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很纯很暧昧前传 > 第317章 聪明的滢滢

第317章 聪明的滢滢


  
  只见王大年一声不吭的,没有任何预兆的倒在了地上!
  刚开始,谢文化还以为王大年在和他开玩笑,于是道:“老王,你他妈炸死呢,赶紧起来干活!咱俩就你力气大!赶紧撬,撬开了好拿钱娶媳妇!”
  可是王大年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谢文化又叫了两声,他还是没有反应。谢文化急眼了,踢了王大年一脚道:“你不想发财了是吧?”
  因为生气,谢文化这一脚踢的很大力,他本以为可以让王大年疼得从地上跳起来,却没想到王大年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还是死死的躺在地上!
  这回谢文化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儿了,连忙蹲下身子,拿着火把往王大年的脸上一照……
  不照还好,这一照,谢文化差点儿把火把给扔掉!只见王大年七窍流血,已经断气多时了!
  “妈呀,有鬼!”谢文化下意识的就认为是鬼神作怪,因为刚才人还好端端的,怎么能瞬间就死掉了呢?而且还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一定是王大年撬门的行为,触怒了陵墓里的灵魂,惩罚了王大年!谢文化就是这么想的!
  谢文化也顾不上什么财宝不财宝的了,连忙跪在地上对着石门又是磕头又是求饶的,好话说了一箩筐,才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山洞!
  可能是他的真诚感动了上天吧,你别说,谢文化就这么摸着黑,还真让他找了回去!当然,边走谢文化还是边做了标记的。他倒是不为了能来再次盗墓,他已经不敢来了!这种频临死亡边缘的恐怖经历过的人是永生难忘的,他说什么也不敢再打那个石门里面地宝物的念头了!
  他之所以留有标记,是为了能够在回去的时候通知张大年的家属,让他们来收殓了张大年的尸体!
  当谢文化回到了村里,把今天经历过的事情和村里的人说了一遍!当他说到张大年莫名其妙的死了之后,村里地人都不信,人咋可能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呢?再怎么样也应该有前兆吧?
  后来。竟然有人说谢文化是想一个人独吞了宝藏,然后把张大年杀死了!因为打不开石门了,才回村里编了个谎话求助大家。
  这话没说之前,大家对谢文化还没有什么怀疑,一旦有人开了头,大家纷纷都怀疑了起来,张大年的家属更是不依不饶,说谢文化害死了他们的亲人!
  谢文化此刻是有嘴难辨了!眼看形势就要成为众人群起殴打谢文化了,村长王广才赶紧阻止了大家。提议先把谢文化绑上看守起来,明天一起去山里看个究竟,到时候再处置谢文化也不迟。
  就这样。谢文化在惊吓和委屈中渡过了一夜。第二天虽然不是很精神,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是与众人一起上了山。
  有了昨天的标记,村里的人很快就找到了昨天的山洞!当众人看到王大年的时候。都被眼前地情景吓呆了,这是人的死法么?只见王大年满脸都是黑血,身上,只要有孔的地方都沾满了黑色血迹!
  如果说这人是谢文化杀地,那他杀人的手法不但残忍,而且是实在太高了!至少他们都认为。换作自己是绝对不能把人杀成这个样子的!
  所以村里的人对谢文化地疑心也渐渐少了许多。但还是没有给他松绑。
  看到眼前的石门。村里的人都沸腾了,如果里面是陵墓的话。那么村里的人肯定就发财了!谢文化见到众人的表情就像昨天地自己和王大年一样,连忙阻止他们不要冲动。但是贪婪地人性一旦爆发,哪是那么容易劝阻地,村长根本就不理会谢文化说的话,开始组织起村里地男人拿来了很多的撬棍以及铁钩,然后在石门上面固定好之后,村长指挥着众人,一声令下,所有的男人一起使劲儿,拉着绳子想把石门撬开!
  “大家用力!和我一起喊,一、二、三!加油!”村长扯着嗓门吼道。
  “一、二……”可是,声音就到此为止了!三字永远的说不出来了!
  所有拉绳子的人,就像昨天的王大年一样,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喷出来的血迹,洒在了地上,形成了一片片的血花!
  村长惊呆了,在场的妇孺惊呆了!就连昨天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的谢文化,也不禁震撼了!
  这分明就是魔鬼的力量啊!过了一会儿,还是谢文化先反应了过来,喃喃的说道:“我早都说了,让你们不要出动陵墓里的灵魂,你们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好了,全都死了!”
