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崛起神话时代 > 042 陆压道君

  封神演义中,姬昌在羑里被关押了七年,最后离开羑里时被封为文王。在这七年里,姬昌将伏羲八卦反复推明,变成六十四卦,从而更加精准。
  现在看来,这七年的时间,西伯侯可不仅仅是推演了八卦,而且还在收买整个天下的人心,给日后的周王朝争取那六七百年的基业。
  不过朱天鹏也没多想,带着师蕊便要离开。
  西伯侯哪里肯让这样一位身怀巨大人族气运的大才离开自己,费尽口舌,非得邀请三人去府里一叙,好让他尽地主之谊。
  朱天鹏嘴角一抽,人比人气死人,同样是四大诸侯,姜恒楚惨死、南伯侯也是惨死,虽然北伯侯崇侯虎因为贿赂了费仲、尤浑二人、狼狈为奸,活了下来;但比起西伯侯这样潇洒的囚禁生涯来,还是差了不少。
  推脱不了,加上对方替他赔偿人家店家的人情,三人还是去了一趟西伯侯的幽禁之地,其实就是一座普通的屋舍,对于堂堂的四大诸侯来说,这样的待遇或许已经算得上是侮辱了,但在朱天鹏看来,人家这是打入敌人内部,可怜那纣王在这接下来的七年多的时间里,焦头烂额的应对着东、南两路诸侯的造反,逐渐的消耗完自己的国力。西伯侯虽然被他困在了羑里城,但也让西岐成了纣王最放心的一路诸侯,在这七年的时间里,西岐会默默的休养生息,不停的发展生产,为日后的凤鸣岐山做着准备。
  一路上,朱天鹏都没有理会那个龙吉公主,不过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的是,师蕊这丫头与那脾气暴躁的天界公主倒是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不知道的还当是他们是关系多好的姐妹呢。
  宴会过后,西伯侯终于提出了要招揽朱天鹏的企图,朱天鹏自然不愿意趟浑水,态度坚决的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西伯侯忽然指着师蕊笑道:“朱公子,若是老夫猜的不错,这位姑娘恐怕就是黄贵妃的那个女儿吧,你说,要是老夫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纣王,他会不会一高兴将老夫放了……”
  朱天鹏眉头一皱:“都说西伯侯的后天八卦之术如何了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怎么样,要不要留在老夫身边,放心,金鳞岂是池中物,终有一日,老夫会让你在这天下间大放光彩的!”西伯侯笑道。
  朱天鹏也是一笑:“侯爷说的是凤鸣岐山吧~”
  “你……”西伯侯吃了一惊,拍了拍手,数百黑衣武士忽然涌了出来,将朱天鹏三人团团围住,“怎么样,识时务者为俊杰,商纣无道,还请朱公子能够为天下苍生着想~”
  “可笑的天下苍生~老子平日里最恨你们这种道貌岸然的家伙!”朱天鹏说着,将射日神弓取出,凝聚出一道火箭。
  “区区一个炼虚境界的修士,也敢在侯爷面前撒野!”便在这时,一个摇着羽毛扇的黑袍人从哪些武者当中走了出来。
  一直没有开口的龙吉公主忽然冷哼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息朝着这黑袍人逼迫过去。
  那人面色一变,便是一口血吐了出来:“仙道中人~”
  西伯侯目光一缩,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龙吉公主看了朱天鹏一眼,“要不要我帮你将这些人都杀了~”
  朱天鹏翻了个白眼,这娘们脾气当真是火爆之极,若是将西伯侯在这个时候杀了,指不定会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走,先离开这里。”冷冷的看了西伯侯一样,朱天鹏带着两人往城外走去。
  良久之后,龙吉公主还是有些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将那些不长眼的家伙都杀了……”
  “你能不能别老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不好,你以为那老头子是个普通的诸侯,想杀就杀!”朱天鹏忍不住哼道。
  “你这人怎么如此的不知好歹!”龙吉公主气急败坏。
  朱天鹏冷笑一声:“咱们好像并不熟吧,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龙吉公主大怒,这大骗子难道想吃干净抹嘴就不认了吗!
  正要说话,只听到半空之中突然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看来你还有些自知之明,刚才没有杀死那个老头。否则,即便你和这个天庭的废物公主有点露水情缘,也同样逃不过灭顶之灾!”
