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圣墟 > 第1323章 神话出山大一统

第1323章 神话出山大一统

    南部瞻州的霸主被击杀,血雨滂沱,天地异象震惊阳间,这实在可怕,连三方战场上都坠落下成片的神魔尸骸,景象恐怖。
  
      许多人都感觉末日来临,犹若天塌地陷,有些家族,有些大教投身在瞻州阵营,完全绑在这辆战车上了,可是现在,却是这样一个结局,怎能让他们不怕?
  
      “师祖!”
  
      有一位老者大叫,披头散发,撕心裂肺,冲上了高空,迎着血雨,看着满天坠落的神魔尸体,彻底发疯了。
  
      他是南部瞻州霸主的一位亲徒孙,称得上嫡系传人,结果今天却见证了自家一脉的败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瞻州那位的来头有多么大,实力多么的高深莫测,实在是天纵神武的生灵。
  
      可是现在却死了,而且就死在了瞻州,都没有来战场上,怎能这样?
  
      “啊……不!”
  
      还有些许多人在大叫,都是一些老妪、老头子,不知道活了多少个时代了,全都是一方名宿高手。
  
      他们的家族跟瞻州绑定了,现在却一败涂地,连那位霸主自己都死了,可谓大势已去。
  
      有些人内心惶恐,因为,他们隐约间感受到自己家族中的老祖跟着战死了,因为就结庐于那位霸主的闭关地不远处。
  
      这样做,一是以示尊敬,二是表忠心,为其护法。
  
      果然,瞬间而已,有传送场域爆发刺目的光束,各种消息自天下各地传来,一时间瞻州阵营乱了。
  
      “五祖殒落,被人一指击破头颅,形神俱灭,天啊,族中最强的老祖竟然逝去了?!”
  
      “玄海老祖坐化了,被人以精神场域覆盖,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就无声无息的死在瞻州那片密土中?”
  
      各族的进化者疯狂了,从南部瞻州传来的消息实在骇人听闻,让他们震惊,自家族中的底蕴,顶尖老祖居然相继死去。
  
      南部瞻州到底发生了什么?霸主惨死,连那个大家族的老祖也都跟着毙命,有些过于可怕。
  
      消息传来后,震动了三方战场,让另外两大阵营的人都瞠目结舌,感觉不可思议。
  
      他们在严重怀疑,难道是自己所在阵营的霸主出手了,发动袭击,直接轰灭了南部瞻州的那位霸主?
  
      消息满天飞,可谓人心惶惶。
  
      当然,也有一些人比较镇定,这是那些走上战场纯粹是为了立战功换取花粉、经文的大量散修。
  
      他们对谁最终统驭阳间后成为终极进化者不是很在意,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真正在担心的是那些押宝在瞻州霸主身上的大家族!
  
      “不可能,师叔祖也跟着死了,天要亡我们这一系吗?”有一位老天尊怒吼,正是南部瞻州霸主的徒孙。
  
      他所透出来的这则消息让人惊悚,他的师叔祖是谁?论辈分算的话,意味着是那位霸主的亲师弟。
  
      南部瞻州霸主还有亲师弟?这简直让人觉得疯狂,这必然是和其一个级数的存在,正常来说师兄弟联手,简直能直接硬撼贺州与雍州两大霸主的联手之力。
  
      谁都没有想到,南部瞻州的水这么深,实力底蕴如此恐怖。
  
      可是,现在他们败了,而且都让人格杀了,这就显得极其不正常了,而且无比的吓人,让人觉得发瘆。
  
      “天啊,南部瞻州等于有两大霸主,结果都在一日间死亡了?”
  
      三方战场上引发风暴,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难怪早先时异象惊世,让人觉察到似乎有两位霸主先后殒落,这竟然不是错觉,而是真实的。
  
      只不过早先时人们认为,可能是两大霸主交手后同归于尽了,怎能料到,竟是瞻州败了个彻底。
  
      三方战场,瞻州阵营中,一群人如同末日来临,浑身冰冷,各种哀嚎声、恸哭声响彻天地。
  
      有人意识到,自己的家族完蛋了,尤其是跟南部瞻州霸主这辆战车捆绑紧密的家族,全都脸色煞白。
  
      因为,从瞻州传来的消息看,那里正在被清洗,但凡参与过深的势力都有可能会被血洗个干净。
  
      同时,人们第一时间猜测到,一定是西部贺州与东部雍州的两大霸主联手了,不然的话何以如此?
  
      不然的话,南部瞻州阵营的师兄弟二人共掌大局足以吓死人,想必雍州与贺州的两大强者得到消息,暗中联合起来,先一步发难了。
  
      有人扼腕长叹,南部瞻州原本是一手好棋,底子太深厚了,结果消息可能泄露,却成为了取死之道。
  
      “恒族在南部瞻州,这可是号称阳间数一数二的家族,他们怎样了,没有支援师祖吗?”
  
      有人小声道。
  
      恒族实力太强了,与佛族、姬族、道族、黎族号称阳间最强五族,而隐约间更有第一族之势。
  
      甚至,有人怀疑,恒族中有莫名时代的老家伙活着,实力深不可测,真要去争的话,不见得弱于瞻州那位霸主。
  
      “没有消息传来,料想也是凶多吉少,拼了,我们去贺州还有雍州阵营杀人,为老祖保报仇!”
  
      有老者怒吼,即便大势已去,但是他们依旧想复仇,现在红了眼睛。
  
      轰!
  
      就在这时,不要说三方战场了,就是阳间都在剧震,这是大道的和鸣,是诸天的共颤栗。
  
      所有人都骇然,不禁抬头观望,那是什么?
  
