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阎罗太子爷 > 第309章 困阵 1
    阎羽虽然还没有用过吞雷符,但已经从这金色的道符上,感应到了磅礴的力量。
  
      而且牛头也说了,只有实力较强的存在,才有可能在聊天群中直接传送物品,那个讲古书生既然能够做到,那这吞雷符想必也不是什么凡物。
  
      三张吞雷符在手,即便让阎羽独自面对贾一剪,他也有几分信心了。
  
      曹大师的车开得很快,但还是开了半个小时,才抵达欢乐谷。
  
      此时已经是夜里将近十二点,地处偏僻的欢乐谷周边静悄悄的,路灯孤零零地立在路边,门口的保安亭内响起保安的呼噜声。
  
      曹大师将车停在路边,三人一起下了车。
  
      “我还是没能联系上其他人,大家最好……做好心理准备。”阎羽沉声说道。
  
      苏寒和曹大师都神色严肃地点点头,就连阴将裴翎寒也正色道:“像贾一剪这种恶人,就应该尝尝我的社会主义铁拳!”
  
      “别废话了,咱们这就进去,先观察一下情况,尽量不要暴露。”
  
      阎羽带着二人翻过围墙,进入欢乐谷的园区内,穿过过山车、旋转木马等等娱乐设施,最终来到了熟悉的鬼屋面前。
  
      断电以后的鬼屋,不再交替变换着红色和绿色的灯光,一切笼罩在漆黑的阴影当中,反而比之前更加恐怖了。
  
      售票处的小窗户已经关上了,阎羽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影子,原先约定好见面的地方,空无一人。
  
      “他们该不会被贾一剪抓住了吧?”曹大师有些心慌。
  
      种种迹象表明,其他人现在的处境很不好,那伫立在面前的鬼屋,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场鸿门宴,哪怕阎羽知道贾一剪就在里头设计埋伏着自己,他也必须前往。
  
      这世界上,很多东西可以丢下,但情义,阎羽放不下。
  
      他毅然大步走向鬼屋的入口。
  
      苏寒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曹大师原地迟疑了一下,然后咬牙对裴翎寒说道:“老哥,一会儿我这身体就交给你了,虽然我这岁数也没几年好活了,但希望你还是能够温柔一点……”
  
      “放心吧,经历过第一次以后,就不会那么痛了。”裴翎寒坏笑着说道。
  
      曹大师放松身体,露出一副任君摆布的眼神,裴翎寒快速缩回曹大师的身体当中,然后控制着他的身体,大摇大摆地跟在阎羽的身后。
  
      比起上一次来鬼屋,这一次鬼屋周围的阴气更盛!
  
      阎羽来到门前,轻轻地推开,年久失修的大门发出一阵刺耳的哀鸣,如同孤魂野鬼的嚎叫。
  
      猛地,阎羽在门后看到了五个人影。
  
      他忍不住跨过门槛,走进鬼屋,再一回头,苏寒和曹大师还站在门外。
  
      鬼屋内的灯光缓缓变亮,五个人影也清晰起来,阎羽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说道:“妈妈?”
  
      只见站在鬼屋里的,居然是阎羽在峨眉山的五个妈妈,伊笑妍赫然也在其中!
  
      “你们怎么会……”
  
      二妈妈微笑着说道:“小羽,妈妈们已经把坏人帮你制服了,现在这里很安全。”
  
      “贾一剪呢?”
  
      “被你林玄师父抓了去了。”三妈妈道。
  
      “那我的同伴们呢?”
  
      四妈妈上官凌道:“他们已经被我们送回家去休息了。”
  
      五妈妈伊笑妍对阎羽招了招手:“好孩子,快过来吧,到妈妈们这里来,这里有我们保护,你很安全的……”
  
      阎羽望着许久未见的五位妈妈,眼神中透露着一丝迷茫。
  
      但很快,阎羽的眼神就变得坚定起来。
  
      其他的妈妈出现在这里,阎羽或许会相信,但大妈妈不可能。
  
      这么多年来,阎羽都没有见大妈妈跨出过思苦庵,更别提不远千里地来榕城了!
  
      他的脸色微沉,低声说道:“贾一剪,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骗我上钩,未免太过麻烦了点。”
  
      “小羽,你在说什么呢?”伊笑妍脸上带着疑惑。
  
      阎羽转过身,淡淡地说道:“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正面与我战斗,但你却选择用慕婉布下的阵来引诱我上钩,这只能说明一点……你对我,也不是那么地有把握。”
  
      “小羽!你要去哪,快点回来!到妈妈这儿来!”二妈妈有些严厉地说道。
  
      阎羽却是毫不犹豫地往外走。
  
      “小羽,回来!”
  
      “回来!”
  
      “回来啊啊啊啊啊!”
  
      五位妈妈的呼唤,从温柔到紧张,最后直接变成了尖声尖叫,刺痛着阎羽的耳膜!
  
      突然,阎羽猛地转过身,手中捏着法印,瞬间打出了五道破邪咒!
  
      破邪咒的金光飞向五位妈妈,轻松地把它们打回了原形——原来只是五只十年厉鬼罢了!
  
      今时不同往日,阎羽在这短短两个月内的进步,可谓是神速一般,只是简单的破邪咒,此时已经打得五只十年厉鬼几乎要魂飞魄散!
  
      它们一个个露出了原本狼狈恐怖的模样,身体虚幻得好像随时要溃散,眼神恶毒地盯着阎羽。
  
      “冒充我的妈妈们,你们的胆子挺大。”
  
      阎羽冷笑一声,直接用拘魂令将五只厉鬼收了进去。
  
      但虽然假扮妈妈们的厉鬼被收服了,可阎羽依旧没有走出眼下的这个阵法。
  
      他熟悉这个阵,知道是温慕婉为了对付贾一剪而设下的,但贾一剪提前到达,反而用这些陷阱来对付自己。
  
      可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如果贾一剪有能力直接杀死自己,他就不会借用阵法这么麻烦的事儿了,虽然误入阵法不是什么好事,但至少侧面证明了贾一剪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回头看去,苏寒和曹大师两人已经消失了,想必是阵法影响了自己的视觉,也许他们俩也被困在了阵法当中。
  
      “慕婉告诉过我,这个阵法的阵眼就在……”
  
      阎羽走上前,一脚踢开了拦在面前的桌子,他低头一看,原本该放在这里的八卦镜却没了踪影。
  
      但他并不觉得意外,贾一剪既然要拿温慕婉的阵来对付自己,又怎么可能一点手脚都不动?
  
      “天眼,开!”
  
      阎羽当即召唤天眼,用这双功能不是那么强大的阴阳眼,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