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秣马南宋 > 第三百零五章 一尊铜像

第三百零五章 一尊铜像

第三百零五章一尊铜像
  
  危机终于过去,石斌这种干脆的人对此时的状况是非常满意的。因为他知道贾玲虽然是大小姐其实心机却不深,一高兴起来就是个孩子一般,如今她就是那样。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回鼎州把一切都安排好后再开拔成都。
  
  回鼎州也是策马狂奔,为防振坏了那尊精致的玉雕,石斌还专门买了几十斤鸭绒放到了装玉雕的袋子里。这种细致关心让贾玲更加高兴,故而虽然一路上车马劳顿却高兴不已。
  
  一路狂奔了十余日到了鄂州之后石斌与贾玲两个愣娃却发现一个尴尬的事情:贾似道如今已不是沿江制置大使,而是两淮制置大使,淮东安抚使,知扬州。所以他现在应该在扬州而非鄂州。再折回去送这喜报当然不可能,不告诉贾似道更加不好,故而只好派一个亲卫去送信。只是一再叮嘱不可说出这尴尬事,若是贾似道问起,就必须说是成都有急事无法耽搁。
  
  既然是石斌亲卫,人当然都很聪明也知道轻重,当即承诺绝不多一句嘴,请石斌与贾玲尽可放心。这么一个小插曲虽然让二人有些尴尬但也算给枯燥的回程平添了几分趣味,所以接下来的路上反而更愉快了。
  
  一进鼎州城,石斌二话不说就带着贾玲回了府邸,至于李超要干嘛就随他了。贾玲兴奋不已的拿着玉雕把玩仿佛毫不疲劳,而石斌则不管不顾的钻进了自己书房的休息室内,倒头就睡了起来。石斌如今的想法就是睡个痛快,没有一个人打扰,能睡到自然醒就好。
  
  可惜这只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美妙的期待。刚睡到了上灯时分,石斌就被赛西施在门外以吃饭为借口叫了起来。这个疲惫得都快散架的人统共睡了不过两个时辰,虽然不想起来却是赛女匪来,绝不可能不起来,所以感觉实在是没多少意思。脑袋都快爆炸的石斌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口,准备朝她兴师问罪,想知道她为何这么不懂体谅别人,尤其是她的为了成功终日奔波在外的丈夫。
  
  不过门一打开他便后悔了,似乎无法问罪,因为赛西施的怒气明显比她更甚。
  
  这是怎么了?石斌看不懂目前的情况。自问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赛西施的事情,贾玲累得不轻应该也在休息,不可能触到她的逆鳞。
  
  正在恍然不知所以的时候,小琴从赛西施的背后闪了出来,两只手还不住的做着让他感到熟悉的动作。
  
  “说!为什么只跟她买,不跟我买?”赛西施爆发了。
  
  “什么叫只跟她买不跟你买····”石斌头脑仍旧不是很清楚,于是反问道。
  
  见石斌还没明白过来,小琴急得直跳脚,不住的做着‘玉雕’的口型。虽说还不是很清醒,但是结合这么几个信息,石斌立刻明白了赛西施为何如此暴怒。
  
  “这不是事情太急,就忘了····”石斌下意识的说了句实话,但话一出口就后悔不已。暗骂自己够蠢,怎么可以说忘了赛西施?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好立刻又开口道:“忘了把给你的那尊雕像给带回来了,应该是落在了临安的那个客栈之中。”
  
  再傻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假话,但对赛西施这个外刚内柔的女人来说却很适合做缓
  
  兵之计。听完石斌的话,赛西施虽然眼中还满身怒气但语气却柔和很多,说道:“果真如此?”
  
  “当然是真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假话,不过我不计较。但你必须也在五日之内给我准备一份我喜欢的礼物。”赛西施毫无商量余地的说。
  
  这句话石斌并不意外,也不感觉这个礼物难准备。在他看来照葫芦画瓢也准备一尊玉雕就是。
  
  “哼,别想也用玉雕来搪塞我!我要别的!”赛西施冷哼一声说,未等石斌回过神她便转身离开。
  
  看着站在门口迟迟没有离开的小琴,石斌开口道:“小琴你怎么还在这里?”
  
  “老爷,二夫人的怒气是小琴惹的。大夫人让我将那尊玉雕收到我的闺房藏好,但我却在你们卧室之中把玩,结果被前来问候的二夫人给撞见了···”小琴一边战战兢兢地解释声音也是一边越来越小。
  
  虽说小琴有点过错但大错不在她而在自己,由于事先没想到也得给赛西施也准备一份礼物结果弄了个这结果。于是石斌微笑着安慰道,“小琴,这不怪你。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给二夫人也准备一份礼物才让她生了气。只要我没准备这礼物,即使她今天不生气,迟早也会生气的。”
  
  石斌的话算是让小琴稍稍舒服了点,但她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只是站着门口一句话也不说。
  
