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刑宋 > 第649章 逛窑子

第649章 逛窑子

卓然点头说道:“这样我就省心多了,一滴血或者一点唾沫是吧,那我拿什么装呢?”
  
  “只需要粘了她血的东西或者粘了她唾沫的东西都可以,拿回来给我就行,一点点就够了。126shu”
  
  卓然一听这话更是高兴,说道:“那就简单了,我把她吃过的水果或者咬过的饼子什么的,拿给你不就行了吗?”
  
  “可以呀,没问题。”
  
  卓然眼见搞定这件事,心情顿时大好。傍晚时分,卓然接到了欧阳修送来的拜帖,告诉卓然事情已经办妥了。韩琦果然因为头天喝得太多,实在不胜酒力,加上今天家里有事无法分身,所以没有来。此外,苏轼、王安石都已经欣然应允,晚上相聚天外天。
  
  卓然兴冲冲换了一身便装,把药葫芦叫了过来,跟他说道:“今晚师父要去天外天跟朋友聚会,需要一个随身护卫,你愿不愿跟师父走一趟啊?”
  
  虽然药葫芦是卓然的徒弟,可是他是成名前辈,武功极高。卓然还是决定要以理相待,所以并没有直接下命令,而是采用了商量的口吻,问他是否愿意。药葫芦笑了笑说:“师父有命,莫敢不从。别说去那种地方,就是刀山火海小徒也要跟着师父的。”
  
  这赫赫有名的大豪杰做成自己的小徒,卓然不由心情大好,拍拍他肩膀说道:“那就好,你如果看上了哪个姑娘,师父叫她来陪你。你辛苦一辈子好像也没个老伴,也该找个姑娘乐呵乐呵,不要晚年太凄凉了。”
  
  药葫芦微微摇头,说道:“不用了,多谢师父好意,徒儿孑然一身已经习惯了。而且徒儿修炼的是童子功,不能破身的。”
  
  卓然倒吸口凉气,上下打量了一下药葫芦,说道:“哎呀呀,原来你还是童子之身,难怪武功如此高强。我听说练童子功的人,那武功都要比别人高出一大截的。”
  
  “多谢师父夸奖,徒儿不敢当。”
  
  “咱们俩打个商量,你别左一句徒儿又一句徒儿的好不好?我看着你一把白胡子,这么说我觉得别扭,你还是改个称呼吧。”
  
  “是,徒儿遵命,不,老朽遵命。”
  
  卓然带着小厮郭帅和药葫芦坐着马车前往天外天。
  
  来到天外天,卓然下了马,抬眼一瞧,不由愣了。问小厮郭帅:“这里就是天外天?没弄错吧。”
  
  郭帅呵呵笑道:“少爷,这里的确是天外天。但是如果没人告诉你的话,你绝对不会认为它是一处青楼。”
  
  的确如此,这里跟卓然以前见到的青楼完全不是一回事。这更像一座书院,里面除了隐隐有丝竹之声传出之外,其他的整个就像一座宁静的宅院。垂花拱门,雕梁画栋气度不凡。大门确是关着的,想必这个大门平素是不打开的,因为两侧有两个角门是开着的。
  
  门口有两个护卫模样的人,背着手站在门两侧,目不斜视。垂花门上并没有任何牌匾。但是这垂花门的架势,绝对是这条街乃至整个京城都数一数二的,气度不凡,连卓然的太师府的匾的垂花门都稍逊一筹。不仅是规模大,更是做工精湛,富丽堂皇,华贵异常。
  
  不过,并没有青楼女子在门口招呼来往客人的那种场面,更没有一排姑娘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甩着香香喷喷的手绢招呼过往的男人,嘴里喊着:“大爷,进来坐嘛。”
  
  所以卓然压根不会把这气度不凡的大杂院跟香艳无比歌舞升平的青楼相提并论,不过他还是谨慎地回头瞧了瞧。旁边的药葫芦目光也是探寻,想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天外天。
  
  药葫芦微微一笑,说道:“这天外天的确与其他的青楼不一样,到这里来的都是非富即贵。但并不是你有钱就能进来,是需要人引荐的,引荐的人必须首先得到天外天认可的资格才行,而且要证明你有足够的钱才能进入。”
  
  “若是外地来的,找不到引荐的人也是枉然,不过如果你能够拿的出足够的保证金,他们也会给你提供一些引荐人的信息。再由你去登门拜访,请这些引荐人帮你引荐,实际上引荐人是有担保作用的,确保不会惹麻烦,否则引荐人也要承担责任的。所以这里只是对那些非富既贵的上层权贵准备的而已,老百姓有钱也未必能进得来呀。”
  
  卓然一听这话,顿时暗自赞叹。原来这天外天实行的是会员制,而且有基本的消费额。当下又问道:“那我们来要交多少钱呢?”
  
