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老婆是大BOSS >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他为什么不灭了我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他为什么不灭了我

    要推算这所谓的救苦天尊的出处其实也不难,大概率是来自西方的天宫。
  
      只是不久之前,封神陵还只是神仙的坟墓,如今却成了天宫,这期间是有什么东西促成了这些变化?
  
      方冷想到这里,一拍手掌,明白了。
  
      一定是因为封神榜!
  
      当初他无意间将封神榜打开了,然后封神榜就飞走了,不知所踪,现在想来,能和封神榜发生关系的,肯定是封神陵里面的那帮神灵。
  
      如果只是出来一个救苦天尊还好说,但若是整个封神陵中的神灵都复生了,那变数就太大了。
  
      方冷可以轻松击败青丘的伪神,但是,在这个救苦天尊面前,方冷能感受到,自己若是想对他动手,百分之百会被镇压。
  
      神和人,本就不是一种层次的。
  
      好在救苦天尊也没有惹是生非的念头,只是在城外随手洒下一道神光,道:“不出此界限,自可安然无恙。”
  
      声若洪钟,传遍四野,隐隐还有回音,而救苦天尊做了这些事情,便开着本身自带的光环,越飞越高,直到消失不见。
  
      民众看着他上了天,自然是更加恭敬了,又感谢他留下的守护神光,越来越多的信念之力,飘向了远处。
  
      方冷目睹了这一波操作,忽然又突发奇想地道:“不是说神仙都是斩妖除魔的吗,我这一身魔气,也不比那些魔兽低了,他咋没顺手灭了我呢?”
  
      颜苒白了他一眼,嗔道:“那你去问他怎么不一下拍死你啊!”
  
      方冷:“……”
  
      这种睿智操作还是算了吧,就像是被通缉的逃犯偶然遇到了抓犯人的捕头,自己没被抓,反倒是凑上去,问:“你咋不抓我呢?”
  
      “可能是觉得灭了我也对他没多少好处吧,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发展信众,有道是佛争一炷香,救下百姓能获取香火信念,但灭了我没任何意义。”
  
      方冷也就随便这么一猜,刚好遇到了随便想想而已,颜苒却是对这个话题没多少兴趣,转而又道:“海魔兽的危害暂时应该是不会扩散了,我们是要肃清这一带的海魔兽,还是先回去?”
  
      这个问题问到方冷心坎上了,他也颇为犹豫。
  
      他本是为了解决海魔兽的问题而来,现在救苦天尊插了这么一手,却是治标不治本的。
  
      可是,若是继续折腾,就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了,方冷心中又牵挂苏阿九和唐凝儿。
  
      “还是回去吧,以我如今的实力,也一样解决不了根源。”
  
      问题的根源应该是源源不断释放魔气的瑶光,而感染了瑶光的默气,所有的海妖都会入魔。之前听影魔说过,瑶光的实力应该是远超仙神的,而方冷现在连一个普通的神都打不过,何况是瑶光。
  
      所以,有救苦仙尊留下的保护手段就够了。
  
      方冷决定要回去便是头也不回地走了,这座城里的人甚至都不知道方冷曾经来过。
  
      而在另一边,救苦天尊的两个童子跑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天尊,我们为什么要走这么着急,不是说要告知信徒为我们建立庙宇么?”
  
      救苦天尊依然宝相庄严,露出个微笑道:“佛曰,不可说。”
  
      简单来讲,就是给你们个微笑,自己体会。
  
      童子顿时想了很多,一定是因为自己开口太掉价了,想必那些凡人应该知趣,会自发地为他们建立庙宇的。
  
      天尊不愧是天尊。
  
      然而,他们却是不知,救苦天尊心里也是慌得不行。
  
      在坟墓里呆了上万年,终于有机会复活了,结果才刚出来活动一下,又碰到那个恐怖的家伙了。
  
      救苦天尊无比庆幸自己应变能力不错,虽然很慌,但还是面带微笑,秀了一波操作,从容离开。
  
      看似稳如老狗,心里慌得一匹。
  
      以后东海还是别去了,那边的信徒随缘吧,保命要紧。
  
      而且,他是上过一次封神榜的神了,再死一次就真的死了。
  
      这是典型的麻杆打狼两头害怕,各自认怂退去。
  
      方冷这次回到青州的速度更快了,因为孔雀王的飞行速度更快,而且他们两人在路上没有做别的事情,也就没有耽误。
  
      朱青竹都惊呆了,你怎么这么快呢?
  
      那么,四面楚歌,现在就剩下对面的妖族了。
  
      有方冷坐镇,妖族应该也不敢来攻打了,朱青竹终于安下心了。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想办法掠夺方冷的龙气了。
  
      朱青竹心中暗想,想要搞内部斗争,必须要让外部环境安稳才行,朱青竹还是有原则的。
  
      不过,她还没开始对方冷套近乎,方冷先找到了她。
  
      “公主,这些天辛苦你了,请坐。”
  
      方冷约了朱青竹共进晚餐,朱青竹本以为会有很多有功之人在这里,如刑战,才是真正辛苦的人。
  
      但是,来到方冷说好的地方,进了房间,才发现就只有方冷一人,还有一桌子的酒菜。
  
      呵,男人。
  
      朱青竹心中冷笑,但为了方冷的龙气,她依然要和他虚与委蛇。
  
      “辛苦不敢当,青竹不过是做了一些分内之事,方公子才是真的解救黎民于水火之中的人。”
  
      “公主谦虚了。”
  
      方冷面带温和的笑容,忽略那不时散发出的血煞之气,看上去还是挺帅的。
  
      朱青竹坐在方冷的对面,笑道:“叫我青竹便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想,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吧?”
  
      朱青竹作为公主,自然是与之身份匹配的气度的,方冷认识的这么多姑娘,也只有她有这种端庄的气质。
  
      不过,方冷并不喜欢这种端着架子却故意表现出和善亲近的人。
  
      像张星,之前虽然是个刁蛮的大小姐,但是她却愿意为了一个平民以身犯险,没有大小姐的气质,在方冷眼里同样可爱。
  
      又例如颜苒,虽然是一方主宰,表面看起来也威风凛凛,实际上是个傲娇,那种伪装看起来也算是个萌点了。
  
      再比如……
  
      算了,反正方冷不喜欢朱青竹就对了。
  
      但是,朱青竹想要方冷的龙气,方冷又何尝不想要朱青竹身上的龙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