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文韬武略传记 > 第五章 青衣女子

第五章 青衣女子


  刀疤脸被孟博文讲了一番大道理,愤怒的表情也慢慢消失,起身向逍遥拱了下手道:在下田石磊,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李兄弟别往心里去。”
  孟博文忙拉着李逍遥到田石磊桌前坐下,端起杯中的酒,向逍遥和田石磊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不如我们三个结成兄弟,不知田兄、李兄弟可否愿意。”
  “好啊!就是不知田兄……”李逍遥端起桌上的酒杯,向孟博文和田石磊敬起。
  “我田某人是急性子,也不太会说话,喝了这杯酒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来干。”田石磊端起酒杯,向李逍遥和孟博文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三人同时将杯中酒饮下。
  正在这时,走进客栈一位青衣女子,头戴斗笠遮着脸部,左手拿着一把宝剑,向大厅四处看了看。
  西北角一位贼眉鼠眼,瘦小如材的中年男子,突然站起,指着青衣女子道:“妖女,上次你坏大爷好事,今天看你往哪里跑,”瘦小男子放下指着青衣女子的手,对在座的众人拱了下手,接着道:“各位兄弟,我们五寨六岛同气连枝,现在有人找上门来,我们是不是该一起联手,拿下这妖女,兄弟们上啊!”瘦小的男子拔出腰间的跨刀,第一个冲上去,其他人也纷纷加入包围。
  青衣女子右手拔出宝剑,骂道:“孟淮饪,你个卑鄙小人,”左手运上功力,剑鞘像是长了眼睛向瘦小男子飞去,青衣女子跟着挥剑向瘦小男子胸前刺去。
  孟淮饪本来就第一个冲在前面,看着剑鞘向自己飞来,本能反应身体向左边躲去,只听后面“哎呀”一声,剑鞘打中了后面的倒霉鬼。
  说时迟那时快,孟淮饪刚躲过飞来的剑鞘,青衣女子的宝剑已经到了胸前,孟淮饪眼看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举刀护住胸口,谁知青衣女子的宝剑,穿过孟淮饪护住胸口的刀,刺在胸口上。
  孟淮饪好歹也是一寨之主,武功也不算太低,但是在兵器上还是吃了大亏,孟淮饪被青衣女子刺了一剑,捂着胸口坐在地上,狠毒的望着青衣女子,向众人大声喊道:“这妖女不把我们五寨六岛放在眼里,以后传出去我们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兄弟们上啊!别让这妖女跑了。”
  本来加入包围的众人不愿出手,被孟淮饪这么一鼓惑,众人使着各种武器,纷纷向青衣女子攻击,青衣女子见围攻者众多,挥舞着宝剑,一边抵挡,一边向客栈门口退去。
  “真是一把宝剑,”孟博文转动了下手中的银笔,看着青衣女子手中的宝剑,赞许道。
  李逍遥看着一群人围攻青衣女子一人,气愤的向孟博文道:“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看宝剑,”顿了一下又道“你们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这青衣女子吧!”
  孟博文被逍遥说的脸红了下,歉意的向逍遥道:“刚才有点失态,还望兄弟不要介意。”孟博文一本正经的接着说道:“我们五寨六岛本是联盟,孟淮饪又是奉阴寨寨主,寨主相邀,我们岂有不来之理。”
  田石磊有点愤怒,对逍遥道:“孟淮饪这小子我早就看不惯了,这次他不知道又惹了什么祸,叫我们五寨六岛来助拳,现在又联合五寨六岛兄弟围攻一名女子,以后传出去,我们五寨六岛的脸都叫他孟淮饪给丢光了。”
  孟博文接着田石磊的话说到:“我们五寨六岛本是同盟,如果一家不来,以后自己山寨或者小岛出了什么事,别人也不会去管你。”
  正在这时,青衣女子被人刺中一剑,只见鲜血顺着左臂往下流。
  李逍遥看见青衣女子被刺,也顾不上回话了,使出武当轻功梯云纵,从众人头上飘到青衣女子面前,拔出手中青釭剑,大声喊道:“武当弟子听令,五五归心剑阵。”
  “弟子得令,”小吴四人听到逍遥的命令,纷纷向逍遥靠拢,拔出手中的剑,背对着青衣女子围了一圈,布起五五归心剑阵。
  孟淮饪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拿着刀,面露凶光的盯住逍遥,轻狂的说道:“我们五寨六岛捉拿妖女,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武当派来管闲事了。”
  “我乃武当派弟子,路见不平事,必当拔剑相助,”逍遥向众人抱了下拳,看了一眼青衣女子的伤势,向众人说道:“诸位都是江湖上的英雄好汉,这么多人一起围攻一个女子,就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吗?”
