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伏天氏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白云城

第六百七十九章 白云城


      宁氏的覆灭瞬间引起一阵轩然大波,荒州东域之地的人率先得到消息,各大顶尖势力震动。
  
      传闻,太行山之王,那头狂暴的黄金猿王亲自率领妖猿下太行,强势降临宁氏,将宁氏踏平,一脚踩死宁氏家主宁远,贤者尽皆被诛。
  
      之后,宁氏暴乱,有人浑水摸鱼打劫宁氏,曾经显赫一时的宁氏一族,沦为历史,剩余少数人亡命,或有人投奔至圣道宫的宁闲,想要求宁闲为宁氏报仇。
  
      有消息传出,太行山下山灭宁氏,只因宁氏派出贤者刺杀叶伏天,而非是因为猿战。
  
      叶伏天,显然和太行山有旧,难怪猿战会和叶伏天走的那么近。
  
      诸葛世家,诸葛清风得知消息之后并没有太惊讶,叶伏天当初于他面前显露秘密,曾透露过一点,他只是没有想到,太行山会因为这场刺杀做到如此地步,那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
  
      不过宁氏的覆灭,应该足以震慑那些因叶伏天被逐出道宫想要对他做一些什么的宵小之辈了,不会再轻易敢有这种刺杀。
  
      如今,该轮到公孙世家恐慌了吧。
  
      消息传回至圣道宫,不少人心颤,没想到太行山会率先为叶伏天出头。
  
      天刑宫的一座宫殿之中,宁闲一掌将身旁的石椅拍碎,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青筋暴露,甚至略有些狰狞,丝毫没有了他身为贤君级别人物该有的气度。
  
      他刚得到消息,宁氏被灭,那是他的家族,即便宁氏如今衰弱,但依旧是他的根,宁氏之人,都和他血脉相连,如今,被太行山灭掉,他的心在滴血。
  
      “猿弘,你欺人太甚。”宁闲怒吼一声,极其的愤怒,他恨不得立即杀上太行山。
  
      然而,猿弘乃是荒天榜排名十八的强者,他虽为天刑宫长老,但依旧远远不是猿弘的对手,莫说是他,整个至圣道宫能稳压猿弘的人,除了大宫主之外,大概便只有二宫主柳禅和战圣宫宫主斗战贤君。
  
      斗战贤君乃是叶伏天的老师,听闻这些天在追究叶伏天被刺杀一事,哪里会为宁氏出头,这件事,只有二宫主柳禅出面才能报此仇,天刑宫宫主都不行。
  
      然而,道宫不参与外界恩怨纷争,柳禅又怎么会为宁氏出头?
  
      目光闪烁,宁闲站起身来迈步而出,随后朝着圣贤宫所在的方向而去。
  
      圣贤宫,柳禅当然也得到了消息,当宁闲来到这边之时,他发现天刑宫宫主和战圣宫宫主斗战贤君,都在这里。
  
      他脸色略微变了变,随后对着诸人欠身,而后目光望向柳禅道:“二宫主,太行山妖兽凶狠毫无人性,当年于荒州落脚之时便曾经爆发过血腥之战,没想到如今时隔多年凶性不改,屠我宁氏一族,虽在人族多年,但依旧没有人性,二宫主当号令荒州诸强,将太行山剿灭,以绝后患。”
  
      柳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宁闲,千圣岛外发生的事情,是你所谋划?”
  
      斗战贤君眼神同样冷漠的凝视着他,顿时宁闲感觉到了一股压力,没想到还是比斗战贤君来晚一步。
  
      “此事我只是知情,但并非我所谋划,叶伏天既已被逐出道宫,他之事我自不会干涉,因此没有理会。”宁闲当然不会承认是他所做。
  
      “宁垣在刺杀之前回到道宫,他曾去过一趟公孙世家,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宁垣自己的决定?”斗战贤君冷漠开口,声音透着威严之意:“即便叶伏天离开道宫,他依旧是我的弟子,你竟然胆敢在他刚踏出道宫便谋划暗杀,而且提前布置,你可知罪?”
  
      “斗战宫主何必血口喷人,更何况,叶伏天违背道宫意志,甚至站在道宫的对立面才被逐出道宫,既被驱逐,当然和道宫再无任何干系,也和战圣宫无任何关系,宫主此言是站在私人的立场还是道宫的立场?若是私人立场要对付我便直言,我自不是宫主对手,若是道宫立场,我不知有何罪。”宁老冷冷的说道。
  
      他来此,一为告状,二为自保。
  
      “天刑,你怎么说?”斗战贤君没有去看宁老,而是望向天刑贤君,天刑宫宫主执掌刑法,这些事情本该由他来掌管,但宁闲乃是天刑宫长老。
  
      “宁闲所说没有错,叶伏天既然被逐出道宫,那么他之事已经与道宫无关,这是私人恩怨,从道宫而言,无权处置宁闲,当然,太行山为叶伏天报仇一事,这些恩怨我道宫同样管不了,只是,太行山那些妖兽手段确实过于狠辣,竟灭宁闲一族,若诸势力都这般效仿,荒州迟早一片血雨腥风。”天刑贤君开口道。
  
