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诡域之主 > 90.你躺在地底下,一定很冷吧

90.你躺在地底下,一定很冷吧


  暂且先不管李雅静到底是如何怪异,现在要做的是,必须先让她下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萧教授……怎么办!求你一定要帮帮雅静!”
  杨钰环一见萧华出现,就像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即上前抓住萧华的胳膊,眼中噙着泪水,用早已经沙哑的声音恳求道。
  “我们会尽力的。”
  现在情况紧急,萧华无暇说太多,抓着杨钰环的肩膀稍微安抚了她一下。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了消防鸣笛的声音,看来消防已经到位了。
  萧华立刻对着包天青问道:“确认楼底消防防范措施是否已经妥当!”
  包天青不敢怠慢,立即拿起电话询问在楼下值守的老师,一挂掉电话便立即告知众人:“消防措施已经到位,裙楼和地面的逃生气垫已经安装好,消防队员已经做好准备。”
  话音刚落,身后楼梯口又跑出来几位消防官兵。
  经过确认,萧华和慕容天官等人这才敢慢慢靠近李雅静。
  “你们别过来!”
  李雅静显然已经发现此刻身后正有人靠近,忽然猛地回头,同时作势要起身,准备跳楼!
  “别冲动!好……我们不过去,我们不过去!”
  萧华等人立即停了下来,不敢再往前半步。
  现在李雅静的情绪极为激动,若是他们继续向前的话,对方还真有跳楼的可能。
  虽然楼下已经安装了逃生气垫,而且还有消防官兵守着,但是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根据测试,六楼的高度已是逃生气垫的极限。
  因为鸿志楼裙楼天台比较宽阔,消防队员还特别另外在裙楼的天台安装了气垫,再加上地面的气垫,以防有失。
  然而十层楼的高度,坠落的方位真的不好把控,若真是坠楼的话,并不排除被弹出气垫的可能性,所以依然危险。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能将李雅静给劝阻下来。
  “全部退后!”
  李雅静忽然站了起立,直接立在水泥栏杆之上,紧紧抱着布偶,情绪激动的怒视着萧华等人。
  “好好,退……我们退!”
  萧华立即示意所有人往后退去。
  见身后的人已经退出差不多的距离,李雅静这才扭头,晃晃悠悠的坐回了栏杆之上。
  所有人望着李雅静的背影,全都忍不住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刚才真的是太惊险了,才那么一点宽度的水泥栏杆,双脚踩在上面都显得拥挤。
  若是有点恐高,估计身子稍微一不稳,脚下一抖,估计早就掉下去了吧!
  “老萧,你是心理专家,现在只能靠你了,拜托。”
  包天青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对着萧华说道。
  他是学校的常务副校长,之前已经有一个学生失踪了,现在又有学生在学校里跳楼。
  现在还未确定李雅静是不是就是杀人凶手,是不是因为畏罪跳楼,所以,一旦李雅静真的坠楼,上面要是追责下来,校长以及他这个常务副校长都难辞其咎!
  萧华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接着示意其他人继续后退。
  而他则是再次微微向前。
  “我记得我第一天来学校上课,撞到我身上的就是你吧。”
  萧华一边缓缓的往前走,一边微笑着说道。
  李雅静此刻依然背对着萧华,并没有回头,而是幽幽的道:“萧教授……是吧?”
  然而话音刚落呢,李雅静情绪忽然再次激动起来,她猛地回头,面无表情的盯着萧华,呲牙道:“别过来!”
  一见李雅静再次回头,在场所有人的心都冷不丁“咯噔!”了一下。
  生怕这家伙再次起身,这么高的地方,并不是每次运气都会这么好。
  庆幸的是,李雅静此次只是回头,并没有起身。
  然而萧华的表情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是淡淡道:“我见过张悦恒。”
  “不可能!”
  李雅静忽然愣了一下,苍白的脸上满是疑惑。
  张悦恒一个月前早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这个萧教授也只不过是前几天才来学校上课,怎么可能见过!
  “我见过张悦恒三次,
  第一次便是我来明大的第一晚,你和他在树林里的山坡上约会,
  第二次是今晚,还是在那个山坡之上,
  而第三次也是在树林里,只不过……我见到的却是他的尸体,
  无头尸!”
  萧华说话间不带有任何情绪波动,最后最后“无头尸”的时候还可以一字一顿,同时紧盯着李雅静手中的布偶!
  “什么!”
  李雅静大惊失色,抿着嘴唇,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同时将手上的布偶抱得更紧了。
  在她看来现在张悦恒只有她能看到,因为……他是鬼!
  然而,根据萧华的说辞,以及他此刻的认真表情,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是……他为何可以看到?
  震惊之余,李雅静脑子里更是一堆的疑问。
  “所以,这一个多月以来,你一直在和鬼约会!”
  萧华一边说着,一边认真的观察着李雅静表情的每一个细微变化。
  “其实张悦恒早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就埋在树林里,同时他的头被人硬生生的……剜掉了,
  张悦恒躺在阴暗潮湿的地底下,当我们刨开尸体的时候,张悦恒的尸体早已高度腐烂,恶心至极!
  而他最爱的人明明就在身边,却置若罔闻,
  他每天就睡在冰冷潮湿的地下,而他最爱的人,只会每天抱着个布娃娃,自己骗自己!”
  萧华说到“尸体”和“剜头”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语气。
  同时,刻意将埋尸地点和尸体腐烂的程度情况做了简要体现。
  目的就在与用这些敏感而关键的点直戳李雅静最弱的那根弦!
  让其失去黑暗面之中自我安慰和暗示的支撑点!
  很明显,张悦恒的死亡情况她是知道的,或者至少知道一些。
  并不能排除她就是凶手的可能!
  就算她不是主凶,是帮凶的可能性也存在!
  就算她不是主凶,也不是帮凶,完全排除嫌疑的可能。
  张悦恒始终都是她的热恋男友,是他除了家人之外最在乎的那个人。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让李雅静沉浸与亡魂约会,偏离现实,享受虚幻的快乐。
  总之,有一点撇不开的是,不管如何的迷幻,人,最终都要回归现实!
  特别是梦破碎了,梦醒了,李雅静始终都要面对现实——张悦恒已经不在了,张悦恒已经死了!!!
  栏杆上李雅静的眼神忽然暗淡下来,整个忽然有些萎靡。
  接着李雅静忽然举起布偶,紧紧盯着布偶那两只逼真而明亮的双眼,口中喃喃自语着:
  “悦恒,你死了吗?你已经死了吗?呵呵……你真的死了呀,你最终还是死了……你的尸体没有头,你的尸体真的腐烂了吧,可是,怎么会这样?我记得你真的很俊美,很帅气的……你……躺在地底下,一定很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