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伏天氏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债

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债

虚空剑冢之外,守墓村。
  
  此时村子里许多人都抬头,目光震撼的望向虚空剑冢的方向,那片以往昏暗的空间,此刻苍穹之上出现了一幅巨大无边的剑阵图,笼罩天地。
  
  仅仅是看一眼,便让人感觉到心颤。
  
  “这是……”守墓村的人心脏怦然跳动着,不仅是守墓村之人,诸圣地也有留守在外的强者,他们同样看到了那骇然的一幕,心头剧烈的颤动着。
  
  那是什么?
  
  莫非,虚空剑冢之中,真的有虚空剑阵?
  
  此刻,虚空剑阵启动了吗。
  
  一股古老的气息弥漫而来,那股可怕的威压辐射至整个守墓村,覆盖极为辽阔的地域。
  
  “小心。”有人相互提醒道,这等可怕的威力若是爆发,会有多可怕的威力,他们也不敢确定。
  
  如若被控制攻击方向还好,否则若不能控制住朝着他们这里杀来,怕是根本无人能挡。
  
  而此时,在虚空剑冢入口之地,村长安静的站在那,当他看到远处的画面之时,双手竟微有些颤抖。
  
  闭上眼睛,老村长深吸口气,当目光再次睁开之时,竟有几分痴狂之意。
  
  这么多年岁月,终于,虚空剑阵,再次启动了。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此次九州问道之事,运气逆天,他遇到了击败丫丫的人,在对方身边,还有一个更适合的人选,叶伏天。
  
  他来到了这里,完成了他所期待的一切。
  
  他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
  
  此时,虚空剑冢中,棋圣感受到那股令人心悸的毁灭力量,他终于感受到了恐惧之意。
  
  当初被剑阵所困,他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恐惧,但此刻,他真的恐惧了。
  
  这是足以毁灭他的力量。
  
  眼前的一切都被剑所覆盖,他怒喝一声,大道棋盘朝着前方而去,同时,他的身体以恐怖的速度横跨虚空遁走。
  
  然而,那炽盛的剑光以及亿万之剑没有任何悬念的将棋盘刺穿毁灭,同时诛灭一切的剑无视空间距离,一道无边恐怖的剑光直接穿透了棋圣的身躯,从头顶贯穿而落。
  
  顿时,棋圣的脚步戛然而止,下方逃亡的人有人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无比绚丽的一幕。
  
  苍穹之上,阵图绽放无尽光辉,在这大道剑图的中间之地汇聚一道无与伦比的剑光,穿透虚空,贯穿了棋圣那庞大的圣道躯体,这一刻棋圣的圣人躯体仿佛也被剑光所照亮,他那波澜不惊的面孔上,此刻出现深深的恐惧,以及绝望。
  
  哪怕是圣人,也一样会恐惧。
  
  死神,已经降临,他棋圣,一代圣人,将于此命陨。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解阵之人会是叶伏天,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要选择柳宗来布下此次棋局,坑杀他亲传弟子。
  
  早知如此,只要选择叶伏天,他自能够助自己脱困,甚至,他有机会真正窥视到虚空剑阵之奥秘。
  
  天地为棋,他想要做执子之人,但此次,谁是棋子?
  
  又是谁,布下此局?
  
  丫丫,她是谁。
  
  叶伏天和丫丫,为何会同时出现在虚空剑冢中。
  
  这一切,会是巧合吗?
  
  当然不会是,这同样是棋局,还有人在背后,布棋局,他不是下棋之人,他只是棋盘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一缕缕念头出现在脑海中,这是棋圣最后的念头,在那无比夺目的剑光之下,他的身体渐渐也化作了光芒散去。
  
  一代棋圣,九州阵法第一人,命陨虚空剑冢,被一位后辈人物借虚空剑阵诛杀。
  
  棋圣陨犼,那横亘于苍穹之上的剑图之上垂落下无穷无尽的剑意,覆盖整座虚空剑冢,一柄柄剑从苍穹落下,插在地面之上,下方逃亡的人纷纷动用全部力量防御避免遭到波及,虽然这虚空剑阵是对着棋圣诛杀,这只是余波而已,仅有极小部分的威力,但即便如此对于他们而言,依旧恐怖。
  
  “金凰守护。”周独大喝一声,顿时大周圣朝或者的人汇聚在一起,祭出法器,动用最强的力量,他们头顶上空出现了一尊无边庞大的金色凤凰身影,挡在那里。
  
  同时,各圣地的人皆都做出类似的动作,甚至有人祭出了圣器防御。
  
  但即便这样,依旧还有逃亡不及时的人被苍穹垂落而下的剑雨所诛杀。
  
  浩瀚无尽的虚空剑冢内下起了剑雨,守墓村的人都能够看到这剑雨的落下,内心剧烈的颤动着,刚才那一道破开天穹的剑光,是虚空剑阵的威力吗?
  
