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谋杀游戏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事有蹊跷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事有蹊跷

    既然他们要带我参观走私货加工厂,那我肯定是当仁不让的。
  
      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能够让我接近真相,既然如此,那我肯定把握住这个机会,就算是误打误撞,我也不能错过。
  
      老段听到我这么说,也没做其他表态。
  
      他们继续低头干活,既然要跟他们去参观走私货加工厂,那我也不可能就这样呆呆的站着,很快我也加入了他们的干活。
  
      这次他们从堆子里面挖出来的东西,比刚才我挖出来的还要重。
  
      没带,大概有二十五公斤这个样子,而且那些袋子都是冻成一块一块的,就像石板一样。
  
      他们专门从土里挖出来,我专门从地上抱货物装车,但是每一袋抱起来都十分的吃力,老段还特意嘱咐了我,叫我装车的时候要注意点,小心压到手。
  
      我问老段:“我是段哥啊,这袋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重?”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正宗的阿根廷牛肉啊。”
  
      老段得意洋洋的跟我讲。
  
      我也是惊讶了,望着车上那一袋一袋的东西,心里想着袋子里面竟然装的是牛肉,而且是从阿根廷过来的,这些东西不远万里漂洋过海的过来,竟然会被埋在垃圾堆里面,这实在有些叫人想不通啊。
  
      我问老段:“竟然是从阿根廷过来的,应该也是正关产品,为什么也会拉倒垃圾场来处理呢?”
  
      “海关的关系没有打理好,正关产品也会把你当垃圾处理,如果海关关系打理好了,就算是垃圾,他也会让你偷梁换柱,变成正关产品。”
  
      老段直起腰,搓了搓手,对我说道。
  
      我笑了:“海关是国家机构,难道也会被不法分子所利用,替不法分子做事情吗?老段,你这玩笑开大了。”
  
      老段点了点头,不容置疑的跟我说道:“兄弟,这个你还真不信,我跟你讲一件偷梁换柱的事情吧。”
  
      他看起来干活也干累了,就地坐了下来,掏了一支烟。
  
      旁边戴帽子的也像干累了,长喘了一口气,坐了下来,看到他们两人都坐了下来,我也靠在三轮车上,搓搓手,准备取暖。
  
      老段把烟丢了一支给我,跟我说:“你知不知道,冷冻厂里面,有家叫做腾龙海鲜的公司。”
  
      “腾龙海鲜,好像有点印象,但印象不是很深刻。”
  
      我点着头,有点模糊不清的回答着,老段身边那个戴帽子的,点燃他嘴里的烟,说到:“腾龙海鲜是冷冻厂里面很大的一家冻品公司,我这样跟你讲吧,腾龙海鲜的仓库有刘飞仓库的二十倍这么大。”
  
      “如此说来,这是个很大的老板哦。”
  
      我边点烟边说。
  
      老段抽了一口烟,眉飞色舞的跟我说道:“当然大,保底资产五十个亿吧,人家腾龙海鲜的工人都五百多个,光是冷冻车都有四十多辆,而且每一辆都是带空调的大货车。”
  
      我笑了:“你说的这公司,跟我们今天聊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马上就会聊到他们跟海关的事情了。”
  
      老段旁边那个戴帽子的神秘兮兮的跟我讲。
  
      老段说:“腾龙海鲜的老板跟南山海关的关长是老同学,南山海关关长当初过生日的时候,腾龙海鲜老总曾经给他送了五辆最新款的奥迪,你自己想一下,五辆最新款的奥迪要花多少钱?”
  
      “这生日礼物够阔绰的呀,几百上千万吧。”
  
      我抽了一口烟,冷笑着心想,既然一个海关管事的,能这么正大光明的接受贿赂,难道南山的法律是不存在的吗?
  
      老段身边那个戴帽子的说:“兄弟你想的太简单了,最新款的奥迪,每一辆都能够上千万了,五辆最新款的,最少也是5000万。”
  
      他们这牛逼吹得挺大的,两个干仓库的,怎么会知道人家一个老总去给海关关长送什么东西,所以我权当听两人吹牛吧。
  
      为了让他们的牛能继续吹下去,我抽了一口烟,附和道:“既然他们老板给海关关长送这么贵重的东西,那他们来公司又得到海关什么照顾呢?”
  
      “照顾多了去了,我先给你举个例子吧,就在一个月之前,腾龙海鲜进了一百车牛肉,在海关被拦了下来,因为这些牛肉全部是从国外进来,没有正规手续的就是所谓的走私货,既然是走私货,所有牛肉都会被运到垃圾场全部烧掉。”
  
      老段说到这里,我的精神被提了起来,我说:“当然既然是走私货,肯定要全部处理掉,我想腾龙海鲜一定是通过关系,把这些货逃避了处理吧。”
  
      老段神秘兮兮的笑着:“其实这批货全都被烧掉了。”
  
      我大惊失色:“为什么全部被烧掉了?难道他送的那五辆奥迪,一点用都不管吗?”
  