  众人听了逍遥一番话,纷纷收起武器,孟淮饪见逍遥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对身边的几个手下吼道:“看什么看,都给我上,”老大发话,几个手下硬着头皮,举起手中武器向逍遥招呼来。
  逍遥连看都不看向自己冲来的敌人,还剑入鞘,扭过身来,从衣角上扯下一块布,抓起青衣女子的左臂,替她包扎起伤口。
  青衣女子红着脸低着头,任由逍遥给自己包扎伤口,顿时有种幸福的感觉。还好青衣女子戴着斗笠,遮挡住了面部,才没被人看到自己脸红。
  逍遥这边替青衣女子包扎好伤口,小吴这边也结束了战斗,孟淮饪的手下一个个躺在地上嗷嗷直叫。
  孟淮饪气的火冒三丈,指着自己的手下,大声骂道:“你们这些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孟淮饪骂过自己的手下,向其他同盟抱了抱拳,求助道:“各位同盟,我们五寨六岛本同气连枝,今天有人欺负到我孟淮饪头上了,你们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孟淮饪,你个卑鄙小人,前天你劫持了一名女子,要不是我正好路过,那名女子早就被你侮辱了,”青衣女子得理不饶人,继续往下说着:“你约我今天来,设好圈套,就等我往圈套里转,好报上次之仇,对吧!”
  “好你个孟淮饪,也不知道你父母怎么给你起的名,淮饪、坏人,同音不同字,可能是你父母从你出生那天,就知道你长大一定是个坏人。”逍遥带着调侃的语气说完,向众人抱了抱拳道:“各位武林朋友,我想你们不会助纣为虐吧!”
  众人听了孟淮饪的所作所为,一个个低下头默默无语。
  孟淮饪见众人都被逍遥煽动,恼羞成怒的道:“你、你、你一个小小武当弟子,竟敢这样羞辱我,我们走着瞧。”扭头向自己手下吼道:“还愣在这干什么”说完快步向客栈外走去。
  孟淮饪的手下看着自己老大都走了,一个个捂着伤口向孟淮饪追去。
  “哈、哈、哈,逍遥兄弟可是上演一出英雄救美。”银笔书生孟博文向逍遥取笑道。
  “真******丢我们五寨六岛脸,什么东西,奉阴寨的老寨主临死前,怎么会把寨主之位传给这样的人。”田石磊大大咧咧的骂道。
  “田兄别想那么多了”孟博文宽慰了几句,向众人抱了抱拳道:“各位寨主,岛主,各位兄弟,如今朝廷四分五裂,民不聊生,国家陷入危难之中,可是我们的皇帝却在江南游山玩水。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代表我们大当家诚邀各位到瓦岗寨共商大计。”
  “一定、一定、一定,”众人纷纷向孟博文抱拳。
  “多谢公子相救,还不知公子尊姓大名。”青衣女子向李逍遥施礼拜谢。
  李逍遥慌忙扶了下青衣女子,腼腆的说道:“别什么公子、公子的,我姓李,字、逍遥,以后你就叫我逍遥吧!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小妹吕梦琪,”吕梦琪顽皮的说着,“不叫你公子也行,以后我就叫你逍遥哥哥吧!”
  “那我以后就叫你梦琪妹妹,”逍遥笑了笑,风趣的说道:“梦琪妹妹怎么不以真面目示人,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没、没什么秘密,爹爹怕我有危险,才叫我戴着斗笠的,等到了华山我就可以以真面目示人了。”吕梦琪说完嘿嘿笑了笑。
  “梦琪妹妹也要去华山?”逍遥向梦琪询问了句,接着道:“我奉家师之命前往华山派,代他老人家向华山派掌门贺寿。”
  梦琪听候,惊讶的说:“我也是奉父亲之命跟大哥一起去跟华山掌门贺寿的,本来我是跟大哥一起的,跟着他一路太闷了,我自己就偷偷跑出来了,逍遥哥哥我们既然顺路,就一起上路吧!”
  “你一个人上路也太危险了,你跟我们一起,路上也有个照应,不过……”逍遥顿了下,接着道:“不过你也太顽皮了,你大哥一定很担心你。”
  “嘿嘿、有逍遥哥哥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吕梦琪有点赖皮的说道。
  逍遥笑了笑,向吕梦琪道:“今天我们就在这云来客栈住下,明天一早再赶路。”
  吕梦琪恩了一声,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