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农门丑妇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赴京

第四百二十三章 赴京

    李氏说,连凤丫是个跋扈的。
  
      她果然是个跋扈的。
  
      就在刚刚,一切成了定局。
  
      郎中把了脉,面上神色变了变,这哪里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老爷子的身体好得很,再活二十年都不是问题。”
  
      连大山脸上恸色就僵了,他当然盼着自己的亲爹身体好,可他亲爹跟他说这个谎做啥呀。
  
      连家老宅的人,都涌了进来,一屋子的人,脸上神色各异。
  
      连凤丫向前去,“恭喜连老爷子,郎中都说您,是个长寿的命。”
  
      这是好话啊,可此刻,每个人的脸上神色都怪异的很。
  
      连大山刚刚是急得没了理智,此刻,被眼前这一幕幕,刺激的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他讷讷地望着床榻上躺着的连老爷子:“爹你这是做啥呀。”
  
      诅咒自己生病,病得快死?
  
      这都是为了甚啊!
  
      连老爷子苍老的面庞,沟壑丛生,浑浊的眼珠子,烁了烁:“大山啊,爹不是有意欺瞒你的。”
  
      欺瞒老爷子终于说出了这两个字,终于承认了
  
      “连老爷子认了?欺瞒!”连凤丫不给老爷子说话的机会,冰着一张脸,怒气微微:
  
      “连老爷子,你嘴里还有几分真话呐!”
  
      老太太不高兴了,怼一嘴:“这里哪有你这臭丫头说话的份儿。长者说话,小辈插嘴,没规没矩,那个破家玩意儿的万氏,就是这么教你的?
  
      果然是个没礼数的。”
  
      连凤丫这回是真动怒了,一口一个破家玩意儿,这老虔婆是个什么玩意儿。
  
      “老太太怕是忘记了,咱们,早就已经不是一家子了。
  
      可还记得,当初你们一家子是怎么逼得我们大房的,差点点饿死破屋中?
  
      族谱拿出来瞧瞧,可还有我爹的名字在?
  
      算的哪门子的长者?
  
      我娘怎么样,与你们一家子有什么关系?
  
      我娘至少没教我装病说谎。”
  
      老太太气得捂胸,“大山,你瞧瞧,瞧瞧这混账东西说的啥子话哟!你还不管管?”
  
      连大山心冷了一次次心软,换来的都是对他妻儿的羞辱。
  
      算得甚呀!
  
      “走!咱们走!”连大山一句话都没跟连家人说,招呼都不打,抓住连凤丫的手,扭头就走。
  
      老爷子发了话:“等一等大山,爹病是假,可念你是真呀!”
  
      牛一样粗壮的大汉,高大的身子,倏地顿在了门口就因为这句“念你是真呀”。
  
      老爷子也不装病了,利索地爬起身子来,坐在床沿边:“大山啊,”狠狠的一叹息:
  
      “这淮安城哪儿不好啊,非要往京都城去。
  
      你要是去了,爹以后可真就见你也难了。”
  
      连凤丫清晰地感受到,抓着她手掌的那只蒲扇大掌,用力地捏紧,她皱眉,手被捏得痛了。
  
      “哎爹是真老了,要是你们一家子真都去了京都了,人啊,越老越想腻着儿孙。
  
      你也不要怪爹装病骗你。
  
      扪心自问,爹要是不装这个病,你能来看一看你这个年老体弱的爹吗。”
  
      这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连凤丫低头看了看她爹抓住她的那只大掌,微微皱了眉头就是她,此刻都忍不住动容。
  
      只是浅色唇瓣,缓缓勾了起来当初啊,当初多少次是要置他们大房一家子于死地?
  
      那位情真意切的连老爷子,果真是人老了开始念着儿孙了吗?
  
      哈
  
      “爹,走不走?”
  
      连凤丫抬起头,静静望着她身旁的阿爹,这一次,她没有再去给她爹分析利弊心中却已经做出了决定。
  
      假如,这一次,连大山还是“心软”,那就心凉了吧。
  
      许久不见动静。
  
      她缓缓抽出手,眼中的温度,渐渐凉去。
  
      一只滚烫大掌,狠狠一抓她抽离的手掌,却听到身侧,那高大的汉子,瓮声瓮气:“凤丫,你娘和阿弟,还在家里等我们父女。”
  
      素衣的女子,唇畔溢出了微笑,脆生生应一声:“好。回家吃饭去。”
  
      郎中的跟着他们一起离开这院子。
  
      连老爷子在身后动之以情地声声呼唤他儿的名讳,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宽阔如牛的背影,离开视线里。
  
      出了连家老宅,郎中很有眼色地告别。
  
      连凤丫被她爹牵着,走几步,她缓缓抬起头:
  
      “爹,你哭了?”
  