      戴帽子的笑着说:“其实只是表面被烧掉了,真正的货物被老板偷梁换柱,用其他东西代替了,这个操作还是很聪明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瞒天过海,堵住了悠悠众口,让人找不到一点空子来钻。”
  
      “我倒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操作的,竟然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瞒天过海。”
  
      这或许就是真相,虽然听起来有点像吹牛,但有时候吹牛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在吹牛,因为有很多真相,就是在吹牛之中发现的,所以我每一个蛛丝马迹都不想放过,因为有些真相,看起来越不像现实,越接近现实。
  
      老段点了点头,说道:“腾龙海鲜自从拉牛肉的车被海关扣了之后,他们就加班加点的用其他东西在牛肉包装里加工了起来,把其他产品加工成牛肉的样子,然后用车拉到海关的停车场,在晚上把所有的牛肉全部替换了,替换完毕之后,他们就通知海关可以处理了,然后海关就叫来记者什么的,当着电视台记者的面,把替换过的产品全部烧掉。”
  
      “我草,这不是正大光明的弄虚作假吗?还让电视台的来报道,难道电视台的也是睁眼说瞎话?”
  
      听他们这么说,我心里面感到特别的震惊,如果他们说的事情是真实的,那这个情况是有多么的严重,卖没有经过检疫的走私产品,那简直比杀人还严重啊,跟之前卖地沟油有什么区别?
  
      戴帽子的人阴阳怪气的跟我说:“兄弟,你以为内无聊奥迪是白送的吗?你以为一场同学是白交的吗?你刚踏入这个社会,社会经验还太年轻了一些,等你时间再长一点,看的东西再多一点,你就知道,社交这个东西是有多么的重要。”
  
      “这不是睡觉,这是贿赂,这是违法乱纪的东西,这样做出来虽然能赚钱,但也是伤天害理的,你们怎么就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呢?这有点让人想不通。”
  
      我猛抽了两颗烟,把烟狠狠扔到了地上,用脚使劲的踩着烟头。
  
      那两个家伙都哈哈笑得出来,他们说到:“这个世道,只要能赚到钱,还管什么伤天害理,还管什么违法乱纪,钱就是大爷,钱就是一切,只要有钱,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小兄弟啊,你太年轻了,心里面想着当英雄就没必要来这里,挖这些垃圾了。”
  
      他们的话,你带着一些讽刺的味道,或许在他们的眼里,我不过就是一个道德婊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能够站在这个垃圾场里面挖垃圾的人,眼睛里面可能已经只剩下钱了,垃圾能换成钱,在他们看来,其实垃圾就是钱。
  
      他们不管这垃圾到底能不能害人?别人吃了会成什么样子,他们只知道自己不会来去吃这个东西,因为人都是自私的,只要自己好,不管别人能活得怎么样。
  
      我叹了口气,言归正传。
  
      我拍着三轮车上的冻牛肉问他们:“你们对腾龙海鲜这么熟悉,难道这些挖出来的东西也是拿去卖给腾龙海鲜的吗?”
  
      “腾龙海鲜才不跟我们这些小打小闹的做生意,人家是正规的大厂,不会收我们的东西。我们吗拿去卖给菜市场的,菜市场的最喜欢我们这个东西,因为他们如果向大公司买的话,价格要贵上许多,如果向我买,他要赚一半以上的钱。”
  
      老段直接把销售的地方告诉了我。
  
      说完这些,他们又起身干活了,不能浪费时间,最起码在三四点之前,必须把货拉到菜市场去,因为菜市场的摊贩在三四点就要摆摊了,他们之所以这么早摆摊,那是因为他们要让这些垃圾货快速解冻,只有解了冻之后,才不会让别人发现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他们把销售的地点告诉了我,我就决定继续追查下去,如果这件事是假的,那就算浪费一点时间,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我一定要把这个黑色的产业链割断,就算通过一点小努力,我也不想让这些从垃圾堆里面挖出来的东西,流向别人的餐桌。
  
      现在我也没时间管这么做到底是好是坏,我觉得我已经没空去思考了。
  
      再通过大家的一番努力之后,三轮车总算装满了,两个家伙看着我问我:“兄弟,你真的要跟我们去吗?你可想好了,因为跟我们去可能会存在很大的风险,说不定还充满着危险。”
  
      “怕什么,我就不相信,去了会死人。”
  
      我满不在乎的坐上了他们三轮车,嘴里面说道。
  
      谁知道老段突然冷笑了一声,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在开三轮车的时候突然跟我说了一句:“说不定还真的会死人,前几天不是刚死了一个我们公司的快递员吗?那个家伙其实也就是跟我们走了一趟……”
  
      他话刚说到这里,忽然被旁边戴帽子的人猛的拉了一把,那戴帽子的动作很大,显然是用很大的动作提示老段,不要继续讲下去,老段好像回过了神来,连忙闭上了嘴巴,我看他们的样子,知道这其间肯定有什么蹊跷。
  
      但我也装作一无所知,没听见的样子在货箱里面一躺:“走吧,我可以蹭个顺风车回家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