  谢文化是无辜的,在场的所有人这回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但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村里的大半人而且还都是主要劳动力的男人全都死了!
  村长也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报了警。当警察赶到现场之后,也觉得匪夷所思,这不是常理的案件,于是经过一层层的上报,这件事情就被军管了起来。
  当时,部队也派出了很多的专家,不但有法医专家、生物学家还有考古学家,不论是哪方面的专家都不能说明这些人的死因!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石门绝对不是什么陵墓!因为考古学家说了,陵墓没有这么修的!而且石门的成色来看,历史不长!
  后来,生物学家推测出了一个比较让人能接受的结果,那就是,这里可能是原来的某个R国生化试验基地,后来废弃在了这里!
  虽然这个结论很牵强,但是这中间,接触过石门的几个专家也莫名其妙的死掉了!所以这个结论不论可不可信,这个地方都是很危险的!所以经过当时几个这个案子的高层负责人决定,将山洞炸毁,生化细菌也好,灵异事件也好。不能再让它祸害人了!
  而这也是当年西星山地震地直接原因!根本就不是地壳变动,而是被认为放了炸药!
  吴叔叔就是当年的负责人之一,现在提起来这件事儿,吴叔叔还是心有余悸,但也有些遗憾:“那时候我们的科技水平不行,只能采取销毁的行为,如果是现在,或许可以研究研究!不过这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就没有再被人提起了!没想到事隔多年,你居然弄出来这么一副地图!”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有我心里清楚,这不可能是什么生化试验室,因为这幅地图从清朝。那时候怎么可能有生化实验室呢!
  但是我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吴叔叔。我已经知道了那里面的东西还没被人取走,所以我要再去那里看看!如果我说出来。吴叔叔肯定会阻止我干那么危险的事情的!
  “原来是这样,居然被炸掉了!”我装作惋惜地样子说道:“本来还想发一笔财呢。看来不行了!”
  “呵呵,你还会缺钱?”吴叔叔笑道:“行了,事情也知道了,我也不当这个电灯泡了,你和玩吧。我上楼去了,还有工作没有处理!”说着把羊皮卷还给了我。
  回到吴的闺房,还没等我说话。吴就抢先问道:“老公,你是不是还没死心啊?”
  我点了点头道:“既然门都没打开,就证明里面的东西还在!”
  “可是你没听我爸说那里很吓人么?”吴问道:“那些人莫名其妙的就死了。肯定有什么古怪。”
  “当时的科学水平不发达,或许一些常规地东西会被当作是不可思议也说不定,再说了,你忘了我有特殊能力这件事情了么?”我笑道。
  “特殊能力?你的瞬间转移和这个有什么关系?”吴奇怪地问道。
  “瞬间转移只是我能力的一项。其实,我地身体已经百毒不侵了,不论是生化武器还是原子弹,我都不怕!”我剩下的话没说,那就是甚至真有鬼魂,我也不害怕啊!哪个鬼不怕阎王。我和阎王是什么关系阿。那是把兄弟阿!
  “真的假的?”吴显然不是很相信。毕竟这件事儿听起来十分玄乎。就像街头耍杂技的,宣称自己刀枪不入一样。
  “不信你试试?”我想了想说:“你家里应该有枪吧。要不你打我一枪?”
  吴看了我,半天摇了摇头说到:“算了吧,我相信你就是了!”吴说地很诚恳。
  “既然这样,你放心了?”我笑着说道。
  “还是不怎么放心,要不我陪着你去吧,要是你有什么事情我还能及时求救!”吴关心地说道。
  “那怎么行,你只是个普通人,你要是出点儿什么意外,那我一辈子岂不是要在自责中活下去了?”我摇头拒绝了吴的建议。我是没事儿阿,可是吴不行啊,到时候有什么事情,我还得照顾她!
  “不行,那我就不让你去!”吴任性的拉着我地胳膊说道。
  “,现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刚才你也听你爸爸说了,那里有多么的危险!”我十分严肃地说道:“听话,我答应你,如果危险就立刻回来,别忘了我会瞬间转移的!”
