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军嫂重生记 > 第两千零八十九章:解释啊

第两千零八十九章:解释啊

    “你不是以前积累很不少的‘研究成果’?就是那堆各种用处的丸药?”
  
      楚铮不说,韩子禾还真想不起来,可是他这么一提啊,韩子禾所有记忆就都浮现出来!
  
      之前说过,韩子禾的过目不忘本领,隐隐的有些强制之意,当然,要是想忘却的话呢,也能做到。不过就需要自己对自己是点儿催眠技巧。所以,韩子禾需要被楚铮提醒才会想起来的成果,可想而知,之于她而言,是怎般的存在。
  
      看看、看看!韩子禾的俏脸,立刻就涨红咯!
  
      可惜楚铮言说时没有看他媳妇儿,所以自然就不清楚她的反应了。
  
      他大概还是在为跟林白衣一起“算计”韩子禾而心虚。
  
      韩子禾:“……”
  
      她现在想忘都不能忘掉之前做的蠢事儿咯!
  
      很多时候,就算是能力强,也不见得鼓捣不出让她怀疑自己智商的成果。
  
      包括机械设计也包括各样丸药。
  
      韩子禾的兴趣极其广泛,而她的知识面,也极其的宽广。
  
      所以突发奇想带来的设想,或者说,各样天马行空设想实现后的成果,时常让她受到各样惊吓。
  
      她对于这些成果自然想要捂着不给旁人知晓,可是,问题是无论是从材料选择,以及动静大小来看,好像怎般都不可能很好的捂起来,所以她为了不丢自己面子,就跟自己师父那里夸下海口。
  
      她之前陆陆续续跟师父说的话,在刻意引导下,基本上顺利的记不清咯,可是,韩子禾能够清楚记得,自己当时肯定是将自己的成果给吹的天上难找地上难寻。
  
      要说,韩子禾的师父也是不寻常。因为按照普通标注来看,别人的师父若是听到自己徒弟这般吹,肯定要有所质疑,尤其是在徒弟怎般都不肯给看成果之后。
  
      可是林白衣却完全不同,他徒弟怎么吹,他就怎么照单全收!你说有意思不?!
  
      现在可好咯,她当时说的敷衍之极,就是想着将自己所有的成果都淡化掉,最后以后都不要提起。
  
      可是,她想的是很好,但师父怹老却认真的记着呢!
  
      现在能咋办?!
  
      韩子禾虽然坚定认为就算她跟师父据实以告,她师父也不大可能会予以采信,但是该做的还是需要做的。
  
      “所以,你跟我说,其实我跟你师父是闹了大笑话?!”这次是楚铮脸红咯!
  
      韩子禾虽然不想颔首,但是,还是跟他点头。
  
      楚铮:“……”
  
      他好不容易跟媳妇儿师父合作一次吧,这合作竟然还起波澜咯!
  
      “你师父肯定不认为你说的是真的。”楚铮有些郁闷,“怹说不定认为是我给你出主意戏弄怹呢!”
  
      韩子禾想说应该不至于,但是,要是凭良心说,她师父说不定还真就这般想呢!
  
      想到这儿,想要反驳楚铮说不可能的韩子禾,只能动了动唇,却不曾说出之前想要安抚他的话。
  
      楚铮见媳妇儿好像不打算反驳,登时,他那颗心都要凉咯!
  
      “媳妇儿,要是你师父找我算账,你可得帮忙啊!”
  
      虽然有些哆嗦,但是楚铮还是坚持做个可以让媳妇儿依靠的人,到底没有提让媳妇儿给自己兜着的话。
  
      他这样,韩子禾就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厮虽然跟师父合计着想要玩儿心眼,但是本意还是想跟师父示好。
  
      都不是原则问题诶,所以,韩子禾也不认为有计较的必要。
  
      可是将问题换视角看,就清楚,楚铮跟她师父,其实都是被她给蒙咯!
  
      要不是她长久以来坚持为维护面子而胡诌,他跟她师父那就不会打成果的主意。
  
      说来说去,要说她师父跟楚铮,都算是让她坑到咯,好像也说的通。
  
      “不用你说咯,我自己跟师父说啊!”韩子禾琢磨着好像也只能自己出手咯。
  
      楚铮还是提不起劲儿来:“我琢磨着我最好别闪,要不然,你师父等会儿找不到我,指不定认为是你维护我呢!”
  
