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伏天氏 > 第八百零三章 决定

第八百零三章 决定

    神州历一万零十一年的最后一天,九州的修行者许多都归去和家人团聚。
  
      即便是守墓村这样偏僻之地,伴随着夜晚时分到来,也有了几分年宴的氛围。
  
      叶伏天一行人今年便在这偏僻的村子中度过这一年的年末,此时,安静的村子似乎热闹了几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年宴。
  
      在村子里的一户人家中,有菜香味铺面而出,叶伏天和花解语走到门口便笑着道:“好香啊。”
  
      “丫丫,张叔张婶做了什么好吃的。”叶伏天看着门口的少女笑着道。
  
      “馋死你。”丫丫白了叶伏天一眼,随后走上前拉着花解语的手道:“姐,爹娘给你做了许多好吃的。”
  
      “嗯,闻着便很好吃。”花解语微笑着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对村子也熟悉了一些,尤其是丫丫的爹娘,早就混熟了。
  
      丫丫和解语的关系越发的亲密了,就像真的姐妹般,如今也不会动不动就要对叶伏天和余生动手了,当然,斗嘴是免不了的。
  
      三人走进屋子里,便见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宴,一位皮肤略有些粗糙的中年男子坐在那等候着,旁边还有位妇人忙碌着上菜。
  
      “张叔。”叶伏天笑着喊道,花解语则是走上前道:“张婶,我帮您。”
  
      “不用,别弄脏了你的手。”张婶笑着说道,哪里舍得让花解语这位仙子般的美人儿做这粗活。
  
      张叔张婶是普通人,虽然也修行,但都只是最基础的修行,甚至不是天命修行者,所以会显老态。
  
      丫丫生活在村子里,而且年龄小,很多事情不懂,但叶伏天又怎么会不懂,张叔张婶怎么可能生得出丫丫这样的先天妖孽出来。
  
      “张叔,你气色又好了。”叶伏天笑着道。
  
      “应该是你上次给的丹药起作用了,那丹药的药效真是厉害,我感觉体内经脉都像是蜕变了般,伏天,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张叔笑呵呵的说道,那丹药是凰的,能够固本培元,改善体质,虽然不是很珍贵的丹药,但对张叔张婶足够了。
  
      “张叔你这就见外了。”叶伏天笑道:“毕竟我也是丫丫她哥。”
  
      “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丫丫噘着嘴看着叶伏天道。
  
      “这么久了你还不承认?”叶伏天看着丫丫笑道。
  
      “忘了。”丫丫脑袋移开。
  
      “你这丫头。”张叔敲了敲她的脑袋道:“伏天当你哥那是你福气,你还能吃亏了。”
  
      “爹,你也帮他。”丫丫有些委屈的道。
  
      “你爹说的是理儿,也就你这丫头运气好,才会落在你身上。”张婶也笑着道,这些日来叶伏天和花解语对丫丫如何他们自然是看在眼里,是真将这丫头当做妹妹一样疼爱。
  
      偏偏这丫头还不懂事,竟还不肯认这哥。
  
      丫丫噘着小嘴,这究竟是谁家啊?
  
      “伏天,别和这丫头一般见识,从小被村长和村里人宠坏了。”张婶道。
  
      “不会,这样也挺可爱。”叶伏天不在意的笑道:“张婶,村长和村里人,都很宠丫丫吗?”
  
      “都宠上天了,年龄比她大的,哪个不是护着她,将她当宝贝一样看待。”张婶开心的笑着道。
  
      “嗯。”叶伏天点头:“这丫头这么调皮,十五年来,没少给张叔张婶添堵吧?”
  
