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篮坛紫锋 > 第六十九章 进击的唐潜 中

第六十九章 进击的唐潜 中

    由于安德鲁.拜纳姆的不断挑衅,唐潜的暴怒值瞬间狂涨,才一会儿的功夫,原本才积累到一半的暴怒值,顿时就翻了一番,马上就要满溢了。8﹏>﹍w-w-w`.·y·a-w`e-n·8-.`c=om

    “你再说一句试试。”唐潜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听在安德鲁.拜纳姆的耳朵里,十分的费解。

    这家伙,莫非是有受虐倾向???

    想归想,安德鲁.拜纳姆嘴里可不含糊,顿即脱口道:“说了又怎么样?你还敢反干我吗?东方男.妓!!!”

    当~

    唐潜的耳朵边,终于响起了那道熟悉的“当”声,听见声音后,唐潜看着安德鲁.拜纳姆,嘴角微微一弯,低声吐道:“你今天死定了,拜纳姆,我誓。”

    唐潜这一句,声音不大,可是里面蕴含的意思,极为明显。

    冰冷。

    甚至有些残忍。

    “hat?aha?东方小子,你是在说笑吗?我死定了?你看看现在的比分,你是不是脑袋气懵了?”安德鲁.拜纳姆也被唐潜的语气给整到一怔,好半晌才回神说道。

    “少废话,继续。”唐潜也不多解释什么,直接站好位置,张嘴道。

    什么态度???

    安德鲁.拜纳姆被唐潜的表现给气到了,他心里想,这个东方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斗牛马上就要输了还一副硬气的样子,不是准备耍赖吧?

    “东方小子,既然你想快点结束,我安德鲁.拜纳姆大爷就好心成全了你!”

    庵主一撅屁股,又准备用低位背身强吃唐潜。

    但是很快,他就现了异常。

    刚刚还轻松愉快的低位背打,突然,卡壳了。

    突然,推不动了。

    怎,怎么搞的?

    安德鲁.拜纳姆有些懵了,他突然感觉到,身后的唐潜,就像是倏忽增重了1oo磅一样,无论他怎么力,都是纹丝不动,坚如磐石。

    有,有没有搞错?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为什么忽然就挤不动对方了?

    安德鲁.拜纳姆愣神间,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根据巴克利规则的限制,背身过五秒,即为违例,庵主看见背身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心里一急,连忙转身投篮。

    啪~

    唐潜就像是一只敏捷的猎豹,庵主的投篮才刚刚出手,就被他手掌封下,干净利落,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

    六球进四球。﹏吧_  w·w-w·.

    唐潜在封盖后,没有一点表示,只是转身走回防守位置,示意安德鲁.拜纳姆继续。

    “该死的,居然又被这个东方小子给封盖了,shi.t~”

    “这一球,你再没机会了!”

    安德鲁.拜纳姆重新球,可惜这一次,他连内线都没能进得去,才刚刚运球准备杀入三秒区,手中的篮球就被唐潜给截断了下来。

    根据斗牛的一次性攻防规则,安德鲁.拜纳姆这次进攻,直接宣告失败。

    七进四。

    这个东方人,防守动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捷了?

    之前难道他都是装的吗?

    该死,真该死!

    第八球,安德鲁.拜纳姆的神情终于严肃了起来,因为留给他进攻的机会,只剩下了三球。

    三球之内,如果他攻击无果,那么胜利的天平就将遭到逆转,反而会被唐潜攫取掉。

    不能再大意了,下一个球,一定要打进!

    “如果烫能防下这一球,或许就有希望取胜。”一旁观看的特拉维斯.海曼突然开口道。

    “为什么?”安德烈.英格拉姆问道。

    “因为从现在开始,烫每防下一个球,安德鲁.拜纳姆的心理压力就会越大。”特拉维斯.海曼道。

    安德鲁.拜纳姆加强了运球的保护性,他把篮球运到罚球线附近后,身子一侧,再次开启背打模式。这一次进攻,他的每次力,都劲道十足,可以看得出来,这位湖人队的中锋,已经完全收起了轻敌的意思,渐渐拿出全部实力了。

    这要是换成正常状态下的唐潜,或许老早就要支撑不住,一溃千里。

    但是眼下,唐潜就宛如一口重钟,不管安德鲁.拜纳姆怎么顶撞,都面不改色,仿佛山棱巨石,任凭风吹雨打,依旧平静,无波无澜。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都拿出十分力了,对方还是一动不动?这怎么可能???看他的体型,最多不过23o来磅,为什么能吃住自己的背身单打呢???

