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伏天氏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猿战的棍法

第五百六十五章 猿战的棍法


      第一战的结局虽让诸人心头震撼,但当第二战的双方走出之时,所有人便将那念头抛却,再一次关注战场之上。
  
      果然如今走出来的人,每一次都能够引起他们内心的震荡。
  
      听雪楼的徐缺,对战南天府的南昊。
  
      杀神之剑听雪楼主的传人,将在这里战南天银枪的后人,这样的战斗若是放在平日里几乎难以见到,但在这一舞台,每一场都是这种级别的战斗,怎能不令人怦然心动,这大概便是至圣道宫三年一度的考核魅力之所在吧。
  
      徐缺的神色看似懒散,像是毫不在意般,但身为杀神之剑的传人,他的专注力是毋庸置疑的,如若真被表象所欺,会死的很惨。
  
      因此,南昊从踏上战台的那一刻,目光就牢牢的锁定着徐缺,就像是一柄笔直朝前的银枪。
  
      战场之上,忽然间绽放一股无形的肃杀之意,萧杀剑意化作一股杀气风暴,吹动着南昊的衣衫,他站在那,便感受到无比可怕的杀人剑意在身上肆虐,手掌伸出,南昊手中出现一杆璀璨无比的银色长枪,命魂绽放,一柄欲刺入苍穹的可怕银枪出现在那,这柄银枪释放出夺目的光彩,随后缓缓浮起,周围出现了无数枪影,直指徐缺所在的方位。
  
      面对徐缺这样的对手,强如南昊,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杀神之剑有多危险,整个荒州的人都清楚。
  
      满天杀意化作剑气,呼啸杀出,直奔南昊的身体而去。
  
      南昊身后上空银色长枪颤动,顿时无尽枪影爆发,吞吐出一道道可怕的银色光辉,笔直的杀向徐缺,每一道银色光辉都像是真正的神枪所化,透着一往无前的锋锐之意,空气发出可怕的音爆声,将杀伐剑气都撕成粉碎,直奔徐缺的身体而去。
  
      徐缺的身体动了,化作一道模糊的影子,无尽杀气汇聚于他手中的剑之上,一道剑光斩出,顷刻间有银色光辉从中间劈开,直接斩断,然而诸人的目光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便见剑已经出现在另一处方向,继续劈开了银光。
  
      在诸人震撼的注视下,那无尽的银色光辉像是在同一刹那被斩开,没有人知道这一瞬间徐缺的剑有多快,斩出了多少剑。
  
      他们只看到此时南昊的身前出现一抹惊天剑华,那是杀神之剑,一剑开天,没有人能够形容那一剑的惊艳。
  
      叶伏天同样盯着这一剑,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徐缺斩出了很多剑,但他看清楚了,至始至终,徐缺只出一剑,仅仅一剑,如行云流水,随身法而动,直接降临南昊的面前,他在想若是他面对这样的一剑,该怎么挡。
  
      南昊的眼瞳中闪过一道银光,他的长枪笔直的朝前刺出,没有一丝的犹豫。
  
      “叮!”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惊天剑影终于停下,诸人看清楚了那一剑,直取南昊的咽喉,但却被长枪挡住了,枪尖笔直的刺在剑尖之上,没有一丝的偏移。
  
      许多人看向南昊那双银色的眼眸,传闻南天府练枪先练眼,要有着极强的洞察力,枪法、要比别人更快、更准、更狠,才能修炼到极致。
  
      剑和枪碰撞的那一刻,无比可怕的杀伐剑气肆虐,还有一股可怕的枪之锋利气息,在中间出现了两道无形的光幕屏障。
  
      但就在此刻,南昊的命魂绽放无比夺目的光辉,他脚步往前一迈,枪尖继续往前,一股无与伦比的绝世锋芒从银枪上绽放而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出现,诸人只见枪尖出现刺眼的光芒,剑,正在一点点的被粉碎。
  
      陨神枪法,无坚不摧。
  
      就在剑崩溃的刹那,一道风拂过,长枪像是直接刺入了徐缺的咽喉,那身影破碎,随风飘散,然而却只是一道残影,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降临南昊身上,他眼瞳中银光闪耀,没有任何的犹豫,长枪横扫而出,在侧面方向,徐缺的身影凝实,手中没有了剑,却像是捏着一道道杀伐剑意。
  