  反正已经睡意全无,心情不爽的石斌也懒得再管其它一屁股坐到了书房的楠木椅上休息,并命小琴给他泡一壶龙井来,也算通过品茶来转移不快。
  
  若是在平时石斌肯定会将小琴给哄出书房,自己一个人呆着直到心情平静下来为止。但此时却不想,因为他还有个大问题要解决:给赛西施准备一件她喜欢的礼物。他没精力理睬小琴,随她去。
  
  玉雕···木雕···铜像···在石斌脑海之中转来转去的就是雕像,只是材质不同,但这明显不合赛西施的要求。虽说送了这礼物赛西施肯定会消气但却会引起她的误会,认为她这个平妻妾室不如贾玲这个正室受石斌喜爱。
  
  暗叹真是自作自受,让贾玲挑一个她喜欢的就好。何苦还要劳神费力自己主动送一个她喜欢的?如今倒好,贾玲高兴了赛西施生气了,自己身心交瘁了。
  
  应该是看出了石斌的不快,泡好茶的小琴站在一旁说道:“老爷,您是不是因为刚刚二夫人的话而烦恼?如果是,小琴想出一份力以弥补我的过失。”
  
  下意识的想拒绝,但话未出口却想到了小琴也是一个女人,应该比她更懂赛西施。故而临时改口道:“好吧,你就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老爷,小琴并未想出多么好的办法,只能告诉你一些二夫人经常念叨的事情。”
  
  念叨的事情?知道赛西施念叨的事情定然能推断出她想要什么,小琴能告诉他这些,石斌自然高兴不已,说道:“快说,从来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愁的就是忘了留意她平常想要些什么!”
  
  “是,老爷。二夫人和大夫人不一样,她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她经常出城去骑马狩猎,遇到赛大人还都会说起他们当年在山寨的日子。”
  
  “你的意思是她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想回去当土匪?”石斌惊讶的说
  
  噗嗤一笑,小琴道,“老爷误会了,二夫人只是很想经常去她的山寨看看,因为那里有她很多美好的回忆。但她是绝不会再回去当土匪的,这个她当着大家的面都说过。”
  
  “还有吗?”
  
  “还有一点就是二夫人似乎很喜欢好的铠甲,经常拿着各种铠甲比较,似乎在钻研它们各自的优劣···”小琴有些不理解的说道。
  
  小琴虽然不解,但是石斌却越听越高兴,忽然大笑着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好!小琴你快去将王三给我叫来,我要跟他商议事情。”
  
  小琴这犯了错的人可不敢有丝毫拖沓,飞快的去王三那将他带到了石斌的书房之中,再又乖巧的退了出去。
  
  “王三,这次回来时我送了贾玲一尊玉雕做礼物,却忘了给赛西施也送一尊,如今她闹了起来,也想要一尊。刚刚小琴告诉了我一些赛西施的爱好,我也想出了个大概,如今想请你帮忙参考参考,送她什么比较合适。”
  
  “大哥请说。”王三听后感叹石斌可怜,但明面上还是表示肯定帮忙。
  
  “小琴说西施如今有些想念之前自由自在的生活,还有就是喜欢各种各样的铠甲。”
  
  “这个应该不难吧,大哥难道想不出办法?”王三笑着问道。
  
  “倒是想出了办法,就是送她一座和贾玲玉雕差不多大的铜假山,上面建有她山寨的模型。但这铠甲如何办?毕竟我只送了贾玲一件礼物,如果送赛西施两件,难保贾玲不吃醋,那我岂不还是不能安宁?”石斌哭丧着脸说道。
  
  “这的确是有些麻烦,大哥,看来三妻四妾也不是什么好事。光是应付家里女人吃醋就非常麻烦了。”王三边说边笑,并一个劲的表示终生只取一个。
  
  石斌可没心情和王三讨论取几个妻子的问题,并且以命令的口气要他尽快想出办法,不许胡诌。
  
  “大哥别生气,我有一法其实很简单。一定能解决你这两个礼物不能一起送的问题。”
  
  “快说。”
  
  “你把两个模型联合在一起不就得了?”
  
  石斌明显没有理解王三话里的意思,在他看来联合在一起倒是可以,但模型山就那么大,站在山上的假人能有多大?身上穿的铠甲还看得见吗?
  
  一看就知道石斌想岔了,王三笑道:“大哥,这人不必一定要站在山顶,也可以站在山下啊。”
  
  算是点醒了石斌,他立刻问道,“那用何种材质?我送给贾玲的可是玉雕,若是给赛西施也是玉雕恐怕她还是会不满意。”
  
  “这个方面大哥大可放心,只要不是玉质,小弟敢保证二嫂子不会有任何不满。”王三自信满满的说道。
  
  反正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石斌也想早点解脱。于是决定去定制一个山顶有木寨的铜假山,山下则是一个身穿亮银甲身配宝剑手持长枪的铜人。
  
  礼物一做好,石斌立马亲自送到赛西施房中。果然不出王三所料,赛西施要的不过是别样的心意而非高级的材质。见到石斌的礼物她早就忘了之前的愤怒,立刻成了一个得到中意礼物的孩子。
  
  站在一旁看着的石斌自然高兴得很,也轻松多了。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