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圆月诛心 > 第三章 第八节 二张

第三章 第八节 二张

承山并没有得意忘形,依然表现得恭恭敬敬。
  
  丁总管只不过是一个管家,还没有见到正主,承山第一步投石问路算是成功了,接下来就等丁总管引荐。
  
  不过承山想进一步展示他的才能,又继续说道。“丁总管,不如现在去准备些贵重的礼品。”
  
  “为什么?”丁总管听了微微有些吃惊,他觉得这种想法有点太跳跃,人还没有放出来,准备礼品干什么?准备的礼品又送给谁?难道要去送给武则天吗?
  
  “丁总管有所不知,六郎回来后,陛下会让他去看望一下御史中丞宋璟,感谢他手下留情。”
  
  “哦。”丁总管低头不语,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居然想得这么周全,如果六郎真的被放出来,确实要准备点礼品拜访一下御史中丞,难道他预测的这么准?
  
  这时候,又从外边跑进一个年轻的仆人,他面露喜色,一见丁总管就高声道喜。“丁总管大喜,六郎从御史台出来了!现在正进宫谢恩,晚上就能回府。”
  
  “真的!”丁总管大喜过望,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去准备一下,为六郎压惊!”
  
  他扭头看了一眼承山,微微一笑,露出满意的表情。
  
  “来人。”
  
  听到丁总管的声音,从门外进来一个仆人,站在门口垂手侍立。
  
  “给这位贵客安排一间上房,换身上好的穿戴。先上些果蔬点心,一会儿和我共进晚餐。”安排妥当之后,他又看着承山说。“请您先去稍作休息,更换衣衫,在下定当极力引荐!”
  
  “谢总管。”承山已经成为奉宸府的贵客。
  
  这里真是深宅大院,绕了好几道弯,承山才来到自己的住处。房间确实与众不同,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文玩古董琳琅满目,锦帐华幔轻柔绚丽,暖意融融香气扑鼻,真是要多奢侈有多奢侈。
  
  承山脱下了自己这身行头,换上了府里准备的衣服,虽然说样式差不多,但是颜色艳丽、质地柔软、样式别致,穿上去就像一个贵公子。配饰也多种多样,玉石腰佩、玛瑙吊坠、金丝荷包样样精致,承山拿在手里把玩,爱不释手。
  
  不一会儿又送来了几样水果和点心,种类繁多、精巧细致。承山坐下来一边喝茶,一边品尝点心,倒也悠闲自在,他开始盘算如何博取奉宸令的欢心。
  
  天色渐晚,进来一个仆人掌灯。承山问他。“五郎和六郎都回来了吗?”
  
  “还没有,听说一会儿就回来了。”仆人回答完承山的题问后,就轻轻的退了出去。
  
  “肯定是回到皇宫谢恩,然后又在那里共进晚宴,回来估计也不早了。”这间客房位置略偏,听不到前院有什么动静,承山又不方便出去乱走,只得在屋里来回踱步消磨时光。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承山停住了脚步,微微一愣,看样子五郎和六郎回来了,搞这么大的阵仗,真怕别人不知道!
  
  不一会儿,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男仆进来,冲着承山恭恭敬敬行了一个礼。“贵客这边请。”
  
  于是承山就跟着他来到了一处宽阔的院落,厅堂之上灯火通明,远远的就听见里面说笑的声音。
  
  承山一进门,顿时被这里的金碧辉煌、豪华奢侈折服,虽说已经到了冬天,但是这里却是春意盎然、满屋飘香。
  
  这是一间巨大的会客厅,房屋中间有一个巨型的宝座,比普通的床榻还要宽大,中间摆了一个紫檀方桌,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一左一右坐着两个清秀的男子,正和垂手站在一边的丁总管聊天。
  
  左边的一位看上去略微年轻,他容貌清秀、脸庞俊美,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哀愁的耀眼黑眸,笑起来如弯月,肃然时似寒星。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实在让人心动。一身锦绣衣衫更加的衬托出他的风姿绰约、身形挺拔,言笑吟吟好似天上翩翩白衣佳公子,额头上还有漂亮的美人尖,好似谪仙下凡。承山猜测,这可能就是六郎张昌宗。
  
  坐在右边的一位男子剑眉凤目、鬓若刀裁,下巴中间竖着一道明显的沟壑——就是传说中的美人沟!他清纯的目光不含任何杂念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就像春光下漾着微波的湖水,令人忍不住沉浸其中。他气质高贵、风度翩翩,安静的听着丁总管的禀报,不时点头微笑。看样子他非常有主见,这可能就是五郎张易之。
  
  看到有人进来,主仆三人止住了笑声,他们打量着承山,只见承山身材修长、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端正的脸庞十分红润,虽然说不上貌比潘安,但也还算相貌出众一表人才。
  
  “保才,你说的就是他?”坐在左边的年轻人看了一眼丁总管。
  
  “正是!就是他说您很快就能回来。”原来丁总管叫丁保才,他回话的这个人确实就是六郎张昌宗。
  
  “听说你从长安来?”张易之在旁边插话。
  
  “是。”
  
  “来洛阳干什么?”
  