      徐缺擅长的是杀人之剑,从来不是和人硬碰的剑法。
  
      南昊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股可怕的剑气风暴,甚至诞生杀气飓风,环绕着他的身体,诸人只见到南昊一枪枪杀出,每一枪的威力都是无比的惊人,而且极其的快。
  
      但南天府的观战之人眼神却格外的凝重,南昊此刻的枪法越快越狠,意味着他承受的防御压力便越大,以攻代守,南昊,始终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中。
  
      叶伏天盯着这一战,他发现徐缺一直凭借杀伐剑意和身法环绕徐缺的身体,他出剑很少,每一次出剑都是极其危险,犹如必杀之剑,让人生出一身冷汗,因此虽出剑不多,但南昊却不得不猛攻,一直处在极度危险的高压状态中。
  
      “这就是杀神之剑吗。”叶伏天心中暗道,徐缺的剑和燕九、叶无尘的剑完全不同,看起来威力甚至不如南昊的陨神枪,也不那么霸道,但是给叶伏天的感觉,徐缺要比燕九危险。
  
      “这样的战斗南昊只要稍有破绽,就要败,除非他能够攻下徐缺。”许多人心中生出一个念头。
  
      这场战斗持续了很久,没有人知道南昊刺出了多少枪,但最终当一切烟消云散之时,徐缺站在他的身侧,但南昊的咽喉有着一滴血迹往下滴落,有一道血痕出现在那,刚才只要徐缺的剑再刺深一点,南昊便当场殒命。
  
      “领教了。”南昊开口说道,这一战对他而言可谓非常憋屈,一直是在一种压抑的状态下攻击,根本没有尽情的释放,但这一战他也学到了很多,回去后该好好想想如何淬炼自己的枪法,让自己面对徐缺这样的人物之时不至于如此的被动。
  
      此战,徐缺胜。
  
      他的剑、他的耐心、对时机的把握,都是惊人的可怕,杀神之剑听雪楼主荒天榜第九,排在荒州四大剑修之首,此刻诸人隐隐知道了为什么,他的剑并不一定比剑圣山庄的燕无极更强,但他的危险性无人能比。
  
      许多人在想,若是徐缺和燕九战斗,会是怎样的情景?
  
      若是这一战燕九也能够突围杀入十强,也许真有可能看到荒州最强两大剑修传人之战。
  
      战斗继续,第三战走出的身影分别是,猿战,钟离,依旧是强强碰撞。
  
      猿战体型庞大,身躯魁梧,那庞大的身躯犹如黄金浇灌而成,每踏出一步战场便为之一颤,给人一股极强大的压迫力。
  
      猿战或许并不是战场中最强者,但他绝对是给人压迫感最强的。
  
      但钟离的眼神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这位来自离路的最强者,神色冷静得可怕。
  
      “嗡。”
  
      璀璨无比的金色光辉绽放而出,钟离的身体周围当初一轮轮金色光幕,他最擅长的同样是霸道金属性力量,周身的光幕像是有着古老的字符,命魂绽放,那是一尊巨大的金色宝鼎,在虚空中旋转,更强的金色符光弥漫而出,使得他身体周围像是出现了一面面金色的符文之墙。
  
      “咚。”
  
      猿战踏步而出,黄金身躯往前迈步之时,地面震颤,他抬起手掌,巨大无比的金色大猿掌拍打而出,朝着符文之墙轰去,一声金属撞击的剧烈声响传出,符文之墙震荡,无数符文之光闪耀,墙壁颤抖,却并没有破碎。
  
      “好强的防御。”诸人暗道一声,猿战乃是妖兽黄金巨猿,力量爆炸,恐怕在场的只有蚩蒙能够和他比拼力量,钟离自然要防御。
  
      “吼。”一声咆哮,天地间狂风掠过,猿战身躯仿佛变得更加庞大,巨大无比的黄金大掌印继续拍打而下,砰砰的巨响声不断,符文之墙出现裂痕。
  
      然而钟离眼神却极为锋利,凝视猿战道:“你的力量仅此而已吗?”
  