      “你才添堵。”丫丫在旁边不爽的道。
  
      “那是自然,这丫头顽皮,不过好在村长帮衬着,从小便让村子里的人一起照顾这丫头,所以说,这丫头命好。”张婶笑容很是真诚,叶伏天实则一直在观察张婶,笑着点了点头。
  
      “来,菜都冷了,伏天、解语,快吃。”张叔指着一桌子菜道。
  
      “嗯,好,边吃边聊。”叶伏天点头,饭桌上又有意无意的问了几个问题,黑色渐黑,吃完晚饭之后,叶伏天和花解语便离开,走出了屋子。
  
      丫丫走出来送他们,花解语笑着道:“丫丫,回去吧。”
  
      丫丫点头,道:“我看着你们走。”
  
      “好。”花解语和叶伏天转身离开,片刻,身后有一道细微的声音传来:“哥。”
  
      叶伏天脚步一滞,回过头,便见一道身影如闪电般回到屋子里,将门都关上了。
  
      “这丫头,还会害羞?”叶伏天眼眸中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笑道:“听到了。”
  
      说着,她拉着花解语的手,两人笑着离开。
  
      “怎么样?”花解语对叶伏天传音问道。
  
      “张叔张婶的话都像是发自内心,并不像说谎,再看丫丫的态度,村长和村子里的人都对她极好应该是没问题的。”叶伏天回应道:“只是我还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何听张婶的话,仿佛丫丫真的是她所生,但这根本不可能啊!”
  
      大自在观想法玄妙异常,两人修为境界很低,不可能欺骗得了他的感觉,他也并非是刻意去试探去观察张叔张婶,只是他在做决定之前,当然希望先搞清楚一些事情,但如今,却反而更模糊了。
  
      “大家都还在等我们,先不去想了。”花解语笑道。
  
      “嗯。”叶伏天点头,两人来到一处地方,前面一行人围坐在一块,正是荒州的诸人。
  
      难得大家都没有修行,毕竟一年也只有这么一天,聚在一起聊聊也好。
  
      不过这次他们身边少了一些人,毕竟这次出荒州是历练闯荡,有些家人不曾带在身边。
  
      “来了。”诸人见到叶伏天和花解语过来,便让出了两个位置来。
  
      叶伏天两人坐下,和诸人围坐在一块,中间生着火,有香味铺面而出,是烤肉的味道,醉千愁所在的方向,还有酒香味,这家伙无论走到哪,都能够变出酒来,也许他身上带的酒根本就喝不完,天知道他究竟藏了多少好酒。
  
      这时徐缺走上前,手中出现一把匕首,将烤肉切开,顿时香味更为浓郁,旁边的黑风雕拍打着翅膀,双眼放光,口水直流,馋死雕爷了。
  
      “来,给诸位倒酒。”醉千愁取出许多酒杯给诸人倒上,随后徐缺分配烤肉,这是他们刻意去周围的山上猎杀的妖兽。
  
      这样的话,好歹有点年宴的感觉。
  
      毕竟,生活还是要点仪式感的。
  
      叶伏天举起酒杯,对着诸人开口道:“担任道宫宫主,第一年是在圣殿中修行度过,今年的年末,又是这般寒酸,诸位中有我的长辈、妻子、兄弟,煽情的话便不说了,干了这杯。”
  
      说着,叶伏天便一饮而尽,诸人纷纷举杯,将杯中之酒喝光。
  
      “修行之人想要强大,本就该四海为家,世间之道有所得必有所失,何来寒酸之说。”诸葛清风很是淡然的道:“比起以前的道宫,我倒是更喜欢此刻的道宫氛围,万象贤君觉得呢?”
  
      “确实如此。”万象贤君点头:“以前的道宫是圣地,虽已经没有了圣地之实力,却依旧以圣地自居,行事皆是圣地之风,如今,更多了几分烟火气息,更像是开疆辟土。”
  
      曾经卦象预言不破不立,大概便是此意吧。
  
      如今道宫宫主叶伏天带着荒州之人出来,更像是出来开荒,挖掘潜力。
  
      “开疆辟土,还有些言之过早了。”叶伏天笑着摇头道,如今,他们的目的是修行,是强大,是诞生圣人,和其它圣地分庭抗礼。
  
      “每走出的一步,都是一个脚印,也许过程中我们感受不到,但每一步的积累,都是弥足珍贵。”刀圣开口说道:“小师弟,当年在荒州,你可曾想过草堂诸弟子皆入贤的情形?”
  