  “来此游历。”
  
  “家里还有什么人?”
  
  “父母均在。”
  
  “还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做些小生意,聊以糊口。”
  
  “考取过什么功名?”
  
  “在学馆读了几年书,已经考过了秀才,正在考明经。”承山口齿清楚、声音洪亮,张易之满意的点了点头。
  
  “带行卷了吗?”
  
  “一时仓促未曾携带。”
  
  原来唐代取士不仅看考试成绩,还要有名人士的推荐。因此考生们纷纷奔走于公卿门下,向他们投献自己的代表作,叫投卷。向礼部投的叫公卷,向达官贵人投的叫行卷。投卷确实能让有才华的人显露头角,比如白居易向顾况投诗《赋得原上草》,受到老诗人的极力称赞和推荐,因此一举成名。
  
  张易之以为承山也是来投行卷的书生,但他对这些诗词歌赋并不感兴趣,他只想保住自己的荣宠,解决眼前的危机。
  
  “你怎么知道我会平安无事?”旁边的张昌宗觉得承山简单淳朴,他非常好奇,这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书生,怎么会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吉人自有天相,只要有陛下在,六郎定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唐代俗称年轻貌美的男子为郎,“五郎”、“六郎”是对张易之、张昌宗的谀称,家奴对少主亦称郎,承山正在用心讨好他们两个。
  
  他们听了哈哈一笑,觉得承山真会说话。他们很欣赏承山解决问题的能力,知道尽快准备礼品去讨好宋璟,化干戈为玉帛。
  
  “陛下也让我去拜访一下御史中丞。”张昌宗扭头看着张易之。
  
  “那你就去吧。”张易之知道宋璟是一个狠角色,他也屡次示好,但都碰了钉子。张易之其实非常聪明,知道自己在朝中非常孤立,虽然大臣们表面上恭恭敬敬,但实际上都是笑里藏刀,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现在之所以能够平安无事,全靠武则天的庇护,但是女皇千秋百岁之后,自己又何去何从?
  
  而且他也明白官场之中尔虞我诈、血雨腥风,就想趁现在顺风顺水的时候,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公卿大夫们搞好关系,为自己将来留条后路。但是没想到宋璟却冥顽不灵,表面上对自己客客气气,实际上却油盐不进,说话总是棉里带针,让他非常为难。
  
  这一次六郎被抓的背后主使就是宋璟,还好陛下派宦官拿圣旨召回了六郎,并颁下敕书赦免了他,但是居然听闻宋璟非常懊悔,居然说:“没有先把这小子的脑袋打碎,真是终生遗憾!”
  
  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但是“只手难遮天”,陛下也拿他们没办法,这次让六郎上门拜访,就是为了缓和一下紧张气氛。
  
  “我才不去呢!”坐在一边的张昌宗说到让他去拜望宋璟,顿时就不乐意了。“他刚才在御史台大堂上那么威风,几乎要将我置于死地,我才不去看他,派个家奴送点礼品去就算了。”
  
  “既然陛下都让你去,你还能抗旨?”张易之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承山。
  
  “小不忍则乱大谋。”承山看准时机插了一句,他说的确实是大实话。
  
  “我已经忍了很久,他们居然还得寸进尺、步步紧逼!”张昌宗说话咄咄逼人,这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刚刚受了一次惊吓,现在发泄发泄怨气也十分正常。
  
  “六郎不要任性。”张易之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保才,这个人叫什么?”
  
  “他叫任承山。”
  
  “承山说的对,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要因小失大。等到彻底掌握了局面,再收拾他也不迟。”
  
  张昌宗听了默不作声。
  
  “承山,你对现在的形势怎么看?”张易之示意承山坐下,丁总管赶忙搬过一把椅子来。
  
  承山微微一笑,弯腰道了一声谢,然后轻轻坐下。
  
  他刚才一直考虑如何面对这两位帅哥,他们承蒙女皇陛下的眷顾,肆意妄为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现在想拉拢人心又谈何容易?办法倒是有,但是他们有胆量和能力去面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