    安德鲁.拜纳姆又撞了唐潜几下,可惜结果依旧,不得已之下,他只能肩膀一个虚晃,然后右脚一跨,就要利用半转身闪过唐潜的防线。不过最终的效果,并不如人意,此时此刻的唐潜,就像是打了禁药一样,身体脚步极其迅敏,根本不给安德鲁.拜纳姆一丁一点的突破空隙。

    怎么防得这么紧?

    就像是早知道自己的进攻意图一样!

    安德鲁.拜纳姆又拿球折腾了一会儿,直到把进攻时间即将耗尽后,才不得不硬顶着唐潜的防守,勾手出手。吧  w`w-w=.-

    啪~

    唐潜高高跃起,一巴掌盖飞了安德鲁.拜纳姆的勾手。

    第八球,进攻也没能成功。

    “裁判,他刚刚打手了,难道你没有看见吗?”看见自己的勾手被唐潜帽飞,安德鲁.拜纳姆立刻转头向着裁判咆哮道。

    防御者的训练师,默然不语。

    “damn,!你这是黑哨,是黑哨!!!”见裁判不理睬自己,庵主的怒气更加高涨道。

    “行了,还有两个球,快点继续吧。”唐潜打断安德鲁.拜纳姆地咆哮道。

    “东方佬,你叼什么叼?两个球足够我打趴你了!”听见唐潜的声音,安德鲁.拜纳姆就怒气烧脑道。

    “等你赢了再说。”唐潜看着庵主,声音淡漠地说道。

    “好,你不要后悔!!!”安德鲁.拜纳姆是个容易动怒的主,这一点nBa里,人尽皆知,而且他一旦生气,不会增加战斗力,只会弱智,只会脑残。

    唐潜没有答话,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对方,那感觉就像是一条荒野毒蛇,一声不吭,只为一击毙命。

    第九球,庵主已经有些脑充血了,他面对唐潜,居然选择了面框单打。

    要知道,面框单打技术,原本就不适合重型中锋,它要求的是灵活和度,这两点对于现在的安德鲁.拜纳姆来说,一样都不占。

    所以这一球的结果,可想而知。

    一记大帽,终结了庵主的第九球。

    斗牛进行到现在,全场的围观者,已经都精神紧绷了起来。

    安德烈.英格拉姆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小声说道:“只,只剩一球了,烫能赢吗?”

    特拉维斯.海曼愣了愣,好一会儿才开口答道:“我,我也不知道,烫的实力,实在是出了我的预料太多。”

    特拉维斯.海曼这句话可不是虚言,刚刚唐潜的连续防守成功,让他早就惊得目瞪口呆。

    这,这还是nBdL球员能够拥有的防守实力吗?

    连湖人队的中锋都能防下,他的极限,恐怕远不止nBdL了……

    第一次。

    特拉维斯.海曼产生了唐潜会离开nBdL的错觉。

    原本以为是一场一边倒的斗牛,可哪知道,两人的对决,会激烈到这种程度。

    第十球。

    吸引住了所有人的心神。

    大家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仿佛生怕错过了什么一样。

    谁输谁赢,谁胜谁败,就都系在这最后一球之上了。

    可恶,可恶!!!难道这回又要输???难道这回又要败???

    安德鲁.拜纳姆看着唐潜的脸,整个眼眸都开始赤了起来,身为nBa的中锋,他怎么能在斗牛上输给一个下级球员?而且这个下级球员,还是一个亚洲人,还是一个东方人,这种事情,庵主怎么能让它生?

    绝对不能!!!

