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冥婚暗宠:冥少的糊涂宝贝 > 新年大礼,以身相许

新年大礼,以身相许


  快过年了,外婆身子不利索,便让我去给远在A市的父母送特产,顺便在那里住下,和一家人过个新年。
  我撇撇嘴,那些人巴不得我不去。
  即便不想去,但外婆执意要求,我也就不好推辞,看她一大把年纪了,却处处替我着想,心里也总觉得欠外婆。
  毕竟家里人,也只剩外婆最在意我了。
  我背着厚厚的土特产,拎上一个行李包出发了。
  烈日当头,在没有遮蔽的车站等公交车真可谓是闲情逸致。
  我一边用手扇着风,拽着厚厚的袋子,看着另一个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富太太鄙夷地看着旁边挤来挤去的人,嘴里嫌恶着什么。
  “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不干净……”
  而那句话毫无预兆的传入了我的耳朵。
  “不干净?”我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很习惯的苦笑了一下,“又有多少人是富贵的呢?”
  正在我感慨世道的时候,脑中却忽然一道暖流涌过,我怎么听到了她的话?
  隔着这么远,根本不可能听得到,更何况她还是小声嘀咕着的。
  我心中一颤,哆哆嗦嗦地拉了一下旁边的人,“你有没有听到刚刚那位凡妇女在说什么?”
  被我拉的是一位男生,他很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旁边的女孩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着几分嫉妒和羡慕,代替男生回答道:“没听到!”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情侣,难怪女孩会这么大反应,我悻悻地缩回了手,赔着笑脸看了看女孩。
  女孩直接无视了我的道歉,拉着男生走的离我远了一点的地方,对男生不满的说道:“刚才那人真是个神经病!”
  说着,女孩还稍稍往我这边探头,不放心的看了看男孩。
  神经病?我低头苦笑,这已经是第几次听到这样的话了?
  从我记事起,看到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就是我最大的耻辱,所有人都排斥我,我经常为了争辩和别人吵得面红耳赤,而到了最后,不管我证明了多少,都会得到唯一的一句“神经病”。
  在所有的封建迷信的乡亲眼中,我就是灾星。整整的童年,我都活在无数的自卑中。
  想到这些,我的鼻子一酸,赶紧抬起头以免眼泪掉下来。
  刺眼的阳光吱吱的照射下来,我才发现一会的功夫我的身上已经被汗浸得半湿。
  “唉。”我叹了一口气,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我的一生,也就是这样了。”
  正当我调整好情绪,再次抱怨天气太热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一阵轻笑“呵呵……”
  清冽而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萦绕在我的耳边。
  “谁?!”我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猛然回头,一下子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
  强烈的疼痛和彻骨的寒意把我的鼻子贯透,我的整个脸都皱成了一团。
  忽然,鼻子上有了温柔的触感,一双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替我揉着差点被撞歪的鼻子。
  我浑身一颤栗,抬眸往上看去。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傲,星辰般好看的双眸,高挺的鼻子,绝美的双唇,透露出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完美的不像凡人。
  我看的出了神,呆呆的任他把弄着。
  他轻扬唇角,唇红齿白煞是好看,“怎么,堂堂的殷灵大人也被为夫的美貌迷住了?”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殷灵啊殷灵,真是以貌取人,怎么就看他看得出了神啊!
  我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虾,退后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对不起!”
  他似是对我拉开距离的举动很不满,伸手霸道的把我揽了过去,“对不起?”
  “是啊,我刚刚撞到你了!”我一边解释着,一边试图推开他。
  可是他的力气大得惊人,我的挣扎在他眼里就和挠痒似的,他轻松地把我禁锢在怀里,唇角上扬了四十五度,似笑非笑的与我对视着:“那你说,撞到了我,你该怎么赔偿呢?嗯?”
  被那双灼热的双眸凝视着,我浑身不自在,讪讪的笑了几下,说:“我我我不是刚才道歉了嘛……”
  “哦?”他挑了下眉,低下头凑在我的耳边细语:“就只有道歉吗?”
  他呼出的热气尽数洒在我的耳边,我忍不住缩了缩头,坚持着说道:“是、是啊……而且我看你也没伤到哪里,对对吧……”
  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紧张,被撞疼的是我,我才是个受害者好不好!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抬起头与他对视:“而且我的鼻子被装疼了,你不应该赔偿我吗?”
  那双眸中射出星河灿烂的璀璨,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偿?”
  “这这这这个我还没想好……”我急忙把眼神转向另外的方向,我怕再与他对视下去,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
  “那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可好?”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个……你说吧。”我勉强答应了,反正是他赔偿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他浅浅的笑了,笑的越发的欠揍:“那不如,以身相许可好?”

Ps:书友们,我是苏色暖,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