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朱门锦色 > 第九十八章 深夜入宫

第九十八章 深夜入宫

    他真的生气了。
  
      “姑娘,不然你明天做些点心,找宋管事或者长弓送去琅王府,琅王殿下一定能消气的。”青娅在旁边出主意。
  
      “算了。”夏晚柔抿着嘴摇了摇头。
  
      送点心道歉这种事太过暧昧,她不想这么做。
  
      不过,既然是她说错话了,道歉是一定要道歉的。
  
      “明天我问问阿致怎么办吧。”宋致是看着穆司言长大的,定然了解穆司言,如何道歉问她最好,也最有诚意。
  
      “也行吧。”青娅说道,“老夫人等人闯下这么大的祸事,姑娘可要去申斥她们一番,好教她们以后谨言慎行?”
  
      “今日太晚了,我已是困极,暂且放过她们,明日再说。”夏晚柔说道,“突然成了杀人犯,突然被投入监牢,又突然被揪了出来,她们定然亦是惶恐不安的,那就让她们再惶恐一夜。”
  
      “也是,那婢子打热水来伺候姑娘休息吧。”熬了两夜,夏晚柔眼下已经有些青黑,青娅看着都觉得心疼。
  
      琅王殿下想要晾夏晚柔一晾,好教她知道自己也是有脾气的。谁知刚回到琅王府,就被坐在他院子里的仙老夫人堵了个正着。
  
      仙老夫人问道:“这么晚回来,去哪儿了?”
  
      面对这个问题,穆司言第一反应就是那次在拙园与夏晚柔的交谈。
  
      “她想控制你和兰凰公主的婚事。”
  
      于是,穆司言下意识的就隐去了为夏晚柔解决麻烦的事情,面不改色的说道:“自然是去宫中参加晚宴,今日好几个国家的使臣都在,一会儿要看这个,一会儿要看那个,烦死人。”
  
      “自然是?”仙老夫人有些狐疑,“言儿今日倒很有谈性。”
  
      她自己养的孩子,她了解,小时候还好,现在是越来越少言寡语,按照他的性子,一般回答一句“宫宴”就行了,没得加后面这一长串抱怨。
  
      “王爷没骗我?”仙老夫人柔声问道。
  
      她苦口婆心:“老身不是要管教王爷,只是今日特殊,王爷要是做什么让皇上不高兴了,早点告诉仙姨。仙姨也好早做心理准备,到时候替王爷周旋一二。”
  
      “仙姨您也说了,今日特殊。”穆司言说道,“今天是正月初一,要祭祀太庙宗祠,还要招待各国使臣,本王除了去宫里,还能去什么地方?”
  
      他话音刚落,就有下人急匆匆的求见:“宫里来人了,说是接王爷进宫。”
  
      仙老夫人幽幽看向穆司言:“王爷不是刚从宫里出来?”
  
      穆司言咳嗽了一声,心里尴尬面上不显:“大约是那些使臣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仙姨早些休息,本王去去就回。”甩下这句话之后,琅王殿下大步离开,有两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等出去见到来宣旨接他的人,琅王殿下才觉得事情有些严重——来的是宁公公,他父皇身边最受器重的老人,已是颐养天年的年纪,明元帝早就不让他做这种深夜的差使,如今却被派来“接”他入宫。
  
      应当是防着他不听传召。
  
      “公公可知道何事传召?”穆司言随口问道。
  
      他猜测是因为他擅自不回宫宴,惹了那位恼怒。只是他以为那位会等使臣走了之后,再对他进行教训,现在看来,那位有些心急。
  
      宁公公道:“圣上发了大怒,王爷等会儿说话和气些,不要和他顶撞吧!”
  
      琅王殿下不答应也不拒绝,上了宫里的马车。
  
      马车一路进宫之后,就换了一个驱车人,来人同宁公公耳语几句,便朝后宫而去。
  
      穆司言发觉不对:“父皇他要在后宫见我?”他好歹是成年的皇子,生母早亡,碍着男女大防,明元帝在哪个宫妃殿里见他都不合适。
  
      驱车人和宁公公都一言不发,琅王殿下警惕起来,莫不是他的几个兄弟趁机害他?正要让人停车,忽然发觉眼前的景致越来越眼熟。
  
      这是去玉灵宫的方向。
  
      穆司言放松下来……父皇是要在他母妃的宫里面召见他。
  
      那他一定是气得狠了,今天是正月初一,不,过了子时了,应该算是正月初二,他也不易,等会儿就少和他顶嘴,乖乖听训罢!琅王殿下心里这般想着。
  
      谁知到了玉灵宫,冷冷清清的,宫人们俱早已歇下,明元帝显然不在这里。
  
      还没来吗?
  
      穆司言被宁公公引去正殿。
  
      正殿也冷冷清清,只有玉贵妃一张画像孤零零的挂在那里,画像下面还摆着一个蒲团。
  
      宁公公垂眸开口说道:“王爷,陛下说玉贵妃走得孤寂,让您叩拜尽孝。”
  
      “他呢?”穆司言看着那幅画像,神色不明。
  
      这幅画像上的玉贵妃和拙园的那些都不一样,这幅画像上的玉贵妃大着孕肚,像是衣服下面塞了个十多斤重的西瓜,她本来就生得瘦弱,让人看了情不自禁担心她为这西瓜大的孕肚所累。
  
      明元帝这是在提醒他玉贵妃对他的生育之恩。
  
      “陛下等王爷叩拜完毕再来见王爷。”宁公公说道。
  
      穆司言明白了言外之意——明元帝不来,他就得一直叩拜,不能起来。
  
      他嗤笑一声,一甩衣袖,撩起衣摆,端端正正的跪在了蒲团上。
  
      一跪下去,他嘴角就抽了抽,这蒲团看起来柔软,可上面的锦绣套子下面盖着的,只怕是青砖,跪上去硬邦邦的。
  
      “老奴去同陛下回话了。”宁公公见他老老实实跪好了,便告辞离去。
  
      出了玉灵宫之后,他便拉住了进宫之后来赶车的人——那是明元帝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叫德承,也是他的一个义子,刚刚明元帝特地让他来传话,将琅王殿下送去玉灵宫罚跪的。
  
      “我出去之前陛下不是发了很大的火?那架势,像是非要抽琅王殿下一顿鞭子再饿上几天不可。怎么这会儿变成罚跪了?”
  
      “干爹,事关重大,德承不敢说。”德承哭丧着脸,“干爹不必心急,等明天早上,干爹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出来之前,明元帝亲口吩咐了他,若是告诉一个人,便剁掉他的脑袋。
  
      德承且惜重他的脑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