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伏天氏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一夫当关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一夫当关

    许世看着余生一步步走来,眉头微微皱着。
  
      很显然,他远远低估了余生的实力。
  
      知圣崖展遥绝对不会很弱,他的刀法融入规则力量,杀伐之力惊人的强大,然而余生以手臂格挡,这是将规则和肉身融为一体,显然,余生是极强横的炼体之人,近身战斗如若不能将他击垮,那么便是致命的。
  
      但即便感受到了余生的强大,他身为西华圣山的天之骄子,当然也不会畏惧,只是神色变得格外的凝重、肃穆,显然知道他的对手很强。
  
      双手朝前,在许世的身后,出现了一闪极为璀璨的金色巨兽。
  
      以他的身体为中心,虚空中刮起了可怕的金色风暴。
  
      “法术,妖狱,囚。”许世声音冰冷至极,恐怖的金色风暴朝着余生身体卷去,瞬间将余生所在的空间淹没,化作一尊巨大无比的金属妖兽,庞大的身躯直接将余生的身体镇压囚禁于其中。
  
      领悟成熟的规则之后,释放的法术将化身规则法术,威力更为强大,但却见此时,余生的身体猛的在妖兽牢狱中踏步,身体笔直的撞了上去,一声巨响,牢狱直接炸裂,余生大步朝前,继续走向许世。
  
      “这么强的肉身?”诸人心头颤动着,修行界中,规则乃是贤者之能,领悟了规则的顶尖王侯原则上当然是强于没有领悟规则的王侯,但却也有一些异类,他们有着与众不同的天赋,能够打破常规。
  
      看余生的力量之强,恐怕即便不依靠规则,寻常领悟规则的顶尖王侯也撼动不了他。
  
      许世神色同样不好看,他身后命魂化实,身体直接融入那庞大的巨兽之中,显然许世也修行武道。
  
      庞大无比的巨兽抬起利爪朝着余生拍打而去,利爪上的一根指头便像是能够将余生的身躯刺穿诛杀。
  
      “砰。”
  
      脚步一踏地面,轰隆一声巨响传出,法身凝聚而生,一尊巨大无比的金色身影出现,和对方的巨兽一样庞大,正是斗战法身,没有任何犹豫,法身笔直的朝着前方轰出了一拳,砸向那巨兽锋利无比的利爪。
  
      伴随着一声巨响声传出,利爪直接粉碎,那巨大的拳头携无与伦比的力量继续往前,穿透一切,砸在了巨兽的身躯之上。
  
      巨兽身躯之内,许世闷哼一声,鲜血吐出,身体爆退,巨兽身影也变得虚幻随后消失。
  
      “咚。”许世的身体砸落在地上,余生的法身继续往前踏步而出,随后凌空飞跃而起,仿佛要直接踩踏在许世的身躯之上。
  
      看到那如天神般的身影,许世脸色惨白,大声喊道:“我认输。”
  
      “轰。”一声巨响声在许世的耳膜中颤动着,他的眼睛都闭上了,脸色惨白,身躯在地面上颤抖着。
  
      像是察觉到自己没事,许世眼睛睁开,便见那天神一般的身影落在他身旁,正低头俯瞰着他,蔑视的扫了他一眼,没有留下任何言语,余生转身往回迈步。
  
      这一瞬间,许世的心都在滴血,虽然没有任何的言语,但他却像是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羞辱,他感觉,九州之人,都在看着他受辱。
  
      这是九州问道的第一战,西华圣山希望他能够拿下第一,晋级。
  
      他也自信能够拿下,狂言让余生第一个出局,然而现实却如此的冰冷残酷,他连真正和余生对抗的资格都没有,被以羞辱性的方式碾压击败,亲口喊出了他以为永远不会喊出的两个字。
  
      西华圣山弟子皆都看向战场,目光看着许世和余生的身影。
  
      那位在九州问道之前便走出的魁梧身躯,为荒州圣地受辱而不甘,正以他的方式,为荒州证名吗?
  
      有不少人抬头看向荒州的叶伏天,只见对方正安静的坐在那看着,没有一丝的紧张和担心,仿佛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许多人生出一股荒谬的感觉,莫非叶伏天是真的认为,余生能够杀入前十?
  
      才刻意谦逊,将自己贬低,就是为了后续的战斗。
  
      “这不可能。”西华圣山的人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九州问道,九州之地有数十圣地。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前十之人,有多数圣地一个名额都拿不到,只有少数圣地能够有一人进入前十。
  
      哪怕余生表现出超强的战斗力,但是想要从这十个名额中拿走一个,可能吗?
  
      前十之人,意味着要横压九州许多圣地的最强天骄人物才有这样的资格。
  
      许世虽然很强,但他们西华圣山最为杰出的人物,也同样能够做到碾压许世。
  
      而此时,另外六州之人目光尽皆落在余生的身上,眼神中有着强烈的忌惮之意。
  
      连续碾压禹州知圣崖以及东州西华圣山天骄,那么,如若他们对上余生呢?
  