      话音落下,一道鼎声响起,命魂宝鼎之上释放无比夺目的符文之光,顷刻间将钟离身体护在其中,当猿战又一掌拍下之时,鼎声震荡天地,一股无比可怕的金色符文之光席卷而出,撞击在猿战的身体之上,使得那庞大的身躯连续后退。
  
      钟离脚步往前迈步而出,天地间无尽金色灵气朝着他身体汇聚而来,金色的光幕一轮轮的绽放,他遽然间朝前加速,随后笔直的朝着猿战轰出了一拳,猿战自然毫不畏惧,直接和他对轰。
  
      钟离拳头之上出现一尊巨大的金色宝鼎虚影,金色的狂风肆虐,猿战竟被这无比可怕的一击震得连连后退。
  
      “九鼎真气。”诸人目光看向钟离,九鼎真气乃是武道功法,钟家的绝学,和钟家嫡系的命魂完美匹配。
  
      猿战脚步停下,他伸出手,顿时一根金色长棍出现在掌心,手臂一颤,猿战脚步往前踏步而出,恐怖的金色风暴朝着长棍汇聚,诞生一股极为强横的气势。
  
      猿族的八十一式天行棍法吗?
  
      钟离丝毫不避,九鼎真气运转到极致,一轮轮金色光幕席卷而出,他虚空踏步,抬手镇杀而出,顷刻间一尊巨大宝鼎虚影镇压而出,而猿战的金色长棍怒劈而下,将宝鼎轰碎。
  
      钟离神色不动,周围更加可怕的武道真气诞生,命魂绽放无尽光辉,他抬手一拳拳轰出,每一拳都蕴藏宝鼎虚影,顷刻间天地间诸多宝鼎碾压而过。
  
      猿战长棍舞动,天行八十一式棍法轰裂一切,将杀伐而至的宝鼎尽皆粉碎,轰击之时脚步继续往前,杀向钟离。
  
      宝鼎不断崩灭破碎,金色的符文之墙壁也碎裂,钟离眼看对方靠近而来,他冷喝一声,命魂直接飞出,顷刻间猿战的头顶上空出现九尊真正的宝鼎,宝鼎下方像是刻有符文古字,朝下方镇杀而下,笼罩着猿战的庞大身躯。
  
      猿战棍法连续轰出,但命魂攻击的同时钟离的动作也没有停止,一时间万千宝鼎同时镇杀而至,猿战庞大的身躯被困在那片天地间,只能疯狂攻击。
  
      “猿战能不能防御住?”许多人心中暗道,钟离看来已将九鼎真气修行到了一个极可怕的地步,猿战出生自黄金猿族,先天力量更强,钟离只能疯狂猛攻,这一波攻击若是被防下,凭借猿战的力量最后败的依旧会是钟离,但若是防御不下,猿战便也可能战败。
  
      漫天的金色光辉镇杀而下,每一尊宝鼎都蕴藏无与伦比的威力,此时,猿战脚步猛踏地面,一股无比可怕的大势降临身躯之上,身上的黄金光辉更为璀璨,漫天的棍影仿佛在此刻收缩,化作了一棍,朝着虚空劈杀而出。
  
      “铛……”命魂宝鼎铮铮而鸣,竟被震飞出去,而身前的诸多宝鼎虚影,尽皆粉碎,一股可怕的气浪席卷而出,钟离的攻击为之一滞。
  
      “咚。”一声巨响,猿战再次踏步往前,威压更强,朝着前方轰出了第二棍。
  
      “铛!”命魂震荡飞退,钟离喷出一口鲜血,符文墙壁被震荡粉碎,恐怖的大势让他无法站稳身体,而猿战脚步继续迈出,身上的威势竟然还在变强,犹如一尊黄金神猿降临世间,不可撼动。
  
      “好霸道的棍法。”诸人心头颤动,猿战,竟然反击了,没有继续防御。
  
      “这不是天行八十一式。”至圣道宫方向,那些大人物目光一闪,这像是天行八十一式棍法的进化,更加强大了。
  
      当第三棍轰出之时,钟离耗尽全身力量运转九鼎真气抗衡,但没有丝毫的悬念,他的身体直接被震飞了出去,在远处坠落而下。
  
      “有些像叶伏天的棍法。”一些见过叶伏天出手的人目光一闪,辰路中还有圣天城的很多人见到过这棍法,猿战怎么也会?
  
      而且,这棍法更适合猿战,仿佛本来就该属于他,莫非叶伏天和猿战能够走到一起,是因为这棍法?
  
      太行山猿族强者看到猿战爆发天行九击,巨大的眼瞳中射出金色光芒,好强,猿战的父亲内心震荡,看来应该是猿皇所创的棍法无疑了。
  
      猿战,夺到前十中的一个名额!
  
      ps:早啊,手滑点了个日更万字的爆发活动,大家估摸着无痕能够完成几天?今天第一天要不要加把劲,还有月底了月票大家快扔了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