该跺着脚嚷嚷什么“杀兄之仇不共戴天”云云。然而,华敏敏却将劈风刀一丢,晶莹的泪珠儿已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她瞧着郭旭扬,嘴巴一瘪,眼看泪水就要滚落而下,“你……你竟然欺负我……”
  铁从云看看华敏敏,再瞅瞅郭旭扬,摊了摊手,“哎哟喂,我可受不了你们小两口儿。我走了!”话未说完,已跃出窗外。
  “铁兄等等!”好不容易抓到的“救命稻草”,郭旭扬怎肯轻易放过?他将兑换到的一些碎银子抛给客栈的店小二,做为损坏桌椅的赔偿,便对华敏敏说道:“华小姐,我去追铁兄,请你尽快跟上!”话音甫落,也跟着跃窗追了出去。
  郭旭扬一身“踏雪无痕”的轻功施展开来,只几个纵跃便追上了铁从云。他故意拉着这位铁兄放慢脚步。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华敏敏在没人搭理她的情况下,反倒会自己“乖乖”地跟上来。
  铁从云与华敏敏有“家仇”;华敏敏曾一度深信郭旭扬杀了她的全家老小;铁从云与郭旭扬不过三面之缘,却已视彼此如同知己。关系如此“不同寻常”的三人,竟然“相安无事”的走了大半日。
  郭旭扬刚劝完又准备“打起来”的铁华两人,拨开野地里的杂草,打个哈哈,道:“天色也不早了,在下去打些野味充饥。两位请在此等我。”
  “还是我去吧!你郭少侠就在这里陪你的小情人吧。”铁从云轻啐一口,晲视华敏敏道:“我可不想和她呆在一起,真担心我会跟着变蠢。都说了要买马,某个傻子非要和我对着干!现在满意了吧?前后都没有宿头,今晚就在草地里打滚吧!”
  “你……”华敏敏刚想争论,却被郭旭扬给拦了下来,“华小姐别生气。”他思索着让铁从云与华敏敏独处确实不妥,遂对铁从云抱拳说道:“如此有劳铁兄了!我去拾些枯柴,华小姐在此休息即可。”
  郭旭扬与铁从云正准备离去,却听到头顶上方一阵巨响。三人应声抬头,一个飞翔于高空的巨型纸鸢随声而爆,自纸鸢处掉落下一块约两个巴掌大的方形的黑色铁牌。铁牌从天而降,腾挪翻滚,速度越来越快。他三人皆是习武之人,眼力异于常人,且不说郭铁两人,就连华敏敏都清楚地看到铁牌上刻着八个大字:屠雷虎寨者凌玄肃!
  铁牌“笃”地一声,插入距离三人不远处的土地之中,大半已没入泥中,只剩一个小角留在外头。
  “是谁!?”华敏敏的劈风刀已然在手。
  郭旭扬亦警觉地扫视着四方,然他耳目之所及,俱未察觉到有人藏匿的气息。
  铁从云自胸口掏出一块方巾后,向铁牌走去。他手中竹条轻抖,将铁牌从深土中卷出,用方巾包裹,抄在手上。
  “快给我看!”华敏敏掠向铁从云,伸手去抢那“从天而降”的铁牌。
  铁从云手腕微抬,巧妙地避过了华敏敏的抢夺,“你不怕有毒啊?”
  “凌玄肃是谁?!”经铁从云的提醒,华敏敏也多了一个心眼儿。她不再争抢铁牌,然铁牌上的那八个字,已让她根本平静不下来。
  郭旭扬向铁华二人踱步过来,他心中思忖:“我已知凌玄肃乃真凶,铁兄不可能关心‘雷虎寨’之人的生死。他们制作大型纸鸢,推算好方位及爆破时间,自空中掉下铁牌,便可做到不留痕迹地传递信息。然而花那么多的心思,难道只是为了让华小姐这个女孩子得知真相?他们可以有很多种方式达到这一目的,何必如此大费周章?这飞传铁牌之人,便是凌玄肃他们么?他们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
  “你们谁认识凌玄肃?”华敏敏再一次地嚷了起来。
  为避免华敏敏涉险,郭旭扬决定对她继续隐瞒,便轻轻地摇了摇头。
  铁从云狐疑地盯着郭旭扬,道:“看来我们的行踪,有人了如指掌啊。这只是一块普通的刻字铁牌,你要看么?”他将铁牌连同包裹的丝巾,一同递给郭旭扬,面上堆起了玩味的笑意,“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我,这次可是沾了你郭少侠的光了!”
  郭旭扬摇头说道:“不必看了,铁兄的判断绝不会有错。”他的面色有些凝重,“华小姐,离开周府之后,你去了哪里?”
  “你见过周伯翁了?”铁从云插话道。
  “嗯。”郭旭扬沉吟片刻后道:“周府距‘瓦岗寨’只不过一日的路程,以周老前辈的能耐,怎会这数日来也未发现华小姐的行踪?”
  “我在到处找杀我爹爹的仇人啊!”华敏敏还刀入鞘,压根儿不在意为什么自己的姨夫找不到自己。她揪着郭旭扬的袖口,道:“既然现在知道了凶手,那你马上跟我走,去找凌玄肃报仇!”
  **三人行必有我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