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六零小萌妻 > 第七十九章 这两天和省城犯冲

第七十九章 这两天和省城犯冲


  林影从病房出来,问了开水房在哪,晃悠悠拿着搪瓷缸子去接了热水。
  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痛,早上起得太早没上厕所,活动了一早上就有些想去的意思。
  她就想先把热水杯先送回病房,她可不敢把杯就放在那,万一被人偷了她还得赔。
  这丫头有些贪心,打水打得有点多,端着搪瓷缸小心翼翼的生怕水洒了。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对面匆匆过来一个戴着压舌帽的男人,走路也不长眼睛不看路,走得这么快还竟敢回头张望,眼看着朝她就撞了过来。
  “哎哎往哪走啊?看着点啊!”林影一边叫着一边端着水避来避去,结果那人可能也发现了,结果他也想避,二人向住了,最后也没避过去,撞到了一起。
  一杯热水全洒到那人身上,烫得他“啊”一声惨叫跳起来,“你特么瞎啊?烫死老子了……”
  林影大怒,“你走路不长眼啊,非得往人身上撞。”这热水可不仅都洒到他身上,自己手上也被溅了些水,烫了一个水泡。
  “你特么找死……”那人刚骂了一句不知道想起什么,回头瞅了一眼,脸色黢黑的又瞥了一眼林影,好像要把烫他的这小姑娘的脸记住似的,突然往前窜了几步拐来拐去不见了人影。
  林影一句话才说了一半,“你才…”就见那人跑了,“找死”两个字没说出来,把她气得不行。
  “真是倒霉透顶!”她甩着手,嘀咕着,她可能是这两天和省城犯冲,来了这几天除了第一天还挺顺利的,其余的时候都这么倒霉。
  旁边有人说:“小姑娘,烫着了吧!赶紧去冲冲凉水。”
  她唉声叹气转身往回去,结果跑过来两个身穿蓝色中山装的男人,“人呢?刚才还在这儿呢?怎么这么一会就没影了?”
  林影没心情管他们在找谁,可往前走了没几步就被叫住了,她回头一看,一个男人正和那二人指着她比比划划,“……对对,就是这个小姑娘,那人就撞她身上了,身上洒了好多热水,还骂这个小姑娘,小姑娘也是倒霉,把手烫了个大泡……”
  那二人道了谢,朝她走过来,问她刚才撞她的人她看没看清?
  林影一边吹着手背,一边回想,“大概三四十岁,戴着一顶鸭舌帽,眼睛这儿往下耷拉,挺凶的,”她眯眼仔细回想着他瞪自己的那一眼,“好像,”她比划着额角这个位置,“好像是这儿有个大痦子……对,肯定是有个,一开始我并没有看到,后来他骂我,还抬头瞪我,我就一下看到了,结果没等我骂回去呢他跑了。”
  林影还有些委屈呢,这么大人撞了她还骂她,不过他最后那一眼,好像要杀人一样的目光,让她心惊的同时,又暗暗警惕,他看清自己的同时,自己也看清楚了他。
  本来是想不能吃了暗亏不知道是谁下得手,现在看这二人,虽着便装,但不是公安也是正派人士,他们要找的人肯定就是反派啦!
  她当然要不遗余力的回想,就盼着这些人赶紧把那人收拾了。
  那二人问清楚了就又开始找人,林影突然觉得这人好傻,刚才这么一耽搁,人还不跑没影了?
  想想犯傻的不仅是那二人,好像还有自己,脸不由黑了黑,谁让自己说那么清楚说那么久的?
  去卫生间冲了凉水,水背上的水泡不那么疼了,还好这水泡不大,她一边嘀咕着把那个人骂个狗血喷头,一边重新又去接了热水回到病房。
  “叔叔,谢谢。我把热水接满了。”她把搪瓷缸还给人家又道了谢。
  “好好,放这儿就行,看这几个孩子多有礼貌啊!”
  林景和埋怨她:“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她撅起小嘴,把手一伸,撒娇道:“还说呢,刚才碰上一个人,把我撞了一下,结果他还骂我,简直坏死了!”
  林景和吓一跳,“烫着了?我看看,疼不疼?都烫出泡来了,这边也红了……别的地方呢,没烫着吧?”
  “没有,都洒他身上了,把他烫够呛。活该,谁让他走路不看人撞了我还凶我。”林影笑眯眯说。
  她说完才注意到,“咦,毅峰你打完针了吗?”
  “嗯,刚刚打完。”李毅峰笑得都很虚弱,“大夫说我可以出院了,回家养两天就好了。”
  “那你怎么打算的?明天能坐那么长时间的车吗?要不就多住两天把身体养好再回去吧!”
  李毅峰苦笑,他可不想回去他父亲那个家,昨天半夜他折腾得李大国带着两个儿子把他送到医院,这几人眼里的厌恶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应该没事吧!反正能买到座位可以坐着……”
  “那,什么时候出院?今天你还要回你爸那吧!”
  李毅峰当然不想回,可不回总不能跑到林影大姨家吧,那样麻烦人家他可不好意思。
  不过他没说话,林景和就替他说了,“去我大姨家吧!你也看到了,大姨人有多好!反正你今天什么也不能吃,熬点米汤吃吃就行,主要是得躺着休息,大姨家有热炕,躺着还舒服。你也不用回去看他们的脸子。”
  林景和有些生气,他们家不是让他哥哥弟弟来照顾他的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来人,就把人扔医院不管了吗?
  李毅峰看向林影,她翻了个白眼,看我干什么?“昨天我说不让你去,看看,让我说着了吧!行了,别废话了,跟我们走吧!”
  “可万一一会他们过来看不到我……”他皱了皱眉,“算了,看不着我就麻烦对面的叔叔告诉他们我回去了就行。”
  那位大叔不解:“你不回家吗?”
  “不去了,那不是我家。”
  大叔还要问,他儿子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问了。刚才这几个人说话他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等人走了才和他父亲说:“估计是父母离婚的,他跟的是另一边。”
  那人恍然大悟,低声道:“我说呢,你没看昨天半夜送进来时候,那人脸那么难看啊!一个劲说丢人丢人的,要是亲的,不得关心儿子,哪还顾得上什么丢不丢人!”
  他儿子心想:也不见得不是亲的,不过没有感情罢了,没看那人儿子一大堆就这个穿得最破!
  李毅峰什么随身物品也没带,几人说走就走,林影是觉得反正有李家人,那两个真小孩是不知道还要办出院手续。
  一边一个扶着他慢慢下楼,慢慢往前面走去,出了医院,看到有平板拉在医院外面,林影就要大哥去雇一辆,“他这样走不了几步就走不动了,还是坐车吧!”
  谈好了价钱,三个小孩坐上车子,那位中年大叔蹬起车子往前走了几百米,突然听到身后“砰”一声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