      在南部方向,出现一盏灯浮现,起初朦胧,如同自那蒙昧时代穿越而来,出现在这一世,到了天地尽头。
  
      那盏灯的出现,蒸干了天地间的滂沱血雨,也让那成片坠落的神魔尸骸消失了,它越发的绚烂,最后如同一轮大日照耀。
  
      轮回灯!
  
      一盏古灯,属于南部瞻州那位霸主的的兵器,据悉其实是大道的三大部分之一,自大道分解出去后,化形成轮回灯。
  
      现在,它出现了,这是要做什么,镇压当世吗?
  
      那位霸州都死去了,连这盏等都没有来得及祭出来,可想而知,战斗多么的突然与仓促,结束的很迅速。
  
      这盏灯越来越大,并且极尽绚烂,简直要覆盖了整片南部区域,与天齐高,隐约间,似乎背后连着一条古路。
  
      轰!
  
      突然,一支混沌锏出现了,从东部区域飞来,降临而下,直接对接在轮回灯上,让它缩小,不断扭曲。
  
      到了后来,那片区域宛若炸开了,大道之光浮现,如同亿万缕瀑布垂落,淹没那里。
  
      两件兵器在融合,在归一!
  
      “该死的,是雍州阵营的人出手,杀了霸主!”有天尊怒吼,眼睛猩红。
  
      因为,雍州霸主的兵器就是这混沌锏!
  
      有传言称,当轮回灯、万劫镜、混沌锏融合归一时,就是持有者成就终极进化者之际,诞生出盖世无敌的生灵。
  
      那时,诸天大道和鸣,万道归一,莫有匹敌者。
  
      现在,有人在走这条路,已经成功了一半,将那轮回灯给吞噬了,正在吸收。
  
      轰隆!
  
      最终,那轮回灯消失了,没入混沌锏,但那混沌锏也因此而发生变化,通体都在发光,如同一盏灯在燃烧。
  
      “杀,我们拼了,为族中的兄弟姐妹报仇!”
  
      有人喝喊,冲向雍州方向。
  
      同时,也有人大喊道:“贺州的人也不是好东西,若非他们两家联手,祖师怎么可能会死,也去他们那里杀一通,能拼掉一个是一个!”
  
      三方战场上乱了。
  
      而十尾天狐的帐中洞府内,楚风目瞪口呆,这一晚发生了太多的事,一位霸主死掉了,疑似雍州阵营的霸主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呵,你想逃吗,我将你交出去的话,我想外面的那些人会很开心。”
  
      十尾天狐苏仙笑吟吟,没有起身,在那里瞥了楚风一眼。
  
      这时,外面有强者怒吼声,有神王在横空,有天尊在冲霄,全都杀出去了,可谓大乱,非常危险。
  
      楚风果断就要遁地而去,想利用场域的手段离开,但是,第一次尝试居然失败了,这里有非凡的布置。
  
      “咱改天再一起沐浴可好,我要离去了。”楚风调侃。
  
      “你还是留下吧,慢慢讲我家祖上的事。”十尾天狐苏仙大眼灵动,虽然带着笑,但却也在威胁。
  
      她想知道楚风是否真的认识石狐天尊苏灿,想了解究竟。
  
      “下次吧,我现在真的该走了。”楚风果断起身,跃出木桶,带起水花。
  
      “你恐怕走不了。”十尾天狐眯缝起美目,进行威胁。
  
      “我真能走!”楚风答道,这一次他果断祭出一个……人!
  
      他几乎都将羽尚天尊给遗忘了,遭遇觅食者,遇上那只黑色巨兽,各种混乱与紧张。
  
      楚风曾怕觅食者杀掉羽尚,将其送进石罐中,直到这一刻才想起,才给放出来。
  
      “前辈,我们赶紧走,三方战场大乱了!”楚风说道。
  
      苏仙目瞪口呆,任她手段高超,底牌很多,可是也惹不起随身带着一个老爷子的怪物啊,只能干瞪眼。
  
      羽尚天尊一阵迷糊,他在石罐中呆了很长时间后才苏醒,数次想自己出去,结果都失败了,直到楚风放他出来才重见天光。
  
      “嗖!”
  
      有天尊带着,楚风他们的速度太快了,第一时间消失在夜空中。
  
      “你,等着瞧!”苏仙气恼,在后面站起,露出雪白而朦胧的无暇肌体,盯着帐篷上被撞出来的大洞。
  
      “贺州所有人退后,不得开战!”这时,有苍老的声音响彻战场,提醒贺州的进化者不要去厮杀。
  
      并且,有大片朦胧的光笼罩了贺州阵营方向。
  
      “南部瞻州那两位道友的殒落与我贺州修士无关。”这时,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时间,人们震惊了,瞻州的师兄弟难道不是被贺州与雍州的两大霸主联手所杀?
  
      很快,人们意识到,所有这些事都似乎是雍州霸主一个人干的?
  
      这时,羽尚带着楚风回来了,出现在雍州阵营方向,一片朦胧的光从天际尽头倾泻而下,那是一支混沌锏,覆盖此地。
  
      “是我杀了那两人!”
  
      有人开口,震动了天上地下。
  
      楚风吃惊,抬头仰望,见到那朦胧的混沌锏后方,仿佛有一个顶天立地的雄伟男子,正在极尽遥远处俯视此地。
  
      “那是谁?”所有人都吃惊,他就是雍州霸主吗?
  
      可是,有些人见过雍州霸主,现在却不认识此人,深感愕然。
  
      很快,楚风发现了一个人的异常,那是青音仙子,她竟然情绪波动极其剧烈,美眸泛出异彩,站在远处,轻声自语道:“神话中的神话,我就知道,你会踏出那一步,今世出山,气吞山河!”
  
      一刹那,楚风觉得有些不舒服,有点扎心啊。
  
      接着去写第二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