      “是你们决选出最强之人和我战,还是直接一起动手?”余生扫了一眼六人开口道,他的话音落下,观礼台上寂静无声。
  
      这家伙,直接挑衅六州强者。
  
      他一人,要独挑另外八州妖孽。
  
      欲以一己之力,横扫。
  
      “真霸道。”观礼区域,许多人隐隐有些兴奋之意,他们本以为九州问道的第一战会是一场龙争虎斗,强强对话。
  
      他们猜测到了一半,九州之地都派出了非常厉害的人物,领悟了成熟的规则。
  
      但他们没有猜到的是,九州中,第一战就出现了一位能够横扫诸天骄的人物,而且,他来自荒州,以绝对强势的姿态,欲扫荡九州天骄。
  
      六大强者站在六处不同的方位,若有若无的规则气息释放而出,盯着那魁梧身躯。
  
      余生像是没有感觉到般,他站在那,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不可撼动。
  
      他的心中憋着一口气,既然九州之人欺荒州无人,连至少的尊重都没有,那么他便也横扫的姿态,宣告荒州的存在。
  
      “轰、轰……”
  
      一道道狂暴的规则气息绽放而出,六大强者同时动了,这里是九州问道,他们自然不会和余生客气。
  
      他们都来自各大圣地,第一战,绝对不能淘汰出局。
  
      所有人,都有着强烈的执念,如今余生的威胁最大,那么,便将余生扫荡出局。
  
      夏离、齐骜、苏禾、墨攻、阎占、蓝羽,六大圣地天骄,同时爆发攻伐之力。
  
      刹那间,有真龙降世、金翅大鹏撕碎一切,俯冲而下,还有狂暴规则神兵利器凝聚而生,扫荡杀伐,诸多规则攻击幻象出现,淹没空间,同时朝着余生杀去。
  
      显然,六大强者选择了后者,一起动手,先扫除这最强的威胁。
  
      余生依旧稳稳的站在那,就在诸人爆发攻击的刹那,他脚步猛然间往前一踏,一声巨响,地面震动,斗战法身宛若一尊神魔般矗立于天地之间,强横至极的暗金色流光于法身之上流动,铸就了一层最强的防御。
  
      一道道恐怖攻击轰杀而至落在法身之上,法身剧烈震颤着,蓝羽一拳击出,竟犹如海啸般,一重重暗劲穿透一切欲将法身打碎。
  
      “这都不破?”诸人看到六大强者攻击降临,全部轰在法身之上,但法身依旧没有崩灭破碎,甚至,一道更加璀璨夺目的光辉从斗战法身上爆发而出,刺痛着人的眼睛。
  
      余生抬头,扫向六人,另一只脚移步,稳稳的扎根于地面。
  
      “滚。”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咆哮声传出,余生双拳破空,这一瞬间,法身之内竟爆发出万千金色拳头,砸向八面之地,直接将六人全部覆盖,每一只拳头都蕴藏无与伦比的力量。
  
      “砰、砰、砰、砰……”拳意疯狂摧毁六大强者的攻击和防御,穿透虚空,以最为直接霸道的力量和他们对轰,六人无一例外,全部被震飞出去,有人发出闷哼声,也有人嘴角溢血,脸色苍白。
  
      “这力量!”诸人心头狂颤不止,这是什么级别的力量?
  
      肉身之力配合法身,再以最为纯粹的力量规则爆发,竟然强横到了这等程度,真正一力破万法,横扫一切。
  
      此时,在战州之地,有一处圣地方位坐着几位僧人,他们的身体如同金身所铸,目光看向余生,其中一位如金色古佛般的强者开口道:“此人若修佛门之道,必能达到极高的造诣。”
  
      他们来自战州的圣地,金刚界。
  
      余生那一拳,给他们的感觉竟隐隐有些像是大日如来掌印,至刚至强。
  
      此时,战台之上,余生目光扫向站在六大方位的六人,开口道:“还要战吗?”
  
      夏州夏离目光死死的盯着余生,随后低声骂道:“晦气。”
  
      说着,他便郁闷的转身离开,六人都被震退,还有什么脸面再战?
  
      第一战就碰到这种级别的怪物,只能自认倒霉。
  
      齐骜嘴角抽搐,随后同样转身离开,心中极其不爽。
  
      九州问道的第一战,完全是他一人的舞台,其他人,根本表现的机会都没有。
  
      其余之人都深深的看了余生一眼,陆续走下去。
  
      问道台上,诸人的目光凝视那唯一还站在那的身影,心中感慨,这就是九州问道的魅力。
  
      第一战,便如此的震撼人心。
  
      问道台边缘之地,老者看着余生,宣布道:“胜者,余生。”
  
      余生抬头,目光凝视对方,开口道:“荒州,至圣道宫弟子,余生。”
  
      说罢,他转身,迈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