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很纯很暧昧前传 > 第134章 许二 上

第134章 许二 上

第134章许二(上)
  
  新江市,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新江市。
  此刻的新江,已与三年以前形成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这座我的梦想开始的城市,一时间感慨万千。
  重生,建立曙光集团,让我有一种恍然若梦的感觉。
  机场,丁保三派了一辆车来接我,本来他要亲自来,而且还准备弄个三五十辆车子的车队,让我一口回绝了。这不是给我创造不良影响吗!我早晚是要以真正身份示人地。如果这时候让媒体看见,还以为我是什么搞黑社会起家的!
  “您是刘总吧,丁总让我来接您。”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我向黑色的奔驰车走了过来,连忙从驾驶室中跳出来帮我开门。
  我点了点头微笑道:“是的,麻烦你了。”
  小伙子听我这么说,有点儿受宠若惊,连忙说道:“不麻烦,不麻烦!”然后接过我手中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
  车子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小伙子的驾驶技术很是娴熟,一看就是个老司机。
  “你叫什么名字?”我随口问道。
  “啊!刘总,我叫许二……别人都叫我二子。”小伙子答道。
  “许二?!”我有些莫名,怎么会有人叫这么个名字呢!
  “呃……是这样的,我家一共三个孩子。我排老二,我出生地时候,我爹娘没什么文化,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我妹子的名字就好听多了,是我大哥给取的。”许二说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那你大哥岂不是叫许大?”我笑着问道。
  “是的,不过……大哥他走了……”许二有些黯淡的说道。
  “对不起啊,提起了你的伤心事儿。”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许二淡淡的说道。
  我不想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于是说道:“你在三石公司上班?”
  “是啊。多亏了丁总器重我,让我来公司里面开车……”许二有些感激的说道:“要不是丁总。我现在可能早叫人打残了!”
  “怎么回事儿?”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咳!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不说也罢,不过刘总您想听,我就说说……”许二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许二是个退伍军人,原来在部队就是个开车的,专业以后,没找到工作。这个年头。连单位开车的临时工司机都是领导的亲戚,许二也没有什么门路。就找了份建筑工地的活做了起来。
  工地地工人大都是年轻的小伙子,血气方刚性欲旺盛,手里有点儿钱总喜欢找几个小姐解决一下。刚开始,许二还有些矜持,后来经不起工友地撺掇,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夜总会。
  不要以为工人就穷,去不起夜总会,那是偏见!工人辛苦干一个月,不比那些坐办公室的人赚地少!
  由于许二是个处男,夜总会的妈妈桑就破例给许二把夜总会的头牌杨欣给叫来了!没想到许二还是个痴情的种子,一夜之后居然对那个杨欣念念不忘,有点儿钱就去找杨欣!
  更离奇的是,杨欣居然也被许二所感动,爱上了许二!
  但是杨欣当初因为要给父亲治病,欠了夜总会一屁股债,足有五十多万!虽然杨欣这半年多来,也还上了大半,但是还差二十多万!
  两人一合计,居然想出了私奔的主意。可是还没等两人跑到火车站,就被夜总会的老板派人给抓了回来。
  夜总会的老板横眉怒目地指着杨欣说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婆娘!老子当年对你不薄,你老爹有病,我二话不说就拍出五十万来,你在我地场子里卖身还债,我也没有要你的利息,如今你坐上了头牌,就牛逼了?想一走了之?”
  杨欣此刻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她可是明白老板的手段!开夜总会的,多少也有点儿黑道性质,都属于绝不手软那伙的!
  但是许二是个当兵的出身,初生牛犊不怕虎,倔强的对夜总会老板说道:“我和杨欣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以后保证把钱还上!”
  那老板一听就火了,指着许二骂道:“你一个民工,你拿什么还我!再说了,老子让她在这里当小姐卖身,多少也是为了我的夜总会生意!要不我凭什么借她钱!”
  说着,就让自己手下的几个打手对着许二一顿拳打脚踢,杨欣不停的求饶,答应老板继续做下去,老板才叫人罢手。
  这事儿也赶巧,那天丁保三工作累得够呛,让他一个黑道大哥去管理公司也真有点儿难为他了。他为了缓解压力,自己一个人儿跑到这家夜总会去喝两杯。之所以没去自己的场子,是因为那里都是自己的人,自己去了不免要和他们照面,就达不到放松的目的了。
  丁保三平时深得郭庆的真传,虽然身为黑社会,但是危害国家危害人民的事儿绝对不做。对逼良为娼的事儿也是深恶痛绝。
  正好看见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在那儿教训杨欣和许二,顿时义愤填膺,站起身就走了过去,对那老板道:“你放了他俩。”
  老板的手下见走过来一个人,还这么嚣张,顿时怒道:“你他妈算是那根葱啊!敢管大爷我的闲事儿!”
  那老板离丁保三近些,可是看清楚了丁保三的相貌,顿时差点儿吓屁了!
  郭庆走后,新江市的黑道就是丁保三说得算,那老板是开夜总会的哪能不认识丁保三!此刻虽然丁保三是一个人,那老板也不敢轻举妄动。
  立刻上去给了那个手下一个大嘴巴子,怒道:“妈的,三爷都不认识!”然后点头哈腰的对丁保三说道:“三爷,您怎么有空光顾敝店,真是令敝店蓬荜生辉啊!”
  “这是怎么回事儿?”丁保三指着地上的男女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