  “要不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但我答应你,我绝对不接触那里的任何东西,这样你应该放心了吧?”吴还是不死心。
  我权衡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不是我自大,以我的手段能保护好身边地人还是可以的!而且看这样子,我要是不同意,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没准儿还会告诉吴叔叔,让他派部队阻止我。
  “嘿嘿,老公,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吴兴奋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之后,我和吴策划了一下,在设备弄齐全后尽快出发,而准备工作自然就交在了我身上。
  晚上,我将自己瞬间转移到了孙四孔的科研基地上面。
  基地负责地安全人员都认识我了。所以对我的出现也没有太多地惊讶。他们都知道,他们地魁首也就是我,拥有着不可思议地神秘能力!
  来到实验室地里面。孙四孔正在做实验。作为助手地徐庆伟倒是没什么事情,先和我谈了谈目前的研究进度。和研究难点。
  原来,他们地技术上出现了瓶颈。他们制造的寻找生命星地探测飞船,已经在能去的最远的能力范围内进行搜寻了,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如果不是我曾给他们透露过。我的技术来源于外星人,他们甚至都要放弃了!因为他们怀疑宇宙中除了地球究竟还有没有生命星!
  我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需要慢慢地寻找,所以也没有发表什么看法。而这次来的主要目地,是想让孙四孔帮我弄一个可以在山里面打洞的装备。方便我寻宝。
  当我提出这个想法之后。徐庆伟就已经满口地答应了我,在他看来这么简单的事情根本不用麻烦孙四孔亲自去弄。他完全可以代劳!
  而制造设备的时间更让我惊讶,居然说只要三个小时就可以弄好!我开始还以为徐庆伟是在说大话。但当我看到了他们新建设的生产基地之后,我就相信了!
  完全都是智能化的机器人作业,只要把设计图纸输入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可以造出一部机器来。这三个小时仅仅是设计图纸地时间!
  交待完这一切,我又回到了住所处。而我也将我去寻宝的事情告诉了叶潇潇。叶潇潇没多说什么,只是嘱咐我小心就好。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挖山用地钻山车在制造成功以后。就连夜的运到了西星山的隐蔽处。看着钻头一样地小型穿山工具,不禁感叹,为什么人才都是我的手下啊!真是太爽了。这么创意的造型也就徐庆伟能够想到!
  这辆穿山车采用的是东亚动力地能源系统,当然,比市面上的都要先进,谁让是我自己用呢!这样一来。也就不用担心会出现没有燃料的情况了。
  而穿山车的车身则采用的是专门为制造宇宙飞船而合成的特殊金属,不但耐高温,而且硬度也可以和金刚石媲美。
  用徐庆伟地话说就是,就算从地球中间穿到另一边,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这种高级别地安全性,也让我放心了吴地安全。当一切准备妥当后。我一个瞬间转移来到了吴的闺房!
  让我惊讶地是。都五点半了这丫头还没有起床!昨天还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要早起呢!此刻的吴正抱着那个海豚――貌似鱼人的绒毛玩具睡得正香。
  反正也不急于一时。我也忙碌了一宿没有休息了,虽然我不是很累。但躺一会儿也是不错的!我三下五除二的将衣服脱了个干净,钻入了吴的被窝!
  吴似乎也感受到了有人进来,就把那个海豚扔在了脚底下(可怜的鱼人啊!),直接抱在了我的身上。
  不知不觉中,
  沉的睡去了……
  “啊――!”
  惊叫声把我从睡梦中弄了起来,我张开眼睛,疑惑的看着已经坐起身来的吴:“,你怎么了?”
  “破老公,你吓死我了!我早上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被窝里多出一个人来,亏了我反映的快,看清了是你,不然一脚就踢过去了!”吴嘟?小嘴说道。
  我看了看桌上的闹钟,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我揶揄道:“还说我呢,也不知道是谁说今天要早起来着!结果我来了以后,发现你睡得正香,不忍心打扰你,所以也陪着你睡了!”
  “这样啊……”吴见冤枉我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啊,老公!”
  “没什么,我们赶快出发吧,那边的设备已经准备好了!”我说道:“你快去穿衣服洗漱,然后我直接带你到西星山去!”