  半空之中响起的话极这突兀,令朱天鹏冷不丁的吓了一跳,急忙抬头向着天空看去。
  只见在半空之中,不知道何时凭空站立着一个中年道人,穿一身大红袍,正在低头看着他们。
  龙吉公主又急又怒:“放肆~”
  还没说完,便被反应过来的朱天鹏捂住了嘴巴,“要死啊你!”说着,忽然想起了那红袍道人的话,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睁着眼睛怒视着他的天界公主:“露水情缘,我和你!”
  边上的师蕊有些委屈的拉着他的衣服,“天鹏哥哥,你不会不要蕊儿了吧。”
  “这是哪和哪~”朱天鹏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龙吉公主已经在他掌心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吃痛之下,朱天鹏当即松开了手,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脾气暴躁的天界公主并没有更他拼命,反而看向他的目光有些躲闪。
  朱天鹏没有多想,有些凝重的看着天上的那位道人:“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那道人笑了笑,似乎对朱天鹏的反应很感兴趣,降下云头,来到三人身边。
  龙吉公主倒是无知者无畏,依旧狠狠的盯着这道人,显然对他之前说的那个“废物公主”耿耿于怀。
  “小丫头资质倒是不错,愿不愿意跟着贫道修行?”红袍道人对龙吉公主视而不见,看着师蕊笑道。
  师蕊正要拒绝,便见朱天鹏又一次作揖问道:“还不知道前辈高姓大名?”若这道人果然有些来历,他并不介意给师蕊找个靠山。
  “贫道陆压!”红袍道人淡然道。
  朱天鹏却是吃了一惊:“什么,您就是陆压道君?”
  这下轮到陆压吃惊了,盯着他看了良久,摇了摇头,“你小子身上有些古怪,贫道看不透啊!”
  朱天鹏心中一凛。
  陆压已经朝着师蕊继续道:“怎么样,小丫头,愿不愿意跟着贫道修行?”
  “愿意,愿意~”不等师蕊开口,朱天鹏已经迫不及待的替她答应了下来。
  “你这么着急答应他干什么,说不定是什么骗子,本公主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过他这样一位前辈高人!”龙吉公主有些不爽的道。
  朱天鹏却是鄙夷道:“这三界中不知道的大人物多了去,你又知道几个,头发长见识短!”
  “你……”龙吉公主气急。
  师蕊弱弱的道:“天鹏哥哥,蕊儿想要跟着你修行。”
  朱天鹏有些汗颜:“哥哥那点道行哪里教得了你,乖,这位陆压道君可是三界中有数的高手,你跟着他好好修炼,说不定哪一天还能来保护哥哥!”
  “可是,可是,我想要和哥哥一起修炼,”师蕊说着,转头看向陆压道:“师父,您能不能把天鹏哥哥也收成弟子啊~”
  “你倒是机灵,不过这徒弟可不能乱收,要看缘分。”陆压道人笑道。
  龙吉公主忍不住哼道:“他可是人教的弟子,圣人门徒,你收人家还不一定要拜呢~”
  朱天鹏嘴角一抽,干笑一声,不置可否。
  陆压道人哦了一声,看得他心里一阵发毛,良久才是笑道:“不过虽然没有师徒缘分,但相见便是有缘,这是贫道早年整理的一份天罡变法,就送你好了!”
  朱天鹏下意识的结果那枚玉简,“天罡三十六变法?”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吗?”陆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会些未卜先知的法术,让真人见笑了。”朱天鹏硬着头皮说道。
  陆压也不计较,他这次下界其实就是来找朱天鹏的,为的就是还他之前吞噬金乌精血与自己接下的因果,收徒师蕊倒是个意外之喜,笑了笑:“你不必害怕,贫道只是路过而已,了解一桩因果。”
  朱天鹏见他说的客气,心里却是打了个激灵,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陆压道君送自己天罡三十六变,也不知道究竟是按得什么想法。
  陆压道君却是没有解释的打算,瞥了眼那个龙吉公主,提醒道:“你小子莫名其妙的与天庭的这个公主有了夫妻之实,也不知道是祸是福……”
  朱天鹏张了张嘴,忍不住看向龙吉公主,脑海里隐约想起了些什么,虽然模糊,但那身影的确是与眼前的这个暴脾气公主有点相似,“之前的那个人是你?”
  龙吉公主脸色涨红,冷着脸往远处走去。
  陆压笑了笑:“好了,我们也该离开了。”说着,就要带着师蕊离开。
  小丫头自然是不想这么早就与朱天鹏分开,但耐不住朱天鹏好言相劝,终于跟着陆压腾云而去。
  朱天鹏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直到再也看不到身影,才是开始重新上路,没走多久,便是看到了慢悠悠走着的龙吉公主,神情微微有些尴尬,但想了想,还是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