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老婆是大BOSS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一定不会闹事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一定不会闹事

    在苏南出现之后,原本嚣张得不行的虎虎顿时怂的像只猫。
  
      真给你们老虎丢脸。
  
      苏南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冷,眼里的情绪很复杂,方冷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苏南便带着虎虎离开了。
  
      颜红便差人收拾局面,自己则是来劝慰方冷。
  
      “小哥别急着走啊,别因为一个不识趣的家伙坏了兴致,你看,我们还有这么多小可怜等着听你讲故事呢。”
  
      方冷却依旧摇头,好不容易找了个理由拖更,岂有继续更新的道理?
  
      “今天便算了吧,明日若有闲暇再来,若是没有,便算了。”
  
      “啊……”
  
      一想到可能再也听不到方冷讲的故事,茶楼里的小妖们顿时都伤心哀嚎起来,猴子的故事,才刚开始呢,听说前往西天取经要经历八十一难,这个才刚开始打死一只老虎,下面就没了,太难受了……
  
      颜红当时便一把抱住方冷的胳膊,楚楚可怜道:“公子,你就要这样抛弃我们了吗?”
  
      方冷:“……”
  
      你这个狐狸,说话不要这么暧昧好不好,被人听到,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
  
      还有,把胸挪开点,太大了,我晕奶。
  
      颜红也仿佛感受到了一道威严的目光在冷冷的看着她,下意识地松开手,那被盯着的感觉才消失。
  
      好恐怖,感觉如果不撒手的话,刚才她就要成一只死狐狸了,但这样一来,她反倒对方冷有更强的好奇心了。
  
      涂山的狐狸,好奇心都特别强。
  
      “不用担心后面的故事听不到了,有机会的话,我会手写下来的。”
  
      方冷表面敷衍了颜红和一些小狐狸之后,便离开了茶楼,涂山虽大,这两天却也看得差不多了,除了有很多蠢萌的小狐狸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苏三,我们回家去吧!”
  
      出来没玩多久,但方冷觉得外面确实没什么意思,还是回家里呆着吧。
  
      在方冷离开之后,一只巨大的青鸟,载着一身紫袍的少女,来到了涂山。这正是千里迢迢赶来的唐凝儿了。
  
      此时的妖族境内,对小规模进入妖族内地的人已经不设防,但是,会全程委派小妖跟随,直到送到涂山境内为止。
  
      唐凝儿大概是最快的,因为她只是一个人,又有孔雀王护送,快的很。
  
      “来人止步!”
  
      城头的狐卫统领苏北接着道:“报上你的来历!”
  
      “苗疆,圣女殿。”
  
      唐凝儿淡淡地道:“小青不是坐骑,你看仔细了。”
  
      没有跋扈的态度,但苏北看着她紫色的眼睛,忽然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欢迎来到涂山,天狐大人的婚礼将在四天后举行,期间,你可以在涂山城自由活动,但不得随意动武。”
  
      苏北简单说了些注意事项,便放了唐凝儿和孔雀王入城了,孔雀王迅速变小,站在唐凝儿的肩上,倒像是一只小鸟,乖巧得不行。
  
      唐凝儿不禁好奇道:“小青,你这是怎么了?”
  
      孔雀王:“……”
  
      颜苒叫她小彩,唐凝儿非要叫她小青,时间久了,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了。
  
      算了,不和这些喜欢瞎取名的人瞎计较。
  
      至于她为什么忽然乖巧了,那当然是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凝儿,真的什么都没感觉到么?”
  
      孔雀王有些怀疑,整个涂山,若是用孔雀王的视角,应该是妖气冲天,而且,最强大的一股妖气,在涂山之上,却压制着整个涂山城。
  
      孔雀王觉得,那应该就是涂山之主九尾狐的妖气了。
  
      但唐凝儿居然感受不到压力,显然,是唐凝儿天赋异禀了,但不知者无畏,无畏,却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担心唐凝儿莽撞,孔雀王特意提醒道:“那九尾天狐实力深不可测,你我行事,一定要三思,切不可任性胡为。”
  
      “知道了,我是那种莽撞的人么?”
  
      孔雀王:“……”
  
      是不是,你心里就没有一点B数么?
  
      还是个凡人的时候,就敢对已经成圣的颜苒大喊大叫,也是颜苒脾气好,对好苗子格外的宽容,碰到冷血一点的,整个方家村都得死。
  
      刚刚蜕凡,就敢闯一个妖王的老窝,还好,实力允许她乱来,但绝对是个莽夫没错了。
  
      这便是孔雀王眼里的唐凝儿。
  
      实际上,也还是有出入的,唐凝儿,只会在事关方冷的时候,特别莽撞,尤其是方冷有危险的时候,唐凝儿便没有考虑过自身的安全了。
  
      从孔雀王无语的样子,唐凝儿便看出她的想法了,只好保证道:“放心放心,我绝对不会乱来的。”
  
      小方哥也不知道在哪里,反正她就是参加个婚礼,参加完了就走,能搞出什么事情来呢!
  
      孔雀王却慌得不行,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慌啊……
  
      在唐凝儿到达涂山之后,其他祝贺的队伍,也陆陆续续地到了涂山,而太子朱崇文大概是走得最慢的一支队伍了。
  
      唐凝儿都到了,朱崇文还在大明境内。
  
      皇帝表面重视,给朱崇文带了很多随从和礼官,摆谱是够了,但是,天狐大婚十分着急,七天的时间,根本不够人慢慢悠悠过去的,所以,一切要快。
  
      可是,人一多,赶路的速度就慢了。
  
      虽然是一路紧赶慢赶,但两天过去了,朱崇文才刚到雷州边界。
  
      而且,现在的雷州,已经是叛乱之地了,他们作为朝廷的使节,不能直接穿过雷州。
  
      反倒是如果到了妖族占领的青州,他们拿出使节的身份,可以畅通无阻,想到这里,朱崇文的内心也备受煎熬。
  
      山河破碎,妖族虎视眈眈,而国之栋梁又被皇帝逼得造反,他这个太子,也被猜忌,当得知要出使妖族的时候,朱崇文便知道,朱佩琪有杀他的心了。
  
      但学的是儒学,讲的是孝道,他和朱佩琪,不仅仅是君臣,还是父子,所以,朱佩琪想要他死,朱崇文心中悲哀,却并没有抗命。
  
      只是再来到往日原本属于大明的雷州城,朱崇文感慨万千。
  
      随从道:“太子殿下,雷州已被叛军控制,不如我们绕道而行吧!”
  
      “绕道?再绕一下,天狐的婚礼就赶不上了,那你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