  那一剑,杀死了谁?
  
  此时叶伏天依旧站在虚空中,他感觉到虚空剑阵的力量正在散去,重新化作无尽剑意,化为剑雨,朝着虚空剑冢落下,剑阵图的光辉渐渐暗淡下来,丫丫的身体朝着下空飘落而去,她竟坐在了之前那剑阵的中心区域,在她身后苍穹之上,那血色的剑眼之中,古老的剑意流动而至,在她身体周围再铸剑阵,并且里面,弥漫出一股惊人的剑意,朝着丫丫的体内流动而去。
  
  一切,仿佛要归于平静,回归原点。
  
  叶伏天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剑眼里面,他眼神无比锋利,大自在观想法运转,像是想要看清楚剑眼内的空间,但他只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古老力量,在那里面,仿佛还有一座剑阵。
  
  究竟何处,才是虚空剑冢?
  
  此时,他身形一闪,朝着下方而去,落在了一处方向,在那里躺着两道身影,棋圣的大弟子杨潇以及棋圣最小的弟子九公子。
  
  棋圣最后为脱困以杨潇等人为祭,但他激发剑阵直接吞噬了困住棋圣的剑阵,于是杨潇并未被当场诛杀,虚空剑阵攻击的时候,这靠近他的方位正好是死角,没有被余波击中。
  
  事实上之前若是其它圣地的人不慌乱往外面逃,而是逃到他身体下方的话反而会更安全,但那种局面下,谁还敢留在这里?
  
  “还有生机,凰。”叶伏天感受到两人生命气息还在,便回过头喊了一声,凰来到他身边,查看两人的伤势,杨潇的伤势极重,最惨,浑身被剑意穿透,再加上棋圣所作所为以及妻子的死,可谓是心如死灰,很惨。
  
  九公子反倒是因为实力弱没有被棋圣所用的价值,情况比他大师兄杨潇更好一些。
  
  “他的情况比较糟糕。”凰低声说道。
  
  “能救的话便尽力而为。”叶伏天开口道,棋圣九大弟子,七人被师尊亲自杀死,大弟子和九弟子重伤。
  
  对于杨潇而言,他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玉京城城主府府主,圣贤榜中贤榜强者,实力可想而知,绝对是位于贤者境巅峰的存在,否则在棋圣的阵中也坚持不了这么久还没死。
  
  但如今,他被师尊献祭,妻子死亡,还有其他师兄弟也都陨落,这简直是灾难,这样的遭遇令人感慨。
  
  “嗯。”凰点头,取出一枚丹药喂入杨潇口中,她的身上涌现强大的生命气息,翠绿色的光辉笼罩着杨潇的身体,一点点的生机渗透入杨潇的体内。
  
  “我的生之规则力量有些弱。”凰对着叶伏天道。
  
  叶伏天的手同样放在杨潇身上,顿时一缕缕翠绿的古树枝叶闪耀出现,将杨潇的身体包裹在其中,他的命魂世界古树曾修复过他将死之躯,希望能对杨潇有些用吧。
  
  “杨前辈,虽然你师尊和李开山都已经死了,但也许,你的仇恨还并未结束。”叶伏天对着杨潇开口说道,若是杨潇自己心灰意冷,也许就真的无法醒来了。
  
  杨潇的手臂轻颤了下,叶伏天自然感觉到了,目光露出一抹异色,继续道:“因为他的身份,我没办法下手直接杀死,前辈见谅。”
  
  杨潇如果能够听到的话自然会明白他指的人是谁。
  
  是谁,带杨潇他们来此破阵的?
  
  又是谁,指引着棋圣九大弟子入祭阵的?
  
  如今,柳宗、周子怡等两大圣地的重要人物皆都相安无事,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这一切都是柳宗有意为之。
  
  他早就已经知道并且部署好这一切,一旦破不了阵,就以人为祭,助棋圣脱困。
  
  虽然知道,但叶伏天不能当着所有人圣地之人的面杀死柳宗,除非,他将所有人杀光。
  
  但那样,他们一行人,怎么活命?
  
  别说他们,恐怕整个至圣道宫,都要承受圣地之怒火,那将是灭顶之灾。
  
  有些事,想做,却也不能做。
  
  他还有一些猜测,西华圣君,究竟是否知道?
  
  也许等到他们出去之后,就会有答案了。
  
  过了片刻,杨潇的眼睛睁开了,看着天空,那双眼瞳透着血色之光,冰冷到了极点,没有情感,唯有仇恨。
  
  “前辈。”叶伏天喊了声。
  
  “你说的对,我会好好活着。”杨潇的声音显得很平静,但叶伏天明白这种平静意味着什么,这是内心极致坚定,才会如此。
  
  他要活着,他要报仇,棋圣死了,李开山死了,但柳宗,还活着。
  
  他师尊棋圣是布局之人,柳宗也一样是参与者,这笔血债,他一定要讨回。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