      韩子禾:“……”
  
      虽然哄来哄去还是哄不好楚铮这件事让她有些恼怒,但是考虑到自己不是特别有理,所以还是忍着不要立刻发脾气。
  
      楚铮大概猜到他媳妇儿发脾气的临界点在哪儿,所以见好就收,在对方拨通自己师父联络器后,努力挺起胸膛。
  
      看他这般做,韩子禾脸上的微笑看上去才更真挚些。
  
      “所以,你现在跟为师说你之前说的成果都是玩笑?!”林白衣的反应给楚铮猜的差不多,他第一反应就是不肯采信,“你这不是逗为师玩儿啊?!”
  
      韩子禾:“……”还真不是啊!
  
      林白衣见自己小徒弟很难得的露出心虚的表情,都顾不得欣赏,就想要跳脚啊:“是不是楚铮那小子临时反悔?所以让你在为师这儿给他打圆场?!”
  
      楚铮:“……”
  
      所以说来说去,都是怹徒弟最好咯,而他则是那个喜欢欺负人的坏家伙?!
  
      “我就晓得楚铮那玩意儿他诡计多端!”林白衣越说越当真,好像楚铮真像他所说那般。
  
      楚铮那颗心啊!瞬间,就好像掉进冰窟窿里。
  
      要说多委屈吧,还真不至于呢!——毕竟他早就对媳妇儿师父的反应有精准的猜测。
  
      可要说无所谓,那还真不可能!——毕竟任谁被这般猜测,也不可能高兴不是?!
  
      楚铮现在就是说委屈也不委屈,但是说不在乎,却也在乎的情绪。
  
      韩子禾:“……”
  
      她都不用看楚铮现在的表情,就能猜到他肯定开始鼓起双颊咯!
  
      “师父,您说徒弟我能不能看出您真实的意图呢?”韩子禾虽然在楚铮面前喜欢多加维护自己的师父,可是这会儿要是不替楚铮说句话,她都不好意思!
  
      林白衣:“……”
  
      让徒弟给问的,所有言语都说不出咯!
  
      他很郁闷啊!
  
      你说他这般不跟楚铮讲理,究其根本而言,他这为的是谁?!
  
      还不是他这个不给他省心的弟子?!
  
      他这不晓事的弟子!
  
      竟还不知好赖!
  
      看样子是埋怨做师父咯!
  
      “您别这般看我!我就是再聪明,我也想不到您将我以前吹过的成果都记住了不说,还都信以为真,竟然还惦记着将其作为杀手锏!”韩子禾越说越认为自己不需要心虚,“您自己想想,是不是基本没谁咯?!”
  
      林白衣:“……”他这听来听去,咋都觉得他徒弟这是侧面嘲笑他智商低呢?!
  
      韩子禾:“……”她要说没有想要嘲笑,她师父能不能采信?!
  
      林白衣吸口气:“所以,你就是专程告诉你师父我,我之前打的主意其实就是自己想多咯啊?!”
  
      韩子禾想点头,但是,顾及他的面子,还是没好意思。
  
      可是她说不说,林白衣觉得都没有差别。
  
      “为师今儿可算清楚啥叫坑师父咯!看来你真不亏是为师亲传弟子啊!咱师徒俩在这方面,真真是一脉传!”
  
      韩子禾:“……”虽然低着头呢,但是,她真想给师父这句话点赞啊!她其实也这般认为!
  
      “……”注意到徒弟嘴角儿好像有些向上翘,看这样……是赞同他这评价咯?!
  
      在意识到这点之后,林白衣的嘴角儿就不受控制的哆嗦了好多下。
  
      他认为这是让自己徒弟给气的!
  
      但是,他却没有申述之处。
  
      他很清楚要是将这事儿告知自己师父……他可以肯定,自己从师父那里不但不能接受到安慰,可能还会被哈哈哈的嘲笑。
  
      他不用多想,就能在脑海里,清晰地描绘出他师父那副小仇得报的画面!
  
      想到这儿,林白衣立刻使劲儿将这幅画面从自己脑海里摇出去。
  
      “这件事儿就只能你我他咱仨清楚,不许说出去啊!听到没有啊?!”林白衣觉得,当务之急是要保密啊!只要不让他师父听到风声,他可以选择原谅楚铮那小子!
  
      至于小徒弟呢……林白衣耸耸肩,极其坦然的表示说——当然不可能计较咯!
  
      他对自己徒弟,那是怎般端详怎般好的!
  
      可以说是无意之间就开启滤镜功能。
  
      之余楚铮这个他从来都想要挑刺的徒弟女婿,他认为让其给徒儿担当些,还是给他面子!
  
