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 第二零二章 遭人暗算了

第二零二章 遭人暗算了

    今天是吕国强和卫素芬商量好了去领结婚证的日子。
  
      两个人一大早就带上身份证明以及单位给开的介绍信汇合。
  
      吕国强到卫素芬的住处外边等到卫素芬的时候,看到她手里还提着一袋糖果。
  
      “咱们领了证,肯定也要给民政局那边的人发点糖,好叫大家沾沾喜气的嘛。”
  
      卫素芬笑着给吕国强解释。
  
      吕国强一拍脑袋:“我真粗心,这事都想不起来。”
  
      “没事。”卫素芬拉下吕国强的手:“我记着就行了。”
  
      她脸上带着笑,全身都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吕国强也笑,笑的憨憨傻傻的。
  
      他骑上自行车,带着卫素芬去了民政局。
  
      俩人过去的时候,民政局还没有开门,他俩就在门口等了十几分钟才开门。
  
      门一开,两个人就冲了进去,只是去的这么早,排队的时候也没排到第一,只是排了个第三的位置。
  
      实在是有人来的比他俩还早。
  
      不过办结婚证速度倒是挺快。
  
      俩人的东西也带的齐全,什么照片啊证件都有,把东西交上去,没过一会儿功夫就拿到了红本本。
  
      吕国强拿着两个红本笑开了花。
  
      他把两本结婚证包起来全都装进了自己带着的军用书包中。
  
      卫素芬白他一眼:“怎么把我的结婚证也装起来了。”
  
      吕国强就冲着卫素芬笑:“咱俩的结婚证都得交给我保管,我得让你就算以后对我有啥意见也离不了婚。”
  
      这个傻子。
  
      卫素芬好笑极了。
  
      吕国强还在傻笑:“素芬,咱下馆子吧,今儿高兴,咱去饭店吃饭。”
  
      他和卫素芬今天都请了假的,这会儿不用上班,也不知道去干啥,就想着请卫素芬去饭店吃饭。
  
      卫素芬也同意,她也觉得今天这样的大日子得吃点好的。
  
      俩人有商有量的去了国营饭店,吕国强叫了两个菜,又叫了两碗肉丝面。
  
      等饭菜端上桌,吕国强就一个劲的往卫素芬碗里夹肉:“素芬,你多吃点,你以前亏的太多了,咱往后得好好的补起来。”
  
      卫素芬埋头吃饭。
  
      吕国强还在那里唠叨:“你以前太瘦了,咱往后多吃点好的,一定把你养的白白胖胖。”
  
      卫素芬脸都红了,也不说话,就是大口大口的吃着面。
  
      吕国强呵呵笑着,拿着筷子才要夹面,突然间,他一阵头疼,他也没在意。
  
      只是当他吃了两口面之后,头疼的就让他受不了了。
  
      吕国强疼的大叫一声,直接就栽倒在地上。
  
      卫素芬吓坏了,扔下筷子就过去扶吕国强:“国强,国强,你咋的了?”
  
      她话才说完,也是一阵头疼,紧接着就倒在吕国强身上。
  
      这会儿国营饭店还有好些吃饭的人吃,一见倒了俩人就全围了过来。
  
      饭店的服务员和大师傅一看出了事,也赶紧凑过来:“咋的了,这是咋的了?”
  
      “赶紧把人送医院。”
  
      “这俩人是哪来的啊?有人认识吗?”
  
      有几个人提议:“看看他们身上带着啥证明没有?”
  
      饭店服务员过去翻了翻吕国强带着的书包,翻出两本结婚证来:“这里有结婚证……”
  
      大师傅就道:“那啥,一会儿带上证明去公安局查一下,咱再来几个人把他俩送医院吧。”
  
      于是就有人七手八脚的抬了吕国强和卫素芬俩人出去。
  
      国营饭店这边有板车,把俩人搬到板车上就拉着去了医院。
  
      服务员拿着结婚证去了公安局,也没用多长时间就查到了吕国强和卫素芬的资料。
  
      公安局这边就找人去秦家通知家属。
  
      沈宜今天还是蛮高兴的。
  
      毕竟今天是吕国强和卫素芬领证的日子。
  
      沈宜大早起送孩子们上学之后就在家里收拾。
  
      她叫葛红带着秦薇,她自己去买了鱼和肉,还弄了好多新鲜的蔬菜,就想着晚上的时候整点好吃的庆祝一下。
  
      结果她才把东西买回来放好,就有人上门通知叫她赶紧去医院。
  
      还说什么吕国强和卫素芬在饭店突然间昏倒了,现在人已经送去医院了。
  
      沈宜给吓坏了,赶紧回屋带了钱就要出门。
  
      可临出门前她又放心不下葛红和秦薇,没办法,只好带着这一大一小一起去了医院。
  
      沈宜去了医院正好碰到钱大夫。
  
      而钱大夫刚好又是吕国强和卫素芬的主治医生,她就拉着钱大夫问:“大夫,我家国强和素芬咋样了?”
  
