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导演1998—2030 > 第196章 咋自在咋活

第196章 咋自在咋活

    山下半缘村的万家灯火,像是天空中星罗密布的点点繁星,明亮,璀璨。
  
      而山腰上被黑暗完全包裹的泥砖房,却如同冰层下的洞窟,冰冷,孤寂。
  
      已经是晚上十点地狗的拍摄还在继续。
  
      半缘村唯一的商店内,老板看着柜台外的狗子道:“要几根?”
  
      “全给我哩。”
  
      天太“冷”,直着件毛衣的狗子不断搓着红彤彤的鼻子。
  
      “20。”老板拿出约莫20根蜡烛递给狗子。
  
      这个黑心的商人让狗子无可奈何,只能掏出20块钱递过去,护林员的月工资才200多,这一个月下来买可乐,买蜡烛早已所剩无几。
  
      “好,收工吧。”
  
      王铮有声无力的说道。
  
      “导演,再来一次吧,刚刚我表情有问题。”富小龙拖着条腿走到王铮面前沙哑道。
  
      “你演的没问题,别多想,赶紧回去睡觉。”
  
      富小龙的自我否定被王铮否定了。
  
      这人现在已经入了魔,每次拍完总说自己还能演的更好,第一次王铮答应了,可接下来就是没完没了的重拍。
  
      动作、表情、走位、台词富小龙每次都能找到重拍的理由,王铮知道,这人已经完全入了戏,他不想从戏里走出来。
  
      “睡了吗?”宾馆床上,王铮给王郁挂了个电话。
  
      “说。”
  
      “从京都请个心理治疗师过来。”
  
      “怎么了?”电话一头的王郁刷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动静太大将她老婆都给折腾醒了。
  
      “富小龙的情况不对劲,请个治疗师将他开导开导。”王铮唉声叹气的吐了口烟说道。
  
      演员是剧组聘请的要是真出了事,剧组要担责不说还对不起演员的家人。
  
      听起来有点吓人,好像富小龙要出事似的,但抑郁症这玩意都是循序渐进慢慢来的,还真说不准富小龙现在有没有这苗头。
  
      请个心里治疗师也算是有备无患,他也能安心。
  
      电话挂断,国内现在有没有心里治疗师这一职业,王郁也不清楚他只能保证尽力寻找。
  
      “你把狗子双唇上的干裂皮搞得高点。”
  
      翌日一早,王铮看过狗子的妆容后,对化妆师道。
  
      已经断水断电几天的狗子一家,洗脸用的是干毛巾,吃的是可乐馒头,喝的也是可乐,一家三口的干裂嘴唇早已翘的老高。
  
      送出去的信件如同石沉大海,到现在也没收到任何回信。
  
      “准备开机啊。”
  
      半缘村通往乡里的小道上,一辆驴车已准备就绪。
  
      家里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狗子不敢将希望在冀望于邮递员孔清河身上,准备自己去寄信。
  
      赶驴的,狗子,那个将尿溅到孔家三龙碑上的虎子和他姐姐慧慧,外加村里的一个妇女,一行五人向乡里赶去。
  
      “三二一,开始。”
  
      王铮的镜头中,男娃半躺在姐姐怀中,两眼无神的看着坐在姐姐对面,互套着两只袖子蜷缩着身子的狗子。
  
      “虎子咋啦?”狗子用胳膊点了下问男娃的姐姐道。
  
      慧慧道:“不舒服,带他进城看医生。”
  
      “停,下个镜头,车准备过来。”
  
      “开始!”
  
      弯曲满是的泥土的小道上迎面来了辆轿车,让赶驴的发出一阵“驴,驴”声。
  
      “你找死啊。”车上两人下来后就揣紧了赶驴的领口叫嚣着。
  
      孔老三拉扯了下同伴直直的看着驴车上的狗子,重新走回车旁打开了后门。
  
      “老大回来了。”赶驴的回头对车上的狗子四人道。
  
      光线靓丽的毛领皮衣,一手夹着烟的孔金龙漫步走向驴车,虎子把脑袋迈进慧慧的怀里,慧慧和村里那个妇女不约而同的向后缩去。
  
      “狗子,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活到这步田地,你瞅瞅眼前这个世界上还有有像你这样的人。”
  
      孔金龙说着将口袋内的一包好烟拿了出来道:“狗子,什么也别说了,咋换个活法。”
  
      镜头从孔金龙上半身转到富小龙脸上。
  
      断水让狗子好多天没洗过脸,这会他的脸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有着些许黑斑,干裂的唇上带着血丝。
  
      面朝阳光背靠土墙的狗子虚迷起眼。
  
      “咋活?”
  
      “咋自在咋活!”
  
      见狗子半天不应声,孔金龙面色转冷道:“英雄,你废了!”说完,一脚踩在烟头上转身离去。
  
      轿车从驴车旁呼啸而过扬起一片尘土。
  
      拧着**的王铮擦了擦脑门的汗,嚷嚷道:“停,歇会喝点水等会在继续。”
  
      “富小龙你这是要成仙啊,水也不喝。”
  
      看着富小龙将矿泉水放到一边,王铮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王铮拿他没辙,只能由着他性子,牛不喝水他总不能去强按头。
  
      以往拍戏,他在剧组里会直呼演员扮演的角色名,好让演员尽快入戏。
  
      可到了地狗剧组,他都是喊富小龙的本名,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富小龙在拍戏,他不叫李天狗叫富小龙。
  
      “开始!”
  
      同坐驴车的妇女叫道:“虎子,你咋回事,尿尿也不说一声,给我褥子全尿湿了。”
  
      “婶,真对不住,虎子现在一受到惊吓就会忍不住尿出来,我这不是带他去大医院看看嘛。”
  
      慧慧的一席话,让狗子瞬间想起虎子被孔老三要求站一宿的那天晚上。
  
      一个才岁的娃娃,就因为孔老三的恐吓得了现在这个毛病,让他感到揪心。
  
      低头看着只比秧子大三四岁的虎子,狗子伸出满是泥垢的双手,握着那双白净的小手,原本活泼的娃娃变得沉默。
  
      对眼前握住自己双手的叔叔,也只是楞楞的看着一言不发。
  
      “慧慧!”干裂带着血丝的嘴皮轻启,沙哑声响起。
  
      狗子用那双早已浑浊的双眼看着慧慧道:“叔不进成了,这封信,你一定要帮叔寄出去,千万千万不能忘了。”
  
      等着慧慧重重的点过头后,狗子下了驴车向车子的反方向走去。
  
      孔金龙回来了,桃花和秧子还在村里。
  
      镜头中的富小龙在一瘸一拐的走着,站在路中央的王铮丝毫未动,用一个远景结束了这个镜头。
  
      “停,回来。”王铮向着远处的富小龙叫道。
  
      见前面那人没反应依旧不管不顾的走着,王铮再次喊道:“富小龙回来。”
  
      富小龙是停下了,可他却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个脑袋,肩膀一阵抖动。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