      叶伏天一愣,看了大师兄一眼,随后又看向诸葛明月、顾东流、雪夜、洛凡,还有易小狮。
  
      除了星儿师姐在诸葛世家,草堂的师兄弟们,都在,仿佛始终都陪伴在身边,不曾离去过。
  
      “是啊,以前在东荒境,贤者便是传说。”叶伏天笑了笑,举杯道:“大师兄、二师姐、三师兄……我们一起敬草堂,有一天,草堂弟子,皆为圣贤。”
  
      草堂一行人举杯,顾东流并未直接饮酒,而是开口道:“小师弟,老师对你的期望,也许并不仅仅局限于圣。”
  
      “嗯。”叶伏天看向三师兄点头道:“我自己也一样,不仅是我,草堂弟子,都一样。”
  
      “豪迈。”皇九歌笑着道:“世间之人总容易为自己划定一个界限,以为某个高度便是传说,难以逾越,也许便真的难以逾越了,从来不敢再努力一些,再去尝试突破这高度,所以父亲曾告诉过我,和最优秀的走在一起,人的眼界都会不一样。”
  
      荒州世人,皆以圣为传说,也许认为圣,便是高不可攀,但叶伏天,却并没有那么在意,虽然如今在挣扎,但他依旧将圣境看做一个过程,而非终点。
  
      万象贤君目光望向眼前的一行朝气蓬勃的身影,叶伏天、余生、叶无尘、花解语、皇九歌、顾东流等等,他仿佛看到了荒州的未来。
  
      若是能够迈过这段最艰难的岁月,也许,荒州会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强盛。
  
      毕竟,九州问道余生可夺第一,那么,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猿弘和猿战默默的坐在旁边没有说话,偶尔猿弘会将目光投向叶伏天,圣?
  
      这当然不会是他的未来,那是让猿皇跪下的少年。
  
      一行人喝着酒,吃着肉,不知不觉天色便彻底黑了,火光印在诸人的脸上,似乎都有了几分酒意。
  
      酒不醉人人自醉,又聊了许久,诸人这才散去,回到自己的住处休息。
  
      当太阳升起之时,便是神州历一万零十二年。
  
      新的一年,村子依旧和以前那样,还是格外的安静,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渐渐有更多的人来到了村子附近,许多人都是成群而来。
  
      显然,得知消息的九州之人,也都开始陆续来到守墓村了。
  
      这一天,叶伏天坐在小屋门口晒太阳,显得很是悠闲。
  
      解语和丫丫也在旁边不远处,此时,有一行人朝着这边走来,为首之人乃是赢。
  
      叶伏天抬头看对方一眼,便见赢走到这边,目光看了丫丫一眼,喊道:“丫丫。”
  
      “赢哥,你怎么来了。”丫丫道。
  
      赢目光转过,落在叶伏天身上,神色有几分冷淡之意,道:“来了这么多天,整日无所事事,你究竟答应不答应?”
  
      这些天,叶伏天一直过的很悠闲,不曾答应,也没有拒绝,就仿佛没有那件事般。
  
      他在等。
  
      “还没决定。”叶伏天声音有些慵懒。
  
      “如果你不敢,便乘早离开。”赢冷冰冰的说道。
  
      叶伏天神色有些怪异的看向对方,这赢,他知道多少事情?
  
      “村长找你。”冷冷的说了声,赢转身离开。
  
      “终于,忍不住了么。”叶伏天站起身来,丫丫走上前来,开口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你在这陪你姐。”叶伏天揉了揉丫丫的脑袋,随后抬起脚步离开。
  
      他走后,万象贤君等不少人来到了这边,似乎都在等叶伏天回来。
  
      没有过多久叶伏天就回来了,目光看了诸人一眼。
  
      “怎么样?”万象贤君开口问道,村长找叶伏天,说了什么?
  
      叶伏天笑了笑:“我以为,这盘棋我会是下棋者,但似乎,我更像是一枚棋子,在他人所布下的局中。”
  
      万象贤君有些不明白,花解语也走上前来看着他。
  
      “所以,有决定了?”万象贤君问道。
  
      叶伏天点头:“即便是一枚棋子,就要做能够影响棋局的棋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