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七零年:肥妻要上天!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毒舌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毒舌


      陈改改努力尝试着睁开眼睛,就如同是是进入梦魇一般,感觉自己精神稍不集中,身体就像被吸入漩涡当中,浑身被压制着使不上力气。陈改改想到了同学经常在宿舍提到的鬼压床,不断的提醒自己这是梦,是梦。双手也不断的使劲,强迫自己从梦魇中走出来。
  
      啊,在手不断的使劲握拳以后,意识也被自己强来回来,胸口也没有了那种强烈的压迫感,终于松了一口气。
  
      “醒了,醒了,嫂子醒了,”模糊间听到一个尖锐的女生在耳边想起,接着是一群凌乱的脚步声,便感觉有人围在床前。
  
      陈改改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便看到几张放大的脸,吓得深吸一口气,还以为自己在梦中,马上有闭上眼睛。心里不住的吐槽,靠!这年头做个梦都会被套路。
  
      做足了心理暗示,慢慢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的还是那几张放大的脸。
  
      几个男人穿着绿色的军装,女人穿着小碎花的上衣,黑色的裤子。再往周围一看白色的墙壁微微泛黄,桌上的搪瓷杯子写着为人们服务,手上是70年代特有的泛黄的橡胶的输液管。难道这是“主题医院。”
  
      不是陈改改脑洞大,实在是作为一名以艺术家为目标的美术系学生,虽然觉得奇怪但瞬间就接受了周围的场景。
  
      仔细的想了一下,自己外出在山上写生,然后是泥石流。想到这里陈改改看周围人的眼神多了一丝的恐惧,泥石流哎,那可是泥石流,自己怎么可能还活着,怪不得周围的的人都怪怪的看着自己。
  
      看他们的像是生活在70年代的样子,难道是70年代的鬼,那是不是道行比自己高,本着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观点,陈改改是真的真的怂了。恐惧的看着他们,挣扎着身体想要往后退。
  
      床前的女人看着陈改改要乱动,便伸出收要制止她。医生可是说了的,要好好休息要静养的。
  
      可是着看在陈改改的眼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是要索命呀!索的还是自己的鬼命然后“啊”的大叫一声,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医生,医生,快,快去叫医生。”
  
      众人看到陈改改又晕了过去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直到医生说病人需要静养他们才退出去。
  
      陈改改晕过去之后,脑袋里的记忆像是洪水一般涌来,她确定那不是属于自己的记忆。脑海一个叫陈满满的女孩,她短暂的一生里重要的记忆很快就与她的灵魂相融合,她的情绪随着陈满满的记忆发生起伏,最后记忆停留在了陈满满心灰意冷的走到马路中间,被汽车撞倒的画面,陈改改也随着女孩倒在血泊里猛地睁开眼睛。
  
      陈改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脑海里隐约出现了一个念头“穿越了,”这还不是她最庆幸的,最庆幸的是那些围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是鬼,不由的松一口,刚刚真的真的是吓尿了。
  
      陈改改看向周围,只有昏黄的灯光亮着。隐约间听到病房外有人在说话好像还带着哭腔。
  
      “连长,对不起,我不知道嫂子在哪里,我····”小赵看着眼前的男人沉默的站在哪里,清冷的双眸里带着些许疲惫,高大的身影在橘色的灯光下散发着落寂。
  
      你开车的时候怎么不带眼睛呀,那么大一个大活人都看不清楚。”旁边的声音好像是住在他们家旁边的周指导员的声音。
  
      “我,···嫂子突然就出现在车前了,当时···”小赵边说边哭。
  
      “行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周指导员有训斥着小赵,旁边的男人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沉默着。
  
      陈改改在房里听得清楚,原主一心想要当时因爱而不得一心想要自杀,这也怪不得那个小战士。想到这里不禁想要起来帮他说句话,但是自己刚要发音就感觉喉咙火辣辣的疼,身体也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只能将旁边桌子上上的搪瓷杯碰到地上,一起病房外边的主意。
  
      听到房里叮咚一声,三人马上冲了进去。
  
      “陈满满,”冲在最前面的男人冲陈改改吼了一声,加上他那瞪得和驴眼一样的大眼睛,着实吓了一跳。
  
      “我,我渴,”陈满满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颤抖,好歹是个穿越人士,居然被个黑脸大汉成这样,真是太丢脸了。
  
      “我倒水,”可能是对陈满满的愧疚,小赵急忙捡起地上的搪瓷杯和暖水瓶跑出去。
  
      黑脸大汉还是黑着一张脸,看着陈改改心里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迎上了他的目光。奈何敌人太强大,使用的还是美男计,陈改改鬼使神差就傻笑了。
  