  虽然吴已经对我的惊世骇俗见怪不怪了,但看到这种奇怪的穿山车,还是忍不住一阵惊讶。她惊讶的是,我居然在一夜之间就能弄来这么一辆车到新江。当她知道是我让人连夜打造的之后,更是惊得说不说话来。,
  这也造成了以后不论我说什么,吴都相信的局面。
  根本不用我们漫无目的的寻找,因为吴那种军事地图上。有着很精确地精度和纬度以及海拔数据,我只要把这些东西输入到穿山车中,就可以了。
  虽然穿山车在进入地面之后掀起了巨大的沙尘,但是却没有一丝的噪音,所以我们这次的行动根本不会被人所关注。
  在穿山车一阵穿梭之后,我终于看见了那扇巨大的石门!我用穿山车上附带的设备将石门前清理出了一块空地来,让我能够全面地观察石门的四周!
  吴这时候也下车来了,我在身上加了一个防御的异能保护罩。即使这样,我还是没有让她靠近石门。毕竟在我没搞清楚这东西有什么邪门之前,我是不会让我地老婆涉险的!
  观察了四周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机关!嘿嘿,别忘了,我还可以透视呢,有石门挡着怎么样,我照样可以看清里面的东西!
  但结果让我大惊,我感觉我的目光射在石门上之后。居然被反弹回来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我又试了几次,结果依然是一样的,我无法透过石门看到里面的东西!而此刻。我也更加确信了,这石门有古怪!
  我可不相信岛国的鬼子能造出这么厉害地门来,所以生化武器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我联想到了吴叔叔说的当时的情景,死地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试图去破坏石门了,而那些没动手的人,却依然活的很好!
  也就是说,这石门能感觉到试图破坏它的人,并且杀死这些人!那么如此看来,这个石门很有可能是个智能化地东西!
  算了。我对我自己的身体还是有信心的。与其猜测。倒不如亲自试一下!想到这里,我挥起拳头向石门使劲的砸了过去!
  而在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从石门上传来一种很特殊的能量冲击到了我的身体之内,一瞬间居然有一种让我血脉喷张地感觉!但是这种能量与我身体里地强大精神能比起来,简直是水滴与大海地区别,还没等它怎么样呢,就被我身体的能量自动化解了!
  我连忙又试了一下,结果还是一样地。而我,现在也总算弄明那些人为什么会死了!这种让人血脉喷张的能量如果加在普通人的身上,七窍流血是很正常的!
  怎么能打开这扇石门呢?用炸弹显然是不行了,想都不用想,这么高档的东西炸弹怎么可能会有效呢!何况以前就被人炸过了,山洞都炸塌陷了,这扇石门还是完好无损!
  “老公,这是干什么用的?”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吴忽然指着石门上的铁环下面的一个小孔问道。
  我一愣,向吴所说的地方看去,果然,在石门的铁环下面,有一很不显眼的圆环形小凹槽!
  这个小凹槽是干什么用的?虽然我不清楚,但是知觉告诉我,肯定有用!存在即是有理,当初石门的设计者肯定不会莫名其妙的弄个小凹槽!
  “会不会是钥匙孔呢?好像也不是,这只是个环形小凹槽,也插不进钥匙阿!”吴自言自语的说道。
  不过也正是吴的这句话让我灵感一现!
  钥匙!是啊,只要是锁着的门都应该有钥匙的,难道这个地方真的是钥匙么?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卫斯理小说,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理论!钥匙,不一定是那种长长的可以插入锁芯里扭动的!也可能是三角形,正方形,圆形的!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能是圆环形的呢?
  想到这里,我就像黑暗中的人抓到了一丝光明一样,兴奋无比!原来是这样!想要打开这扇门,必须要有特殊的钥匙!
  我忽然突发奇想,如果我按照那个圆环形凹槽的大小,制作一个假的钥匙放在里面行不行?而吴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从车上拿出了尺子、相机、以及软泥倒膜等工具。
  吴在严肃时表现出的睿智,让我敬佩不已!我甚至有些后悔,如果早把她追到手,她绝对会成为我事业和生活的贤内助!
  她的聪明和睿智是天生的,绝对是在不经意间就能显现出来!
  吴配合我将凹槽的尺寸一一记录下来,而这一切做完以后,我们今天的工作也到此结束了。
  收好东西,我并没有再开着穿山车离开,而是直接用了一个瞬间转移回到了吴的房间里。因为我已经记住了石门的确切地点,就再也不需要用那种麻烦的设备了。
  回来之后,我又立刻将收集到的资料和数据交给了徐庆伟,让他帮我打造一个和凹槽吻合的钥匙。
  由于相片什么的都是用特殊的设备拍的,所以制作起来没有任何的困难,完全的智能化操作,很快,东西就到了我的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