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绣华 > 第二百二十二章不生气

第二百二十二章不生气

    雪,停了,太阳出来,青正园里孩子们的欢笑声音响亮。
  
      程家三老夫人和程恩捷坐在屋檐下炉火旁的桌边,母子两人瞧着程方房带着弟妹们嬉闹。
  
      程恩捷瞧一瞧程家三老夫人面上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问:“母亲,你不生气了?”
  
      程家三老夫人满目诧异神色瞧着他,说:“我几时与你生过气?”
  
      程恩捷有些不好意思的瞧着她,低声说:“昨天,我过来的时候,我听见你和大伯母说话了。”
  
      程家三老夫人顿时想起来了,程家大老夫人和木氏要带着程可善出门做客,她们婆媳有心带程可灵一道出门。
  
      她们来青正园里跟程家三老夫人说话,程家三老夫人的意思明确,只要钱氏应许下来,她是不会反对程可灵出门。
  
      程家三老夫人还欢喜程可灵能跟着程家大老夫人婆媳和程可善出门长一长见识。
  
      木氏当时主动提出来,她亲自去格园问过钱氏的意思。
  
      程家大老夫人和程家三老夫人在她走后,妯娌自然能够说一说心里话。
  
      程家大老夫人当着程家三老夫人的面,她不再掩饰心里面对长子的失望之情。
  
      程家大老夫人觉得程家三老夫人能够体会她的心情,低声说:“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知道我的嫡长子是这般多情细致的男人。”
  
      程家三老夫人是明白程家大老夫人的话,她不能说任何火上浇油的话。
  
      程家三老夫人只能把话题转移开去,她提及程恩捷将来的亲事,说:“大嫂,日后捷儿的亲事,还需你和大侄媳妇多操心。
  
      大侄媳妇是智慧知事的人,我还是相信她的眼光。”
  
      或许正是因为木氏对待程家大老夫人的各种孝顺和好,程家大老夫人面对自家长子的糊涂行事,才会越发的生气。
  
      程家大老夫人轻叹说:“从前在娘家的时候,年纪小的时候,无意当中听老仆们私下里笑语过,好汉无好妻,赖汉有好妻。
  
      那时候年纪太小,只觉得她们私下里太爱胡说。
  
      现在年纪老了后,我觉得老仆们是有见识的。
  
      我们这些嫁进程家的正妻,个个的容貌言行处事都不会让外人有质疑的地方。”
  
      程家大老夫人没有往下说去,她只是轻轻的摇头。
  
      程家三老夫人微微的变了脸色,有些事情,是经不住细细的思量。
  
      程家三老夫人有娘家的庶女因为懂事可人,给嫡母嫁进家事贫寒的人家。
  
      当年程家三老夫人年纪小,曾经偷偷的为那位庶女打抱不平过。
  
      她的母亲跟她说:“她嫡母对待她的好与不好,时日长了,你总会瞧得见。”
  
      程家三老夫人后来在家中夫婿享受着花红柳绿的时候,她听见那位庶女日子过得辛苦,她的心里微微有些安慰。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程家三老夫人在生下程恩捷后,她听说那位庶女的夫婿已经考取举人的功名。
  
      等到程恩捷十岁的时候,她娘家有人来看望她,那人无意当中提及那位随夫婿已经去往外地的庶女。
  
      听说那人在外地为官多年,他们的日子过得比从前好了许多。
  
      他的身边还是只有庶女一人,他还不曾沾染过二色。
  
      程家三老夫人心里是羡慕的,那位庶女比她的年纪还大。
  
      在这样的年纪里,还能得夫婿的一心一意对待,那从前所有的辛苦都是非常的值得。
  
      程家三老夫人瞧一瞧程家大老夫人眼里的神色,她们此一生里享受了荣华,那有些事情,就不要再多去想了。
  
      程家三老夫人低声说:“大嫂,我们这样也好,一直衣食无忧的生活着。”
  
      程家大老夫人听明白程家三老夫人的话,笑着轻点头说:“是啊。我到头来,我还没有你想得通透。
  
      我家大儿媳妇只怕也是早早的想得通透了,她哪怕心里哭得再伤心,也不会愿意在老大面前多露出一丝痕迹。
  
      这个傻孩子,我就是想帮她,她都不给我机会。可惜了,这般好的女人。”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家大老夫人笑了,在木氏嫁进来满月后,程家大老夫人做主给长子赐下来服侍的通房丫头。
  
      听说那丫头和程恩孟自小一起陪伴长大,那情份与旁人自然是有些不同。
  
      当然后来也有传说,程恩孟是借了程家大老夫人的名头,而程家大老夫人事后隐而不说,也是想着长子夫妻能够和睦相处下去。
  
      程家三老夫人从前有过好奇心,然而现在她却对此事再无任何的好奇。
  
      程家三老夫人伸手轻轻的拍一拍程家大老夫人的手,说:“大嫂,你以前一直跟我说,我们要学着放下。
  
      我们再生气,孩子们大了,他们自有主张,他们要是不心甘情愿,依了我们的心思,最后他们不高兴,我们一样心里不自在。
  
      他们要坚持主见行事,我们最终也是白气了,反而伤了自个的身子。”
  
      程恩捷在这个时候,他听说程家大老夫人来到青正园,他想着来给她请安。
  
      他听了程家三老夫人前边的话,他慢慢的放下想拍门的手。
  
      他想一想后,他们兄弟四人,如今程家三老夫人大约最操心便是他了。
  
      程恩捷觉得这一时不方便进去,他便悄悄转身离开。
  
      房里,程家大老夫人微微笑了,说:“果然劝人的话,可以说上千百句。
  
      劝自己的话,却总是那样的难。三弟妹,你说得对,我不会生气,我还要瞧着孙子孙女们成亲有好的姻缘。”
  
      程家三老夫人瞧着程家大老夫人面上的笑容,她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程家大老夫人这样的年纪,可不能有太重的心思。
  
      程家三老夫人尽心尽力的跟程家大老夫人提及孙子们的趣事,笑着说:“四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那笑得太欢而挤成一团叫嚷着大人的情形,瞧着就是一团的喜气。”
  
      程家大老夫人笑容又绽开了一些,说:“三弟妹,我每每见到他们四人都是坐姿端正,原来他们小小年纪也懂得在人前害羞?”
  
      程家三老夫人笑着点头说:“是啊,他们已经有些懂事,我们大人在,他们就会有些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