      柳禅平静的看着诸人,开口道:“这些事皆非我道宫所管,便到此为止吧,宁闲,你若前去寻仇,便堂堂正正,虽死不悔,那时,我道宫不会干涉你的私人恩怨,你是生是死,也和道宫无关。”
  
      “是,二宫主。”宁闲点头,心中暗恨,果然,根本不可能说服柳禅去动太行山,能够自保已算是不错。
  
      斗战贤君冷漠的扫了宁闲一眼,开口道:“叶伏天和余生被逐出道宫,此事虽从原则上而言和道宫无关,但他们刚出道宫便遭劫杀,我道宫乃荒州圣地,名誉何在?再有下次,休怪我不讲道宫情面,以私人恩怨解决。”
  
      说罢,斗战贤君转身迈步而去,魁梧的身躯每一步迈出都发出清脆的声响,给人一股沉重的压迫感,宁闲盯着他的背影,脸色有些难堪。
  
      “宁闲,好自为之。”柳禅淡淡的扫了宁闲一眼道。
  
      显然,宁闲所做的事情,他同样是有些不快的,但终究也没有和他计较。
  
      …………
  
      白云城,荒州西域双城之一,和炼金城齐名,一直以来都是整个荒州最顶尖的势力。
  
      这座宏伟无比的主城,强者如云,极为繁华。
  
      此时,在白云城外,上空之地,忽然间有金色光辉洒落而下,许多人抬头看天,心头猛烈的颤动着。
  
      那是一尊尊黄金猿,身躯庞大,通体黄金所铸。
  
      不久前,荒州东域有消息传来,太行山群妖降临宁氏一族,灭宁氏。
  
      如今,太行山黄金猿,杀来白云城,诸人当然明白是为何而来。
  
      只是,如今公孙世家已经依附于白云城,太行上竟然敢直接前来?未免也太过放肆。
  
      “快去通知城主。”白云城外有守卫开口说道,此事事关重大,太行山猿弘到来,白云城内除白云城主白孤之外,根本没有人挡得住猿弘。
  
      此时,白云城内,一座恢弘府邸,威严气派,像是刚修建而成,这里便是公孙世家迁居之地。
  
      然而这段时间以来,公孙世家之人一直心中忐忑,原因无他,东域传来宁氏灭门的消息太过心惊,他们以为此次刺杀根本无人敢管,也管不了,但没有想到太行山强势降临,践踏宁氏,为叶伏天出头。
  
      既然太行山敢动宁氏,当然也就敢动他们公孙世家。
  
      这时府邸之中,有两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人赫然乃是公孙世家的家主公孙靖,和他下棋之人乃是白云城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云家家主云豪,白云城白家统御,但许多事情都是云家在做,云豪在白云城权势极大,乃是荒天榜上的强者,排名末尾九十八位。
  
      “公孙兄放心吧,白云城不是宁氏,既然公孙兄如今来了白云城,那猿弘还不至于如此大胆敢杀入白云城,这里是白云城主的地盘。”云豪对着公孙靖开口道,声音显得格外的豪气。
  
      “嗯。”公孙靖点头,但难免还是有些忧心。
  
      “咚。”此时,地面陡然间震颤了下,云豪眉头微皱,公孙靖心中陡然间涌现强烈的不安。
  
      “咚、咚!”地面像是发生了地震般,剧烈的颤动着,两人精神意志弥漫而出,朝着远处扩散,下一刻两人脸色都变了,云豪神色难堪,而公孙靖则是直接站起身来,大声道:“所有人全部后撤。”
  
      猿弘,竟然真的杀来了。
  
      “公孙翎,快去找城主。”他继续大喊一声,宁氏前车之鉴,他可是清楚的知道太行山猿弘不是来玩的,是来灭门的,他怎么能够不慌。
  
      “公孙兄莫急。”云豪站起身来神色冷漠,身形一闪,便迈步而出朝着外面而去,目光望向远处杀来的妖猿,朗声开口道:“猿弘,这里是白云城,你未免太过放肆了。”
  
      白云城主白孤,荒天榜第四,排名在他前面的三人,有一位他的老师、一位他的师叔,最后一人在冰雪圣殿,这意味着,荒州,几乎是没有人敢触怒白云城主的。
  
      如今太行山竟然胆敢直接杀来这里,当真是放肆。
  
      “咚、咚!”地面剧烈的颤动着,一尊尊黄金猿降临而至,有妖猿直接从旁边绕过,隐隐要将公孙世家围起。
  
      “滚。”猿弘巨大的黄金瞳孔冷蔑的扫了云豪一眼,荒天榜排名末尾的存在,没有资格在他面前对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