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有投影在西游 > 第七十四章 伤在要命部位了?

第七十四章 伤在要命部位了?


  还没等包厅里的人跑出去叫人呢。
  “砰”的一声,包厅的房门就已经被轰然撞开了,紧接着就见一个西装大汉急匆匆地跑进来。
  正是黄耀祖的新任保镖。
  原来黄耀祖开party,嫌他一个保镖在场影响气氛,就让他守在外面了。
  直到现在出了状况,他听到里面的动静,意识到情况不对,这才匆忙闯了进来。
  “少爷!”
  闯进来一眼看到黄耀祖倒在地上,保镖顿时神情大变。
  连忙快步跑到黄耀祖的近前,一把将他扶抱而起,急声问道:“少爷您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我……我好痛!快……快送我去医院,。”
  黄耀祖抬起一只手抓住保镖的肩膀,一脸痛苦地艰难说道,
  直到这时候人们才发现,黄耀祖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沾满了腥臭的脓血。
  急忙向他的身下看去,却发现更多的脓血正从他的裆部流出来。
  仅靠他那只还捂在裆部的左手,根本就捂不住了。
  “嘶——”
  在场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情况看起来挺严重啊,尤其还是……伤在那个要命的部位!
  不少人都下意识的夹了夹自己的双腿。
  不过让大家都感觉到一头雾水的是:他这究竟是怎么伤的呢?
  “好,少爷,咱们这就去医院。”
  保镖却已经无暇关注黄耀祖是怎么伤的了?现在救人要紧。
  不同于与会那些纨绔。
  黄耀祖真要有个好歹,在场的这些纨绔公子们或许只是有些麻烦,但他身为黄耀祖的贴身保镖,却很可能会因此而搭上小命的。
  “让开,快让开!”
  心急之下,保镖直接抱起黄耀祖,大吼着急匆匆向门外冲去。
  “嗯,果然起作用了。”
  透过地仙境看到这一幕,方羽不禁淡淡一笑,随后便收了乾坤入镜之法。
  因为接下来就不必再看了。
  牵偶追魂之术既然起效,那对方除非找来同样擅长此术,而且修为还要比他高的巫蛊高手,否则便无法可解。
  且不说黄家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找来修为境界还在他之上的巫蛊高手。
  即使真的找来了,又怎么可能懂得牵偶追魂之术这等源自地仙界的巫蛊秘术?
  所以黄耀祖今天是死定了,就算把战神找来也救不了他。
  ……
  十五分钟之后,
  黄飞龙夫妇急匆匆的赶到了辽海第一人民医院。
  闯进大厅,一眼就看到了正一脸惶恐等在手术室外的保镖。
  另外还有几个平时经常和他们儿子黄耀祖厮混在一起的狐朋狗友。
  “祖儿,祖儿他在哪里?”
  黄耀祖的母亲潘桂芝,一进来便焦急的大声呼叫道。
  “夫人,少爷他正在手术室里急救,现在还没有出来呢。”
  保镖怯声地说道。
  “你个废物究竟是怎么保护我祖儿的?”
  一看到保镖,潘桂枝顿时怒从心头起,怒叫着伸手就向保镖的脸上抓去。
  如果不是保镖反应还算及时,一双眼睛都差点被潘桂枝的手指给挖了去。
  即便如此,却也被潘桂枝尖利的指甲在脸上狠狠抓出了好几道血痕。
  手捂伤处惨叫着退开,鲜血沿着手掌缝隙淋漓而下,看起来凄惨狼狈之极。
  “好了,夫人。”
  黄飞龙伸手将妻子潘桂芝按住,示意安抚了一下。
  然后转回身,目光如电射向保镖和在场的那几个纨绔子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祖儿他是怎么伤的?”
  终究是经历过大阵仗的老牌强者,关键时刻还能保持镇定和理智。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忙着迁怒责怪手下也是毫无用处,当务之急是先弄清楚状况,唯有如此才能有的放矢。
  “老爷,小的也不知道少爷他是怎么伤的……”
  保镖都快哭了,在黄飞龙刀子一般的目光下结结巴巴地说道。
  “少爷他开party,让小的守在外面,后来小的忽然听到里面惊慌喊叫,小的赶紧闯进去一看,少爷就已经倒在地上了……”
  “废物!”
  这次连黄飞龙也忍不住了。直接扬手一巴掌就抽在保镖的脸上。
  顿时“啪”的一声脆响,直接把保镖抽得闷哼一声,在原地转了两圈,满口大牙混着血水喷出,然后一头跌倒在地上,整个人都被打蒙圈了。
  “老子让你去保护我儿子,你却什么都不知道,老子要你这废物有什么用?”
  黄飞龙却还余怒未消,上前直接一脚将保镖踢出好几米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就这他还是手下留情了呢,如果不是顾及在公共场合,他现在直接宰了这保镖的心都有了。
  “他不知道,你们都是和耀祖一起玩儿的,总该知道吧?”
  黄飞龙鹰隼一般的目光,又转向了那几个纨绔子弟。
  “黄……黄伯父……”
  几个二世祖也都被吓得牙齿打颤,磕磕巴巴地说道。
  “我们其实也……不是太清楚。大家正玩的开心呢,耀祖兄不知怎么就突然倒在地上,手捂着那里喊疼,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赶紧把耀祖兄送到医院来了。”
  说着话,其中两个纨绔子弟还用手捂裆示意了一下。
  黄飞龙夫妇心中陡然一缩。
  他们之前得到的消息很简略,就知道儿子受伤住院了,就急匆匆赶了过来,还不知道儿子是伤在哪里呢。
  现在听几人这么一说,两人的心中都不禁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儿子伤的这个位置可太不是地方了,以后不会影响到他的生育能力吧?
  黄飞龙的心不禁向下一沉,继而怒火更盛。
  这帮混蛋,平时和自己儿子一起吃喝玩乐,关键时刻却屁用没有。
  大活人就在他们眼前受伤,却连怎么伤的都说不清楚。
  若非这几个家伙的老子也都不是普通人,身份地位虽然比不上他,却也相差不多,否则他真想一股脑把这帮兔崽子都给宰了算了。
  即便没有动手,几个二世祖在他杀人一般的目光下,也都吓得噤若寒蝉,战战兢兢,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灯蓦地熄灭。
  “手术做完了!”
  一个眼尖的纨绔子弟连忙叫道,将黄飞龙夫妇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