      “……”楚铮双手接着来自于林白衣扔过来的面子,真不敢不笑纳。
  
      虽然他不认为有接受的必要。
  
      “为师可以不计较太多,但是,你可要清楚啊,为师是因为你给闹这笑话咧!你可不能不理不睬呢!”林白衣想开后,可就充分发挥自己耍赖的能力咧!
  
      韩子禾看着师父这副不给他补偿就不罢休的态度,略有些发愁啊!
  
      他很清楚自己师父究竟想要啥:“您若是通过我赢对方,那跟您借用机器取胜……能有多少区别?”
  
      “你以为我想啊!”林白衣跟徒弟认真表示,这不是他的问题啊!
  
      “为师刚刚找你师伯和师祖都试验过了,你说的芯片虽然不太可能让人查出来,但是,想要百分百取胜啊,好像不现实!这可不是为师自己这般想,而是安装之前,用来作弊的这张小芯片,好像从后台给出警示咯!”
  
      林白衣表示,他想要的是只要他出手就必须要无往不利的效果!
  
      “但是很显然,在跟你师祖和你师伯试验的时候,不但有平局出现,为师还输过咧!”提起自己输的事情,林白衣的眼眶就有些红润,“你说说,就你师伯师祖那些许水平,为师竟然还输给怹们咯!你说气不气人!”说到郁闷之处,林白衣气的胸膛起伏很大。
  
      “……”韩子禾温言,也有些同情她师父,“您以前不是说就算是将双眼蒙起来都能将师祖跟师伯比下去?!”
  
      本来想要继续跟小徒弟抱怨的林白衣:“……”
  
      所以他才会格外郁闷!
  
      可惜,他这徒弟看过来后,那保持很好的脸蛋上,竟是明晃晃的糊弄之意啊!
  
      “好吧,为师也清楚自己可能……很依赖这芯片。”
  
      韩子禾听到她师父这般说,原本想要应和,却到底心软咯。
  
      “要不这样吧,我给安个远程遥控程序,要是您能顺利将仪器带去,到时候我就答应陪您跟对方比划!”
  
      韩子禾叹着气,还是答应师父之前没说出来的要求。
  
      楚铮在旁边可是看的清楚,他媳妇儿到底还是被自己师父套路咯!
  
      要不是林白衣时不时的扫过视线来,他真想给媳妇儿提醒啊!
  
      楚铮承认,自己在面对这位师父同志时,还真底气不足!
  
      可是这都是媳妇儿自己培养出来的,他只能这般啊!
  
      “……”
  
      韩子禾感受到楚铮时不时传达给她的情绪……不清楚是不是应该对其安抚。
  
      楚铮见他媳妇儿好像有些无奈,立刻领会态度:“还是当师父好!”
  
      他刚发出感慨,就让林白衣嘲讽咯:“那你也得有徒弟可教!”
  
      “还是您见解更加的独特!”楚铮不假思索,就给林白衣点赞呢,他用明显极不匹配的形容来夸赞林白衣,林白衣要是不清楚这厮嘲讽意图才怪!
  
      可问题是,楚铮能够保证,他这话根本不是真想嘲讽,他就是不知怎般哄媳妇儿师父才出此言哒!
  
      这最多就是没夸赞对。
  
      不能说是嘲讽!
  
      楚铮很想反驳,可问题却在于,对方不想给他认真反驳的机会!
  
      “师父,您能不能……不要逗他?!”韩子禾觉得自己都看不过咯。
  
      林白衣耸耸肩:“你说的真轻巧,为师都已经习惯咯,你现在告诉为师说,不能逗他玩儿?!那多没劲儿啊!”
  
      楚铮:“那这……谢谢师父赞赏?”
  
      韩子禾闻言后,努力忍着不笑:“……”
  
      她真可怜老楚……所以,要不要以后在他跟师父之间,她多偏他些?!
  
      那就偏向师父九次,然后,就偏向他一次好咯!
  
      楚铮:“……”不提不清楚啊,他媳妇儿这小声说了后,他竟还有种自己好像有些可怜的赶脚?!
  
      林白衣不清楚他徒弟跟徒弟女婿之间的视线对话,他撇嘴:“我就说他可能装老实!你听听他这话,还谢为师呢!呵呵,要是易地而处,为师不动手就算问明呢!”
  
      韩子禾:“……”所以,您老也清楚自己以前对待楚铮多过分?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