  刚说到这,从大门里急匆匆出来了一人,却正是王安石笑呵呵的跑了过来,说道:“卓大人,你可来了。我们都已经到了,我都跑出来两趟了。”
  
  “我刚接到帖就来了,没耽搁。”
  
  “耽搁是没耽搁,不是咱们兄弟希望你能早点来,多喝点酒啊,快。”
  
  卓然说道:“我听说你们这儿需要什么引荐人,还要证明有钱才行。”
  
  “哈哈,这些你甭管了,欧阳大人已经给你办妥了。”
  
  卓然说道:“这不妥吧,说好了是我花钱的。”
  
  “是呀,没说要替你花钱。只是帮你先把事情办了,由你来付,嘿嘿。”
  
  卓然忙问道:“要付多少钱?”
  
  “入门费五十两银子,不算贵,这五十两银子是从入门时开始,到明年的这个时候。进去之后其他消费另算。”
  
  五十两银子,乖乖,这会员费也着实有点小贵,而且还不算里面其他的消费。不过卓然已经胸有成竹,来的时候他叫郭帅带了一小匣子的金银和一些珠宝首饰。
  
  卓然他们和王安石来到了门口,看门护卫看了看,卓然说:“他先来了,刚刚注册,放心吧。”
  
  那两个护卫立刻躬身说道:“是,少爷您请。”
  
  来到院子里,卓然放眼一瞧,只见一片宁静,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花团锦簇,翠竹松柏,好一派宁静气氛。只是在甬道两边,有一排排的红灯笼照得明晃晃的,若不是远处的丝竹之声传来,还真以为到了皇上的御花园了。
  
  卓然去过御花园,里面的布局跟这个相比,甚至还颇有不如。毕竟御花园里要照顾的东西太多,而这可以朝着一个主题去设计,更能彰显气派,反而更让人印象深刻。
  
  卓然说道:“这里可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到这里来的人非富即贵,要是弄的太过俗气反而不好了。因为到这儿的大部分都是些像我们这样的喝过一些墨水的人。”
  
  卓然笑了笑说:“王大人、欧阳大人、司马光你们三位大人如此文采,只算得上喝了一点墨水,那我们可能只配喝洗澡水了。”
  
  王安石连连摆手,说道:“兄弟太客气了,你的文采我不敢说冠绝天下,但你的诗才绝对堪称一流,这些所谓的诗,在我看来没有谁比你更强了。”
  
  “大人客气了。”
  
  王安石又赶紧摆手说道:“还有一件事要跟你提个醒,来到天外天这里都只有兄弟,可从来不提官场上那一套的,这是规矩。因为到这来都是图个轻松,再把官场上那些道貌岸然的规矩都搬来的话,那还休息什么呢。所以到这之后,称呼大人、官职都是不合适的,会被别人当怪物瞧的,记住了。”
  
  卓然心中大乐,说道:“那好啊,其实我最害怕的就是官场上那一套,放开得了我才更高兴。”
  
  两人快步往里走,每个路口都有两个年轻漂亮的侍女在守着,见他们过来,躬身施礼。都是温文尔雅,让人耳目一新。
  
  王安石带着他到了一处院落,欧阳修定的就在这了。
  
  卓然四下瞧了瞧,这就是一个院子,根本与他印象中的很多女人聚一栋楼里,里面到处都是寻花问柳的男人跟一个个暴露的女人勾肩搭背进进出出的场景完全不是一回事。说道:“你要不说,我还真以为到了谁家的院子来了。”
  
  王安石笑着:“实际上我也不太常来这儿,是到京城之后,被他们几个强拉来的。开始我抵触,我说有什么逛的,可是来了之后见到这里的布局和这里的姑娘的修为,让我觉得这儿的确是一个很风雅的地方。可惜我囊中羞涩,如果不是你们经常带着我,靠我的薪水我还真不敢往这里跑呢。”
  
  卓然笑道:“行啦,别在我面前哭穷了。你跟我说说,为啥这里都是一处处院子?那种高楼不是才叫青楼吗?”
  
  王安石耐心解释:“天外天占地很广,比你的太师府并不差。里面有很多区,我们现在在的这个区叫做香水谢。这里有几处院落是围绕着一池湖水修建的,湖并不大,或者叫池塘更合适。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里面还是挺热闹的,别看外面宁静。”
  
  卓然便跟着王安石推门进了院子,立刻便有两个俏丽的小姑娘迎上来招呼他们往里走。这两个小姑娘衣着单薄而性感,但绝不暴露,有一种琵琶半遮面的清雅和美艳交织在一起。
  
  进到大堂,里面有丝竹之声。一个姑娘在门口对里面的人高声说道:“卓少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