      高大壮硕的汉子,肩膀微微一颤,僵硬地回道:“看错了,爹是大人,咋会哭。”
  
      “爹,你哭吧,我知道,你心里明白的很。”
  
      “爹没哭。”
  
      “爹,你哭,我不笑话你,谢九刀也不会说出去,”女子侧头,问身后跟着的谢九刀:“对吧,九刀?”
  
      后者“嗯”了一声。
  
      “爹真没哭”
  
      “爹,你眼圈都红了,没事,哭又不丢人”
  
      “真没”
  
      “爹,你哭吧”
  
      “爹不哭”
  
      “哭吧哭吧,没事儿。”
  
      “爹不呜呜呜”壮硕的粗汉,呜咽起来,好久好久,才擦干了泪,瞪着还红兮兮的牛眼,一低头,瓮声道:“你回去可不许跟你阿娘说啊。”
  
      “”连凤丫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终于明白过来,狠狠一点头:“嗯!不说!”
  
      “你娘这辈子跟着我吃苦,前半辈子过得够苦了。
  
      可再苦,也还有我挡风遮雨。
  
      要是叫她知道,我这堂堂七尺男儿哭了,你娘心里会更没有着落。
  
      家里的顶梁柱都哭了,她不得更害怕好吧,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是你”
  
      往家走的一路上,连大山絮絮叨叨说了好多话。
  
      好像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连凤丫却听得仔细。
  
      “爹只是不知道,连老爷子他作甚就要阻拦咱们一家子进京去?
  
      还是其实是要阻拦咱们家竹心进京赶考?就是这般看不得咱这一家子过得好?”
  
      连凤丫也觉得奇怪,怎么就要阻拦他们一家子进京?能够想到的,也就是连竹心了。
  
      不让他们一家子进京,是为了不愿意连竹心进京赶考。这也是她此刻能够想到的。
  
      “可竹心也是他的孙子啊!咋就能够偏心成这样!”
  
      连大山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回到家中后,万氏焦急的来问情况,连大山也并没有隐瞒,听得万氏气不打一处来:
  
      “咋滴,是不想咱家竹心进京赶考,考取功名吧。”
  
      一夜过后
  
      连凤丫以为事情尘埃落定时,又过了好几天。
  
      连家老宅又来人,说得动之以情,只希望一家子人团团圆圆。
  
      只是有了之前那一次连老爷子装病的事情,连大山一家子都冷着脸对连家老宅来的人,没有一个好脸色。
  
      临出发之前的那一天,连老爷子亲自上门来,说是想留着连大山在家里尽孝。
  
      被万氏一句:“咱们大山,是姓连,只是这个连,和老宅的连,不是一个字儿了。族谱里可不早就除名了。”
  
      连老爷子难得的竟然没有生气,至死苦口婆心,劝说连大山留下,享父子天伦之乐。
  
      自然,这件事再无可能,他灰头土脸的离去的。
  
      只是离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连凤丫在那浑浊的老眼中,看到了一丝不甘心。
  
      她微微垂眸敛目,唇边冷笑更深就这般不愿意他们大房一家子出人头地呐?
  
      翌日
  
      连凤丫家里三辆马车,两辆坐人,一辆放了家当。
  
      安九爷亲自来送的。
  
      之前那些筹备的半月里,有捣乱来的连家老宅人,也有道别贺喜来的各路朋友,自然,安九爷是最特殊那一个。
  
      两边交接之后,又制定了她离开京城之后,两人的合作新方案。
  
      总之是,忙得脚不沾地,总算把离去后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
  
      出了淮安城,三辆马车悠悠地驶远。
  
      直到看不到那影子,安九爷才领着手下的人,转身回去。
  
      又命人抓了一只信鸽来,信纸塞进信筒子里,绑在了鸽子脚上,大掌一送,洁白的鸽子,扑棱着翅膀,飞去了远方。
  
      “京城居,大不易。且盼她披荆斩棘一路安顺吧。”安九爷站在院子中,望了望碧玺一般纯澈的天空,无声地轻叹了一声,转身,默然回屋谁的选择,谁的命。
  
      将来将来又会是怎样?
  
      “小小的淮安藏不住她的野心,那样的京都又有几人,翻云覆雨等闲间?唉命也,运也,凶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