    这个球,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成功!!!

    决不能再输给这个东方佬!!!

    安德鲁.拜纳姆的眼睛里,突然涌现出来了一抹疯狂,他是“中二”,是“脑残”,但是身为nBa球员的荣誉和骄傲,他也同样具备。今天要输给了这个东方人,未来自己还有什么脸面面对曾经压根看起不的洛杉矶防御者?他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面子,所以最后一个球,他打定主意“不择手段”也要打进了。

    东方佬,你可不要怪我,是你自己逼我的!!!

    唐潜也留意到了庵主的眼神,不过他仍然泰然若素,看着怒火中烧的安德鲁.拜纳姆,就像是看着一团空气。

    毫无表情。

    在现在这种状态下,就算是安德鲁.拜纳姆爆种,唐潜也会无动于衷。

    因为他眼下的实力,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暴怒状态激活,持续时间五分钟,增幅比例百分之五十。

    哔~

    一声哨响,最后一球开打了。

    “东方佬,你的表现不错,甚至有些过了我的想象,不过最终的胜利,还是我的。”

    “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唐潜只是冷冷地看着,一言不。

    “我让你拽!!!”

    安德鲁.拜纳姆极度讨厌唐潜的这副表情,只见他大吼了一声,然后做出了一个让人不敢置信的进攻选择。

    “疯,这是疯了吗?这样的度,凭拜纳姆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停止得下来的!”安德烈.英格拉姆道。

    “他这是要赌博了!”曼尼.哈里斯说道:“一赌唐潜不敢舍身防守,二赌裁判不会吹他进攻犯规,三赌……”

    看见曼尼.哈里斯微微顿了顿话音,安德烈.英格拉姆连忙追问道:“三赌什么?快说!”

    “三赌他自己的身体承受得住,不会受伤,对吧,曼尼。”卡里姆.拉什突然抢先一步说道。

    “没错。”曼尼.哈里斯点了点头,开口道:“这样进攻,无论是对于进攻者还是防守者,都有着极大的隐患,一不留神,可是会落下运动伤病的。”

    “什么???安德鲁.拜纳姆脑子抽风了吗?他身为一名大有前途的nBa,为什么要和烫争斗成这样?”

    “谁知道呢?”曼尼.哈里斯道:“安德鲁.拜纳姆的心智,一向不太成熟,所以他这种人不管是做出什么举动,那都是大有可能的。”

    “shi.t,那快点让烫收着点,不要和他硬碰硬!”

    “已经晚了,安德烈,何况就烫的性格,你以为他会听我们的吗?”曼尼.哈里斯眼见看着场中,道:“只希望最后的结果,不要太糟糕才好啊……”

    你想要直接从我身体上碾过去么?

    安德鲁.拜纳姆,你以为我会害怕,你以为我会退缩?

    不。

    身为中锋,就是要勇敢无畏,一旦心里胆怯了,那还做什么中锋???打什么内线???

    来吧。

    看看碰撞之后,谁会先倒下!

    这个东方佬,他居然一点都不后退?

    这,这是在挑衅我吗???

    狗东西,看我安德鲁大爷不撞废你!!!

    两名身高过两米一的中锋内线,生碰撞了,一声闷响传出,让闻者心惊,头皮不住麻。

    “啊,看老.子不废掉你!!!”安德鲁.拜纳姆撞在唐潜身上,嘴里大声呼喊道。

    砰。

    砰。

    唐潜感到自己的胸膛和肋骨,都被对方的手肘重击了一下,但是他也不是软弱的种,一咬牙后,目光直视安德鲁.拜纳姆道:“给我……下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唐潜的右手按在了安德鲁.拜纳姆的篮球上,接着整个手臂,猛然一抽,庵主两手之间的篮球,倏然崩落,仿佛炮弹一般,飞窜出了半场底线。

    第十球,终结。

    ps:感谢骷髅半兽人大大的打赏,小紫感激涕零~~~

    从明天开始,将近26-27个小时都在火车上,所以后天要暂停更新一天,等小紫下车后就去补上,谢谢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