      钱大夫一脸的苦闷,他摇摇头:“这两个人身体一切都很健康,是不明原因的昏迷,先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再做进一步检查……”
  
      沈宜一听心里更害怕。
  
      她点点头带着葛红先去办了住院手续,又请人帮忙把吕国强和卫素芬移到病床上。
  
      葛红看到吕国强一动不动没有生气的躺在病床上,精神也开始不好了。
  
      她先是尖叫,然后就是抱着头蹲在角落里一直哭。
  
      沈宜一见她这个样子又是心疼又是六神无主的。
  
      她焦头烂额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实在没办法,沈宜只能抱着秦薇出去找人,请人帮忙往县中学给秦雅带个话,让她先请假到医院帮忙照顾病人。
  
      回到病房里,沈宜看着躺在病床上无声无息的两人,再看看还在哭着,一点手都搭不上的葛红。
  
      而她抱着的秦薇这个时候也好巧不巧的开始闹情绪,总是哭闹不停。
  
      这个时候,沈宜都想要哭了。
  
      她现在无比的相信秦桑。
  
      如果秦桑在家里的话,这些事情一定会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家里没有秦桑这个主心骨在,真是一碰到事情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秦雅正在上课,听到老师通知说她家有人住院,叫她先去医院也吓了一跳。
  
      她还以为是沈宜生病了呢,跟老师请了假就往医院跑。
  
      去了才知道是她大舅和卫素芬昏迷了。
  
      秦雅现在也学了一点中医的基础,她给两个人把了脉,并没有发现这两个人昏迷的原因,就只能先好好的照顾着。
  
      她先弄了点水给两个人擦脸擦手,然后又去安抚葛红。
  
      有了秦雅帮忙,沈宜这才轻松了一些。
  
      不过,她还是站在屋里一脸的难过:“小雅,你说这是咋说的,你大舅今儿多高兴啊,早起欢欢喜喜的出门,咋还没多长时间人就躺下了?”
  
      秦雅正忙着呢,这个时候还得安抚沈宜:“奶,您先别急啊,咱先把我大舅和舅妈安顿好,不行我再请我师傅过来瞧瞧。”
  
      秦桑是中午的时候回来的。
  
      她提着行李进了家门,却发现家里的气氛挺古怪的。
  
      “小依。”秦桑叫过坐在院子里数蚂蚁的秦依笑着问:“这是怎么了?嘴撅的都能拴油瓶了。”
  
      秦依一看到秦桑就哭了起来。
  
      她扎进秦桑怀里,放声的大哭:“姐,咱舅住院了,也不知道生的啥病,一直都没醒过来,奶和二姐现在还在医院守着。”
  
      在厨房做饭的秦采和秦苹听到声音跑出来。
  
      看到秦桑回来,这俩也不那么心里发虚了。
  
      “姐,你回来了。”
  
      秦桑皱皱眉头,先推开秦依安慰了几句,又问秦采:“到底怎么回事?”
  
      秦采就把从邻居那里打听来的情况说了出来:“我和秦苹得赶紧做饭,一会儿给奶还有二姐送饭去。”
  
      秦桑没有再说什么,让秦苹去给她放行李,她挽了袖子就进了厨房。
  
      秦桑做饭可比秦采利落多了,没过一会儿功夫就把饭菜给弄好了。
  
      她拿过一个保温桶先弄了一些饭菜装好,自己随便吃了几口,就跟秦采说:“你先带着她们吃饭,我去给奶送饭,顺便看看情况。”
  
      秦采这时候脸上才有了笑模样。
  
      “那行。”
  
      她把秦桑送到门口突然开口:“姐,你在医院守着,家里的事别惦记,有我和小苹在呢,我们会把小绿还有小依带好。”
  
      秦桑重重点头。
  
      她骑上自行车,把保温桶挂在车把上就这么去了医院。
  
      秦桑推开病房的门时,就感觉屋里的气氛很是沉闷。
  
      “奶。”她叫了一声。
  
      正守着卫素芬的沈宜回头看到秦桑整个人都显的精神了:“小桑回来了。”
  
      秦雅看到秦桑脸上也有了笑模样:“大姐。”
  
      秦桑把保温桶放到桌上,让沈宜和秦雅先带着葛红吃饭。
  
      她走到病床前去看吕国强和卫素芬,这一看,秦桑满心的怒气就开始升腾。
  
      “狗东西。”
  
      她骂了一句,伸手就在吕国强身上点了几下,随后又去看卫素芬,发现卫素芬和吕国强的情况差不多,也跟着打了一道灵气进入卫素芬体内。
  
      沈宜这个时候也发现了秦桑的不同寻常。
  
      “小桑,你舅和你舅妈这是咋的了?”
  
      秦桑眼中闪过一道冷光,神色森冷沉暗:“我大舅和舅妈这是遭人暗算了。”
  
      一句话,惊的秦雅手上的勺子差点掉到地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