      只是黑脸大汉,不,应该说是小麦色的皮肤在灯光下微微发光,应该是刚训练完的原因,有些许汗珠划过在脸颊两侧留下透明的痕迹,穿着绿色的背心和迷彩裤,使的快一米九的身高更加的笔挺。露出的紧实有力的臂膀,浑身上下透露着满满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像极了二十一世纪的硬汉风格的明星。
  
      在陈改改生活的那个看脸的二十一世纪,即便是看惯了各种明星包装,也觉得眼前这人是帅的,怪不得原主喜欢他,也不是没有理由。
  
      只不过原主的记忆里这男的应该不喜欢她,要不原主也不会自杀。既然原主喜欢到把命都给他啦!陈改改不由的庆幸原主看到的是一辆汽车,要是她到了火车站,还不得卧轨呀!自己也不可能重生呀!想到这里陈改改居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男人看着陈满满开始用一种“我用眼睛抚摸你”的眼神打量着自己,然后又是一脸的嫌弃,最后像是想到想到什么一样松了口气。看着她脸上变化多端的表情,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吭”咳嗽了一声说“陈满满,伤好了送你回老家。”
  
      “什么老家,难不成你不是我老·······爱人?”陈满满原本想说老公的,思量了一下,在这个年代还是叫爱人合适一点。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伤好了我就送你回去,”看着陈满满一脸无辜的表情,男人更加的愤怒。转身拍门就走了。
  
      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自己在部队成为大家的笑柄。
  
      你说你作为一个女人,丑,样子是父母给的,不怪你;胖,你也就是能吃了一点,暂时还养的起,也还可以将就你;懒,那我就多做一点,谁让我是男人呢;可是你还那么笨,没事就喜欢撩猫逗狗的,最主要的是你斗不过人家。最后居然放了一个大招:“自杀。”既然面子里子都让你给丢尽了,那就滚回老家去。
  
      “哎,你和嫂子······”最后的好好说嘛还没说出口就被拍门声给呛回去了。
  
      “那个,嫂子,你别介意啊,建邦就那倔脾气,”邹指导员尴尬的说道。
  
      “嗯···我想问一下刚刚那个人真的是我丈夫吗?”陈改改,不现在应该就陈满满。还想确认一下。原主的脑袋里关于他的记忆,最多的就是背影,其次,就是后脑勺。为了以往万一还是再三确认比较好。
  
      “呃”陈满满疑惑的样子让邹平本能的觉得她这是对连长的态度不满意了,在说反话。心底的小人告诉他“不妙,快撤。”
  
      “那个,嫂子,不早了,艾红还在家等我,我就先回去了啊,哈哈”看邹平尴尬的样子,陈满满也知道了答案,也就没为难他。
  
      “等等”陈满满想到了那个挨批的小战士。
  
      邹平开门的手一顿,嘴角一抽,转身就笑。
  
      “嫂子,你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刚刚听你在批评那个小战士,其实今天的事和他没关系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撞上去的。”当然得说不小心了,传出个自杀的名声可不好听。
  
      “嫂子,放心,我们回调查清楚的。”
  
      “还要调查呀!我就是当事人,当时是我走神了,一不小心才撞上去的,真的和人家小战士没有关系。人家孩子还小,你可不能冤枉人家呀!”
  
      邹平也是无语了,撞车居然是走神了。嫂子,你还能在不靠谱点吗?
  
      小战士打水回来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杨连长.
  
      “连···”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自己连长抬手阻止他,随之而来的就是陈满满哥给他辩白的声音。
  
      门外的杨建邦和小赵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女人居然帮小赵说话。对了,医生说她是脑震荡,不会脑袋给撞坏了吧。这要放以前还不得闹他个“三天三夜。”
  
      “嫂子,水来了,”杨建邦示意小赵进去。
  
      邹平看见小赵进来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何况还是院里有名的泼妇。
  
      小赵说不感动是假的,但是,刚刚的话是从陈满满的嘴里说出来的,因着陈满满平时的形象根深蒂固,现在忽然换了套路,不知道怎么感谢。
  
      小赵:嫂子,你喝水,今天晚上我和护士在门外守夜,嫂子有事叫我。”
  
      邹平:“嫂子,你好好休息。”
  
      陈满满也知道他们不待见自己,不,是不待见原主,想到那个黑脸大汉嫌弃的眼神,心里对原主一阵臭骂。
  
      “谢谢你们呀,你们快回去休息吧!”陈满满笑着对他们说。
  
      两人······
  
      看着紧闭的门一阵吐槽,我有这么吓人吗?要这么快吗?
  
      门外三人互看一眼。
  
      邹平:“这嫂子有点不对劲呀!不会憋了什么大招吧!”
  
      杨建邦:“······”
  
      小赵腹议:“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到。”
  
      杨建邦:“全连晚上八点集合,负重20斤十公里越野,邹平带队。”
  
      邹平和小赵一脸菜色,太过分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